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Google、百度的生死期/巩胜利
(博讯2006年10月28日)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世纪评论】

     (博讯 boxun.com)

     最近看到一组聚焦《百度的敌人们》《Google在中国能打赢百度吗》《百度中国的100度》等文章,刹那便产生一系列思维碰撞、一下子就迸发出《百度无法与Google抗战》的命题。然后,开始分别用Baidu和Google在全球范围内,数网打尽的来搜索有关Baidu和Google的重要论据和论证的资料。到公元丙戌年秋时,其初步搜索结果数据显示为:外因条件是,用绝对同样的词组分别用Baidu和Google引擎进行全球搜索比较,Baidu和Google最少要少10倍的条目结果,差距大的更是多达一半到100倍的差距。更为重要真实的是,所有人所需要的内容想是越多越好,广纳博采,结果却是明明有的东西你根本无法得到、别人却给予了,那又怎样取信于人心?用Baidu和Google分别搜索“陈良宇”为例(这个词不算太冷、也不算非常热):前者有103 000篇,后者则有252 000篇——这就是做为全球最大搜索引擎的Baidu和Google开花的结果(读者可以用同样的词分别进行一下搜索比较,结果就可一清二楚)。
    
     这也难怪,更多的中国人却“崇洋媚外”使用了Google搜索引擎。
    
    以上结果,绝无可能是排除了时空隧道和历史现实性的偶然。但我们也当然的应该问一个为什么?做为全球最大、同样是当代根源上商业化的IT搜索引擎工具,Baidu与Google同等服务互联网、最最关键的“搜索结果”却是天壤之别呢?一个是上刀山下火海——无所不包,而另一个却是差一漏百、却只有半瓶子或半斤八两——这怎么可以形成“敌我”竞技的力量,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若是一场竞技比赛,一个八岁的孩童、或是新加坡经济与25岁成人、德国经济怎样进行比赛,这又有什么意义?又有什么可参照之比较而言??
    
    无论如何,做为我们使用者、都有理由问个究竟所言,做为全球“新经济”与IT业的必然产物,能在当今世界形成Baidu和Google双龙“戏全球”,都有它必然无法阻挡的生态环境和发展环境,也许是《中国制造》让Baidu和Google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百度无法赶上Google们》的原因和事故吧!
    
    首先、生态环境 人类与地球的存亡与否,全有赖于这种生态环境。自从IT得以应用、普及到今,可能是由于Baidu或Google得天独厚环境的使然,传说中 Baidu必须屏蔽一些网站和特定的中文“名词”,若真是这样那么百度就只有“先天不足”残疾了,还没有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之前,百度就“先天”缺胳膊少褪了,且这种短缺不是黄金万两就可以卖来的,也不是去美国上市或到全球上市就真能够补足的,这种无法摆脱的劣势还可能是自始至终的永远、历史性的与Baidu一起而短缺存在。
    
    二、国际市场 众所周知,当今世界有60多亿人口,其中使用英文文字最多达30多亿人口,而使用中文语言文字者充其量有16亿多人口,那么Baidu和Google搜索市场瓜分也非常清楚了,Baidu没有任何优势和市场份额可言。这就是说,当站在“竞技场”的同一起跑线之前,Baidu已经输了两个基本点基本重要的环节,若用“竞技”俗语讲就是“身体条件”和“球技”都不如人。
    
    三、知天命 我们所说的“天命”不是孔孟之道的“天命”或“听天由命”,而是当今中国最时髦的“抓住改革开放的天时地利”——“抓住机遇”,这可能是Baidu唯一救命“稻草”的绝对优势了,因之有人论述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Baidu的今天”,这话非常对、但也绝非Baidu一家、一人所独有独享啊,而今中国13亿人口中的每一个人、你我他所有的中国公民(还有相当一些外国人),谁敢说没有沾中国“改革开放”的光、而沐浴着中国改革开放春风而奔小康呢?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Baidu能否沾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光、继续发扬光大?继续再创造奇迹呢?凡成Google是绝无可能享受到美国“改革开放”之契机、是没有“契机”来分一杯美金的利益。
    
    四、玩游戏 中国近代有一句名言叫:“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但中国互联网如今盛行“流氓网站”(也称“流氓软件”),几乎包括中国或海外上过中国网站的所有网民,不被网络流氓戏弄,就是被网上流氓“强奸”,几乎没有任何网民能幸免,但既是网络发展日新月异——攻、防如此犀利,既是绝大多数网民深恶痛绝、启动了所有全功能的“阻止程序”“拦截程序”,它也要以流氓的本性、在你所要打开的网业之前、毫无顾忌的强行弹跳出,但希望Baidu们能“有则改之,无则加免”,这是所有网民痛恨、鼠目寸光短见的事。不管是任何友人或互联网界,在需要你的时候,要能够找到你,能美好、随心所愿的使用;不需要你的时候,请不要如此多情、来害人害己,贻害世界。“流氓”,尽管你可以在地球上存在,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强人所难、不耻狗屎;实施“流氓网站”、流氓软件者,害人害、终将被人所唾弃!
    
     五、博弈还在进行 一个是文字语言的全球性障碍,而在一段历史际遇的最好时期,这可能是Baidu和Google都无法面对和解决和实践的事;另一个是被迫屏蔽的障碍,这可能是Baidu和Google在全球范围内、一定历史时期都是绝对回天无力的事。基于此来实践判断:最起码在相当长一段时期《百度无法赶上Google们》!Google们或实施、不实施流氓软件、强奸行为,不照样领跑世界?
    
    最后,我们还是以案例搜索《南都周刊》②为例:
    
    Baidu搜索结果为: 918 000篇
    
    Google搜索结果为:2 240 000篇,这还不够说明一切吗?
    
    特注:实施Baidu和Google具体信息采集时间是2006年10月1日下午16时—16.30之间。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囿于“版权”与“知识产权”规则,若有任何需要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作者联系。)
    
     ﹡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著名中国问题学家,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国内连接《人民日报》“人民网”——巩胜利文集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编(P.c):510288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丙戊:呼唤“法制中国”定乾坤/巩胜利(图)
  • 今日聚焦:中、日走向何方?/巩胜利 星野俊明
  • 博讯特稿:陈良宇下马-中国再暴反腐巨震/巩胜利
  • 刘卫平给巩胜利来信转载
  • 全球反恐亟需新防略/巩胜利
  • “孟浩事件”告诉国人什么?/巩胜利
  • 《宪法》无能,国家必然紊乱/巩胜利(图)
  • 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巩胜利
  • 美国230年尖端启示/巩胜利
  • 宪法、宪政与依法治国/巩胜利
  • “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巩胜利
  • 今天13亿人齐喑……/巩胜利
  • 源源“九脉”流中国——未来20年前后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绝对挑战/巩胜利
  • 中国评论:中国5000年来短缺“和谐”/巩胜利
  • 2005中国聚焦——李氏审计的中国8年之痛/巩胜利
  • 巩胜利:盘古开天“中国秀”
  • 中国经济“高温”的矛与盾—世界经济“第一速度”/巩胜利(图)
  • 中国:高官“升迁图”/ 巩胜利
  • 巩胜利:“新特首”给世界的新启示
  •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巩胜利(图)
  •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巩胜利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