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看待鲁迅:不要固守“伟大领袖”语录(图)
(博讯2006年10月21日)
    
何看待鲁迅:不要固守“伟大领袖”语录

    如何对待鲁迅的错误
    
     这个题目本身就有点问题,可以是动宾结构——“如何对待”“鲁迅的错误”,意思是知道了鲁迅的错误,我们该如何对待它;也可以是一个介宾结构的名词,中心词是“错误”,是什么错误呢?是“如何对待鲁迅”这个问题上的错误。我这篇文字的意思是后者。
    
     10月19日是鲁迅的忌日,老先生已经离开我们70年了。他在世的时候,对他的争论就够多了;他死后的70年里,对他评论那就更多了。
    
     鲁迅夫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到现在都好象没有一致的认识。褒之者把他誉为“民族魂”,这大概是最大的一顶帽子。贬之者说他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结识过他的人说他其实是一个很诙谐有趣而又喜欢自嘲的人。而在我们普遍的印象里他却是一个尖刻好斗的小老头。
    
     对他的认知偏差那么大,当然可能他是一个复杂而具有多面性格的人。这是没办法的事,他就是那样一个人,那不管他的事。问题还出在我们在如何对待他的错误上。
    
     鲁迅是被钦定的“文化革命的旗手”。毛泽东说过这样一席话:“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一连三个“伟大”,这就不得了,在中国拥有了“唯鲁迅独尊”的地位。记得“文革”中我们读的书除了毛泽东的著作,就只有鲁迅的作品了。
    
     本来鲁迅的作品丰富多彩,但由于主流意识偏重于“阶级斗争”学说,鲁迅“匕首加投枪”的批评精神成了那时候文化领域最高的几乎是唯一的价值取向,于是鲁迅成了一个“打手”,成了一根“棍子”。在我们印象里,他整日紧蹙着眉头,眼睛里投射出犀利的目光,敏锐地搜索着他看不惯的敌人,“痛打落水狗”,“一个都不宽恕”。他从一个“文化打手”甚至发展为一个“政治打手”,鲁迅被“恶魔化”了。伟大是伟大,但有些可怕。
    
     我所说的错误,就是发生在这样对待鲁迅问题上的错误。
    
     我们知道,政治上你可以规定一个统一的“指导思想”,但是文化就最忌讳搞“唯我独尊”了。这方面的教训够惨重的了,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武帝独尊儒术,明清科举推崇引经据典的“八股文”,都造成了中国文化的停滞和灾难,使得中国文化丧失许多创新发展的机会,使得中国文化人总是在“六经注我,我注六经”中转悠。我们当然需要鲁迅,但我们也需要胡适、林语堂、章太炎等,哪怕他们之间的观点多么的对立。
    
     现在我们要“还原”鲁迅,最好的办法就是认真去读鲁迅。不要依然固守来自伟大领袖的“钦定”话语,也不要急于跟着别人起哄去“彻底否定鲁迅”。
    
     鲁迅是我一直喜欢的文化前辈,我喜欢他的诗,他的小说和散文,他的杂文,还有他的书法。画家陈丹青有一个演讲,说鲁迅“好看”、“好玩”。我认为说他“好看”未必见得,还有他的文章“好读”倒是确实。这样把老先生从神坛上请下来,跟我们坐在一起,正合我意。我们可以在一起抽抽烟喝喝酒打打麻将,也开开玩笑什么的,当然我们还是十分的尊敬他崇拜他的。
    
     中文博客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敬涟是出色的义务鲁迅宣传员/黎阳
  • 鲁迅 VS 毛泽东: 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刘逸明:复兴文化,实现民主,从告别鲁迅开始
  • 请鲁迅回答吴敬琏/黎阳
  • 鲁迅的位置/王童
  • 张耀杰:由“狼奶”想到鲁迅及孙中山
  • 鲁迅、许广平和高长虹的恋爱纠纷/谢冀亮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郭知熠
  • 楚一杵:李敖为何要否定鲁迅?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李敖,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伍国(图)
  • 李敖先生,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
  •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徐沛
  • 鲁迅小议大问题:该不该以成吉思汗为自豪或荣耀?
  • 鲁迅之子周海婴:我不认识这样一个鲁迅
  • 我的爸爸的爸爸是鲁迅 访鲁迅长孙周令飞(图)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鲁迅故乡爆出打击民营企业主的一串腐败贪官,揭开千万国资黑幕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