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26日)
    
    
     (博讯 boxun.com)

    编者按:刘文辉,男,1937年生,上海人。1957年在上海沪东造船厂工作时被划为"右派分子",到浙江嵊泗机械厂当辅助工。1962年他被指控为有 "蓄谋叛国投敌"等"现行反革命罪行",被押送回上海"监督改造"。
    
    文革开始后,1966年9月28日,刘文辉写成了《驳文化大革命十六条》万言书,反驳中共中央在那年8月8日发出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 即"十六条"。因为这篇文章,刘文辉在1966年11月26日被逮捕。1967年3月23日,刘文辉被判处死刑枪决。从"作案"到处死不到半年。
    
    本文作者刘文忠为刘文辉的弟弟,他于1966年国庆节休假时去杭州向北大清华、复旦等14所著名的学校匿名投寄其兄长的万言书,为此在文革中先后被关押13年。2004年,刘文忠写的《风雨人生路》一书在澳门出版。本刊从本期开始将陆续刊登其中有关章节。〕
    
    
    我三哥刘文辉无疑是影响我一生最重要的人。他的渊博知识,他的坚毅,刚强性格,他对国家、对家庭无私的爱,都是我一生追随与学习的榜样。
    
    一九六六年文革风暴初起,我才十九岁,似懂非懂的我也曾投入到大串联,到北京去朝圣的行列中。那时的辉哥戴着反革命的帽子,在里弄受监督改造。自四清后期全国掀起批三家村,尊法坑儒,到全面内乱,辉哥忧国忧民的思想随着政局的急变而逐渐加剧。在国家、民族前途何去何从的紧要关头,他决心像普鲁米修斯那样,在黑暗中点燃一把熊熊烈火,使人民觉醒。他写了二本小册子《冒牌的阶级斗争与实践破产论》,《通观五七年来的各项运动》,但是在红卫兵抄家时,连同他毕生钟爱的书籍与文字札记全部被抄走,不知下落。
    
    六六年八月份,中央出台了"文化大革命十六条",九月份,辉哥深思熟虑,厚积薄发地写了《驳文革十六条》,让我抄写并邮寄全国十四所重点大学。我就是为此事在六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深夜与辉哥一起被捕,从此受了十三年牢狱之灾,而辉哥在六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被杀害。虽然经我们亲属多次申诉,辉哥在一九八一年被平反。但他留下的遗书与他光辉的事迹仍不能公布于世。
    
    世人不知道在无产阶级***下,在上海出了这么一个大无畏的青年。他甘当普鲁米修斯,他甘作又一个谭嗣同,"横刀向天笑"。他不是意气用事,不是一时的发泄,而是为追求真理,在民族的灾难来临前,想独挽狂澜,做一个勇猛的斗士。
    
    他遗书上说,"毛作为历史人物对中国人民是有功绩的,但自56年后,就转化到反动方面去了,整个世界在变化,但他竟这样昏聩,刚愎自用,居功自傲,自诩为救世主,以致内政,外交竟是乱弱难定,估计越来越冒险,将成为我国的灾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是强制人民服从己意,清除异己,其方式退居幕后,暗施毒箭,指示新、宠、奸,把天下搞得昏天暗地,愚弄群众,混淆是非,独夫欲名,玩忽亿万性命,冒天下大不韪,孤注一掷,拼其伟大理想之实现。""我坚决反对锁国排他主义,军国主义,反民主自由,反经济实业,焚书坑儒主义,阶级斗争恶性报复为奴役人民的手段,反对所谓解放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民之谬论。所以,作为匹夫之责,我就愿意敢于与毛斗争,这才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我相信死后,我国的民主主义者,共产党的现实主义者朝着世界潮流行驶,中国是会有希望的,那就是平等,自由、民主。"这遗书上的话,字字掷地有声、句句真知灼见、声声血泪感人!
    
    在文革初期,中华大地有谁像刘文辉那样的仁人志士敢于把毛泽东放在批判、声讨的对立面,一针见血的剖析文革的反动,和预见其将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文革结束后,等人民从毛泽东统治下慢慢苏醒过来时,凡读过辉哥预言的,无论是革命老干部,还是知识分子无不动容,敬佩和感慨万千啊!他的牺牲不同于权力斗争中被排斥异己而殉葬的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老革命;不同于被焚书坑儒吴晗、邓拓、老舍等知识分子;也不同于反抗四人帮倒行逆施而遇难的张志新、遇罗克等烈士。他是站在历史的制高点,站在世界发展的大视角上,对毛毫无顶礼漠拜的懦弱、媚俗,公开表示与毛斗争到底的人。他以死来证明毛政权下有义士,在毛的红色恐怖下,他不做顺民,甘做义士!中华民族应以刘文辉为荣,他的战斗檄文与鲜血证明他当之无愧是反革命的第一人。
    
    我在去年以自己和家庭的苦难经历写了一本书--《风雨人生路》(一个残疾苦囚新生记),最主要的目的也是把辉哥的遗书和事迹公布于世,希望如辉哥所寄予的愿望:"中国在民主主义者,共产党的现实主义者引导下走上平等、自由、民主的康壮大道。"
    
    刘文辉唯一的同案人--刘文忠,2005年清明
    
    ◇ 刘文辉遗书
    
    三月九日四时许,我在法警强力驯逼之下,在不大于五平方的私堂与外人隔绝,由检察院一人给我检察院起诉书,五分钟后仍由他代表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我死刑,立即执行。仅隔二小时左右,高级人民法院就传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上,我的上诉书刚写好,高院高明未卜先知,如此猴急,只能证明我使他们十分害怕,惟恐我多活一天来反抗他们的残忍,此外说明披法袍的法者是多么遵纪守法啊!庄严而郑重的法律程序手续总是到处被他们强奸。
    
    此遗书一定要保存好,让我死得明白。我说它是私堂并不污诬它。我的亲人,我将死去,我为什么被害,因为我写了二本小册子:《冒牌的阶级斗争与实践破产论》《通观五七年以来的各项运动》,此稿被红卫兵抄去。另一本是传单"反十六条",其中分类分条为:"穷兵黩武主义的新阶段"、"主流和曲折"、"敢字当头,独立思考,反对教条,自作结论"、"论群众在切身痛苦中教育自己"、"反对毛的阶级斗争理论"、"正确对待同胞手足"、"区别对待党团干部"、"警惕匈牙利抗暴斗争的教训"、"民主主义者在抗暴斗争的旗帜下联合起来"、"关于自杀与拼杀"、"武装斗争的部署"、"里应外合"、"知识分子问题"、"主张部队研究它、批判它"。此传单是由忠弟投寄出了事故,也正是我被害的导线。
    
    你们了解我的情操,它可以用诗概括之:"从诬'反、右、坏、修、资'。非资非奸非乖暴。反右幸尝智慧果,抗暴敢做普鲁米。锁国应出土玄装,焚坑犹落揭石子。今赴屠场眺晨曦,共和繁荣真民主。"我是个实行者,敢说更敢做。如今就义正是最高的归宿。我在经济上对家庭大公无私,在政治上为祖国大公为人。这正是你们有我而自豪之处。所以我要求你们不要难过,不要从私情上庸俗地赞扬我,应明智些不因当局的压迫、愚弄而误会我的生平。我相信死后我国的民主主义者、共产党中的现实主义者朝着世界潮流行驶。中国是会有希望的,那就是民主、自由、平等。
    
    毛作为个历史人物对中国人民是有功绩的,但自55年后就转化到反动方面去了。整个世界在变化,但他竟这样昏聩、刚愎自用、居功自傲,自翊为救世主,以至内政、外交竟是乱弱难定,估计越来越冒险,将成为我国家的灾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是强制人民服从己意,清除异己,其方式退居幕后,暗施毒箭,指使亲、宠、奸,把天下搞得昏天暗地,愚弄群众,混淆是非,独夫欲名,玩亿万性命,冒天下之大不韪,孤注一掷,拼其伟大理想之实现。
    
    我坚决反对锁国排他主义、军国主义、反民主自由、反经济实业、焚书坑儒主义、阶级斗争恶性报复为奴役人民的手段,反对所谓解放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民之谬论。所以作为匹夫有责,我就愿意敢与毛斗争。这才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我的家庭不要因悲痛、受侮辱和受迫害而误解我,不相信我。我的正义行为一时不易证明就留待日后吧!
    
    外甥们成长吧!要相信烈士遗书的价值。我的血不会白流。请把我的诗与血书铭刻在烈士碑上,不要枉我此身。视亲人能见到我立碑的荣幸。等毛政权倒台后,作为烈士的我必能恢复光荣,洗涤家庭所蒙受的污垢。我在第一所1211,在沪监牢号167(761号)。我的手被铐着,不准我写信和要求见亲人。此遗书是写上诉书时偷写的,请秘密妥善保管。
    
    请你们将此书交给我弟弟,另有我诗词七首分别收藏在衣服中,其中一首是: "庞然世界二疯子,毛林发作几下抽搐,几下嚎叫,踞功自傲,夸口最舵手,世界革命谈何易,漩竭急转碰石岩。迫害毛急,亿万命竟玩忽,独夫欲名,惟君命有所不受。须自主,沉舟侧畔千帆过,民意歌盖君之代,天皇战歌遭唾骂。顶礼膜拜,必战灾情势急。"有朝一日将它发表。临刑前十分抱憾,不能着手写心中久已策划的,创办一份"人人报",开辟"层层说"专栏,其内容针对毛反动方面公布天下,切希望有人接任。
    
    今天三月二十日阎罗殿的判官到监狱来,催我明或后将开群众大会要我态度老实,言明将视态度而改判与否。我斗争很激烈。我当然立志于"将头颅钝屠刀,血溅污道袍",也即站着死,不跪着生。这是必然宗旨。但是我最大的遗恨是不能做更生动更重大的贡献与人民。如今我可谓风华正茂,血气方刚,更因毛江河日下,气息奄奄之际。我多么想活下去,再来个反戈一击其死命啊!我应当为祖国为人民多做些事啊!
    
    但我确信我的上诉只能在毛政权垮台后提出,我将向人民上诉毛的阶级斗争理论与实践是反动的是奴役广大人民的;我将向先烈们上诉毛贪天之功为己功,把先烈血换下的事业作为实现自己野心的本钱;我将向社会贤达上诉,毛焚书坑儒迫害异己,愚民毁纲,亡国亡民;我将向祖国上诉,我作为爱国志士反对毛的战争政策,毛的锁国排他主义;我将向世界人民上诉,我是个国际主义者,我反抗毛所谓解放三分之二人类的谎言野心。
    
    我将死而后悔吗?不!决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从来暴—政是要用烈士血躯来摧毁的,我的死证明毛政权下有义士。我在毛的红色恐怖下不做顺民,甘做义士!
    
    辉 写于1967年3月20日
    
    读者推荐 澳纽华程网
    Monday, September 25, 200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