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掩盖其扼杀信仰自由暴行的三大伎俩/周宇新
(博讯2006年9月28日)
    当今世界,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已成为全球性的不可阻挡的民主潮流,逆潮流而动的专制国家不但所剩无几,而且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作为他们中的一分子,中共出于其邪恶的独裁本性,当然是不愿也决不会放弃其扼杀信仰自由的一贯政策的。但为了蒙骗国际社会,美化自己的国际形象,他们一方面在暗地里继续作恶,另一方面则在公开场合千方百计的掩盖自己的暴行,拼命把他们统治下的大陆美化成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度。
    
     骗人不愧是中共的看家本事和拿手好戏,多年来,他们使出的种种花招和伎俩,也确实蒙骗了不少善良而轻信的人。因此,为了还原中共践踏和扼杀信仰自由的真实面目,我们不仅要曝光他们的暴行,还要将他们惯用的欺骗伎俩也一同公诸于世。 (博讯 boxun.com)

    
    伎俩之一:捏造罪名,打着打击违法犯罪的幌子践踏信仰自由。此招可谓一箭双雕,一来可以达到中共迫害信仰自由的真实目地,二来还能混淆视听,掩盖真象,把自己美化成保卫社会秩序的“法律卫士”。
    
    中共在镇压“地下教会”时便经常采用这种方法。通常,他们将不肯归顺三自爱国(党)教会的地下宗教团体一概都诬陷为所谓“邪教”,凡男性宗教领袖一律是“强奸犯”,而女性领袖八成是“女骗子”。这么一来,既达到了打压他们的目地,又有了很好的借口来堵国际社会的嘴。“我们没有迫害宗教信仰啊,我们是在打击刑事犯罪。”瞧,伪装得多么冠冕堂皇!
    2005年 2月10日,对华援助协会在美国华府全国新闻俱乐部就中国宗教迫害和酷刑情况召开了特别记者招待会。经联合国及对华援助协会帮助而逃离中国的刘先枝女士,披露了中共用酷刑和虐待迫使她作伪证, 罗织华南教会创办人、龚圣亮牧师"强奸" 罪名的经历。
    
    刘先枝女士是来自中国湖北省的基督徒,是华南教会负责人之一。据统计,近10年特别自2000年以来已有8903名华南教会被抓捕、罚款、劳教或判刑。龚圣亮牧师也于2002年以“强奸和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
    
    刘女士叙述说,在大陆她因为信仰基督3次被抓,每次都遭受不同程度的酷刑迫害。
    2001年5月7日,刘女士生日那天,她家里被75名公安包围,砸窗破门进入屋内,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抢劫了家里所有财产。深夜,刘女士被7名男公安审讯,被他们打骂,摸身。公安嘲笑她说:“你不信共产党,信什么外国人的神。”
    
    公安让刘女士承认被龚圣亮牧师强暴,刘女士说,“我是信耶稣的,我不会去诬陷好人,不会做这种得罪神的事!”。公安就给她戴上脚钌来回拖着走,刘女士昏死过去后,公安还用皮鞋踢她的脸,碾她的手。
    
    刘女士说,公安用电棒打她的头,胸部,臀部-----她忍不住呼喊时,他们还用电棒插到她嘴里,电得她满嘴血泡。
    
    刘女士哭诉道,“后来他们把我握逼到墙角,撕开了我的外衣,内衣,我当时感到极大的羞辱,我长这么大,我是个很内向的女孩子,在那些男人面前把我的内衣全部拉开了,我真的痛苦得想死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刘女士说,最后她被强扭着在不知内容的材料上按手印,签字。直到判决书下来的时候,她才知道材料的内容都是陷害龚牧师的伪证。
    
    伎俩之二:说一套,做一套;人前扮成凤凰,人后却是豺狼虎豹。
    
    如果你有机会将大陆充斥着信仰自由词句的宪法、法律和大量新闻报道与被列为“国家机密”的中共内部文件以及相关材料对照起来读一读的话,一定会为它们之间的巨大反差惊讶不已,难以相信这竟是同一个政府的所为。什么叫口是心非、两面三刀?中共对待信仰自由的言行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关于前者,我们就不在这里引用了,因为大家都能看得到。而后者由于属于“国家机密”,一般人无法一睹真容。好在不断有觉醒的中共官员逃到国外,带出了其中的一些文件,使我们有幸也能接触到这些中共迫害信仰自由的铁证。以下摘抄的便是一位前国安部实权人物提供的“机密文件”中的部分内容。
    
    2001年3月6日,安徽省公安厅办公室印发了被列为“机密”的“皖 公 办 通 报(9)”,这份机密文件是安徽省公安厅孙建新副厅长在全省国内安全保卫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题为“努力开创新世纪国内安全保卫工作的新局面”。他在谈到“大力查禁取缔邪教,加强宗教方面的侦察保卫工作”时说,“围绕中梵建交,各地公安机关会同统战,宗教部门对天主教地下势力骨干开展查找,教育,转化和侦察控制工作,查明了重点人员的下落,掌握了天主教地下势力骨干的动态。针对10月1日罗马教廷册封'圣人'活动,各地主动、超前展开工作,严密防范,成功阻止了由此引发的非法活动,确保了敏感时期的社会稳定。依法查处利用宗教进行的各种非法违法活动,查获了大批非法宗教宣传品,处理了涉案人员,防止了非法宣传品的大面积扩散。积极抵制境外宗教渗透,对入境从事非法宗教渗透活动的人员,积极开展侦察……”“如蚌埠市局和省厅一处超前获取了一名在侦对象密谋非法出境的情报,充分利用谋略,调用各种侦察手段,成功予以阻止,挫败了其企图非法出境,投靠境外敌对组织继续从事危害我国家安全的图谋,得到了省委,省政府和公安部的充分肯定和表扬.公安部副部长田期玉批示:'安徽省厅对重点人员的控制工作值得总结表彰,以利再战.……”
    
    接下来,在谈到“依法查处,打击邪教和利用宗教进行的非法活动,确保宗教领域的稳定”时,孙建新又说,“要进一步落实宗教领域阵地控制措施,抵制境外宗教渗透活动,依法制止,查处宗教领域的非法活动。继续深化天主教专项工作,及时发现,掌握梵蒂冈和境外天主教敌对势力的渗透破坏活动,抵制和清除梵蒂冈'封圣'活动带来的负面影响。对天主教地下势力骨干和与梵蒂冈有秘密联系的人员,要加强侦察控制,防止内外沟联,形成势力,造成危害.要积极配合统战,宗教等部门继续开展对天主教地下主教和地下神甫的教育转化工作,分化瓦解地下势力,牢牢掌握教会领导权.……”
    
    另一份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印发的国保宗字〔2001〕530号“绝密”文件,题为“关于邪教组织‘华南教会‘活动情况的通报”。文件说,“今年5月,湖北省钟祥市公安机关经缜密侦察,一举查获邪教组织"全范围教会"分支机构"华南教会"设立的《华南专刊》编辑部及两个储藏点,抓获包括该组织2号人物,编辑部主编李英在内的14名骨干分子,收缴书籍及宣传品10余种共50000余册(份),活动经费35万元(存单)及其它用于非法活动的物品.……”“……1993年2月,龚又制定了'华南教会'组织活动纲领《华南十三条》,鼓吹'全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教会国度化',叫嚣'要穿上主赐的军装……与魔鬼(指政府)战斗到底,要使撒旦(指共产党)的国崩溃,建立永恒的神国' ……还要特别注意发现在逃的'华南教会'头子龚圣亮及10余名上层骨干的下落,有可疑人员立即扣留,在核实身份,初步审查的同时报国保总队宗教处。”
    
    伎俩之三:在法律上做手脚,有意模糊本应明确的有关法律条文的具体内涵。这样既可以对付国际社会和民意,“谁说中国没有信仰自由,宪法和法律上不都明明白白写着吗?”而在迫害信仰自由时又可以利用权力随意曲解法律的具体内涵,为自己的非法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甚至于将他们迫害信仰自由的暴行美化成是在保障所谓“真正的信仰自由”。
    
    例如中共制定的宪法和有关法律都规定,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但究竟什么是“宗教信仰自由”?在大陆却没有一部法律做过应有的明确规定。中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还承诺“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但究竟是“正常的宗教活动”和“不正常的宗教活动”?同样也没有任何明确具体的规定。
    
    众所周知,对什么是"宗教信仰自由",现实生活中始终存在着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理解认为所谓"信仰"只存在于个人的头脑或思想中,属于意识形态或思想精神活动的范畴。宗教信仰自由,就是指公民内心对宗教相信与否的自由。这种精神领域内的信仰与人的外在的、有形的、群体的、有组织的活动是两回事。因此,虽然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这种自由主要是指思想精神领域中内心活动的自由;如果要进行任何外在的、有形的、群体的、有组织的宗教活动,则是另一回事,超出了"宗教信仰自由"许可的范围,需要得到国家或行政当局的批准。
    
    另一种理解认为,公民不仅有在思想上、精神上信仰宗教的自由(这种自由无法剥夺),而且有为了保持其信仰进行外在的、有形的、有组织的、群体的宗教活动的自由。这种活动被宗教信仰者认为是保持和实践其宗教信仰的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具有与其精神活动不可分割的同等重要性。没有进行宗教实践与宗教活动的自由,所谓的"宗教信仰自由"是抽象的、空洞的、没有意义的。
    
    基于这两种不同理解基础上的法律,对于保护公民在宗教信仰上所享有的权利是大不相同的。为了避免误解,真正保障公民信仰宗教的基本权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其宪法表述中都使用了"宗教自由"而不是"宗教信仰自由"。也有一些国家的宪法虽然使用了"宗教信仰自由"的表述,但却对"宗教信仰自由"的概念进行了严格的法律定义,明确了"宗教信仰自由"不仅包括内心信仰的自由,而且包括开展宗教实践与活动的自由。在宪法中使用"宗教信仰自由"的表述而又对此概念无明确定义的国家为数极少,中国便是其中之一。
    
    我们认为,中共之所以对诸如“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的宗教活动”等法律内容未做具体界定,绝非是一时的疏忽,而是暗藏杀机的蓄意图谋。因为这样一来,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它们承诺要“保护”的“正常的宗教活动”就有了很大的弹性和收缩度,在具体的执法过程中,官方就能利用这个便利随意对"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的宗教活动”进行解释,将许多属于"宗教信仰自由"、理应予以保护的“正常的宗教活动”从中划出去,诬陷为“不正常的宗教活动”,从而为迫害他们的暴行披上合法的外衣,以欺骗国际社会和大陆百姓。
    
    什么叫“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中共为掩盖其扼杀信仰自由的暴行所做的一切堪称是生动的注脚。本文揭开的只是黑幕的一角,更多的黑幕还留待大家进一步去了解和揭露。
    
    (作者:周宇新)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究竟是在保护信仰自由还是在践踏信仰自由?/周宇新
  • 为“反共”正名/周宇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