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倒扁运动与媒体暴力/凌锋
(博讯2006年10月07日)
    (发表时标题是:民主不是你死我亡)

     记得中共召开九大时,毛泽东曾在内部讲话中说,吃饭的时候,要想到拉屎。这其实是毛泽东的夫子自道。因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大民主”时,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无法收场,到最后自己“殉道”后,文革才结束。

     施明德发起倒扁运动,声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准备殉道,并且一再声称“没有退场机制”。政治本来就是妥协的艺术,只有共产党的政治才是誓不两立,你死我活。因为共产党与毛泽东都不讳言: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与人斗争,其乐无穷。 (博讯 boxun.com)

     在这个情况下,如何保证“静坐”的施明德可以“必胜”,伤透施的核心幕僚与倒扁媒体人的脑筋。于是,因为“书生气”而要与暴力、色彩区隔的发言人贺德芬还没有开始静坐就被淡出,换来一连串“创意”。除了组织“红军”制造赤潮,就是如何发挥暴力的威慑力量,而红衣本身象征的鲜血,就带有恐怖暴力的视觉效果。

     当年的党外与执政前的民进党,在向党国专制体制冲击时,有一套“暴力边缘论”的主张,作为“战神”的施明德,自然懂得个中三昧,拿来杀回马枪。阿扁当然也了解其中奥秘,所以说阿扁不会倒,施明德也不会倒。然而他们忽略了,万一群众运动过程中,出现情绪失控,或黑道与中共强力介入,就不是没有出现擦枪走火的可能。

     如果了解文革期间“两报一刊”对运动的指导作用,也怪不得有人质疑台湾是否也有“两报一台”在引导这场静坐运动,甚至煽动暴力。这在香港的法治社会是被禁止的,但在台湾民粹情绪弥漫下,陈水扁又因为施明德受他人委托的请求,表示了对新闻自由的尊重,保证任内不会关闭一家电视台,台湾的自由媒体就更加如虎添翼了。

     在九月九日倒扁静坐的前三天,“中国时报”主笔杨渡在“网路主笔室”发表一篇非常有争议性的文章“不敢动乱,倒扁免谈”。从标题就可以看出它要传出什么信息了。文章在排除陈水扁下台的各种可能性后说,只有美国才可以迫使陈水扁下台,“但怎么样才能撼动美国的决策呢?唯一的办法,老实说,这真的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动乱。”“是的,以群众运动,让台湾陷入动乱,十天,二十天。当陈水扁政府无法管理台湾,无法安定社会秩序,整个台湾在崩溃边缘,美国才有理由出手,叫陈水扁下台。因为他再不下台,中共可能出手,美国也受不了。”

     因为煽动性太明显,这篇文章不宜在平面媒体出现,但是震撼效果一样出现,因为该看到的人都看到了,网上点击率立刻达到一万次以上。

     同一天的“中国时报”评论版,则发表由东海大学社会系教授赵刚写的文章“暴力、革命与社运”,反对“告别革命”之说。作者声称:“我也不喜欢暴力──这还需要表态吗?”但是作者又说:“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公开反对暴力的,常常是手握暴力的,而他反对暴力,恰恰是为要解除别人的暴力,以便扩充自己的暴力。这种修辞的暴力,或是暴力的修辞特别当它是来自国家机器时,自主公民当付之以横眉冷笑。”这是以比较隐晦的形式鼓吹暴力的必要。而最大问题是混淆了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对暴力态度的根本区别。这与有些人把台湾静坐运动与中国八九学运混淆起来是同样的错误。按照毛泽东的说法,是混淆了西安与延安的区别。

     于是在这种暴力思想指导下,倒扁总部的“创意”不但围绕暴力,某些媒体的报导,也充分展现暴力倾向。似乎“宝岛”不变成“暴岛”,某些人就不能安寝。 为了鼓励乃至升高倒扁情绪,统派媒体如同中共媒体一样,开动宣传机器,二十四小时不厌其烦实况转播红军倒扁情况。人多时固然可以播送波澜壮阔场面;人少时就播送局部地区个别人的激情特写,不给观众看到场面冷落的情况,以免影响大局。

     广电基金会对媒体报导倒扁活动进行侧录观察,以倒扁总部发起百元募款期间的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每天下午二时至晚间八时之数据为例,显示TVBS-N报导总则数及总秒数,均居各台之冠,该台每小时中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新闻与倒扁有关;东森新闻则以百分之六十二紧追在后。

     台湾社委托广电基金会进行“二○○六凯道群众活动新闻播报观察”,发现中天电视台在九月十四日下午二时至五时,每小时新闻有关倒扁的报导,平均则数为八点三则,但反倒扁新闻只有零点三则。十五日同一时段,中天电视台每小时有关倒扁的新闻报导,平均报导则数为九点三则,平均播报时间为六十分钟。换句话说,全部都是倒扁新闻。十六日同一时段,中天电视有关倒扁新闻的报导,平均是二十八点八分钟,而凯道绿营难得二十万人反倒扁新闻的报导,则是二十六点三分钟;在九一六集会后隔天,也就是十七日,有关倒扁新闻的报导,平均是三十二点三分钟,反倒扁新闻只有五点四分钟,后者则集中于报导中天主播黄鹏仁被民众骚扰的相关新闻。

     即使由蓝营控制的国家广播通讯委员会NCC,也在静坐第三天的九月十一日表示,近来部份媒体在处理倒扁新闻时,使用了两年前总统大选后的群众运动画面,却没有作出标示,容易让观众以为又发生了激烈的抗争。这不是误导是什么?

     而在播送这些画面时,当然少不了最激情与暴力镜头。九月九日静坐开始前,一位十六、七岁小女孩走过凯道,因为表达了不同意见,被几位台湾维园阿伯训话,有一位用手指头指着她的鼻子用北方乡音骂“干你娘”,事后这位小姑娘还被他们请到一边接受“教育”。就如六岁男孩穿红衣服上台朗诵要把阿扁送上断头台的诗歌,电视也反覆播送,还有在场民众的喝彩。电单车骑士因为不肯伸出倒扁手势,发生口角而被粗暴的推倒。在暴力面前,他唯有自认倒霉,扶起车子,幸幸然走掉。其他殴打、砸车场面,也透过电视传播到全台湾。民进党立委黄伟哲九月十日应中天电视邀请到凯道现场接受访问,也被倒扁民众追打。到倒扁民众移师台北火车站后,因为那里是交通要道,受影响的民众更多。连附近商铺只卖红茶不卖绿茶,也被报导而煽动对抗情绪。九月十六日绿营集会散会后,车子被追打,特别是“欢喜婆婆”在火车站等公车回家时因为带有挺台旗子被殴打昏迷,送医院急救,更使绿营支持者呕血。

     这些媒体播送的内容,使另外部分民众非常反感,才在九月十六日那天发生阻止中天主播转播的事件。而当施明德宣布“遍地开花”,红军进军南部时,由于台北公权力不彰,没有处理上述暴力事件,才迫使南部民众自己出来保卫自己安宁的家园,导致发生流血冲突。这又为统派媒体渲染“挺扁民众挑衅”的好话题。而一直表现温和的警政署突然之间强硬起来,不但立刻抓人,而且组织专案组处理;而台南一个民众只是喊“我爱阿扁”(按照共产党的说法是“朴素的阶级感情”),就被警察指为“挑衅”围殴。这种“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能真正平息两派的对抗吗?

     如果红绿对峙下去,情绪无法冷却,暴力只能有增无减,对台湾是重大伤害,得益者只是中共。台湾媒体与政治人物,如果真爱台湾,还要保全自己国家的话,就应该做降温的工作,鼓励各种方式的退场机制。

    开放杂志 2006年10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流言引发了国际媒体的“拉登综合症”
  • 抗议双重标准的烂媒体
  • 邹涛关于致各地新闻媒体共同采访见证基层民主选举的邀请信
  • 陈一舟:正义的媒体会引导公民的独立判断力
  • 美国媒体称中国准备好主导亚洲
  • 香港媒体的染红/凌锋
  • 自由键盘:把地狱编造成天堂的中国媒体
  • 申华:雾锁中国--何清涟拨开中国媒体控制迷雾
  • 《雾锁中国》:何清涟拨开中国媒体控制的迷雾(图)
  • 65% 美国人认为博客非新闻媒体 志在表达自己
  • 吴弘达: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
  • 不必惧怕媒体成为“第四权力”/冼岩
  • 杨涛:突发事件中媒体承担相应义务更应当享有相应的权利
  • 限制媒体报道突发事件的七宗罪
  • 鲁克:台湾媒体之丑
  • 高寒:不应捂盖子并兼谈海外中文媒体在这次的短视和失误
  • 开放媒体势在必行
  • 万生: 所罗门的骚乱 中共媒体的“爆”动
  • 《青年参考》:西方媒体猜测 中国将允许达赖回国?
  • 媒体:中纪委驻上海调查组骨干成员已经移师北京(图)
  • 陈良宇案:北京驳斥境外媒体“权力斗争”说
  • 德国媒体向付先财再伸援手,宜昌司法公正面临考验
  • 华尔街日报:中国媒体新规定使新华社坐收渔利(图)
  • 漫画家被停职中国控制媒体例证?
  • 华尔街日报 中国媒体新规定使新华社坐收渔利
  • 记者无国界:中国 继律师失语后 法官被禁向媒体讲话
  • 中国为限制海外媒体报道活动辩解
  • 大陆媒体:中国当前司法不公的主要原因 (图)
  • 中国不准法官等擅自接受媒体采访
  • 北京限制外国媒体或影响在华外企
  • 中国限制境内海外媒体被批开倒车
  • 中国媒体二十多年来首次刊登中央领导人漫画(图)
  • 中国媒体以一般新闻手法报道毛泽东逝世30周年(图)
  • 对媒体的管制:内松外紧
  • 就媒体社会责任与"第一财经"秦朔老朋友交流-"请不能拿别人的棍子打击新闻自由"
  • 大加薪30% 建设银行董事长犒劳员工 遭媒体炮轰
  • 科龙-顾雏军案:案情复杂,媒体不敢采访
  • 班禅女儿 时尚美艳 中共媒体“禁报”(图)
  • 商场建楼三年不开张 三百名业户求助媒体来帮忙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李海航:祖国媒体竟为贺梅案贺家败诉而欢呼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兰剑:评-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 我被收容的九天九夜——有没有媒体敢于直面人民?
  • 大陆媒体还在愚民(国内媒体是如何对高强谈话做手脚的)
  • 媒体 请不要再做冷漠的看客
  • "处女卖淫案"再现 媒体指"非处女"拿何证明清白
  • 外来工没暂住证丢命 媒体呼吁荒唐执法该结束
  • 海外学子时松海获大奖 国内媒体何冷漠?
  • 大陆媒体承认内地公安摧残民女却逍遥法外现象常见
  • 上海交通大学招生黑幕被国内媒体报道
  • "优秀法官射杀10龄童"续闻:被告坚持"开枪有理"论,扬言要追究媒体“责任”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