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丁弘:两位先知——普列汉诺夫和陈独秀
(博讯2006年11月05日)
    
    
     古代的所谓“先知”,有点神秘的色彩,如搞什么占卜。二十多年前,读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对他的“未来学”觉得有科学的历史观的意思,有点“先知”味儿。世事的发展,按照规律推论,的确是可以预知的。不一定能看得很远,但近期可以明确指出,如同雪莱的诗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博讯 boxun.com)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人类社会在20世纪进行的一次伟大的“科学实验”。自己投身其中。及至晚年,难免要反思,这一场实验怎么说呢?付出了一生的大部分时间,艰苦备尝,这还是小事,因为毕竟幸存至今。多少人在对敌斗争中,倒下去了,又有多少人在内部斗争中(恩格斯说其中有路线斗争、思想斗争和权力斗争)倒下去了。生命付出了太多。
    对这一场运动,我看到了“两个先知”,那就是俄国马克思主义运动的启蒙大师普列汉诺夫,和中国“五四运动”的主帅,党的创始人,中国的智慧之星陈独秀。
    他们两位见过面吗?共同探讨过“共同感兴趣”的问题吗,如同马恩那样?好像没有。但他们对这场运动,在启动时似已清楚地看到前景,历史事实证明了他们的预见。
    普列汉诺夫,不仅是一个理论家,而且是革命运动的组织者,一个杰出的“播火者”。有人说他是“布尔塞维克之父”。鲁迅翻译他的一本书《论文艺(没有地址的信)》,在序言中,说他是无产阶级之父。普说自己一生最大的错误是“犯在列宁身上”、“帮助他站了起来”,但“没看清他真实的目标和能量”。显然,他认为第三国际这条路错了。他反对武装起义。他说:“我认为,无产阶级专政,无论现在还是未来,永远不能实现。”这是石破天惊之言,因为“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是国际共产主义理论的基石。这话分量太重,他不惜篇幅作详细的论述。
    【鉴于问题的极端重要性,这儿尽量引用他原来的词汇和语句,加上引号】
    他说,“随着高效能的,复杂的电动新机器的使用,以及随之而来的其他科学成就,社会阶级结构将变得对无产阶级不利”,“知识分子在生产过程中的作用的提高,必然导致阶级矛盾的缓和”,“合乎知识分子心意的哲学范畴是:道德、公正、人道、文化、法。这些范畴包括两个方面:既有普世的一面,又有阶级的一面”。知识分子体现普世的一面,这一面是全人类的。“物质进步的主要后果,是阶级范畴一面的作用的下降,全人类一面作用的增长。例如‘人道’在今天被看作是人的价值观及其幸福和权力的体系,在未来,其范围必然扩大为爱护一切生物及周围自然界必要性的认识……”“工人就其教育程度、文化程度、世界观,会提高到知识分子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无产阶级专政’将是荒谬的,这是背离马克思主义吗?绝对不是,马克思本人也会放弃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
    普列汉诺夫真是位预言家,还有惊人之语,他说:“资本主义不需要掘墓人!”因为“资本主义是一个灵活的社会结构,它对社会斗争作出反应,不断变化,人道化,向着接受社会主义个别思想的方向运动。”“资本主义的未来令人羡慕。有野蛮的民族资本主义,野蛮的国家资本主义、野蛮的国际资本主义,有民主因素的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有发达的社会保障体系的、人道的资本主义,这是资本主义演进可能出现的几个阶段。”“其最后阶段中,资本主义因素和社会主义因素可能长期并存,互为补充,在此后资本主义可能自己缓慢地、毫无痛苦地死亡。”普氏说列宁不是他的好学生。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是我们最熟悉的,他论证帝国主义是腐朽的,没落的,垂死的。这样,把我们的时代定性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认为“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普氏亡故于1918年。当时中国共产党还没有诞生。在80多年前作出了这样的论断,今日视之,仍感惊世骇俗,这也是因为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听不到他的声音。
    于是学生说老师是修正主义者,“滚进灰心丧气者之列。”“他出卖了无产阶级!转到资产阶级阵营中去了!”在暴力革命中,是谈不到“尊师”的,大是大非不含糊,坚持革命的“原则”。
    普的《政治遗嘱》长达三万字,亦称《最后的想法》。老师也是不客气的,畅抒胸臆,把话说透,让历史来检验。
    他说:“正如血腥的革命是不发达资本主义伴生物那样,布尔塞维主义的思想,过去和将来始终是无产阶级不成熟、劳动者贫困、文化落后,觉悟低下的伴生物。”“布尔塞维主义是以流氓无产阶级为取向的意识形态和特殊策略,却侈谈马克思主义。”“流氓”一词,是不是译错了。普氏未及看到十月革命后苏联国内政治生活的情况呀。其实他对以暴易暴,预见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规律性。到1957年,赫鲁晓夫开始揭开铁幕内的冰山一角,已使世界为之震惊。他说:“经查明,在17次党代表大会选出的139名中央委员中,被逮捕、处决的是98人,即占70%。”“党代表的大多数也被控为反革命,多么荒谬!1966名代表,被害达1108人。”“不经法庭审讯和正规调查,就处以死刑。”苏联的大清洗,又连年不断,涉及许多领域。情况不幸被普列汉诺夫言中。
    中山先生,备受“十月革命”的鼓舞,挥毫大书“以俄为师”,但不久即说:“社会主义不应是恐怖的。”普列汉诺夫不同于中山先生,他是事先否定了“十月”的路。
    普列汉诺夫说:“在列宁的社会主义社会里,工人从资本家的雇工,变成国家——封建主义的雇工,将得到土地的农民,必将承担振兴工业的全部重担,农民将变成国家——封建主义的农奴。”
    他预言,党员会激增,“绝大多数入党的,不了解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成为领袖意志的盲目的执行者,另一些入党者,是为了在‘革命的馅饼’上得到一块大一点的。他们只会投‘赞成票’。此后,变成官僚,他们比沙皇的官僚还可怕,因为他们干预一切。”
    普氏尽量把话说清楚,觉得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他说:“列宁所设计的社会实验必然要失败。”因为“按恩格斯的说法,必然会是专政,而任何专政,都与政治的自由权力不相容。”他指出,“布尔塞维克政权将演变如下: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将迅速变为一党专政,党的专政将变为党的领袖的专政。维持领袖权力的,起先是阶级恐怖,后来是全面的全国恐怖。布尔塞维克不能给人民以民主自由,因为他们一实行民主自由,马上就会损失权力。列宁很清楚这一点。”“如果列宁及其追随者,能长期维持其政权,那么俄国的未来将是悲惨的。”
    “列宁关于社会主义革命,能在单独一个像俄国那样落后的国家里取得胜利的论断,不是对马克思主义创造性的态度,而是对它的背离。”“列宁需要这个结论,以鼓舞布尔塞维克。”这一点是列宁主义的重要内容,是20世纪,国际共运“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历史作出了怎样的结论呢?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把列宁的这话视为经典,实践证明,劳动人民夺取政权,并不等于社会的进步,有时反而更糟,关键要看生产力的提高,这才是唯物主义的历史观。
    普列汉诺夫不愧是列宁的老师。但,学生不理老师这一套。他评论列宁:“他不可思议地朝着一个方向来‘发展’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使他不满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条件尚未成熟时,应该等待!”“本性是冒险主义者”“勇敢、坚决、刚强、不讲道理、残酷无情”。“为了把一半人赶入社会主义,可以杀掉另一半俄国人,什么都干得出来。”他为没有能“软化”自己的学生而深感痛惜。
    普列汉诺夫1882年翻译《共产党宣言》,在《政治遗嘱》中,他对之这样评说:“主要思想至今是正确的,这个思想是这样的:物质生产的水平,决定社会阶级结构,人的思维方式,他们的世界观,意识形态,他们的智力活动等等。”这是他对该书的总评。但是,他也如实地指出,(成书)“50年之后,许多论点变得易受指责。《共产党宣言》所作的分析,在蒸汽机工业时代,是绝对正确的,但在使用电力后,开始失去意义。19世纪下半叶人类社会的发展,与《共产党宣言》的结论,有某些偏离。这一点在宣言的作者在世时已显露出来,他们也是承认了的。”马克思晚年,是看到了自己的著作因工人阶级当年的悲惨处境,而激情有余。他谈到现在远未到消灭私有制的时候。恩格斯不欣赏暴力革命,从事议会斗争,争取“和平过渡”。这样说来,我们当年发表《陶里亚蒂和我们的分歧》,批评意大利共产党的和平过渡,不是在批恩格斯了吗?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与时俱进的、实事求是的,不断纠正自己的缺点,光明正大,而不是文过饰非,一贯正确,掩耳盗铃。马克思修正自己的观点,甚至强调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
    普列汉诺夫预见到第三国际这条路必然给俄罗斯人民带来巨大灾难,这是由于他对历史发展规律有深刻认识。他不是“马后炮”,而是事先说清楚了。
    人称陈独秀是中国的普列汉诺夫,他的历史地位和洞察力真是太像了。同样,他是中国启蒙运动的大师,毛泽东称之为“五四运动的总司令”。他重建了中国第一个共产主义组织。毛泽东说:“是他集中了一些人。才成立了中国共产党。”至于个人关系,毛说:“对我思想影响大的,莫过于陈独秀。”不知列宁对自己真正的老师,是否说过这样的良心话。
    列宁所引导的这条路,以暴易暴,培养出特殊的政治品格和道德现象,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以革命的名义诬陷、迫害,甚至杀戮,习以为常。
    必然形成的这种品格,普列汉诺夫清楚地预见到了。陈独秀更深切地感受到了。他去世前两个月,毛泽东还说:“将来修史要讲他的功劳。”而后由于“革命的需要”,历次运动,念念不忘,称之为“敌我矛盾”“反面教员”了。带上许多诬陷的帽子,构成20世纪第一大冤案。这都是对国际的传承。陈独秀执行国际的纪律,但不断对斯大林的右倾提出意见,最后以《告全党同志书》闹翻了。(注:《告全党同志书》,一开始即说:“我自1920年,随诸同志之后,创立本党以来,忠实地执行国际领导人史大林,季诺维也夫,布哈林等机会主义的政策,使中国革命遭了可耻的悲惨失败,虽夙夜勤劳,而功不补过……任何人,任何同志指责我过去的机会主义错误,我都诚恳地接受……”国际据此定性为反党,以革命的需要为理由,决定责任由陈一人负担。)
    国际的代表布置瞿秋白:批评陈独秀的右倾,这是革命的需要!直到今天还有人尽量把“右倾”之类加到陈的身上,这不是史学研究的不足,而是革命形成的一种道德现象了。
    从史学研究的角度看,陈独秀被诬的帽子,一个个都已摘去。但是,有些人不欢喜他,这是自然的,因为专制主义和他的政治理念格格不入,他既反对“马上得天下”,更是反对“马上治天下”。
    和普列汉诺夫一样,他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认为历史的“阶段性”是不能超越的,他说:“欢喜社会主义是一种进步,但在科学的社会主义者看来,资本主义无论是功是罪,它毕竟是人类社会进化的必经的过程。没有它,小生产者的社会便没有发展生产力和生产集中的可能。”
    和普列汉诺夫一样,他对民主有科学的分析。他说:“人们对民主主义,自来有不少误解。最浅薄的,莫如把民主主义看作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品。如果有人反对或鄙薄资产阶级的民主,这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法西斯主义。”“民主不是一个阶级的概念,而是整个人类几百年斗争才实现的。”
    和普列汉诺夫一样,经过深思,他认识到暴力革命不是办法,这只对一党有利,而对人民只会带来巨大的灾难。他说:“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朽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
    20世纪人类社会的伟大实践一再证明这一点。卡尔•波普尔被世人誉为思想大师。他说:“暴力革命造成的一个并非本意的后果,常常就是独裁。总是这样,法国革命带来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伦。17世纪时的英国革命带来克伦威尔的独裁。俄国革命带来了斯大林……因此看来,革命理想的拥护者,几乎总是成了革命的受害者。”“有暴力倾向的革命肯定不容批评的自由,和建立反对派的自由,我坚决认为,只有以民主的手段建立开放的社会,才能治好(社会的)伤痛。”——波普尔是对生活的总结,而普列汉诺夫则是事先作出的预言。
    历史已经走出了列宁所设置的瓶颈。苏联降下了红旗。为纪念列宁而命名的“列宁格勒”,经全民公决恢复了“彼得格勒”(亦称圣彼得堡)。历经74年,留给这个城市人民的印象,列宁为什么不如彼得大帝?
    聪明的中国人,也走出了列宁指引的路,把人类自残自虐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改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说“不管姓资姓社,”只要有利于发展生产了。以惊人的气魄,给“万恶的”、用以剥削工人的“资本”平反了,定性为“生产要素”。让它和“劳动”平起平坐,参加分配。这样一来,“资本家”变成了“企业家”。不再有阶级的分野。国家当然成了“全民的国家”,列宁的国家学说过时了。党成了两个先锋队,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而工人阶级在中华民族之中(不是两个并列的概念呀),所以党成了全民的党。我们把“三个代表”作为建党之基,建国之本,所代表的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其中还有阶级概念和专政的概念吗?
    两件小事,耐人寻味。
    普列汉诺夫在《政治遗言》中谈到:恩格斯为1888年英文版《共产党宣言》所写的《序言》特别值得一读,他在序言中强调了“进化”过程在社会发展中的特殊作用。他在这一版的结尾的口号用“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这与“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含意大不一样了。
    陈独秀在建党之初,并不同意用“共产党”这个名字,主张用“社会党”。李大钊说:“还是尊重国际的意见吧。”现在又有人提出改名之议,认为应名实相符才好。党的政策是党的生命,关键是看党做些什么。
    我们在致力建设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一个和谐的社会。改革即是“进化”的过程。这局面,当是普列汉诺夫、陈独秀希望看到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独秀可贵的宪政爱国主义(图)
  • 陈独秀辩护状:我为什么要推翻政府?
  • 陈独秀:新文化运动是什么?
  • 曾节明:陈独秀名字之奥妙
  • 陈独秀的重要功绩和高风亮节,现在受到人们越来越深的尊敬
  • 陈独秀一案有了新说法
  • 瞻仰伟大的政治家、杰出的革命家陈独秀之陵园
  • 陈独秀晚年的优秀民主理论
  • 台湾也有个“陈独秀”
  • 丘立才:中国共产党第一领袖陈独秀的冤屈
  • 丘岳首:从胡适论陈独秀想到李慎之——李慎之现象沉思之四
  • 陈独秀的汉奸历史大揭密
  • 陈独秀的子女下场悲惨
  • 陈独秀的几个儿女情况揭密
  • 自由是最好的:胡耀邦对陈独秀的评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