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红雨:民主,从网络走上街头
(博讯2006年10月18日)
    
    尽管中国的网络上,树立着用纳税人200多亿元的钱,构筑起的一道道金盾防火墙,使本该象天际一般辽阔深邃的网络,成了象中国大地上用一道道围墙,防盗窗,防盗门隔离开的机关,企业,住宅区,住宅似的孤岛.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个又一个论坛,博客,QQ群,虚拟社区,电邮,视频聊天,破网工具,搜索引擎等还是星罗棋布般把关心民主自由的中国人的心联络在一起.在这个比现实要自由得多的广袤天地里,网民们不仅拥有一个又一个自治的小角落,温馨的小家,也能随时闯荡江湖,走美国,逛台湾.西方世界严谨深遂的自由主义理论探讨,台湾人民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同道之间推心置腹的交谈,自己管理自己的无限乐趣,使在现实生活里被压抑至极的一个又一个中国人的心灵得到一种如同冲出铁牢一般的解放.网络,上帝送给中国人最好的礼物,正日益启迪着中国人潜伏太久的天生的自由精神和民主欲望.
     (博讯 boxun.com)

    民主,对于任何人来说,从来就不是一种高深的学问,也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楼.它自古以来就一直为全人类所实践,所体验,所追求。中国晋代皇甫谧《帝王世纪》云:天下大和,百姓无事,有八十老人击壤于道。观者叹曰:“大哉帝之德也!”老人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力于我哉?”瞧,我们的祖先对于那些皇帝的走狗跟屁虫们的奴才思维给于了多么有力的揭露和批判:我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皇帝给我出了什么力?
    
    而老外们,更毫不留情的对国王宣布,我的破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对不起,国王,你不能进.正是因为我建的房子是我的,我开垦的土地是我的,我交税,是为了保护我的土地,我的家,我家的祖坟。你收税,是为我服务的,你是给我打工的。所以,给你多少税金作工资,我最清楚,不经我的同意,我不交税.
    
    这些朴素但天然合理的习惯,理念,思想,就是圣经里以神的口吻宣布的十诫的源泉,是古巴比伦,希腊,罗马等无数法典的源泉.这些生生不息无处不淌的涓涓细流,经过数千年时光的锤炼,终于在二十世纪,形成了三权分立,竞选,罢免等等民主大潮,不仅古老的帝王贵族专制,连不可一世的现代希特勒斯大林的党国专制,也均被这不可阻挡的民主大潮所冲毁.这个民主大潮的核心就是自治,就是自己的事自己做.就是人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选举官员罢免官员的权利,这些自由,这些权利,是不可能永久被专制强权所剥夺的.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人类社会的起端,部落酋长,只不过是众人推选出的集体狩猎的一个首领而已.今日民主社会的民选官,只不过是人性自然的高级的发展而已.古老的贵族帝王专制,现代的希特勒斯大林党国专制,之所以一一退出了历史舞台, 只不过是他们违背人性的自然结局而已。
    
    灵魂的苏醒,思想的解放,自然使已经在网络上享受到一定自由,一定自治权利的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仅更加渴望网上自己应有的全部自由全部自治的权利,也更加渴望在现实生活中能享有自己的天生的自由,天生的自治权利.孙不二,就是这千万个网民中一个突出的代表.
    
    孙不二,一个见人就笑胖乎乎的25岁的大男孩,武汉江汉区一个小鞋店的老板,在2004年8月18日,和他的一些年轻伙伴们,在网络上成立了中国泛蓝联盟.一年来,已有一千多人注册,成员遍布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在这个志同道合的自治的小天地里,这些年轻人尽情享受着自由的微风,象海绵一样吸收着人类自由民主的精华,象虔诚的教徒一般崇敬在民主的道路上先行一步的台湾人:同样是中国人,为什么台湾人能自治,我们却依然象个孩子似的一切要政府的官员照料操心呢?为什么台湾人能做到的,我们就做不到呢?中国人的素质差,不能搞选举,但台湾人不也是中国人吗?中国人不是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史吗?今天,从柬埔寨简陋的茅棚到尼伯尔寒冷的小屋,从伊拉克的街道,到黑非洲的丛林,一双双老太太的手,都知道把票投给哪个官员,而我们堂堂的中学,大学毕业生为什么从未有过自己选举官员的自由呢?来自北方高空的一年复一年的“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搞选举”的声音,象一把把利剑,刺碎了一颗颗流淌着热血的年轻的心.
    
    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搞选举,一搞选举就会把中国搞乱.可现实的官员不是老百姓选举的,社会稳定和谐了吗?若稳定和谐了,那北方高空为什么还在天天传来要和谐稳定的最高指示呢?为什么要下令各地官员不停的赴京,把各地上访人员强行押回原籍呢?堂堂的法院竟然不受理拆迁户的告状,不受理大量官方制造的敏感词受害者的告状,岂非天下奇闻?这不是象胡锦涛主席对山东灾区的干部所说的那样:这是犯罪行为,要逼农民上山吗? 近三年,全国每年7万起左右的群体事件从何而来?究竟是谁在搞乱中国?
    
    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搞选举,一搞选举就会让富人上台.现实中的官有哪一个是老百姓选的,可从昨天的北京陈希同,到今天的上海陈良宇,在台上的都是什么样的穷人呢?最近,连国家主席胡锦涛,在黄河灾区山东省东明,鄄城二县,都目睹了有些乡镇干部的豪宅,比过去的地主庄园还要豪华辉煌,这是怎么回事?
    
    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搞选举,一搞选举人民的生活水平就要下降,中国老百姓,五十多年来,从未有过选举官员的权利,可今天大量的年轻人接到大学入学通知书,却交不起学费,不得不撕毁了通知书,大量的大学毕业生毕业就是失业,大量的人有病不敢进医院,大量的年轻夫妇买不起一套住宅,这又是怎么回事?
    
    悲痛产生欲望,悲痛产生力量,悲痛产生勇气,孙不二,和他的一百多位年轻的伙伴,采取多种竞选方式,从八月份开始,投身到各地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中.以孙不二为例,他自费印了几千张竞选纲领,3000张名片,以及制作300件印有孙中山先生头像和竞选口号的文化衫,分送给居民,孙不二不仅提出了打动人心的竞选口号-------让我们也过上台湾人的好日子,也提出了极其具体的12项涉及本区选民切身利益问题的解决办法和承诺,12项根据官方公开报道的资料整理的过去的执政者的成绩单,两相对照,庄重号召选民投自己的票。
    
    孙不二和他伙伴们的行为,只是一种人的原始欲望的自然追求,是一种再合法不过的事,是一种完全正义的行为,那就是自己的家自己当,我长大了,我是纳税人,我有权过问我的家庭所在地的政治情况,即这些拿了我的纳税钱的官员们在干些什么?干的怎么样?以后应该怎样干?
    
    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当地的官员们竟然对孙不二干出了一系列非法勾当:2006年7月26日上午,孙步二和姚立法、倪江峰、鄢烈汉等6人在湖北省仙桃市会面,交流参加竞选人大代表经验,竟然被当地公安局以“非法聚会”名义传唤,直到当日下午6点有5人被放回,但到27日凌晨鄢烈汉仍不知去向。
    
    此后,孙不二就厄运不断,频频遭到公安等机关的施压。该社区有一个安保队,是当地派出所出经费雇来协助居委会搞社区管理的,他们专门负责收孙不二的传单。有关部门竟下令公安、社区盯住孙不二等三位竞选人员,把他们作为犯人监控,采取了刑侦的措施。原来派出所还只是暗中破坏,后来则是公开的抢、公开的收孙不二的竞选材料等。再到后来,派出所则上门做选民工作,说孙不二等人是海外派来的,并多次对孙不二进行人身恐吓威胁。最终,在9月12日晚21点左右,孙不二和他的母亲,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四个歹徒残酷暴力殴打.
    
    竞选人大代表被暴力殴打,孙不二是不是唯一的意外事故?绝不,如同是湖北人的独立竞选人大代表的姚立法,就多次被歹徒殴打。
    
    中国人竞选人大代表被殴打不仅是普遍现象,中国人在农村竞选村长,同样遭到各地官员极为严重的非法侵害。广东的一个村庄村民,去年,依法罢免村官时,就有多位村民被殴打被关押。前不久,这个村的村民,准备在一个星期三,在村委会门口,举行烧烤,播放去年一些活动的记录片段,并邀请当时曾帮助他们的一些律师,学者,专家,和他们一起纪念罢免村官一周年.可当地的官们如临大敌,找来300多个小混混烂仔,以治安人员的身份,成天在村里游晃,恐吓威胁村民,不准他们举行任何活动.
    
    可国际社会却给予中国人选村长的事业给予极大的支持,如2003年年初,欧盟投入了约9400万元人民币帮助中国政府对“从事村务管理工作的官员、当选的村委会干部以及村民提供相关培训和信息”,以加速中国农村民主改革进程。
    
    美国前总统卡特,专门在北京设立了办事机构。从1991年到2003年,卡特中心先后向中国国家民政部提供了1000多万元人民币资助,用于完善村委会选举和村民自治项目。遗憾的是十几过去了,对中国农民饱含深情的卡特不得不悲哀的承认:中国70 万个村庄,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村长选举符合选举精神,百分之四十属于普通素质,而其余百分之二十完全违法.而这,仅仅是一个外国人的调查结果,现实比这还要严峻的多,据湖北的人大代表姚立法调查统计, 民政部表彰的全国“村民自治模范市”——潜江市329个村95%以上村的换届选举是违法进行的;
    
    中国的官员为什么如此疯狂的抵制破坏中国人竞选村长和人大代表?原因不言而喻,这些官员们心里有鬼。
    
    这官员要经过人民选举产生,可绝不仅仅是投投票的事。那想当官的人,除首先得提出自己的政治纲领,方针等等,还必须各地到处跑,和选民握手,交谈,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后来的电视辩论阶段,最可怕的是驴是骡的白刃之战,更是一般人难以经受的,在那一时刻,不仅仅是你的政治纲领,方针的辩论,而是要把你做人的一切言行,都翻个底朝天,连你在小学时的成绩单,可能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而这不需经过人民选举的官员当然也不好当,也有竞争,但它毕竟是暗里的事,只要你肯下见不得人的功夫,比如说吧,把自己的老婆往书记的床上送,把成捆成捆的钞票往书记老婆身上送,一般都还有点效.再不行,就来个更缺德的,不是稳定压倒一切吗? 逮着那几个上访的或在网上发了几句牢骚的,立即统统关起来,而对于那些敢对开发商当面顶嘴的,更是格杀勿论.有了这暗里的送和明里的杀,即使是一条不会说人话的狗,恐怕也能弄个部长局长干干.
    
    这连一条狗都能当的官有意思吗?当然有,要不,还有那么多人抢着干.比如说这老婆吧,部长局长的虽说送到书记床上了,但很快就有人把比老婆还要漂亮还要年轻的女人送到部长局长的床上,还会送得比一个老婆多得多,你说那部长局长何乐而不为呢?至于送走的钱,那更不在话下,送走一百万,会有人送来一千万.
    
    为什么官们有那么多钱或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抢着给官们送钱送女人呢?仅以官们手中的土地审批权这一项为例,就可以知道原因所在了.据北京环球杂志引用的一篇 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的土地征用中,一些地方政府占有土地利益分配的百分之三十左右,开发商占百分之五十左右,而农民只占百分之五到十.
    
    民选官,就是选民把当官的歪斜已久的嘴脸打回原形:你给我好好干活去,记住,你是我的仆人。这无疑等于把当官的关进了牢笼.这当主子当惯了的官们怎么可能主动走进牢笼呢?这人大代表也好,村长也好,根本就不是政府官员,都离政府官员还差十万八千里,可这些官员心里比谁都清楚,若这人大代表和村长真的由人民自由竞选了,那他们这些靠任免上台的官员岂不成了无本之源?岂不成了沙滩上的豪华大楼?因而,这些官员对竞选人大代表和村长的中国人,作最后一拼,有时赤裸裸的直接动用手里的国家机器镇压,有时则碍于国际舆论和自己定的法律,暗地里动用纳税人的钱,雇佣歹徒镇压,就不足为奇了。
    
    显然,这些既有权又有钱的官员,根本不可能顺应民主大潮退出历史舞台,肯定要无情的镇压一切追求民主的人,那孙不二们岂不是飞蛾投火,自找苦吃,自找牢坐,自找死吗?这样不是太激进太政治化了吗?不是神经病吗?
    
    对于失败,年轻的孙不二和他的伙伴们,有着惊人的冷静,惊人的深思熟虑。孙不二们完全清楚,现行地方人大代表竞选,是公开的骗局.但孙不二们说的好,我们重视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我们就是要以自己的行动,揭穿这个骗局,让人们知道,中国人,还有其他选择.我们就是要以行动,让人们知道,什么是民主.
    
    温和与激进,只有在行动的层面上才有议论的意义,纸上谈兵,再激进,也捅不破一张纸。行动起来的战士,缺点再多,终究是战士,而完美的苍蝇,不过是只苍蝇而已.网络,在民主启蒙上虽然已经起到了很大作用,但网络论坛上社区上的言论自由与报纸电视上的言论自由毕竟是两回事。行动,现实生活中追求民主自由的行动,才是更广泛更有力的最好的启蒙.行动,才能使有限的网络自由成为全部的自由,才能使网络上自治的小天地,成为现实中自治的大天地。
    
    维权,就是捍卫人权,捍卫人权,从来就是一种政治行为.人,天生就是一种政治动物,那种把维权和政治隔离开来的新学说,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伎俩罢了。只有那些跪惯了的自以为坐稳了奴才位置的人,才会对勇敢的站起来的奴隶说:大家都跪着,你站起来干嘛?神经病,太激进,太政治化了,快跪下,别挡了我的风。
    
    孙不二们勇敢的站了起来,实际上揭示了一条民主的必经之路,那就是,民主,必然会从网络走向街头,它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
    
    孙不二假戏真唱的勇敢行动,在武汉,确实是孤独的,确实是有限的,也确实是失败了。但他的伙伴们,依然在河南,在各地,坚持参加竞选。而更多的中国人,或早于,或迟于孙不二们,也投身到竞选人大代表和竞选村长的民主事业中,一些村庄,已经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自治。
    
    民主先行者,往往具有巨大的骨牌效应,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反而带来了一批又一批更多的同情者,追随者和超越者.这是因为民主女神的迷人魅力是人所不可抵挡的.无处讲理的恶劣环境中的中国人,不仅仅在以上两个方面投身到民主事业中,而且在其它很多领域也自发展开了追求民主的斗争.一批律师法学家,一批民间思想家,义无反顾的挑战一些违反人性违反人间正义的非法之法。一些优秀的知识分子如湖南的周志荣浙江的严正学等人深入到农民中,帮助他们行动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而大批的农民则不再走上访的老路,而是就地和贪官污吏作面对面的斗争。浙江东部的一些农民自发的搞起了农会。广东的一些农民,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园,组织起来,日夜坚守土地。有一次,一些地痞流氓妄图象过去那样强占农民的土地,可组织起来的农民,一阵锣鼓声,一千多个农民拿着锄头蜂拥而来,把地痞流氓打的落花流水,连一边的警察也懒的管。
    
    城市居民的住宅物业自治管理,下岗工人的静坐,拆迁户的抗争,无处不在的和乡村遥相呼应。
    
    当然,这一切,与权钱相勾结的强力机关相比,还显得很弱小,很单薄.但学费越来越高,医疗费越来越高,房价越来越高,腐败越来越重,贪官越来越多,是专制的必然宿命.对于没有人性,丢失人心,象乱草一样砍也砍不完的,已暴力化黑社会化的贪官们,人民还能忍受多久呢?
    
    孩子长大了,父母包办婚姻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今天的村长,早已不是过去那个划工分,发口粮的生产队长了,今天的市长,也早已不是那个包办居民一切,主宰居民一切的书记了。事过境迁,今天的村长和市长还依然自作多情的把自己封成一元化领导的村领导市领导,岂不太不自量力,太恬不知耻了?
    
    懂得是自己的纳税钱养活了官员的中国人,已越来越多了,识破官员真面目的中国人,已越来越多了,勇敢的行动起来,捍卫人的尊严的中国人,已越来越多了.抗拒民主大潮的官员和追求民主的人民之间的较量,鹿死谁手,你说呢?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红雨:民主,从网络走上街头
  • 汪红雨:高智晟已完成历史使命
  • 汪红雨:宪法,你该脱掉大盖帽了
  • 走,到山东去,营救陈光诚!/汪红雨
  • 自由,从律师开始/汪红雨
  • 汪红雨:中国人,你活该专政!
  • 汪红雨:中国政治事务随感
  • 汪红雨:妈,给我再点燃一支蜡烛吧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汪红雨:胡主席,诺贝尔和平奖在向你招手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汪红雨:人,政府,党,谁领导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