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中非合作论坛”的“互利、双赢”
(博讯2006年11月07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2000年10月11日,来自非洲发展中国家元首和80名政府部长及有关国际和地区组织的负责人,在中共的倡导下于北京举行了为期3天被称之为“中非关系史上伟大创举”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2000年部长级会议”。中共国家元首江泽民曾到会做了题为《中非携手合作共迎新的世纪》的讲话,呼吁中非加强合作,共迎挑战,并借机传达了以“反霸权”为借口的抵制国际人权干预,“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政治信息,借此扮演抵制国际“人权干预”阵营的旗手,动员非洲各国加入后对抗时代多极化的政治意图已跃然纸上,曾一度为国际社会舆论所关注。 (博讯 boxun.com)

    6年后的今天,“中非合作论坛”再次于11月5日在北京闭幕,这已是此“论坛”建立以来的第三次部长级会议。为了加强非洲国家与中国在各方面的紧密合作,中共不顾自己的人民大部分还很贫穷的现实,一掷千金,笼络非洲势力靠拢中国。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非合作论坛”上宣布,中国将向非洲国家提供30亿美元的贷款,20亿美元优惠出口买方信贷,另外还将设立总额达50亿美元的中非发展基金。同时,中国将免除所有非洲邦交国中的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2005年底到期的全部债务。除了免除债务和增加贷款之外,胡锦涛还为非洲国家开出了一连串的长长礼单,其中包括:把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输华商品零关税待遇受惠商品由190个税目扩大到440多个;在今后3年内为非洲培训培养15000名各类人才;向非洲派遣100名高级农业技术专家;在非洲建立10个有特色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为非洲援助30所医院,并提供3亿元人民币无偿援款帮助非洲防治疟疾,用于提供青蒿素药品及设立30个抗疟中心;向非洲派遣300名青年志愿者;为非洲援助100所农村学校;在2009年之前,向非洲留学生提供中国政府奖学金名额由目前的每年2000人次增加到4000人次。中国和非洲首次开启外交关系以来,中国政府因政治的需要,大慷人民之慨,先后向53个非洲国家提供过经济援助,历年累计取消了非洲国家所欠外债约1009亿美元,而且是“不讲条件”的,不问是否用于发展专制,侵犯人权,还是被贪污腐败,中国政府都照帐买单。
    中国的慷慨与民主国家的援助原则不同,中国在与非洲国家的交往当中,采取了所谓“中国模式”。《法兰克福汇报》分析说,“中国以善解人意的伙伴形象出现。事关侵犯人权、缺乏民主以及腐败泛滥,非洲毋须担心会受到中国的批评。”其实中国当局不谈法制与人权正是国内政治的需要。想想看,如果非洲都跟西方国家民主了,“中国特色”还有市场吗?于是中共当局不仅经济上无偿地援助他们,而且还利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特殊地位为迫害人权的经济非洲伙伴,如苏丹等,从当保护伞。而这些国家,也就在诸如人权、台湾、西藏问题上坚定地站在了中国政府的一边。由此可见,中国援助只谈经济的做法,也正是那些人权有劣迹的非洲国家所需要的,你护了我的“短”,我也会护你的“短”的。这也就是双方的“互利、双赢”。
     为了这场中非“互利、双赢会”,北京自11月1日起便进入了敏感状态。来自非洲草原的大象和斑马跃上了遍布北京街道的广告,而包括前北京大学新闻传播系教授焦国标在内的部份异议人士,被强迫在“中非合作论坛”召开期间离开北京。因为中国的百姓是不允许对这样的“互利、双赢”有异议的。
    非洲本是欧洲的近邻。非洲的落后、贫穷和战端不绝,常常导致无数的难民涌向欧洲。为了帮助非洲国家建立一个法治的社会,减少贫穷,欧洲国家多年来为非洲提供了大量经济和技术援助。然而,欧洲长期以来奉行的是通过经济援助促进非洲国家政府向民主、人权社会转化的政策。中国作为第三世界的首领,不会眼看非洲走向民主,抛弃自己的,于是便以“非政治化”的方式进军非洲,这恰恰就是一些本来就不想还人民以权力的非洲国家所需要的。
    对此,德国经济发展与合作部部长维乔雷克•措伊尔,日前就中国对非洲的政策进行了一语中的的批评。维乔雷克•措伊尔认为,中国方面在执行对非洲政策时,只是从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利益角度出发,很少考虑推动非洲国家的反腐败进程或者民主进程。维乔雷克•措伊尔称,“中国强迫那些刚从西方获得债务减免的非洲国家利用中国提供的贷款修建富丽堂皇的总统府或者各部委大楼。”
    其实,中非经济合作的实际规模与欧非相比还差得多;中国对非洲国家的投资总额也极为有限,截至去年底,中国在非洲国的直接投资总额不到16亿美元。这无论是与中国的近600亿美元的累计对外投资总额相比,还是与每年500多亿美元的外国在华投资相比,中非之间的投资都是微不足道的。就与非洲国家的贸易、投资以及无偿援助的规模而言,西方国家也比中国大许多。但是为什么中非关系能一再升温呢?那就是中非双方都想借“中非合作论坛”的“互利、双赢”模式,表达对发达国家鼓励非洲走民主道路的不满。半个世纪前,非洲国家的独立浪潮之后,那里的不少国家曾成为冷战时期的苏联小弟兄。在“苏东波”后,不少非洲国家又开始向往西方,走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的道路。但这种政治和经济的改革并没有在短期内给他们带来繁荣。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对非洲贫穷国家的援助也行动迟缓,效果不彰。以至于使那些急于发展的非洲国家大为失望。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非洲将目光转向了中国。他们认为中国通过回避政治的经济体制改革,推进了经济的快速增长。这种模式引起本来就热衷于独裁统治的一些非洲国家的政府的追随。
    中国在非洲的影响也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了。中国过去的支持和援助,多是带有明显的意识形态色彩。近年来,中非经济交往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而西方国家也在加强对非洲国家的支持力度。去年夏天在英国举行的“八国首脑峰会”中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对非洲国家的援助问题。如果西方国家真正增加对非洲国家、尤其是对那些实行民主制度的非洲国家的支持与援助,加快对他们的资金投入与技术转让,并成功地走出一条经济发展和政治民主并重的道路。多数非洲国家,将不会再满意眼下的这种中非合作式的“互利、双赢”。
    
    (转之《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 牟传珩:透视“林牧现象”
  •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 “中国特色”的制度悖论——论上访/牟传珩
  •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 ——写在中国“国庆节”前
  •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 牟传珩: 哲学认识论走势初探
  • 牟传珩:且看苏共政府曾如何欺负中国——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之垢
  • 牟传珩:胡锦涛为什么要泡沫化“江选”
  •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 牟传珩: 聆听春雨
  •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