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泰国的军事政变与中国的准军事政变/吕耿松
(博讯2006年10月08日)
    
    9月19日晚,正在美国纽约参加联合国会议的泰国总理他信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泰国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但几分钟后,政府电视台画面被中断,他信的讲话被切换为其他节目,陆军总司令颂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泰国国内发动了一起军事政变。数小时之内,军事当局接管了泰国政权。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作为此次的最主要指挥者,9月19日晚间在陈述发动原因时说,鉴于泰国政治矛盾久拖不决、社会政治长期混乱、国家经济受到严重伤害的现状,泰国海陆空三军及警察决定联合发动政变,推翻执政五年半之久的他信政权。新成立的、由颂提领导的泰国国家管理改革委员会称,政变的原因是他信政权存在严重的贪污腐败问题,其领导的内阁使国家利益受到了严重伤害。10月1日,泰国国王普密蓬签署御令,任命前陆军司令素拉育为临时总理,并签署一部临时宪法。临时宪法规定,管理改革委员会将更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委员会将有权任命新的总理和立法机构。素拉育是自1932年泰国实行君主立宪制以来的第24任总理,也是近15年来泰国第一位未经选举、而受任命的总理。
     (博讯 boxun.com)

    现年63岁的素拉育毕业于泰国朱拉宗告陆军军事学院,并在美国接受过教育。他曾任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2003年退役,不久后出任枢密院大臣。作为过渡时期的临时总理,素拉育任期为期一年。泰管理改革委员会在关于国王签署临时宪法的声明说,管理改革委员会废除了“存在诸多漏洞”的1997年宪法,国王因此签署临时宪法,直至一部新宪法起草完成并经国王核准生效。预计新大选将于2007年底新宪法生效后举行。至此,一场不流血的军事政变在泰国顺利完成。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埃尔德教授表示,新的宪法规定国安会可以任命并罢免总理和立法机构,这已经和极权政体毫无二致:“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泰国所发生的一切根本算不上是民主的典范,而是恰好相反。泰国工商界对新总理的支持令人关切。如果泰国所发生的军事政变居然还能得到支持,居然不受谴责,那是令人忧心的,因为在那些民主制度还脆弱的国家,军方会象泰国那样以政变推翻民主制度而不用担心受到谴责。泰国今后的总理和立法机构居然可以由国安会任命和罢免,这是人民的声音归于消失、而国家把它的声音强加给人民的典型例子。”泰国今后是走向民主,还是走向专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要看一年后新宪法的颁布和大选的结果。从长远的观点看,泰国政府只能是走向民主,如果走向专制,必然是自取灭亡。
    
    泰国军事政变是由他信政府腐败引起的。今年1月,他信家族向新加坡淡马锡公司出售大部分股权,在泰国引起强烈震动。一些反他信组织认为,他信家族的这笔交易存在严重舞弊行为,使泰国国家经济受到损失。此后,反他信活动不断,要求他信下台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最主要的反他信民间组织泰国人民民主联盟原定于9月20日再次举行大规模抗议游行,要求他信离开泰国政坛。腐败对泰国政治、经济、社会的稳定带来严重危害,泰国的军队和警察看到了腐败给国家和民族造成的危机,果断出手,发动联合政变,将腐败的他信政府推翻。此举不但得到国王支持,而且得到全国老百姓拥护。可见,腐败不得人心。一个政党,一个政权,一个政府,只要存在腐败,人人可以唾弃它。
    
    泰国是个小国,腐败程度远不如中国。泰国人民反腐败,实际上是杀鸡用了牛刀。中国是一头“腐败大牛”,这头腐败牛正在中国横冲直撞,肆意蹂躏中国人民,但可怜的中国人民连杀鸡的小刀也不敢举,更不用说牛刀了。当然,中国也有所谓的反腐败,但这种由官方操控的“反腐败”,是中共专制集团的专利,而不属于人民。河南公民安均要建立“民间反腐败观察小组”,招来四年牢狱之灾;上海律师郑恩宠揭发上海权贵贪污受贿及官商勾结鱼肉百姓,结果被以莫须有的“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判刑三年;沈阳退休干部周伟检举沈阳市长慕绥新贪污受贿,被多次劳教;就连河北省政府的处级干部郭允光举报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严重问题”,也身陷囹圄。所以,这种“片面反腐”实际上不是反腐而是护腐,腐败不是越反越少,而是越反越多,愈演愈烈。陈云在世的时候,中国公款吃喝每年一千亿元,现在已达到了四千多亿;江泽民上台之初,中国的每年公车消费不到一千亿,现在是三千多亿;邓小平复出后几年,贪官贪污受贿五万就被判处死刑,现在贪污受贿五十亿也不会受到极刑——这就是中共专制集团津津乐道的“反腐败成就”。很明显,对于这样一头发了疯的腐败牛,要么它自己迷失方向掉到悬崖下摔死,要么操起牛刀将它杀死,指望它自身脱胎换骨,无异于白日做梦。
    
    9月25日,胡锦涛、温家宝们为了整肃上海帮,也以反腐败为名,搞了一次不流血的“准军事政变”。之所以说它是准军事政变,是因它和泰国的军事政变有很多不同。第一是目是的不同。泰国军事政变是为了从根本上消灭腐败,而胡温的“政变”是为了整肃上海帮,为中共十七大“共青团系”全面夺权扫除障碍。胡温拿上海帮干将陈良宇开刀,虽然也是以反腐败的名义,但中国腐败的根子不是上海帮而是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上海帮固然是个腐败透顶的贪官污吏集团,但这个贪官污吏集团不仅仅是上海帮,而是整个中共官僚集团。胡锦涛清除陈良宇,正如当年江泽民清除陈希同,“二陈”不过是中共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罢了,谈不上什么“反腐败”。第二,手段不同。由于泰国军警是从根上反腐败,它要拿下的是整个腐败政府,所以动了“大手术”,是军警联合反腐败,参加的不仅有军队,还有警察。胡温拿陈良宇,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大手术”,但对于整个中国来说,充其量只能说是一次“小手术”。从策略上来看,胡温这次拿陈良宇还算比较成功。首先他们高调出版《江泽民文选》,麻痺江泽民和上海帮,一贯来妄自尊大的江泽民没想温顺的小胡会给他来个暗中设陷。其次,胡温当局于8月15日在山东“秘密”抓捕了维权律师高智晟(按照共产党的一贯做法,既然是秘密抓捕,就不会三天后在海外媒体上放风,所以应认为这是中共故作秘密的“秘密抓捕”)接着又抓了张建红、陈树庆、郭飞雄,以转移国际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中共早就要抓高智晟、郭飞雄等,但在这个时候抓,可以说是早有计划的)。因为当时国际舆论对陈良宇处境已有所关注,陈良宇仗着江泽民这个后台,还不把胡温放在心上,但如果国际舆论关注多了,甚或有有眼力的分析人士看出胡温的企图,也会引起上海帮的警惕。但高智晟事件一出,所有的舆论都集中到高案上,就减少了分析人士对陈良宇处境的关注,从而防止了陈良宇灭亡前的困兽之斗。再次,胡温为顺利拿下陈良宇,事先动用了武警部队。1976年,华国锋中央粉碎“四人帮”时,为防止其在上海的党羽策划武装叛乱,突然调派解放军上将、海军第一政治委员苏振华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主持全面工作,打乱了“四人帮”的部署。这次胡锦涛虽然仍用上海市长韩正坐镇上海,但他却在半个月前对上海武警易帅,在解除陈良宇职务前派武警对上海的机场、车站、码头进行了控制,甚至还调动了外省的武警。9月15日,《陕西日报》报道了武警陕西省总队总队长刘洪凯调任武警上海市总队总队长的消息。1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签署命令,任命刘洪凯为武警上海市总队总队长。刘洪凯为少将军衔,现年55岁,四川达县人,曾任武警辽宁省总队总队长,2004年12月调任武警陕西省总队总队长。而原任的武警上海总队总队长辛举德的去向却不为人知,辛举德今年也是55岁,已在上海任武警总队长十年,尚有三年才到退役年龄。因此,武警界人士认为,武警总部突然在陈下台前进行这次调动,是担心有人动用武警发起内讧。胡温这次先调换武警总队长,再免去陈良宇市委书记职务的策略,其手段不亚于军事政变,因此有人称其为“准军事政变”。第三,泰国军事政变是军警联手,而胡温事先单独使用了武警,事后取得了军队的支持。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趁总理他信到联合国开会的时候,发动了军事政变。胡温则是事先把陈良宇赚到北京,再将其扣留。与此同时,将掌握上海治安大权的上海市公安局长兼武警上海总队第一政委吴志明架空。现年54岁的吴志明据说是江泽民老婆王冶坪的外甥,身兼多个要职,上海市民形容他为上海的“九门提督”,在关键时刻举足轻重。但在陈良宇下台前一段时间,他忽然缺席众多重要场合。9月15日,武警上海指挥学院更名为武警上海政治学院,成为武警部队首座政治学院,而身兼武警上海总队第一政委的吴志明却没有出席。9月25日上海市委召开党员领导干部大会,身为上海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吴志明也没有出席会议。26日香港《东方日报》记者打电话到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询问有关吴志明的情况,新闻办回答说吴志明正出国访问,上海市公安局人员也简单透露吴志明正外访。也就是说,从刘洪凯调任武警上海市总队总队长这天起,吴志明就已被架空。在中国军事系统中,武警部队由于担任着保护政要的任务,在政变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真正定乾坤的还是军队,所以胡温在上海发动准军事政变,事先得到了军队的默许。9月26日,胡锦涛以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身穿绿色中山装,在郭伯雄、曹刚川、徐才厚三名中央军委副主席和五名军委委员的簇拥下,在北京高调接见全军装备工作会议代表,军委成员中只有总参谋长梁光烈因另有公务没有出现。按惯例,该次会议仅为军委总装备部召开,并非中央军委召开的会议,但陆海空、二炮等部队高级将领全体出席,集体陪同胡锦涛。这事安排在胡温将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撤职的第二天,这无疑是对江泽民及上海帮的一个姿态。
    
    胡温的准军事政变成功了,有人为之高兴,并为之欢呼,但这样的高兴和欢呼未免太早了。胡温的准军事政变成功,决不是中国人民的福音。如前所述,上海帮固然是个腐败透顶的贪官污吏集团,但这个贪官污吏集团不仅仅是上海帮,而是整个中共官僚集团。陈良宇的贪腐,属于中国地方诸侯的一个典型,陈良宇案问题涉及的是集团式的腐败,这问题绝非上海所独有。这次搞陈良宇的主要理由,是他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而这样的“问题”,是每个“诸候国”都存在的。正如香港中文大学财务系教授郎咸平所指出,北京市的腐败集团,规模和势力都不会比上海的小。陈良宇涉案的社保资金是32亿,但杭州早有老百姓在议论社保资金一百多亿被贪污挪用,而深圳的社会保险金被贪腐1800亿元,因浙江、广东没有卷入最高层权力斗争,所以胡温也就无暇过问。此外,诸如广东、山东、河北、河南、辽宁、黑龙江、福建、天津等地,早已问题成堆,如胡温要象解决上海帮那样解决这些“诸候国”的问题,恐怕连自己也得附带解决了。前段时间,纷传上海帮将被胡温一网打尽,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吴志明和另一常委、市委统战部长沈红光已被带到外地接受调查,其余20多名官员被“双规”,原上海市委书记、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的妻子和陈良宇的妻子也都被“双规”,甚至江泽民也受到了软禁,等等。现在看来,局势已初步明朗。10月1日,中共上海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韩正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盛大的“十一”招待会,上海市主要领导共聚一堂庆祝“国庆”57周年。几位引发诸多海外媒体报道的市领导如吴志明、沈红光、滕一龙等人亦高调出席酒会,据称出席招待酒会的市领导阵容空前,包括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龚学平,市政协主席蒋以任,市委副书记刘云耕、罗世谦、殷一璀、王安顺等40多位主要官员。由此看来,胡温与江曾已达成妥协,胡温不把上海帮彻底搞垮,江曾让出更多的权力。胡江本是一丘之貉,正如有论者撰文所说:“一个江良宇倒下去,千万个胡良宇站起来”。
    
    前面提到,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埃尔德教授对泰国的军事政变表示担忧,认为这将使它变成一个专制国家。其实泰国早就建立了民主制度,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过渡时期。真正应该担心的是中国,胡锦涛在通过准军事政变取得对上海派的胜利后,将会进一步加强他的专制极权。胡锦涛上台以来的种种迹象表明,他是一个比江泽民、曾庆红更加僵硬、更加不开化的正统的马列毛信徒。在有上海帮制肘的情况下,他尚能腾出精力来对付异议人士和民众维权运动,把师涛、张林、许万平、杨天水、谭凯、李元龙、阳小青、程翔、赵岩、陈光诚、郭起真等投入冤狱之中,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抓捕高智晟、郭飞雄、张建红、陈树庆等维权领袖。在没有上海帮制肘的情况下,可以预料他会腾出更多的精力来对付民众的维权运动,人们千万不要丧失应有的警惕。这几天的发生的事实也表明,胡 锦涛发动准军事政变后并没有对人民作出让步,而是进一步维持他的独裁统治。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因检举揭发上海帮贪腐而入狱 ,他完全是陈良宇、黄菊之流的受害者,陈良宇被抓后,应立即给郑恩宠平反。但郑恩宠不仅没有得到平反,反而受到了更严厉的监控。9月27日,上千名五六十岁年纪的上访民众打着“庆祝陈良宇下台”等横幅在上海市社会保障局前集会,却被当局派出的三百多名警察将他们包围在人行道上,一天之中,发生了两次警民冲突。同一天,深圳蛇口近七千名职工对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被贪腐1800亿元黑幕进行万人签名上书中央活动,但是活动没有顺利进行,当局出动千名警察予以阻挠,并传唤了六名组织者。
    
    如果胡温想通过这次准军事政变来树立形象,来显示反腐败和政治改革的决心,那么首先必须做到如下两点:一、彻底清查上海帮及其他各地诸候的贪腐行为;二、立即释放高智晟、郭飞雄(杨茂东)、张建红、陈树庆及其他关押在监狱里的政治犯、思想犯。只有这样,中国人民才会相信胡温反腐败和改革的诚意。
    原载《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横刀立马,笑傲专制 ——记朱虞夫先生二三事/吕耿松(图)
  • 中国公安局长的榜样胡劲松/吕耿松
  • 黑色的八月——为高智晟、赵昕、张鉴康、邓永亮四志士陷狱而作/吕耿松
  • 中国武警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再论警察国家化/吕耿松
  •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评中共当局对谭凯案的判决/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6月20日至7月20日/吕耿松
  • 从杭州袁浦镇委员会的荒诞文件看村民自治制度/吕耿松
  • 郭少坤与任长霞:谁堪为中国警察楷模?/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 2006年5月21日至6月20日/吕耿松
  • 2005年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天堂与地狱之间/吕耿松
  • 吕耿松:“4.14宣言”与刘亚洲现象(图)
  • 吕耿松:官评与民评的冲突
  • 三部门PK三部委:政府强占耕地为官员建造“经济适用房”/吕耿松
  • 吕耿松:横刀立马,笑傲专制—记朱虞夫先生二三事(图)
  • 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东海等被传讯 / 吕耿松
  • 中国城市房屋拆迁中的以强凌弱现象/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7月20日至8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800农民再上中纪委举报贪腐/吕耿松
  • 吕耿松:林炳长和洞头岛维权运动
  • 民主党人祝正明日前在杭州被置于双重监管/吕耿松
  • 2006年4月20日至5月20日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2006年1至3月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