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府岂能充当“护污保镖”/吕耿松
(博讯2006年10月30日)
    
    最近在《人民网》上看到一个帖子,说:“企业为了金钱,不惜污染自然环境;而媒体为了金钱,不惜污染社会环境”。笔者这里还要加上一句:“政府为了金钱,不惜污染政治环境!”笔者这样说并非不负责任的凭空杜撰,而是当下中国的普遍现象。半年前 ,内蒙古的托克托县发生的“护污事件”,就是明证。
     2005年初开始,以生产青霉素的石药集团内蒙古中润制药有限公司为主的几家制药企业,将日排放量约6000吨、超标百余倍的污水,通过引黄灌渠进入农田,导致数千亩庄稼减产、数百头牲畜死亡。这里的村民说:“我们村原来空气很好,春天是春天味,夏天是夏天味,可现在就剩了一股臭味。”今年4月份以来,村民们发现喝了井里的水就肚子疼,后来乡里就不让喝井水了,专门派车送水。几个月前,有个村子的近100只羊在两三天内全部死亡,怀胎母羊大量流产。托克托县一位官员说,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这家制药企业(石药集团内蒙古中润制药有限公司)建厂时就没执行“三同时”(即建设项目中防治污染的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施工、投产使用)。他说,这是个大项目,企业一投就是几个亿,带来了好几家配套企业,还解决了1000多人的就业问题。据新华社记者采访了解到,每次排污灌农田前,地方管理部门都向污染企业收取大笔“提水费”。这也是所谓的“特殊原因”。也就是说,为了这大笔的“提水费”,为了所谓的税收,这些企业就可以违反国家环保法律,就可以牺牲农(牧)民的利益。 (博讯 boxun.com)

    托克托县双河镇大羊场村是该县毛不拉扬水站引黄灌渠经过的第一个村。村民反映,春灌前乡里领导就来下达县里的通知说,“药厂的污水没地方放了,要大家浇地,掺在黄河水里,减一半水费”。化工污水是不能用来灌溉的,这不仅会影响庄稼的生长,也会造成土地的退化,不仅影响农民目前的收入,还将影响他们的后代。该村农民当然不同意,拒绝了县里的通知。但这些执政者为了所谓的政绩,为了自己的腰包,竟不惜牺牲农民及其后代的利益,做出断子绝孙的行为。4月24日一大早,十几辆小车、警车和救护车开到了村头,带队的是一位副县长,说是与农民“协商”污水浇地的事。县领导和警察进村的同时,污水也进村了。农民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与官员发生了冲突,结果十多多位村民被警察抓走,数百名村民只好默默看着污水流过灌溉渠道进入自己的农田。据79岁的村民张小月回忆说:“人老了,看不懂人家拉根布条子就是警戒线,我用拐棍碰了碰那个布条儿,一个警察上来就把我拿下了,拐棍也被踩成三截子。”杜二平、王三娃、王三和等十多位村民上前说理,立即被抓起来,还有几位村民受伤,被救护车送往医院。一位村民说:“县里的领导们知道,如果把污水排进黄河,国家会治他们的罪,就不敢往黄河里排。我们这些种地的头皮软好剃,就专门往我们的农田里排。”村民们感到有冤无处伸,他们说:“害死我们的庄稼、毒死我们的牲畜,连说理也不让说,这是什么世道?”在托克托县燕山营镇、双河镇、伍什家乡等地,村民们战战兢兢地说:“听说大羊场那边因为这事抓人了,咱就听政府的,用污水浇地吧。”
    托克托县“护污”事件经新华社记者报道后,当地政府和企业进行了所谓整改,并信誓旦旦地表示要“痛下决心”。但10月中旬新华社记者再次到“护污”事件发生地时,农民对政府“痛下决心”表示怀疑。村民们反映,入秋以来,污水浇过的田减产了七八成;一个多月前,乡里派人来登记了损失情况,至今没有说法。大羊场村农民最耿耿于怀的是,十多位乡亲因阻拦污水浇地而被抓,至今有关部门也不给个“说法”,这叫大家难以相信政府“痛下决心”整改的许诺。护污事件至今在托克托农民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中国政府宣称,江泽民上台以来,中国已经制定了几百部法律法规,中国的法制建设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是自从1989年12月26日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以来,这部法律就再也没有修改过。而在这十多年时间里,中国到处“开发”、到处“建设”、到处破坏,环境受到严重危害,环境破坏事件和环境污染事件层出不穷。如果说中国最需要修改、完善什么法律,那就是环境保护法律,然而,17年来47条环保法律一条没有增加,一条没有修改。想一想,中国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组织(单位),十多年来一直在进行着疯狂的、掠夺式的生产,如果没有一部完善的环境保护法律来规范、制约这些生产活动,它将给中国人民的后代留下一个怎样的国家?回顾一下,即便在被称为“十年浩劫”的文革时期,中国政府也很关注环保法律的制定:1973年国务院下发《关于保护和改善环境的若干规定》,1976年中共中央批转了《关于加强环境保护工作的报告》,1979年制定了《环保法(试行)》,偏偏在“改革开放”后忽视了环境保护,直到1989年才制定、颂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然而十七年过去了,每年召开“人大”、“政协”两会,但就没有人想到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重要的问题想不到呢?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敢想、不愿想。因为共产党要维持它的一党独裁,还要继续掠夺这个国家的资源,还要把人们引导到无休止的淘金热潮中。
    前面提到,内蒙古那家企业在建厂时就没执行“三同时”的环保制度,而当地政府不仅不予以治理,反而加以保护。“三同时”是环保法中最重要的的法律制度。早在1973年国务院下发的《关于保护和改善环境的若干规定》中就首次正式提出:一切新建、扩建和改建的企业必须执行“三同时”制度;1976年中共中央批转的《关于加强环境保护工作的报告》中重申了这项制度;1979年的《环保法(试行)》、1989年的《环保法》都规定了“三同时”制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建设项目中防治污染的措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防治污染的设施必须经原审批环境影响报告书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验收合格后,该建设项目方可投入生产或者使用。”具体地说,“三同时”制度,是指新建、改建、扩建的基本建设项目、技术改造项目、区域或自然资源开发项目,其防治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的制度。“三同时”制度是防止产生新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重要制度。凡是通过环境影响评价确认可以开发建设的项目,建设时必须按照“三同时”规定,把环境保护措施落到实处,防止建设项目建成投产使用后产生新的环境问题,在项目建设过程中也要防止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建设项目的设计、施工、竣工验收等主要环节落实环境保护措施,关键是保证环境保护的投资、设备、材料等与主体工程同时安排,使环境保护要求在基本建设程序的各个阶段得到落实。“三同时”制度分别明确了建设单位、主管部门和环境保护部门的职责,有利于具体管理和监督执法。石药集团内蒙古中润制药有限公司投资几个亿,是个容易产生污染的大型企业,它的建设完全应该严格遵守环保法,然而政府却视而不见,还为它充当“护污保镖”。政府的职责是保护环境,对污染企业进行监管、约束,实现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但托克托县政府的角色却完全错位、颠倒,俨然成了污染企业的排污帮凶和打手。这已不止是失职渎职,而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严重堕落。当然,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发生在托克托县,而是全国普遍存在。
    据新华网北京10月25日报道,国家环保总局日前紧急叫停辽宁华锦化工(集团)合成氨尿素装置节能增产改造项目等4个违反环保“三同时”制度的建设项目。这四个项目分别是:辽宁南票劣质煤坑口电厂2台100MW凝汽式燃煤发电机组项目,辽宁华锦化工(集团)合成氨尿素装置节能增产改造项目,广东亨达利水泥有限公司155万吨/年和60万吨/年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技改项目,丹拉公路支线天津南段工程项目。据介绍,这四个项目都是在投入生产或试运行后,才向环保部门申请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严重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和《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管理办法》。由此可见,即使是17年没有修改过的法律,那些利欲熏心的企业也不愿遵守,政府岂能充当“护污保镖”的角色呢?
    (原载《自由圣火》2006年10月28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树庆是如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吕耿松
  • 不签约就拘留——是法官还是绑匪?/吕耿松
  •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自掴耳光/吕耿松
  • 朝鲜核试验和中国的东亚战略/吕耿松
  • 泰国的军事政变与中国的准军事政变/吕耿松
  • 横刀立马,笑傲专制 ——记朱虞夫先生二三事/吕耿松(图)
  • 中国公安局长的榜样胡劲松/吕耿松
  • 黑色的八月——为高智晟、赵昕、张鉴康、邓永亮四志士陷狱而作/吕耿松
  • 中国武警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再论警察国家化/吕耿松
  •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评中共当局对谭凯案的判决/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6月20日至7月20日/吕耿松
  • 从杭州袁浦镇委员会的荒诞文件看村民自治制度/吕耿松
  • 郭少坤与任长霞:谁堪为中国警察楷模?/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 2006年5月21日至6月20日/吕耿松
  • 2005年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天堂与地狱之间/吕耿松
  • 吕耿松:“4.14宣言”与刘亚洲现象(图)
  • 吕耿松:官评与民评的冲突
  • 吕耿松:朱虞夫、王富华、程阿惠已获释
  • 朱虞夫、王富华、程阿惠已获释/吕耿松
  • 九月逆流——浙江维权遭打压纪实/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8月20日至9月20日/吕耿松
  • 三部门PK三部委:政府强占耕地为官员建造“经济适用房”/吕耿松
  • 吕耿松:横刀立马,笑傲专制—记朱虞夫先生二三事(图)
  • 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东海等被传讯 / 吕耿松
  • 中国城市房屋拆迁中的以强凌弱现象/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7月20日至8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800农民再上中纪委举报贪腐/吕耿松
  • 吕耿松:林炳长和洞头岛维权运动
  • 民主党人祝正明日前在杭州被置于双重监管/吕耿松
  • 2006年4月20日至5月20日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2006年1至3月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