[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场由恐惧加上形势误判引发的战争/昭明
(博讯2006年11月10日)
    作者:昭明
    
     美国小布什政府对伊战争的不利形势终于导致民主党在11月份的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控制了国会的参众两院。共和党政府重要成员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战争的总设计师)辞职。到底是什么驱使共和党中的强硬派发动了第二次伊拉克战争?那就是恐惧加上对中东地区的形势误判。 (博讯 boxun.com)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以美国领导的联军于1991年1月17日发动对伊拉克空中打击,2月24日地面部队进入科维特,在将伊拉克地面部队驱逐出科危特后,2月27日老布什总统突然宣布停火,科危特解放。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推翻萨达姆政权不是更为顺理成章吗?但老布什政府拒绝推翻萨达姆显然是基于这样一个判断:那就是当时美国并没有信心在推翻萨达姆后建立一个稳定的强有力的伊拉克政权,去继续遏制信奉原教旨主义的反西方的伊朗;而伊朗积极输出的原教旨主义却会迅速填补萨达姆被推翻后所留下的伊拉克政治权力真空;信奉原教旨主义输出的伊朗远比世俗专制残暴的萨达姆政权对世界和平所造成的威胁要多得多。因此老布什班子做出的选择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即保留萨达姆但要对其做出某种程度的限制。
    
    萨达姆如果能领会老布什的良苦用心就不会有今天国破家亡、妻离子死、被判绞刑的结局,他仍然可以妻妾成群、享受崇拜,但却不能再肆无忌惮。但是萨达姆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发现反美居然可以使其成为阿拉伯世界乃至某些第三世界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后,作为战败方的萨达姆理应低调行事,尊重战胜方在制订停火协议时为其设下的限制,执行联合国决议,接受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检查。但在之后的几年中萨达姆却以反美的姿态高调出现在国际媒体面前讽刺、挖苦、奚落、嘲笑美国,并与联合国武检小组数次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数次迫使美国总统调动航母打击舰队。这一切使得某些西方国家日益怀疑如此不安份的萨达姆一定在隐瞒掩盖一些其所不应该拥有的东西。这是萨达姆犯的第一个致命错误。
    
    在9.11后美国上下举国悲痛,国际社会纷纷表达同情之时,萨达姆再次跳出在国际媒体前嘲弄美国要求美国反省,并透露出抑制不住的幸灾乐祸。这是萨达姆犯的第二个致命错误。这一时期再没有比利比亚总统卡扎菲更识实物的了。卡扎菲意识到美国有了一个更强有力的敌人——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政权。这时是与美国和解的最好时机。于是卡扎菲高姿态出现,呼吁利比亚人民向美国人民献血。
    
    萨达姆犯的第三个致命错误是,在9.11后自以为已经拉拢分化了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某些成员,认定只要联合国不批准美国对伊的打击计划,美国就奈何不了他,并以世界第一凶残独裁专制者的面孔出现,更加肆无忌惮地戏弄挖苦美国。
    
    两相比较后,那些从五角大楼恐怖袭击中幸存下来的美国鹰派有什么理由不去联想如此幸灾乐祸的萨达姆会不会以秘密向基地组织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的方式继续反美。这种恐惧不仅存在于美国鹰派中,更存在于西方国家中许多亲眼目睹911的有识之士中。基于以上三点而引发的恐惧感加上萨达姆长期任意践踏人权的形象终于形成了发动推翻萨达姆政权战争的正当性。
    
    一旦发动战争的正当性形成,有关萨达姆是否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确凿证据就显得不那么重要。毕竟人类有二战之前寻找希特勒迫害犹太人证据的经历,最确凿的证据就是六百万犹太人人头落地。代价太大了。毕竟证据不会写在萨达姆脸上。
    
    正象美国克林顿时期的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在发动战争之始时讲的‘问题不在于是否应该推翻萨达姆上,而在于推翻萨达姆是否对美国有利’。显然战争的总设计师拉姆斯菲尔德与副总统切尼认为推翻萨达姆政权,伊拉克人民会毫无保留地欢迎美军,他们饱受萨达姆独裁专制之苦,渴望建立中东地区第一个民主的稳定的世俗政权。而事实是当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美军突然发现当地人虽然讨厌萨达姆,但他们更厌恶美国人。萨达姆问题是他们阿拉伯兄弟世界的内部纷争,而美国人的到来则是外部对阿拉伯兄弟的侵略欺侮。长达三年的对伊战争已经显现出美国对伊拉克局势的控制力日益减弱,而伊朗的原教旨主义、基地组织与支持萨达姆的逊尼派武装的影响力正在日益增强。美国对萨达姆的矛盾可以看作是“自由民主社会”与“世俗的专制暴政社会”的矛盾,矛盾的性质是不同的社会制度间的矛盾。而在萨达姆政权被废黜之后美国面对的是与整个“伊斯兰文明”的对抗,对抗的性质已然是赤裸裸的价值标准与价值观念的对抗。与伊朗的原教旨主义相比,萨达姆的世俗专制暴政是个较小的魔鬼,它对世界和平的威胁相对较小,这个小魔鬼居然还能有效地遏制原教旨主义伊朗这个大魔鬼。现在小魔鬼消失了,大魔鬼被释放出来,填补了小魔鬼消失后留下的真空。这简直是美国长期以来一直试图避免的恶梦出现。在暴力思想充斥的中东地区有适合民主政体建立的土壤与环境吗?
    
    将废黜萨达姆政权的正当性与伊拉克民主政权的建立等同起来,看成是必然的因果关系,是美国小布什班子中的强硬派对整个中东地区形式的严重误判。
    
    拉姆斯菲尔德已经去职,切尼也自感不妙,小布什班子重组,无疑国务卿莱斯的影响力在上升。问题是一直在中东地区奔走呼吁建立第一个民主政权的她是否有着与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一样的清醒,或者她根本就是一个在国际关系事务领域里能力被严重高估的女人?
    
    恐惧加上对形式的严重误判导致战事不利,战事不利导致选举失利,共和党在中期国会选举中的失利导致小布什及其内阁以往和将来的任何行动都将面对国会的严格审查。不难想见在国会的制约中,小布什还会象以往一样充满自信、行事有效吗?
    
    政策已经在转变中。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在致小布什的非官方报告中讲到“总统先生: 正如您所知,我与李汗密尔顿共同主持的委员会要到下个月才能按期递交伊拉克政策的建议书,但是伊拉克的局势正在迅速恶化,形势迫使我现在提供给您这份非官方的临时报告。您在伊拉克的选择范围已经急聚变窄。形势仍未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您任期的剩余时间可能会花费在处理一个历史性政策失败的种种国际后果中。您必须迅即改变方针。您明确表达的在伊拉克的目标——民主,稳定——仍旧可以保持不变,但是您的优先顺序必须改变。民主必须放在秩序的恢复以后。……………………应展开一场主要的外交攻势去将伊拉克的几个近邻囊括在地区的稳定中。这不会太容易。我们会不得不与几个非常糟糕的角色寻求共同的目标。我知道这是一剂苦药,总统先生,但这或许是您在伊拉克最不糟糕的选择——我认为,对于任何能终结这场令人遗憾的战争的方式,美国公众都将会接受。”
    
    不难想象美国将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许可一个能稳定伊拉克局势的专制政权出现。问题是这个专制政权由谁来领导,它还能亲美吗?
    
    如此看来小布什的第二任期已经显示出两幅卦象。先前两年显示的是乾卦“上九”爻卦象‘亢龙有悔’。何谓也?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
    
    那么接下来的两年将上演坤卦“上六”爻的卦象,‘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其道穷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古川:“妥协”:超越恐惧与仇恨—悼念何家栋先生
  • 刘逸明: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 由精英们的互联网恐惧看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
  • 严正学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一)
  • 胡锦涛,你应该感到恐惧!王言之
  • 应该让李克强、张德江恐惧“战犯榜”
  • 高一飞: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感到恐惧
  • 孙文广:论恐惧与自由
  • 刘刚:改变中国政治要克服内心恐惧
  • 史景迁:对英烈的恐惧自古已有之
  • 恐惧的丛林:痛悼紫阳哀中国
  • 上帝啊!我内心的恐惧何时能休?
  • 方草:长年累月的恐惧感觉
  • 我们为什么要走出恐惧?(图)
  • 余杰:对自由的恐惧
  • 张三一言:你没有免于恐惧的权利!
  • 叶华实来稿:“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 强国论坛: 谁最憎恨并恐惧互联网
  • 邹涛处境十分险恶 恐惧之中只能求救
  • 英卫报:太石村村民由愤怒变恐惧(图)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 重庆第一贪68天逃亡:逃跑时不忘嫖娼排遣恐惧
  • 滕彪:用微笑来面对那些制造恐惧的人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不再恐惧
  • 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感到恐惧
  • 危机四伏的上访路----读《我告程维高》后的恐惧感
  • 国家广电总局要求停播耐克“恐惧斗室”广告
  • 万志成:走出恐惧——恐惧:解读民族秘密的一把钥匙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我们(港人)生活在恐惧中:有感于梁华等朋友「人间蒸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