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征集公民签名:致成都教育局的公开信
(博讯2006年10月21日)
    我们签名,表达我们的高度关注:成都教育局为什么要“黑整教职工,非法除名三百人”?既对上欺骗成都市委、市政府暨李春城、葛宏林及四川省纪委李崇禧、中央督查办阴法唐等领导,又对下欺瞒当事人、四川新闻网及广大网友、观众朋友?
    我们签名,表达我们的严正呼吁:成都教育局立即依法妥善解决被除名教职工的退养、医疗、社保等后顾之忧;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维护党和国家及成都市委、市政府在海内外的良好形象,执政为民、和谐社会!
     (博讯 boxun.com)

    各位正直善良、拥党爱国的公民同胞:
    
     不久前,诸多记者、人大代表及网友等收到或在国际互联网上看到了题名为《教师节22周年、 教师法实施12周年,三百教职工的苦恼心事》、《成都教育局黑整教职工,非法除名三百人》、《不受理行政复议 给个说法》、《中国首例教职工状告成都市政府不作为案》、《中国首例校医状告市政府不作为案,在成都中院开庭审理》等相关系列文章(详情请点击百度、gg、雅虎等搜索网站),其有关内容摘要如下:
     “我们分别是成都职业技术学院(原成都26中学、成都益州职中、成都新华职中)医生鲜琦、成都大学讲师杨茂、成都列五中学职工杨民。
     “我们均是热爱祖国、敬岗敬业、遵纪守法、和谐社会,乐于为社会主义经济和共产主义事业奉献毕生精力的共和国公民。然而,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由于当时国家对事业单位职工有关借调、请调、停薪留职及辞职、除名、开除等相关政策的不甚明了,导致原成都新华职中、成都大学、成都第五中学有关人员因理解国家政策有误,并在事前事后均未告知和通知当事人的情况下,竟毫无法律依据地分别将我们三人给予除名处理,并报成都市教委(现成都市教育局)批复、盖章同意。
     “当我们分别得知自己被学校非法报经原市教委批复、按自动离职除名的消息时,我们无不感到十分震惊,并即刻向校方提出了异议。与此同时,我们分别先后到市教育局、市总工会、市人事局、市劳动局、市社保局、市监察局、市政府、省作家协会、新闻媒体等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继而,在有关部门领导和法律顾问的建议、指导下,我们又分别向学校、市教育局递交了要求恢复公职,友好和平、妥善解决当前遗留问题和后顾之忧的《人事争议调解申请书》、《申诉书》等法律文书。然而遗憾,截至目前,我们分别为此事前后花了三年多时间,虽与学校先后当面或电话进行了多次和多种方式的反映、勾通、交涉,甚至,或省纪委特约纪监员、省教育厅行风监督小组组长张代良亲自出马督查此事,或媒体公开曝光呼吁,但除杨茂一案经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和成都市中级法院两审裁决胜诉、被恢复公职外,其余均未得到合理解决。
     “ 此外,我们分别作为老红军子女、军人家属、教师子女,我们的父辈亲人或冒着枪林弹雨、不惜流血牺牲、抗日解放所打下的共和国江山,或保家建国、治病救人,或兢兢业业、教书育人,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等下一代或亲属过上幸福生活。可如今,我们遵纪守法、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几十年后,不仅未得到国家有关政策的照顾、关怀,反而就因学校暨主管教育行政部门——成都市教育局的一纸所谓《除名决定》,就被剥夺了《宪法》赋予我们的人权保护和国家给予的生存权等种种社会福利,使我们成为“黑户”或“三无人员”。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此等等侵犯老红军子女、军人家属、教师子女暨共和国公民的人权和生存权之事,并由此而产生的不良影响和后果,势必应由此事的始作俑者来承担。
     “对此,我们认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学校及批复行政部门对我们的所谓《除名决定》等处理均是非法、无效的,侵犯了我们的合法权益,应予撤销。我们在向校方暨成都市教育局递交(或发出电子邮件)《申诉书》和向人大代表、有关部门投诉、反映情况的同时,也向您等新闻媒体反映情况,望能依理据法、主持正义,严正监督、督促上述学校暨成都市教育局,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合情合理合法地恢复我们的公职和解除后顾之忧,以和谐社会,让我们继续为社会主义经济和共产主义事业添砖加瓦,奉献我们的毕生精力。”
     看到上述材料后,我们立即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据了解,从1998年始,在时任副市长王忠康(腐败官员,因收受巨额贿赂,并用之于赌博,已被撤职)的授意下,并在没有任何国家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原成都市教委(现成都市教育局)在所属中小学教职工中实施全员聘用制工作试点。截止2003年,成都市所属中小学校、幼儿园均全部实行了教职工聘用。这无疑是改革进程中与国际接轨、调动教职工积极性、促进教育改革的一件好事,颇得人心。但是,由于成都市教育局及所属中小学的个别组织、人事干部等对国家当时有关法规的理解不够或误解,甚至粗枝大叶的失职行为和故意整人的渎职行为,从而导致在清理清退长期在编不在岗人员的300人中,除169人已办理辞职外,其余被辞退的52人和按自动离职予以除名的79人,却大多数几乎都是在事前事后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稀里糊涂地除了名,继而使他们成了“黑户”和“三无人员”,国家给予的社会、医疗、养老等根本利益遭受人为剥夺,至今无人解决。
     按照国家当时和现行法规,当事单位除了应在事前事后通知被除名者本人外,还应将《除名通知书》等相关文件交与被除名者本人签收,并随之将被除名者的人事档案交往被除名者户口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为被除名者办理失业证和在社保局为被除名者办理相关医疗、养老等社保手续才是,而不应该将被除名者推出校门,将矛盾转嫁给社会后就不管了。无疑,成都市教育局及所属中小学的个别组织、人事干部此举是对被除名者的不公,是与我党我国的“三个代表精神”和“和谐社会”的方针大略在背道而驰,在人为地挑动、制造和转嫁社会矛盾,理应也必需得到纠正,以和谐社会,让党和国家的方针大略昭然于天下。
     此外,我们还意外了解到:2003年,成都市教育局下属单位------成都市教育建筑设计院6名工程师,因投诉举报设计院院长牟子元,竟惨遭牟某和行政批复单位成都教育局的违法打击报复,被以脱钩改制完成为由,且严重违反成都市政府[2001]148号文的明确规定,强行将6名工程师辞退,并且既不给他们发一分钱分流安置费、办理社会保险,也不退还从他们工资中扣去的住房公积金等费用。
     就在工程师们向成都市人事局人事争议仲裁期间,成都市教育局人事处副处长廖涛竟与仲裁员詹先进相互勾结,既以多种恶劣违法手段威协工程师们撤诉,又擅自提高仲裁收费,千方百计恶意枉法干予仲裁。从而导致有着20-30多年工龄的戈伟、雷刚、何守洪、高源学等工程师们在没有监督制约执法的状况下,不得不撤诉,现流离失所、投诉无门,景况十分凄凉、悲惨!其中,有二人带着自已的知识和技术,背井离乡而出国;高源学则因此积劳成疾、无钱医治而含恨去世……
     我们还了解道,原成都市教委在打着党和国家的牌子,先将近三百名教职员工非法除名辞退后,再将此名额去安置自已的亲信、朋友……
     因此,在被除名者如实将上述所反映的问题,既请四川省、成都市纪检、监察、组织、人事等有关部门注意、重视,并进行专案调查,以将此真相告之于对此事毫不知情的成都市委、市政府暨李春城、葛宏林等领导,还受害者一个公道;又请记者写出相关内参,以向中央及地方主要领导汇报,从而达到督促解决此事目的的同时,我们理应站出来,向他们伸出友谊、关注、支持之手。
    因此,我们签名,表达我们的高度关注:成都教育局为什么要“黑整教职工,非法除名三百人”?既对上欺骗成都市委、市政府暨李春城、葛宏林及四川省纪委李崇禧、中央督查办阴法唐等领导,又对下欺瞒当事人、四川新闻网及广大网友、观众朋友?
    我们签名,表达我们的严正呼吁:成都教育局立即依法妥善解决被除名教职工的医疗、养老、社保等后顾之忧;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维护党和国家及成都市委、市政府在海内外的良好形象,执政为民、和谐社会!
    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努力奋斗 !
     (附联系电话:13648005101, 88854012, 13882172129, 81357956,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邮址:成都市内姜街63号 邮编:610017)
      2006年10月16日
     
    发起、签名或呼吁人:黄文端(红军遗孀)、郑丽毓(老八路遗孀)、施晓渝(烈士后代、中国红军后代联盟)、鲜翔、鲜玲(红军后代)、楚平、楚建伟(老八路后代)、金山(作家)、郑艺霞、邱兵(记者)、曾康、李德、刘涛(法律工作者)、唐润(省政协委员)、张良(省纪委特约纪监员、省教育厅行风监督员)、刘斌夫(作家、学者)、李双德、文军涛(法律工作者)、中国徐光("光 徐" )、邓永亮(陕西关注计划生育政策的自由撰稿人)、刘道学(不怕被报复)
     _(博讯记者:正义侠)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