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博讯2006年9月26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学渊评:世界已经进步到用“CT扫描”来治病了,中国的封建文人冼岩,还要用“阴阳八卦”欺骗海外族众,这会他说胡锦涛破了陈良宇,是“江泽民忍痛散上海帮”,与“邓小平挥泪斩杨家将”可相比拟,然后他又说此前共产党“的前景无非是‘等死’与‘找死’之别。这次的陈良宇落马,……一举破解了反腐、移权这两大困局,给国人以新的希望”。我们只须反问,当初邓小平“斩杨家将”是为了保驾江泽民,“囚陈希同”更是借口治理腐败,为什么又都没有把共产党从“等死”或“找死”的“死局”中救出来呢?为什么共产党反而更加制度性地腐败了呢?冼岩就一定无言以对了。 (博讯 boxun.com)

    
    再说,邓小平认定“三权分立”不可行,是因为它“议而不决,没有效率”,我们反观胡锦涛接班四年,“等死”了四年,才整肃了一个陈良宇,才有了一个起头,这又算是什么效率呢?冼岩假借民意说“大多数中国人都希望能够走一条稳妥、渐进之路,既克除陈腐之弊,又不轻涉动荡之险”,因此我敢大胆断言,鼠弱之辈胡锦涛断不敢动陈良宇的一根汗毛,陈良宇断不会有陈希同的牢狱之灾。处理陈良宇也应该“依法行事”“公开审理”“无罪推定”,否则胡锦涛就还有诬陷之疑。所以海外舆论大可不必为“等死”的共产党胡锦涛来叫好。
    
    冼岩:邓小平挥泪斩杨家将,江泽民忍痛散上海帮
    
    去年陈良宇在中共会议上公开质疑胡温“宏观调控”之时,笔者即作《胡锦涛的风险,江泽民的机会》一文,指出上海帮的风险──要化解(两虎相争、天行二日的)困境,唯有江胡联手。由于胡锦涛是台前领导人及未来责任人,所谓江胡联手只能是江泽民效壮士断腕,大力约束旧部亲信,甚至不惜让胡锦涛杀猴立威。这当然需要足够的胸襟胆识,当年邓小平就是这么做的:为保江泽民一路平安,邓小平挥泪力折“杨家将”。笔者认为今日江泽民也有此胸襟胆识,为了大局,他也会这么做,而且已经在开始这么做;只是其间的分寸火候,仍在斟酌。外间盛传的胡曾联手,实质即江胡联手。一些江系人马(所谓“上海帮”)不知风云将骤变,仍然在争相表现,必然沦为被枪打的“出头鸟”。
    
    果不其然,此次陈良宇在上海落马,其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堪与当年邓小平的力折“杨家将”相媲美。它同样意味着中共权力交接的真正完成,标志着江泽民真正的全面放手,胡锦涛地位的真正稳固;而几年前党代会上的职位转移,其实只是权力交接过程的一部分,也是其最容易的一部分。如果交接只到此为止,那么随时都可能发生反复,因为其时老一代并未真正放心,也没有真正放手,他还保留着随时可以“翻盘”的资本。国之政权在过去被称为“神器”,老一代在交印之初对新一代不放心,需要考察一段时间,这很正常,当年邓小平也是如此。但在考察满意后,就要勇于放手,否则新一代核心不可能真正树立起来,整个政权系统将陷入“双核心”的尴尬──这是自上而下组织起来的集权体制的最大危险,百多年前的戊戌之变、十多年前的六四之险,都是这样产生的。
    
    这种“放手”,需要极大的胸襟与勇气。盖因权、位、势、利,是联在一起的,“放手”即意味着真正放下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退下来做另一个“我”。其难度颇可等同于佛家的“断执着”、道家的“过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过得此关。纵然理智上明知为党、为国、为民须当如此,但又有几人能够不惜自弃既得利益、自折羽翼?何况还有亲朋戚友的请托之殷,依赖之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无疑都值得敬佩。邓小平以罢黜杨家将、江泽民以法办陈良宇的形式向世人表明他们已过此玄关,他们理当赢得世人的敬重。民主制度对权力的制衡较多,对人性的要求较低;而集权制度对权力的制衡较少,对人性的要求较高。对于中国来说,幸运的是,改革年代的两代领导人都经受住了这一人性与制度的考验。
    
    只有被某种“媒体话语”洗脑的人才会相信,陈良宇落马是“胡对江的战争”。熟悉中共权力结构的人不难明白,没有江的首肯,这种“折其羽翼”的事不可能发生。笔者敢预言,接下来发生的将是由喜贵离开中央警卫局,以保证在十七大上胡锦涛时代的全面奠定。
    
    在上海市三十二亿社保资金挪用案暴出后,笔者即撰文《刘淇、陈良宇、张立昌应该引咎辞职》,指出陈良宇应该因此案而引咎辞职。现在,陈因涉案而被撤职查办,确实令人振奋。这说明这个党仍有希望,无论是在权力更替等自我更新方面,还是在反腐的决心意志方面,此举都出于大多数中国人的意料。当今之世,希望与危机、挑战并存,大多数中国人都希望能够走一条稳妥、渐进之路,既克除陈腐之弊,又不轻涉动荡之险。这样的路,只能寄希望于执政党的自我更新。在此之前,中共反腐则“刑不上大夫”、官场权力私有化却渐成气候,确实令人对未来难有信心;循此而下,中国的前景无非是“等死”与“找死”之别。这次的陈良宇落马,有如一声惊雷,令外间对执政党、对当政者耳目为之一新。此案突破了十年来的官场陈迹,一举破解了反腐、移权这两大困局,给国人以新的希望。
    
    但愿天公重抖擞,更希望这一“良治”的势头能够保持、延续下去,则国之大幸,国人之大幸!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
  • 朱学渊评:杞人忧天——胡平等对台湾民主的期待
  • 朱学渊:浅说“儒”即“奴”
  •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 朱学渊:评《中朝友谊虽不牢但不可破》
  •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 朱学渊、宾服合评: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
  • 朱学渊评:“政治评论家”的眼力不及格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不去北戴河
  • 朱学渊:评《从瑞典笔会的一次内部风波谈起》
  • 朱学渊:评《大学毕业生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 朱学渊评《胡锦涛政改思路浮出水面》
  • 朱学渊:评《海军副司令王守业的腐败业绩》
  • 朱学渊:读《康正果:一些老家伙没被打死的后果》有感
  • 朱学渊评《中国危机或现端倪》
  • 朱学渊:评预警机事件
  •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
  • 朱学渊:看万润南的政治智慧
  • 朱学渊:评卫子游反对“人民文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