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吴高兴:怀念拘押中的严正学
(博讯2006年10月26日)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严正学的下落问题总算有个正式的答复了——今天上午,台州市公安局正式告诉严的妻子朱春柳女士,她的丈夫被刑事拘留,现关押在路桥看守所。严正学“失踪”到现在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以前——10月18日那天晚上,严正学打电话给我,说他刚刚从北京回来,一上网,就看到了由我起草的浙江部分民主人士悼念林牧先生的唁电,要求我今后碰到此类事情如果他不在,就替他签个名。我向他说明了浙江十来个朋友联名悼念林老的原委,刚说了几句,老严突然告诉我,“公安局的人来找我了,等会儿再说吧……”电话中断了,从此就失去了联系。对我来说,这个星期心里特别乱,开始是林老去世,议异人士举国哀痛,我一边着手为林老的去世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一边还得应付公安方面的关注,10月18日那天,我在纷乱中勉强静下心来,含着泪水好不容易写好了缅怀林老的文章,本想可以歇口气了,偏偏当晚老严又出了事。这些天一直在为老严的下落打电话、接电话、写稿、发稿,阿弥陀佛,现在老严的下落总算肯定了!
     (博讯 boxun.com)

    这些天,最焦急的当然是老严的妻子,为寻找丈夫的下落,朱女士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从北京赶回台州,其心情之难受,可想而知。我正不知道台州警方的当权者是如何想的。人生谁无妻儿,谁无父母?碰到这种情况,谁的亲人能够不焦急呢?或许要抓严正学是上面的指令,台州警方只是执行者,为保饭碗,不能不抓,这还可以理解——如果还能在生活上对严正学作点人道主义的照顾,那就是功德无量了;可是,上面大约不会要求台州警方对严正学抓而不告吧?为什么非要“创造性”地搞一套呢?我多次接触过台州警方的一些人,思想极左僵化喜欢整人的人有,但大多数似乎也有平常人的同情心和人情味,政治观点尽管不同,人道主义总不能否定吧?抓了人,在规定的时间内通知家属,这是起码的程序,这么做,既能够减少人家家属的痛苦,又绝对不会影响你们的乌纱帽和饭碗头,得方便处且方便,为什么非要做那种对人对己都没有好处的事情呢?
    
    朱春柳女士每次跟我通电话,末了总要说句“谢谢你”,我说用不着谢,老严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因为我们都是同命运的,大家都有共同的理念和追求。正因为这一点,老严出事以后,许多朋友都及其关心,重庆的邓焕武先生、湖州的范子良先生,这两位可敬的老者都多次打电话询问,这几天毛国良先生也为严正学的事寝食不宁,今天下午,湖北的刘飞跃先生也专门打电话向我询问,还主动帮助联系媒体采访。最令人感动的是《民主论坛》的主编洪哲胜先生,这几天,头天晚上(纽约应该是早晨吧)他一收到我发的有关严正学的报道,马上就回复了,第二天早晨打开《民主论坛》就能看到报道,而且还主动介绍给其他媒体。一个与我们素不相识、更无谋面之缘的台湾同胞,一个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忠厚长者,竟如此关心大陆受迫害的民运兄弟,这真正是休戚相关,患难与共,这是真正的爱国主义!我历来认为,大陆民主运动最缺乏的是一种道义的力量,是一种抱团的精神,参加民运(或曰维权运动)先得学会做人,比比洪哲胜这位来自台湾的长者,某些喜欢内斗的朋友难道不感到脸红吗?
    
    我感到严正学就是一位极具道义力量的朋友。我与严正学虽然都是台州人,但我们相识其实还不到两个月。我在临海,他在椒江,此前我与老严互相都知道对方,但从未谋面。我最初听说严正学是在1998年,那时他在北京生活,一次跟徐文立通电话,老徐随便说起,北京有个你们台州来的朋友叫严正学,是个画家,但那时有关严正学的信息仅此而已。以后通过网络逐渐了解了严正学为民主事业所作的贡献,尤其是今年夏天得知老严帮助温岭农民组建农会筹委会的事情以后,我开始对严正学逐渐产生了一种敬仰之心,觉得台州出了这样一位有才干的民主志士,太难得了。他在椒江经常与贪官污吏“过不去”,敢于为弱势群体,为那些当今社会被压在底层的人说话,这些都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此滋生了一种迫切要与严正学交朋友的念头。刚好,九月初老邓焕武先生来临海我家玩,提议把严正学也叫到临海来一起玩,我高兴极了。跟有的人接触一辈子你还会觉得陌生,跟有的人交朋友一见如故,老严就是后一种人,他有一种道义上的魅力。邓焕武先生是严正学的老朋友了,他在我面前反复称赞严正学是一个“伟大的朋友”,我觉得老严确实堪称“伟大”——人格上的伟大。他长我三岁,个子高高的,虽然六十多了,但很帅气,又很温和,初一见面我就感到这是一位老练而可靠的兄长。老严话不多,但话匣子一打开就一泻千里。他跟我们说起他的遭遇,他的民运经历,他对民运一些人和事的看法,令我感慨唏嘘。我此后才浏览了他写的回忆录《路漫漫》和《阴阳陌路》,这才得知他为了自己的信念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但他十分宽容,不仅仅对朋友,也包括对那些迫害过他的警察,他说起自己受迫害的往事的时候,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平静、浪漫、幽默,一点也没有常人受迫害以后那种耿耿于怀的感觉。
    
    这样一位令我敬佩的朋友现在正在那没有阳光的地方受苦受难,我怎么能够安心生活呢?我但愿老严能够早点恢复自由,我也能因此早点恢复心的平静,但理智告诉我,如果没有朋友们的齐心协力的关心,没有国际舆论的压力,老严这一次要重获自由恐怕很难了。老严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他的夫人朱春柳女士喜望独立中文笔会和记者无国界组织以及其他人权团体能够关心他的丈夫严正学,老严遭难一星期了,我不知道独立中文笔会是否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不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如果笔会会员朋友们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希望能够转告。我期待着,期待着关心严正学的普遍舆论,期待着严正学恢复自由的日子,当然同样期待着高智晟、郭飞雄、力宏(恕我不一一列名)等等一切因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而失去自由的朋友们恢复自由的日子!
    
    2006年10月25日深夜匆匆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行为艺术】《我帮小涛烤热狗!》/严正学
  • 严正学海外后援会: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郑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 .中国狗年愚人节
  • 行为艺术-“乱象” .中国狗年愚人节/严正学
  • 严正学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一)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严正学
  • 人血不是水,地狱门前的抗议!/严正学
  • 严正学 :《梦断圆明园》(之一)
  • 《路漫漫》(之五)/严正学
  • 严正学:《路漫漫》(之四)
  • 《路漫漫》(之三)/严正学
  • 《路漫漫》(之二)/严正学
  • 《路漫漫》/严正学
  • 杨天水:严正学和杨银波近况
  • 杨天水:大家都来关注严正学先生
  • 严正学:【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之四)
  • 严正学海外后援呼吁“台州国保大队应保证严正学人身安全”
  • 严正学秘密关在路桥看守所,台州警方承认
  • 著名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拘捕抄家
  • 严正学:致台州市开发区公安局林剑庭局长的公开信
  •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严正学
  •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维权之声/非洋报道)
  • 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严正学
  • 严正学:《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请国内外朋友多方关注!
  •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金迪报道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