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向非洲撒钱,北京意图何在?/陈破空
(博讯2006年11月08日)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十一月初, 48个非洲国家的首脑或代表齐聚北京,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峰会, 会上,中共方面甩出一连串“大手笔”:减免非洲国家所欠中国债务100亿美元;签订14项经贸合同、涉及资金19亿美元;许诺未来三年,对非洲援助倍增,提供50亿美元优惠贷款,设立50亿美元基金,鼓动中国企业投资非洲。 (博讯 boxun.com)

    
    中共的派头,显得像一个暴发户。中国经济连年膨胀,成为中共大手大脚的来源;中国外汇储备突破1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使它更有理由在非洲穷兄弟面前,大肆炫耀,大摆排场。北京大把撒钱,非洲国家自然对它说尽好话,中共为此挣足了面子。
    
    然而,许多中国民众,本身生计维艰。仅举进城打工的农民工,他们超时劳作,出卖苦力,却受尽歧视;同工不同酬,看不起病,付不起学费;当牛做马,却常常连工资都拿不到手;全国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高达千亿人民币(只要收回非洲债务,就足以偿清对所有中国农民工的欠薪)。为了讨要工资,他们中,有的以自杀相逼,有的被保安毒打,有的遭黑道追杀,以至付出生命代价。
    
    中共腰包鼓胀起来,却无意将财力物力都用于国计民生。仅为支撑朝鲜金正日政权,就用去中国外援粮食的90%。如今又大举援助非洲,究竟意欲何为?
    
    经贸方面,中非贸易激增,到今年底,双边贸易额将达到500亿美元。与中国对美欧日等保持的巨额贸易顺差相反,中国对非洲的贸易,竟为逆差。这是中方故意让利的结果。
    
    政治方面,非洲国家成为中共在联合国的主要帮办,可以对抗以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足以封杀联合国任何不利于中共的议案,比如,谴责中共迫害人权的议案。借助于非洲国家,中共对台湾的围堵更形水泄不通,随时做到“赶尽杀绝”。
    
    中共对非洲的全方位渗透和深入,使其在非洲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已经紧追美国和法国,位居第三。然而,中共与非洲走近,引发世界性的不安,被指为“新殖民主义”。中共对此拒不承认,辩称“殖民主义这顶帽子,永远扣不到中国头上。”然而,为了与文明国家争夺非洲,中共不择手段,以“不干涉内政”为幌子,纵容非洲国家的独裁与腐败,已是不争的事实。
    
    中共援非,号称“没有附加条件”。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抱怨,中共的做法,抵消了国际社会对非洲以经贸促政改、以经援换人权的努力。中共不仅对非洲国家政府滥权腐败和践踏人权的劣迹视若无睹,而且将中共官场腐败和残害异己的模式,向非洲推广、拓展,致使非洲日渐“中国化”。从意识形态上而言,这正是对非洲的另类“殖民化”。
    
    在津巴布韦,穆加贝大开历史倒车,使该国在获得短暂民主后,重新回到黑暗的专制时代;在苏丹,军政府对少数民族大开杀戒,三十万人惨遭屠戮。所有类似事件的背后,几乎都有中共的影子。就连苏丹军政府屠杀民众的武器,都直接来源于北京的输送。
    
    中共在非洲,逆世界潮流而动,自有其逻辑。中共御用文人公开提出:“要有向躲雨棚扔石头的能力。”直意是,你不让我进你们的躲雨篷,我就向躲雨篷扔石头。针对国际政治,那便是:如果你们(美国和西方)不认同我(中共),我就处处坏你们的事。为了贯彻这一阴暗的流氓理论,御用文人欲盖弥彰道:“这样的话不应该由政府来讲,而应该由民间学者来告诉外国人。”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中共伸向非洲的野心。那便是,纠集非洲国家,组成灰色阵营,与美国抗衡,与文明世界为敌。迫使美国和文明世界承认中共在国际上的强权地位,进而对中共的独裁和暴政保持缄默。
    
    如此,或极权,或迫害,或腐败,中共便可以在国内随心所欲,死守该党既得利益,将一党专制进行到底。从慷慨援助非洲,到维持自身独裁,兜了一个天大的圈子。中共用心,可谓良苦!
    
    (11/7/06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两本书送别江泽民/陈破空
  • 陈破空:如何看待“毛泽东热”?
  • 陈破空:中国传媒业:“伪现代化”的牺牲品(图)
  • 陈破空: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 陈破空:连宋孤注一掷,后果堪忧,泛蓝危局!
  • 陈破空: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 陈破空:围绕《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