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长征70周年反思:只有大量死人才能产生精神力量?
(博讯2006年10月30日)
什么时候出“精神”及其启示

    
     长征是一件悲壮的事情。70年前,因为红军指挥中枢的战略性失误,以及敌我力量对比悬殊,30多万红军打到只剩下8万多,开始战略撤退。茫茫前程,也不明确晓得前往哪里。当时的情况,按毛泽东后来的描述,每天头顶是敌人的飞机轰炸,前后是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只能是且战且走,打一仗是一仗,过得一时是一时。邓小平在世上的时候说过一句话:长征是被迫的。他是一个相对爱说实话的人,他活得够长,恰好有机会说实话。 (博讯 boxun.com)

    
    70年过去了。反观历史,客观地说,长征部队能够幸存下来,以及后来的进一步胜利,很多事情具有偶然性。长征发生于一个军阀割据局面的晚期。当时国民党统治还很涣散,中央军、黔军、滇军、川军将领各怀心事,各省军令政令无法统一。同时日本加紧侵略华北,图谋中国,国民党南京政权面临巨大压力。因此,弱小的红军得以在漫长的征战后,安顿于贫瘠的陕北一带。1937年后,因对日战争而与国民党化干戈为玉帛,成为政府军的一部分。后来,在1945年后,率先填补日本投降后的权利真空,占领当时中国重工业和农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东北地区。这一系列的因素,导致了长征中保存下来的少量军队最终壮大到数百万。
    
    据普遍认为,在这一切因素之下,长征部队中某种重要的“精神力量”,使部队始终没有涣散,而有机会坚持到国际国内局势出现大转机。美国人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载,这支衣衫蓝缕、食不果腹的部队,个个面黄肌瘦,却有惊人的乐观和纪律性。这是他十分惊异的一个现象。这其中,蕴藏着某种奇异的“精神力量”。
    
    对这一精神力量的总结很多。后来,在内战结束后,长征幸存者和他们后来招募的部队,建立了一个政权,并且明确提出了一个概念:长征精神。每逢10年,就隆重纪念。
    
    长征部队的继承者建立政权以后,又在“长征精神”之后,创造了很多个冠以“某某精神”的概念。大的比如,“伟大抗洪精神”,“西藏精神”“抗击非典精神”,等等。小的比如,新疆建设兵团的“兵团精神”,以及因为一个时代树立起来的先进人物冠名的精神,比如雷锋精神,比如张海迪精神,比如女排精神及其基础上的“拼搏精神”,等等。
    
    小的不说,比较典型的比如,抗洪精神和抗击非典精神,与长征精神共同的地方,都是在及其艰苦或者危机的时候提出和总结出的。
    
    我们短暂的历史中,关于“精神”产生的规律于是显现出来,就是在及其危机和极为艰苦的时候,就是产生某种精神的时候。这样的“精神”还有几个共性。
    
    一是面对危机,大量普通民众空前一致行动并付出沉重牺牲;
    
    二是事件过去以后,精神的内涵被不断更新,以符合现实要求,其后缀中往往包含当时并不具备的因素;
    
    三是这样的精神产生的土壤,或多或少包含有人为导致的灾难性因素。比如,长征前阶段红军指挥中枢的战略错误;比如,对环境保护的忽视导致长江中上游水土流失;比如,非典期间政府部门和宣传机构的不作为导致灾难扩大。
    
    历史是个两面派。一方面,在你很强大的时候,它无比柔顺,可以在你股掌中任意摆布,百般呻吟,十分性感。另一方面,历史有还原本来面目的强大动机。一旦时机成熟,它就会回到本来的样子,有时候,当时它有多性感,现在它就有多狰狞。这一点,是春秋笔法和聪明才智以及利益驱动,都无法阻挡的。
    
    根据对历史这样的两面派特点的认识,我们仔细反思各类“精神”产生的过程,以及其内涵,或许有点历史之余的额外价值,可以使文明的前进,多一些理性而少一点蒙昧,多一些和谐而少一些冲突。
    
    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后第一场恶战,红军损失惨重。其中红5军团第34师师长陈树湘受重伤被俘虏。他拒绝投降,而是自己把自己的肠子扯断,就壮烈牺牲了。陈树湘师长的悲壮行为,是任何主义和任何民族都应当尊重的。他的行为在长征70周年的时候被重点纪念,被尊敬为长征精神的实践者。
    
    研究军史和研究长征的某些历史书告诉我们,湘江战役采取的是错误的以硬对硬的战法。联想到陈树湘师长,如果当时的指挥中枢采取的正确的战法,他作为高级将领,或许不会如此死法。当然,另一个推论是,他或许不会被作为承载长征精神的英雄,被70年后隆重纪念。
    
    我的一个朋友曾在湖北任地方官。他说1998年百年一遇的洪水来时,百姓用土围起来耕作和生活的一个一个区域,在洪水面前瞬间就垮塌了。而当这样的环形堤坝一个一个垮掉时,他组织群众转移,而同时看到解放军部队却迎着洪水就上去了。有些年轻的官兵就牺牲在滔天浊浪中。我记得,他说的时候,泪汪汪的。
    
    我的另一个朋友给一本纪念非典期间牺牲的一对广东医生夫妇的书写序。由于消息封锁,这对夫妇当时并不知道这种疾病有多凶猛,而是响应号召就上了一线。当时,连基本的防护设施都没有。于是,他们双双牺牲,留下了一个幼小的儿子。有人为这个孩子建了个网站,很多人就去捐款。但是没有人可以为他捐个父母。
    
    活着的人从死了的人身上,能得到的东西很多。比如财产,名声,故事。即使最伟大的东西是可以得到精神,也要慎重地去用,正确地去反思。。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几千年历史告诉我们,历史真的是个两面派。当他在你面前无比柔顺的时候,要当心他内在的强大动机,他总是想回到真相的一面。希望历史回归的时候,是和风细雨地,而不是风雨如磐地。
    
    往往,明天如何,就在今天决定。历史并不玄妙,其实只是个态度问题。
    
     发表者: 向西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太子党拿长征要挟胡锦涛?/胡祈
  • 胡锦涛的政治智慧:强调建和谐社会是新长征
  • 中国官方纪念长征展览胡锦涛照片与毛邓江并列(图)
  • 中国当局高规格纪念长征 重新凝聚民间对中共信心(图)
  • 弘扬长征精神红军后代天津奋勇维权!
  • 长征胜利70周年,红军后代圣地寻根
  • 红军长征中的“毛张周”领导体制是怎样形成的?
  • 中国资源二号03星升空 长征火箭连续40次发射成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