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退垮中共?/谷粱
(博讯2006年10月22日)
    
     据大纪元统计,到目前为止,在道义上声明退出中共的中共党员已超过1400万人。这个数字自然有其来源方式及获得渠道,本文无意细究。如果按这个数字计算,那么在中共7000多万党员中,已有约20%的党员从感情和道义上抛弃了一个他们曾经认为是“伟光正”的政治组织。
     不难想象,“道义退党”运动的发起者们一定是一些很有才华的人。如果这些人生活在当今的中国或者是1930-1940年代的德国,那他们一定是刘云山和戈贝尔争相招募的对象。因为“道义退党”不仅是一起很好的宣传策划,而且也是一次大规模的“党意”测验,它让中国人看清了统治他们的那个组织究竟还有多少底气。其实,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早已从内心深处抛弃中共的中共党员何止1400万,只是出于自身处境的考虑,他们还不能,也不敢公开站出来从组织上宣布与中共彻底决裂,这与“六四”后一些中共党员的破釜沉舟之举是不尽相同的。 (博讯 boxun.com)

     “道义退党”运动发起后,有人喊出了“退垮中共”的口号。这个口号是很多人的心声,其真诚是不容置疑的,但它也带出了一个问题,即是不是“道义退党”的人数达到一定程度时,中共就真的可以垮掉了?
     必须看到的是,现在的中共虽然已不能代表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但它同时又成功地将其体制受益者的范围扩展到了最大限度,即成功地用物质利益“绑架”了尽可能多的人,从而使这些人或自愿或被迫地与中共“同呼吸共命运”。这听上去似乎很矛盾,也很奇怪,但事实就是如此。更重要的是,这一利益范围涵盖了中国社会最重要、最关键的领域:军队、政府、司法、警察、大型及超大型国企、官方社团、金融、贸易、能源、通讯、交通、房地产、教育、学术、科研、医疗、新闻以及文体,等等。这些领域是什么?是中共继续实施其统治的雄厚的社会基础,是支撑“共和国大厦”的基石和栋梁。只要基石不碎,栋梁不断,那么这座“大厦”就会长期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尊为上述领域里的共和国公民虽然只占中国总人口的少数,但他们的“含金量”却非常之高——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受过较高的教育,拥有较高的智商,具备较强的能力,他们占据并把持着中国绝大多数的物质资源及非物质资源,这些资源不仅成就了他们较好的生活,更成全了一个本不该存在的社会制度的长期存在。尽管这些领域里的很多人都属“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之类,他们不一定喜欢中共,其中不少人甚至也可能加入了道义退党者的行列,但他们绝不会公开站出来说中共半句坏话。相反,他们还要在公开场合维护中共的尊严和权威,其原因是显而易见和不言自明的——这就是中共退不垮、骂不倒,也是其腐而不朽、垂而不死的最根本原因!
     最近,中共刚开完他们的“六中全会”,而“和谐”是会议的主题。听说胡温欲借“和谐”之名对中国利益集团“动手术”。胡温的个人品质不容怀疑,其形象亦略好于他们的任何前任。但身处现体制中心、甚至身为现体制卫道士的他们,如何动这个手术,实在令人无法想象。朱镕基当政时想撤掉国家体委,时任体委主任的伍绍祖哭丧着个脸说,没有体委,他的办公桌往哪儿放?结果,中国官办体育制度的改革仅仅到体育机构更名为止;李金华刮起来的“审计风暴”雷声大雨点小,许多审计结果不了了之。即使这样,还是胡温在背后给他撑腰的结果呢。还有,中国各大中城市的房价在一片“杀价”声中一路飙升,迫使很多人不得不在远离其居住城市的地方购房或干脆视购房为奢望而放弃之。有趣的是,叫嚷“降低房价”最凶的不是购房者,不是老百姓,而是政府。而实际上呢,抬升房价的罪魁祸首正是政府!这里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一是银行的大部分贷款都给了房地产,而银行的“窟窿”主要是房地产坏账捅漏的。所以,为了不让这个“窟窿”继续扩大,甚至最终填上这个“窟窿”,政府就不能让房价降下来,至于老百姓是否卖得起房子已经不是政府感兴趣的事了。二是政府靠卖地实现自己的利益,地价过高的第一责任人当推政府。这一点就连他们编纂的时政手册《理论热点面对面》也承认了,只不过他们把普遍现象说成了局部现象:“房地产业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支撑着城市经济的增长。特别是近年来,许多城市不仅从出售土地中得到大笔收入,也从房地产业的快速发展中获得大量新增税收,使地方财政对房地产业的依赖性不断增强。这就使有些城市不积极主动地去干预和抑制房价过快上涨。”不仅如此,政府还把房价增加过快的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了房地商的头上,说房价上涨都是他们惹的祸。房地产商们固然唯利是图,房价上涨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但如果政府真的下狠心杀房价,这帮房地产商也只能干瞪眼儿。然而,房地产商与政府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决定了政府不可能下这种狠心。
     此外,牢牢控制住大型及超大型国企,并默许它们的过度垄断,即所谓的“抓大放小”,也是中共实现自己利益的一个重要途径。不过,有时候中共想出的“抓大”招数往往令业界目瞪口呆。比如,它使出了用国家外汇储备为一家商业银行注资的这种世界金融史上空前的绝招。还有,一个航空油料公司被一个人玩垮了,怎么办?好办。中共命令国有银行和航空公司掏钱为其重新注资,让它活下去。这种做法在很多国家连想都不敢想。前不久,新加坡《联合早报》刊登了郑永年先生的一篇研究中国国企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说:“这些垄断企业根本体现不出其公共性。似乎它们就是企业的管理层所有,或者企业的员工所有。企业效益好了,利益多被企业自身所享受,很难扩散到社会整体。但如果企业效益不好,它们又可借用国家的力量得到大量的投入。而要知道,国家本身并不是一个生产者,国家所具有的财富源自于社会的各部门。也即是说,这些企业是可以通过国家的力量得到社会财富而为自身利益服务的。”
     的确,中共就是以这种方式成功地奠定了自己的统治基础,而其标志就是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排除在外。我们不妨设想这个基础的崩溃,但它的崩溃对中国而言将是灾难性的。所以,中共垮台与否,不在乎有多少人憎恨和诅咒中共,也不在乎中国大陆以外有多少“反动组织”,更不在乎中国大陆以外有多少“反动媒体”(殊不知,一些中共高官还居然利用这些“反动媒体”释放空气、制造舆论,用此种借刀杀人的手法来搞权力斗争),甚至不在乎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蔑视、逼迫、谴责、制裁乃至威胁。相形之下,“退垮中共”的呼声虽然可敬可爱,但毕竟苍白无力,并最终沦落为人们的幻想、错觉和情绪的宣泄。可以断言:如果中国社会不出现某种重大变故,而这种变故又是实实在在的、中共所无力抗拒和改变的,比如由失业人口过多、官民冲突加剧等问题引发的大规模社会骚乱、全国性的金融崩溃以及特定情况下的军队涉政等等,那么中共在可预见的未来是不会垮台的,至于中国社会和政治制度的渐变或和平演变,则更没有时间表。
     顺便提一下,专制制度能够在中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是与中国这块土地密切相关的。换句话说,中国这块土地为专制制度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提供了丰富的养分和充足的阳光,中国几乎成了专制制度在地球上仅有的一张温床!可问题在于:谁是这块土地的主人?谁在这块土地上年复一年地辛勤耕耘着?——中国人!当中国人扯着嗓子高唱《东方红》的时候,他们是否想过,为什么偏偏“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中国人喷着吐沫高呼“万万岁”的时候,他们是否知道,前苏联的一位国防部长正在激动地质问周恩来:“我们已经干掉了斯大林,你们什么时候干掉毛泽东?!”
     所以,不敢想象,这么一个民族怎样才能摆脱专制制度,之后又怎样才能驾驭民主制度……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