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十月曼谷之旅/安那琪
(博讯2006年10月29日)
    作者:安那琪 投稿博讯
    
     刚从曼谷回到槟城,就随笔大略写下短短一个星期的行程。 (博讯 boxun.com)

    
    受到泰国左翼组织“工人民主” 的邀请,笔者跟另外三名社会主义党同志,在泰国政治正面临另一个关键时刻,前往首都曼谷,出席了泰国社会论坛,以及<国际社会主义2006>论坛。虽然逗留在曼谷只是那短短几天,所见所闻却让笔者对泰国的政治以及社会运动,有了更深一层认识,也真的不枉此行。
    
    10月20日
    
    中午时刻,跟友人阿鲁哲文在槟城会合,然后从北海火车站,乘坐火车北上曼谷。另外一名友人西华拉占,则在马泰边界的巴当勿萨跟我们会合。从北海通往曼谷的火车,车程耗时大约22个小时,这可是笔者第一次乘坐那么久的火车。
    
    10月21日
    
    比原定时间早半个小时抵达曼谷。前一天火车抵达巴当勿萨边界时,延迟了一个多小时,没想到火车驶入泰国境内就“进步神速” !
    
    笔者一行三人在Samsen站下车,就在泰国友人驱车载送下,前往Thammasat大学在Rangsit的校园,也就是泰国社会论坛举办的地点。笔者下榻的宿舍,是1998年亚洲运动会的选手村所在,因此设备还相当完善。
    
    笔者跟两名来自黛安芬(Triumph) 内衣 工厂的工人会面。她们是黛安芬工会的成员,跟我们谈到该工厂工人面对的问题,以及她们如何组织起来争取劳工权益。该工厂工人全部都是工会成员,而该工会是其中一个强大的工会,为工人争取劳工权益,如孕妇权益等。他们争取到的最低工资,是日薪310泰币(约马币31令吉) ,比泰国的最低工资184泰币还要高。在工会里头,每50个工人就会选一个代表,会员费是每月30泰币(10块作为罢工基金,20块则用来作教育和培训用途),工会的财务做到透明化,另外还出版会讯来联系工人。另外,她们谈及泰国工人面对的问题,如愈来愈多工人面临失业的威胁,特别是工厂倾向聘请合约工。
    
    紧接着,笔者在当地非政府组织朋友的引见下,会晤了来自泰国南部省份北大年的妇女。她们大略讲述了目前泰南局势的演变,以及道出当地人民争取和平与正义的意愿。过后,笔者又跟两位来自德国的交换学生交流意见,
    
    10月22日
    
    早上前往泰国社会论坛的会场,跟一名来自铁道工会的工人领袖见面。这名工运份子提到泰国的工会并不强,因为受到新自由主义的影响,而只有3%工人参加工会。铁道工会是泰国国营企业工人联盟的成员之一,在这个工会联盟下共有43个工会,其中以电气工会就大。铁道工会则有着相当强的工人意识。
    
    下午则跟另一工运份子会面,他谈到了泰国左翼四分五裂的情况。
    
    泰国社会论坛的主办当局,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有关将于翌日举行的闭幕游行。由于有部分团体担忧受到对付和打压,而不愿参与游行,有者甚至要取消游行。后来,主办当局决定是:那些要参与社会论坛闭幕游行的团体,翌日将继续进行有关活动。这个争辩,是由于有团体因不愿涉及在反军事政变活动而引发。
    
    10月23日
    
    笔者和同行夥伴被安排到市中心的另一个旅馆下榻。这个旅馆座落在旅客集中的地区,也相当靠近Thammasat大学的TaPraChan校园。
    
    泰国社会论坛的闭幕游行,也是一个反对军事政变争取民主的抗议行动。之前社运团体也组织了几场小规模的抗议示威,反对9月19日的军事政变。一个由社会活动份子发起的“919网络” ,是当中最积极的一个单位。
    
    游行的集合地点是在10月14日纪念碑。这个纪念碑,是为了纪念1973年10月14日人民起义而竖立。1973年的民主运动,成功推翻了当时的军事独裁政权,让泰国享有了为时3年的短暂民主时期。
    
    这天中午,各个泰国社运组织的成员,聚集在10月14日纪念碑前。参与游行的人数,大约只有300多人。如果比起1973年人民十月起义,和1992年人民五月起义的数十万人波澜壮阔的情景,这仅是非常小规模的抗议。
    
    抗议群众列好队伍后,就浩浩荡荡地走向不远处的民主纪念碑。这个建于1937年的民主纪念碑,外观相当宏伟,是为了推翻泰国绝对王权的1932年革命而建造。这个纪念碑是曼谷众多建筑中,唯一没有王室象征的建筑,也是后来民主运动的重要标志。
    
    游行队伍走到民主纪念碑,绕着纪念碑走了三圈,就“占据” 纪念碑。泰国的军警则荷枪实弹地在旁监视。由于有两个919网络的成员派发斥责临时军事政府的传单,而被士兵追赶,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不过却逮捕不成。
    
    抗议行动过后也和平解散。
    
    傍晚,国际社会主义2006论坛,在10月14日纪念碑后面的10月14日纪念堂内开幕。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哲文首先发表演说,主题是“资本主义的可怕” 。他在演说中,阐述了今天的资本主义,如何造成战争、种族主义、社会不平等以及环境破坏。泰国社会主义团体工人民主的代表Giles Ji Ungpakorn则发表了题为“东南亚马克思主义传统的历史” 的演说。另外一位工人民主的成员Wipa Daomanee则发表了关于“为何我们需要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 的演说。来自澳洲国际社会主义组织(ISO) 的Jonathan,在开幕仪式上谈到“国际主义的传统” 。而刚从机场赶到的菲律宾左翼份子Sonny Melencio则发表了“政变和民主” 的精湛演说。过后,就是在场逾50名来自东南亚各地的与会者交换意见的环节。
    
    10月24日
    
    国际社会主义2006论坛,移师到Thammasat大学的TaPraChan校园进行。早上的环节,主题是“对抗帝国主义” 。泰国工人民主的Kengkit Kitirianglarp发表“帝国主义的理论” ;接着是澳洲ISO的Jonathan发表“中东的反帝国主义斗争以及反战运动” ;而Numnual Yupparat则发表“伊朗的阶级斗争” 。笔者也在这个环节中发表一篇演说,题为“拉丁美洲的反帝国主义抗争” ,在交流环节上,拉丁美洲课题,特别是关于古巴、委内瑞拉,引起了与会者的热烈讨论。另外,Giles也发表了题为“今天中国” 的演说。
    
    下午的环节,主题是“性别平等的抗争” 。Giles谈到了“斯大林主义和毛主义在性别课题上的问题” ;Sonny Melencio谈到关于菲律宾的女权运动,以及同性恋者、变形人和双性人争取权益的斗争;Numnual则谈及“宗教于性别权利:家庭观、衣着操守和堕胎权利” 。
    
    晚餐时分,国际社会主义2006论坛回到10月14日纪念堂,聆听并讨论关于泰国社会论坛的报告和检讨,并讨论了泰国民主运动抗争的前途。
    
    10月25日
    
    国际社会主义2006论坛最后一天的活动,早上谈论的主题是“超越自由市场的公正世界”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成员古玛发表了“抗击自由市场和私有化” ;泰国工人民主的Patchanee Kamnuk发表了“争取福利国的斗争” ;Jaruwat Keyerawan谈及“劳工权益和新自由主义” ;而Pokpong Lawansiri则发表了“自由贸易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 的批判性分析。
    
    下午的环节,是来自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澳洲的社会主义政党发表和交换各自的组织经验,同时也谈到了东南亚区域来自不同源流之间社会主义团体的合作。
    
    晚上的聚餐,是一个简单的闭幕和叙别仪式,与会者都融合在一片斗争歌曲中。最后,大家以各自的语言唱出<国际歌>。国际社会主义2006论坛虽然规模小,参与的团体不多,不过却让包括笔者在内的参与着能够更了解各国之间的社会主义抗争经验。相信,如此的聚会将会继续延续下去,而菲律宾的同志也表示,将会跟菲律宾的组织讨论,明年将在菲律宾举行一场国际社会主义大会。
    
    10月26日
    
    笔者一行人,在泰国工人民主的朋友带领下,前往参观了泰国劳工博物馆。这是亚洲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劳工博物馆。过后,则参观了曼谷的国家博物馆,也看看官方如何诠释历史。
    
    最后,笔者依依不舍地在踏上曼谷火车总站的月台,再乘坐另外20多个小时的火车,回到马来西亚。
    
    这虽然是个短暂的旅途,不过却也让笔者的眼界开阔不少,特别是对泰国社会运动和左翼斗争的历史和现况更深入的理解。在一片保皇派黄旗的阴影下,泰国人民却有着奋勇对抗暴政和专制的丰富传统,而他们的抗争也将会继续前进。
    
    旅途后浅思:
    - 在乘坐火车前往曼谷路上,在泰国境内,无论是城镇或村落,到处都可以见到象征国王的黄旗飘扬,形成了一种让人觉得诡异和纳闷的气氛。黄色的衣服,也是通街有人在穿,在炽热的天气底下,充斥着一股让人不安的寒意。泰王的权威,真的那么可怕地驾临在人民头上,甚至是要人民以为民主是国王所赐?
    
    - 来自“工人民主” 的Giles,带领了我们几个来自外国的与会者,在Thammasat大学的TaPraChan校园展开“政治导游” ,让我们能够以我们的左眼来看泰国的历史。
    
    - 泰国劳工博物馆,是亚洲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工运历史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应该是工运份子和左派朋友造访曼谷时必到之地。这个由铁道工会发起筹建的博物馆,获得了来自工会和民间团体的支持。博物馆的面积虽然狭小,但是却五脏俱全。里头陈列了关于泰国劳工斗争历史的各种资料和文物,对于社运份子来说,可以说是意义重大。从泰国迈入资本主义,到1932年推翻王权的革命,到二战,还有战后至冷战期间,以及当代泰国工人的处境以及抗争,都一一呈现在这个博物馆里头。不得不提的就是,博物馆的管理员,也是一组相当出色的乐队,以演唱工人歌曲出名,而且还通过演唱来维持博物馆的经费。
    
    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728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