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陈西
(博讯2006年10月03日)
    
    当今中国有两个国庆节:一个是每年的10月10日,一个是10月1日。前者是由以孙中山先生为首领导的国民政府在1912年9月28日,为纪念1911年辛亥革命,10月10日在武昌首先爆发起义,各省闻风响应,一举推翻了满清王朝,结束了两千多年的专制帝制而制定的国庆节,又称“双十节”,现在泛蓝泛绿的中国人都在认同“双十节”;后者是由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在打败国民党的大陆武装力量以后,在1949年于天安门登基大典上宣布的国庆节。一国有两个国庆节是不合理,也不合法的。既然我们强调“一个中国”,我们就只能拥有一个国家性的“纪念日”。是思考中国有一个统一的“国庆节”的时候了。
     (博讯 boxun.com)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我们绝不需要一个标志着分裂的国庆节。按国际惯例,一个国家就当只有一个国庆节。如果有两个以上就意味着其中有一个是属于闹分裂的。我们说10月10日的国庆是闹分裂的节日,其与10月1日的相对比,说不过去。因为10月10日的国庆日已经有95年了,10月1日的才有57年。前者比后者要长久得多。如果说10月1日的国庆日是闹分裂的,共产党政府又不愿意承认,并且还会有许多说辞。我们尊重两者事实上的存在,其结果却是国家的分裂。为了避免国家的分裂,我们只好废弃可能会引起国家分裂的国庆节。或许是10月10日,或许是10月1日的国庆日,或许两者都废弃,重新设置一个统一的国家“纪念日”。
    
    无论怎么样选择,确定一个统一的国家“纪念日”势在必行。这样的国庆日应当是:
    
    一、永恒性。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纪念日应当具有长久性,从内看,像民族习俗节一样;从外看,像国际性节日一样,都不会有更改的可能,除非这个民族或国际社会消失。就目前来讲,国民政府和共产党政府的国庆日都不具有永恒性,只要它们还在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况且,两者的国庆日都有着一种朝代更替的阴影。其中缺少一种连续性。譬如,共产党政府的国庆日是在用暴力打跑了前者后建立起来的。如果以武力来确立一个政府的成立或国家的成立,那么,从秦王朝到现在,二千多年来,这块土地上历史记载的已经产生过49个国家和无数的政府。同样也曾经有过无数的朝代或依“登基大典”,或依更改年号而确立有“国庆日”。但是,无数的因“登基大典”,因重新确立年号而建立的“国庆日”都注定会灰飞湮灭。
    
    从历史的结论来看,凡不具有永恒性,没有穿越历史朝代的能力,缺少连续性的国庆日都要消失。大陆中国的国庆日显然不具备这种能力,它必定会被历史的除尘器当垃圾一样清除掉。
    
    二、包容性。既然是一个国家所有公民普天同庆的节日,就不应当充满敌视性和歧视性。然而,共产党政府建立的国庆日却标志着一个阶级对其他阶级的统治、镇压、剥削、迫害的开始,是要区分血统、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区别的开始。在特权、垄断权、霸权横行霸道之下,不可能有一个普天同庆的节日。
    
    所谓包容性,就是说不分血统、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区别,一律平等。在一个国家法律管辖范围内,所有公民一律享有平等的权利。作为一国国民,一律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在同一个国家,公民分几等,有统治阶级,被统治阶级;有一等公民,台湾人;二等公民,港澳人;三等公民,大陆大都市人;四等公民,大陆小城镇人;五等公民,农民;等外公民,被专制对象。这样的国家的国庆节显然没有包容性。譬如,每到国庆节期间,各大城市就要开展一次“整脏、治乱”的整肃活动,轮到共产党的专制职能机关所做的,他们则是打压控制关押民主人士、维权公民、持不同政见者、法轮功等被认为“不服从强权者”的人①。在同一个节日,对其他人来说是休闲情致的“喜庆”日子,对其他一些人则是“灾难”降临的日子。这样的国庆日明显缺乏包容性。
    
    三、合法性。一个国家的庆典节日应当经过公开的法律程序才能确立。依据立法原理,凡一个法律文本的制定或提起创制,被涉及的所有个人都要告知本人,让其知道,征求个人的意见,征得相关人的投票。公民创制权是存在的,英国政治学家詹姆斯•布赖斯在《现代民治政体》一书中说:“创制权就是一群公民建议议案,提交人民公决的权利”②。这是争取合法性与公民认同必须的立法过程。
    
    共产党政府在1949年制定的国庆日经过人民公决投票没有呢?显然没有。因为那时南方、西北数省还在战争状态中,不可能进行全民公决。也就是说,定10月1日为国庆是没有征求南方、西北数省和港澳台民众的意见的。就是被共产党军队占领了的北方数省肯定也没有举行过公投。“10、1”的确定只是共产党党魁的主意,和其它8个花瓶党的附言。“10、1”作为中国的国庆明显不合法。
    
    退一步来讲,共产党政府在今天它所占领的大陆进行公投,大陆民众都投赞成票,所取得的合法性也仅限于共产党政府领导的地方,仍然不能称谓“一个中国”的国庆日。因为,我们看到在“一个中国”的疆界里,有两个国庆日。这是“一个中国”的立场不能容的。何况至今共产党政府并没有进行过关于“国庆纪念日”的任何全民公投。
    
    寻求合法性仍是“10、1”悬而未决的命题。
    
    四、平民性。一项特殊的纪念日要想有生命力就必须扎根于平民百姓中,生于民间,长于民间。而不能得到民众认同的,只是官方的意识形态,都市人的福利待遇的纪念日是得不到普及,不能深入人心的。
    
    平民社会相对于权力阶层,平民社会才是社会的主流,基础;权力阶层则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稳定部分。一个纪念日的存在只是表征了一部分人夺取了另一部分人的权力,只是为表彰给夺权成功人士树碑立传,这样的纪念日对平民社会来说却又意味着是祸害。因为“神仙打仗,百姓遭殃”,为了争夺霸权却把平民百姓当作了牺牲品。这样的纪念日能与民众有亲合力吗?受尽了战争的苦难,枪炮夺走了亲人的生命,长期生活在夺权的兵荒马乱之中的民众,还要去祝贺山大王的夺权成功大典?
    
    “10、1”国庆也好,“双十节”也好,都是夺权成功的大典。只是现在的“双十节”开始在走向平民社会,走向争取全社会认同的合法性,包容性,并且,准备取得永恒性的位置。因为台湾的民主制度建设越来越获得巨大成绩,得到了包括美国总统布什在内的民主世界的认可。而“10、1”的庆典其专制强权性越来越暴露,遭到了世界一切爱好自由民主人权的人民的反感。过去的“10、1”还有臭味相同的社会主义国家领袖来捧捧场,凑凑热闹,当今的“10、1”则显得冷冷清清,“小金胖”也不来了,苏联老大哥也不见踪影了,越南小兄弟要搞政改也与社会主义国家要分手了,“亚得里亚海的一盏明灯”早就熄灭了,古巴的卡斯特罗老得走不动兄弟国家了。“10、1”就共产党的中国独自过吧。咱平民百姓就呆在家里。
    
    
    绿色文化者:陈西
    
    9、30、2006 于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①节日前,北京的高智晟,赵昕;广东的郭飞雄;浙江的陈树庆、力虹等人士被中共专政机关抓捕和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们贵州的民运人士也受到了骚扰,最无耻的是对我们的通讯电话,电子邮箱的拦截和干扰。
    ②《现代民治政体》402页,吉林人民出版社2001年1月第一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陈西
  •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 06号独羁室/陈西
  •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陈西
  •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 陈西贝,你的大腿属于人民
  •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陈西(图)
  •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