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迅,要剥光全体中国人的衣服//拔剑白云天
(博讯2006年10月23日)
    中国人没有想到会遇到鲁迅。
    
     鲁迅,是不同于中国文化人中任何一种传统类型的人,他完全不理会各种中国人认可的文化源头和权威,儒释道不在话中,连西方基督精神也不在话内,更不是什么左派右派文人。中国人通常人标榜自己有文化路径,都会从传统中借用一个祖宗当作自己的渊源,而鲁迅一律不屑借之,连同西方天主民主宪政也一概不做认识,这样一来,鲁迅就毫无顾忌,不按任何规矩出牌。 (博讯 boxun.com)

    
    鲁迅这样迅速和野蛮地杀到中国人面前,无疑被认作是文化上的劫匪。鲁迅的眼前容不得任何人穿衣服,不仅稍事华丽者一律于剥光,就连贩夫走卒的薄衫也予剥之。权贵与小农,军阀与尼姑,皇帝与妓女,政党与商人,便完全被鲁迅剥夺了社会地位和阶层属性,直到他们成为一个完全赤裸的人为止。
    
    鲁迅这样的剥夺和剥光中国人的衣裳,当然不是从原始人的思维赞叹人的本质,而是将一种复杂的文明状态,打回到原始的简单生存与共享,这肯定不是任何主义,这也不是任何阶层的理想,而是一种文化的破坏和文明的颠覆。
    
    同时,鲁迅也是个完美的破坏者。他的剥夺大多是以权贵和文化人为集中的目标,可以肯定他剥光了许多吃人和不合理的阶级属性,在客观上,他有革命性。然而,他的革命性是覆盖性质的,我相信,在他剥完了权贵们和文化人的衣裳后,使会毫不犹豫的剥光小民百姓的衣裳,他不允许那种权贵衣服上的压迫和统治性,也不充许小百姓衣服上可怜的发家发财的致富性。
    
    所以,本民族遇到了鲁迅,岂只是不知如何对他的尴尬,简直是从上到下的一阵慌乱,因为鲁迅要对付的是一种国民文化下的国民性,人人都是他要剥光的目标,这样,鲁迅对所有人宣战,同时,他的周围也全都是敌人。但鲁迅的人格是完整的,他不宽恕的人生信条,使他成为中国文化上最英勇的破坏者,并且决不投降,这点上他又剥光了许多神仙皇帝,文人和一般人的背心和裤衩。
    
    鲁迅死后得到了一批小文人和政党的高度赞扬,这是因为鲁迅生前基本都与这些人的对立面作战,虽然鲁迅生前的一个也不宽恕的口号,也让他们对他喝彩时保持警惕,但鲁迅一死,就让他们找到了利用鲁迅的机会。其实,鲁迅如果能将权贵的衣服基本剥光时,使会立即扑向这些小文人和政党,虽然衣服有各种价值和区别,但鲁迅只作剥光衣服的工作。
    
    鲁迅的剥光行动虽然理想,但过于野蛮。文明有一个特点,就是承认过渡性、装扮性和表里不一性,正所以文明才是复杂的,非文明才是简单的。鲁迅这种横扫复杂恢复原始和简单的作法,确是一个空前伟大匪徒的行为,同时也让中华民族见识了另一种文化旋风和另一类人物,不过,一但他们又重复出现,还是会引起不少社会和文化上的慌张,这不仅在中国,在世界上也一样。
    一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不寐:“鲁迅精神”70年周年祭—关于“鲁迅精神”复一位朋友
  • 何看待鲁迅:不要固守“伟大领袖”语录(图)
  • 吴敬涟是出色的义务鲁迅宣传员/黎阳
  • 鲁迅 VS 毛泽东: 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刘逸明:复兴文化,实现民主,从告别鲁迅开始
  • 请鲁迅回答吴敬琏/黎阳
  • 鲁迅的位置/王童
  • 张耀杰:由“狼奶”想到鲁迅及孙中山
  • 鲁迅、许广平和高长虹的恋爱纠纷/谢冀亮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郭知熠
  • 楚一杵:李敖为何要否定鲁迅?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李敖,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伍国(图)
  • 李敖先生,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
  • 鲁迅之子周海婴:我不认识这样一个鲁迅
  • 我的爸爸的爸爸是鲁迅 访鲁迅长孙周令飞(图)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鲁迅故乡爆出打击民营企业主的一串腐败贪官,揭开千万国资黑幕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