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无奈地等待胡文海们站起来!/ 何必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10月05日)
    
    

[何必先生的文章实在好,比他的文章更好的,是他所转述的现代大侠胡文海的传奇故事。何必先生的文章标题似乎应该改写为《无奈地等待胡文海们站起来!》。张耀杰,2006-10-5。]
    

无奈地等待黑社会时代的到来

作者: 何必 | 2006年10月03日12时00分 |
    
    【内容提要】令人唏嘘的是,当杀人犯的犯罪行为得到日益普遍而深入地赞颂和崇敬之时,中国社会的是非善恶之分会更加模糊和混乱,陷入一场彻头彻尾的没有原则和规范的极端自私自利和弱肉强食当中。
    这应该是一则典型的市井新闻,诺大个北京市,发生如此打斗事件并不新鲜,或者,这种打斗致伤残的情况绝不是当天北京最激烈和惨重的。
    
     过节期间,绝大多数单位都放假了,新闻媒体缺少了太多的新闻信息来源,不得不逮着些个打架斗殴促销打折稀奇古怪等无厘头的文字来填充版面。
    
     北京打击黑车已经有些年头了。今年,由于出租车价格调整,为了安抚出租车司机和社会不满,对黑车采取了更加强有力但却存在着极大的合法性问题的措施,比如没收车辆、罚款最高额度为50万元、对黑车驾驶员进行拘留等等。这种重拳出击的最初几天,黑车几乎绝迹了,但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黑车能够被斩尽杀绝。
    
     北京接近10万辆黑车,就至少有10万名驾驶员,背后就至少有10万个家庭。这10万个家庭能够决策其成员从事黑车的营生,并且冒着如此巨大的就业风险,也是经过利弊权衡的,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家庭经过测算,认为开黑车的收益要大于这种黑色本身所带来的风险,决意与当局对抗,不理睬政策和法规方面现实的威胁和危险,置法律的威信和强力于不顾,为了养家活口铤而走险。
    
     所以,打击黑车行动到现在还声势浩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但刚开始那轰轰烈烈的风口浪尖劲头已经式微,中国式的虎头蛇尾自不待言,黑车们又纷纷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充斥了北京的大街小巷。
    
     为了生计,黑车司机之间发生抢生意的火并,这也够热闹的。而且事发地点为何处?北京著名的香山景区,那是黄金周期间太多的游客会去光顾游玩的区域。在那里,光天化日之下几个人手持砍刀追伤对方两个人,这种情景想想都会令人毛骨悚然。为了活命,就要采取如此惨无人道的手段,如此穷凶极恶血刃对方,实在让我们领略到生存压力是何等巨大。
    
     不难设想的是,为了生存就不惜践踏法律和良知,这种意念及其主使的行为如果再向前发展会是什么样。坊间认为,中国已进入黑社会犯罪高发期。在黑恶势力发展的各个阶段,都存在弱势人群由“弱”转“黑”的现象。在河北省林润良黑恶团伙20余名涉案人员中,近一半为无业人员,其余包括下岗职工、农民等。在吉林省展文波涉黑案件中,被检查机关起诉的19名犯罪嫌疑人中,无业者、农民、单位司机等人员占了2/3。当前中国打掉的涉黑犯罪团伙中,无业人员、两劳释解人员等社会闲散人员占较大比例。失业、收入分配差距等问题,使黑恶势力的产生有了社会基础。
    
     而如何评价这种趋势,更是给与时俱进的中国带来的全新课题。我们接受的教育是那么黑白分明是非清晰,为了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种对现实生活来说过于虚无飘渺空洞无物的说辞更是幻象了价值判断的常识性基础,而改革开放进程里的中国又是如此无奇不有,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时空上观念中规范里的交错重叠冲突矛盾非常壮观而别扭地共存着,官方肯切诚实的声音与民间愤世嫉俗的叫喊,都被各自心悦诚服地信用供奉和斩钉截铁地把持坚守,可两者之间却又如此水火不容势不两立,出现了两个持有者都认为自己是真理拥有者而将对方针锋相对的观点和立场视若死敌的奇观。如果这种情形发生在科学领域,类似地心说与日心说、大陆漂移与内生演变等之间的对立,倒也无妨(姑且不说中世纪布鲁诺被宗教裁判所加害、或者米丘林对摩尔根生物学争论被苏联人演变为政治权力争斗的工具),可要是到了社会事务上,就会衍生出全社会的错乱。
    
     朋友给我发来了一段网上广泛流传的很值得回味的文字。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pol.ice: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pol.ice: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pol.ice:那你说多少?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pol.ice: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pol.ice: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对pol.ice满脸媚笑)知道、知道,我的给人家抵命。
    
     pol.ice: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pol.ice: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pol.ice: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99年6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

    
     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pol.ice,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2001年的12 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今天,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做敢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 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共安全专家.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公共安全专家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审判长急忙制止……
    
     看到这些,我们该如何评价胡文海?从事实上看,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但从他在死刑判决仪式上的发言,我们是否应该认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至少行将走上不归路的他不会在最后陈述上还像无处不在的贪官污吏那样信口雌黄谎话遍地吧。如果是这样,他应该是英雄还是什么?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形,我们都习以为常了,但胡文海并未丧尽天良,很自不量力地充当起了替天行道的角色,无法无天而冷血残酷地杀死了他认为的贪官污吏,在残破的法律面前自己担当起来权利救济的责任,试图弥补制度的真空,以自己的视死如归践行和谐社会的要义。
    
     从法庭上听众席中爆发出来的对杀人犯临终发言的掌声里,我们能够听到些什么呢?一个杀人犯竟然受到如此礼遇,反衬出社会公平和正义的严重缺失,和人们对这种状况的极大担忧和不满。
    
     更可怕的是,当胡文海的行为被民间传播并演义之后,这种应该被强制性制止的行为模式会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同情、支持乃至效仿,进而为了降低风险走向组织化和更加残忍的地步,也就是说,会形成黑社会的泛滥和主宰社会生活进而填补权利救济制度的空缺。
    
     令人唏嘘的是,当杀人犯的犯罪行为得到日益普遍而深入地赞颂和崇敬之时,中国社会的是非善恶之分会更加模糊和混乱,陷入一场彻头彻尾的没有原则和规范的极端自私自利和弱肉强食当中。
    
     这还不够让人胆战心惊的?
    
     官方不失时机而且不厌其烦地利用形形色色的宣传工具向我们灌输着改革开放至今所取得的光辉成就和举世瞩目的业绩,我们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上马不停蹄一日千里挥洒自如一往无前,市场化成为政府权力无限大责任无限小政策走向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的理论依据和制度安排目标和方向。可是,被中国自由主义经济学和市场拜物教们闭口不谈的是,现代经济学的祖师爷、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开山鼻祖、理性经济人始作俑者亚当•斯密在其《道德情操论》中提出,在自私自利之外,人还有另一个本性,就是获得社会的认可、尊重。为什么有的民族进步、有的民族落后?所有的民族都需要这种道德情操来获得进步和发展,但很不幸,只有一小部分民族能拥有这种高贵的情操,因此他们的社会就能够比其他社会更快地从野蛮进步到文明。
    
     社会治理完全交付给市场那只斯密称之为看不见的手,在80多年前已经被凯恩斯认定无效,会由于市场失灵而造成效率非但不能提升反而会导致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以及社会公平的严重损毁。对于当前的中国来说,我们必须面对的是市场和政府双失灵的状况,于是,无论是开篇械斗的惨状,还是胡文海现象的普遍化,这些都是我们必须不得不接受的未来生活。
    
    
    【本文网址】http://column.bokee.com/180425.html
    文章评论
    本文所有评论共18条,第一页 1 最后一页
    • 2006-10-05 13:32:15 未注册网友 IP:202.103.59.*
    英雄,他应该当劳模
    • 2006-10-05 11:17:01 小小未注册网友 IP:218.27.44.*
    贪官该杀,胡是二十一世纪的英雄,当代侠客.自古英雄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个胡文海倒下去,千百万个胡文海站起来.
    • 2006-10-05 11:16:55 未注册网友 IP:60.178.2.*
    真 正 的:高 尚 — —高 尚 者 的墓 志 铭!
    • 2006-10-05 10:53:30 未注册网友 IP:222.69.21.*
    老胡,18年后你还是一条好汉!期盼你的归来!祭祀我老爸老妈的同时,我也会为你燃一叠钱,撒一杯酒!!
    • 2006-10-05 08:19:35 未注册网友 IP:220.205.136.*
    胡文海,新时代的英雄,最可爱的人。
    • 2006-10-05 08:15:17 未注册网友 IP:220.194.209.*
    新时代的英雄
    • 2006-10-05 08:14:19 greatwallzi未注册网友 IP:220.194.209.*
    比欧阳海还英雄
    • 2006-10-05 07:37:55 未注册网友 IP:60.164.2.*.
    社会矛盾积累到当前的这种程度只有依靠暴力来解决,只是国家法制和政治体制的悲哀,胡文海如果真如文中所述,那真是个有良知和社会责任心的人,一路走好!
    • 2006-10-04 14:39:10 未注册网友 IP:60.25.19.*.
    社会真的要是公平,就应该给胡文海一个交待再让他走,不然拿什么来治天下!
    • 2006-10-04 11:44:12 未注册网友 IP:222.171.128.*
    好样的!
    • 2006-10-04 09:58:50 未注册网友 IP:60.210.207.*
    胡文海,新时代的英雄楷模。走好!
    • 2006-10-04 08:49:36 er未注册网友 IP:202.107.231.*
    胡文海,英雄!!!!!
    • 2006-10-03 16:41:52 未注册网友 IP:222.241.169.*
    胡文海,真正的英雄
    • 2006-10-03 16:10:01 焦子久未注册网友 IP:222.139.84.*
    应该说胡文海是个好人,有哪位艺术家或是编剧什么的,可以把胡文海这样的人再写一部水浒传该多好啊!但愿吧。
    • 2006-10-03 14:41:29 未注册网友 IP:219.139.235.*
    胡文海,走好!
    • 2006-10-03 14:35:49 未注册网友 IP:124.172.66.*
    胡文海,新时代的英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