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奎松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读后感二/张鹤慈
(博讯2006年10月23日)
    
    看了杨奎松教授的文章,让人不寒而栗.为什么一直到今天,镇反的研究几乎是空白.为什么一直存在着这样的一个普遍看法.对中共的否定从反右开始,为什么仍然有那么多的人,为五十年代唱赞歌?
     (博讯 boxun.com)

    [括弧内是引用的是杨奎松的文章,下同]
    
     [毛泽东相当了解,这种大规模镇压行动,不仅对反共的旧势力会有强大的震慑力,而且会对广大基层民众起到一种相当形象化的政治教育的作用,会极大地树立起新政权的政治权威。对于刚刚取得全国政权的共产党人来说,这一点特别重要。因此,“双十”指示即特别按照毛泽东的意见,明确提出:这次镇压反革命,要特别注意对群众的教育作用。其作法就是:“当杀者,应即判处死刑。当监禁和改造者,应即逮捕监禁,加以改造。对于这些案件的执行,必须公布判决,在报纸上发布消息(登在显著地位),并采取其他方法,在群众中进行广泛的宣传教育。]
    
    要特别注意对群众的教育作用,就是中共要杀服老百姓的自供状.
    
    [杀得太多,会不会引起资产阶级的不满呢?毛泽东明确回答:“只要我们不杀错,资产阶级虽有叫唤,也就不怕他们叫唤。”因为,“现当反美土改两个高潮的时机”,只要“善为处理”,就不会有问题。时机迫促,稍纵即逝,各地务必要抓紧照此办理。]
    
    杀的错与不错不是资产阶级敢不敢叫唤的关键,而是现当反美土改两个高潮的时机,才是关键.反美就是朝鲜战争,战争时期可以无法无天.这就是毛泽东对罗瑞卿说的这是镇反的唯一机会.这就是毛泽东看到的任意杀人的大好机会.
    
    [因此毛泽东一直格外关注上海的镇反问题,已再三督促。上海终于放开手脚,毛泽东自然高度肯定。电称:“如果你们能逮捕万余,杀掉三千,将对各城市的镇反工作发生很大的推动作用。你们注意在逮捕之后迅速审讯,大约在半个月内就应杀掉第一批,然后每隔若干天判处一批。群众才会相信我们肯杀反革命,积极起来帮助我们。]
    
    看来不是毛泽东,而是群众要杀反革命了,如果毛泽东不杀,群众都不会积极起来帮助我们.这个痞子王,玩弄人民的手法也可以称得上是登峰造极了.
    
    [目前各地“对反革命分子的活动,报纸揭露太少。对引导广大人民群众各界民主人士参加镇反工作,真正与闻其事,各地做得太少。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杀反革命。这种情况必须立即改变。北京天津两市最近两星期来大有进步,对镇反大张旗鼓,广泛宣传,普遍揭露,利用几十人,百余人,几百人,几千人乃至万余人的会议,利用报纸和广播电台,利用展览会,大肆宣传,使家喻户晓,使全体人民及各界民主人士均参加镇反工作,粉碎了神秘主义,小手小脚,畏首畏尾的作风,收获非常之大”]
    
    矛头直指广大人民群众各界民主人士。
    
    
    [“还有两件事是出于许多同志意料之外的,一件是不敢大张旗鼓地镇压反革命,不敢邀请党外人士参加审判委员会和我们共同审判反革命。结果恰好相反,愈是打破了关门主义的地方,情况就愈好。这是对于人民和党外人士的积极性估计不足的一个例子。又一件是不敢邀请民主人士、工商业者、大学教授、中学教员分批地大量地看土改,看杀反革命。]
    
    又一件是不敢邀请民主人士、工商业者、大学教授、中学教员去看杀反革命,杀鸡给猴看?
    
    [处决人犯的规模也一波胜过一波。毛泽东对此同样感到欢欣鼓舞。在3月18日表扬天津一个半月准备先处决500,以人民之口赞扬这“比下一场透雨还痛快”之后,他进而又于4月22日借公安部的报告,公开表扬北京一天处决200个反革命“杀得好”,说“这是正确执行毛主席关于人民政府要大张旗鼓镇压反革命的指示的第一次”]
    
    只知道文革毛泽东自己写伟大的导师毛泽东如何,不知道五十年代,毛泽东就自己给毛主席捧臭脚..一天杀200人,是痛快的雨,马上就有后来居上者.上海在被毛泽东批评后, ,仅4月30日一天就枪毙了285人,……6月15日又一天枪毙了284人.
    [据报,不到5月,两广地区就已捕了188679人,处决了57032人,其中“广东四月份即处决一万零四百八十八名.至今年四月底止,华东共捕反革命罪犯三十五万八千余人,共杀反革命罪犯十万零八千四百余人,占人口的千分之零点七八。”中南地区更是惊人,不到5月中旬,“杀人已近二十万,距人口千分之一点五只差五万左右”,远超出处决人犯一般不超过人口千分之一的原则规定。而根据中南地区还要在7000万人口的地区进行土改,还没有消灭会道门,城市镇反也才开始进入高潮,“还有一大批人要杀”]
    从千分之零点五,变成千分之一,也仍然是原则.倒下的死尸多了一倍,也是原则.有的地方还要比着革命,邀功请赏.要求杀千分之五.
    
    [ 毛泽东这个时候对杀人失控,而各地还一个劲儿地想要大杀特杀的情况,也感到不妥了。4月20日,他专门致电各中央局书记称:虽然2月中央会议决定先规定杀人数以人口千分之零点五为准,但“现在西南已达千分之一,中南和华东的某些省区亦达到千分之一,个别地方且已超过。一般地看来,华东、中南、西南三大区似乎均须超过千分之一的比例才能解决问题。但是,超过太多似乎不妥。柳州专区要求杀千分之五,显然是错误的。贵州省委要求杀千分之三,我也感觉多了。我有这样一种想法,即可以超过千分之一,但不要超过得太多,不要规定一般以千分之二为标准。而(应)将许多犯人列入为无期徒刑,离开本县,由国家分批集中,从事筑路、修河、垦荒、造屋等生产事业。例如西南区准备再杀的六万人,杀掉三万左右以平民愤,而将其余的三万人左右各省区负责分批集中生产……如果以人口千分之点五计算,西南、中南、华东三区就有十五万人以上,是一批很大的生产力。贵州省认为不杀千分之三就不符合准和狠的原则,我倒觉得按贵州人口一千万已杀一万三,省委要求再杀二万二千至二万五千,我们可以允许他们再杀一万多一点,留下一万多不杀,已经超过千分之二的比例,已是按照贵州这样的特殊情况办事,已经算得准和狠了。上述意见的缺点就是执行起来很麻烦,不如杀掉好,爽快。其好处就在经济方面有利益,政治方面也有某一方面的利益,使我们对民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好说话。苏联过去对许多重罪犯就是这样处理的。此事是否可行,请你们
    和一些同志商量一下,以其结果电告为盼]
    
    人们能够相信,毛泽东在电报里是在谈人吗?
    58年的经济大跃进.我们都知道,但不知道五十年代的杀人大跃进.同样的是上有所好,下面跟进.
    
    贵州省委要求再杀二万二千至二万五千.不问这些人该不该杀. “我们可以允许他们再杀一万多一点,留下一万多不杀.”这个数字的根据是什么?我听着象澳大利亚在讨论国家应该允许多少袋鼠存留似的.
    毛泽东的“不如杀掉好,爽快”七个字.血淋淋的暴君面目清清楚楚.手握生杀大权的共产党,真是为所欲为了.
    
    [ 而(应)将许多犯人列入为无期徒刑,离开本县,由国家分批集中,从事筑路、修河、垦荒、造屋等生产事业。例如西南区准备再杀的六万人,杀掉三万左右以平民愤,而将其余的三万人左右各省区负责分批集中生产……如果以人口千分之点五计算,西南、中南、华东三区就有十五万人以上,是一批很大的生产力]
    
    毛泽东的劳改政策正式出笼.
    [其好处就在经济方面有利益,政治方面也有某一方面的利益,使我们对民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好说话.]
    也用不了多久,就不必和民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说话了,对其中不知趣的,送进劳改队就是了.
    
    再一次感谢杨奎松教授,他发掘了血腥的历史.[虽然文章中有不少对中共肯定的叙述,但我认为,这是在国内出版的必要的妥协.]
    
    杀人也有计划,指标.七十万,千分之一,千分之二都只是数字.但这次数字后是多少尸体,多少破碎的家庭.就是执行死刑的子弹.七十万或应该是成倍数字的子弹,将能堆成一座小山.
    
    不是基层发现了多少反革命.而是上级要求下面发现,或制造多少反革命.不是有多少罪行需要惩罚,需要处死.而是有多少人必须被杀死的任务,下级必须完成.
    如同生产指标一样,上面给数字,下面按计划办.只许超额完成.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同的是:这个任务指标,不要产品,只要人头.
    
    一个只知道掰手指头数数的痞子王,偏偏对数字有特别的爱好.这个千分之零点五,到千分之一,之二.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只有天知道.但这个千分之几的数字,只要有微小的变动,就是成千上万人的性命.
    
    如果说49年是两军对峙,成王败寇.还可以不深究.但49年后的血腥镇压,就没有任何办法辩解.
    
    今天的毛泽东像依然占据天安门城楼,今天的毛泽东,依然占据在很多人的心中.
    
    四十多年前, 我对毛泽东就是持否定的态度,但毛泽东的邪恶仍然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镇反不是巩固新生政权的需要,而是为了建立独裁统治的需要,镇反杀的七十万人.不是为了对付国民党的残余力量.而是为了杀服中国的人民.
    
    毛泽东大开杀戒.故意摆出一副草菅人命,无法无天的凶样.他不但强迫人民去看他杀人,还强迫那些脸上被溅满鲜血的人民给他叫好
    随之的一波又一波运动,人民看见他手里那滴着鲜血的屠刀,望着那些被送上革命祭坛的一批又一批的人,沉默着.
    
    毛泽东的镇反,杀服了中国的人民.
    
    张鹤慈.22/10/06 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的读后感
  • 张鹤慈:如何看待胡温的和谐社会 ?
  • 张鹤慈:知识分子是如何被打断脊梁的
  • 且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之天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 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中)/张鹤慈
  •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后浪推前浪――回复张耀杰先生/张鹤慈
  • 小渔:驳张鹤慈“中国至少在进步”论
  • 张鹤慈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让我们补充民主这一课──与张鹤慈商榷/张三一言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