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博讯特稿:陈良宇下马-中国再暴反腐巨震/巩胜利
(博讯2006年9月26日)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今日聚焦】

     据新华网北京2006年9月25日12:58:03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这是中共自1995年9月25日撤消陈希同政治局委员之后、10多年间,公开暴光处理的又一划时代的中共最高官员。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中国总理温家宝出访欧洲前夕、在中南海紫光阁接受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英国路透社等五家欧洲媒体联合采访时,第一次以中国国家“领导人”身份回答了中国政制、选举、民主与法制涉及57年以来没人能回答的一些至关重要的中国制度问题。在问及中国社会制度时,温家宝说:“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而近年来在湖南省郴州市发生的“亡党亡政”事件,正是中国政制57年来一直都无法解决的国家与社会的制度性问题。从20世纪末,广东省湛江市由市委书记率领引发中国党政集团腐败第一案,到中国广西自治区党政以成克杰为首的集团腐败,到浙江宁波市市委书记、副省长许运鸿为首的党政集团腐败全军覆没,再到21世纪初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为首、制造了该省省属机关及12个地级市、县130多个“一把手”腐败集团一锅端。中国已经反复演绎过一省、一市、一县等的“亡党亡政”,然这种体制57年至今、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任何中国“公民”可以参与玩监督的任何游戏,下面就让我们看看这种体制下、发生在2006年6月也是被“双规”审查之后——
    
中国再暴反腐巨震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 中共郴州市委书记 市委宣传部长 市纪委书记

    
    ■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
    
     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象陈希同一样被拉下马,这不过是中国新一论反腐败才刚刚拉开的序幕。你想:当你看到一部绝对大片才刚刚拉开序幕,你只能按捺向下去、继续看下去才有结果——这个结果就是中国社会体制、党在一切之上、没有制衡的必然结果。世界上任何没有制衡的所有事务,都莫能出逃出这种必然的结果!
    
     于是,2006年9月21日《南方周末》①报道,地处湖南省郴州市、中共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被湖南省纪委专案组“控制”。当日下午4时许,分别从两个地方,这位中共郴州市纪委书记和他的妻子、司机被中共湖南省纪委派出的9个人、5辆车带走。这为中国更高层的陈良宇提前预演了一场历史的活报剧。
    
     据知,这是湖南省郴州市继原市委书记、“一把手”李大伦被证实与妻子陈立华共同受贿,涉案金额1325万元,其夫妇二人现金和存款高达5100多万元。原郴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樊甲生大发“矿难新闻灭火队”腐败受贿财,总涉案金额高达1000多万元;副市长雷渊利受贿949.5万元、贪污18.74万元,总额近1000万元腐败之后,被挖出的又一重要的贪官——中共郴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曾锦春。与郴州市其它腐败高官不同的是:自9月19日傍晚,郴州市庆贺曾锦春倒台的鞭炮响了10余分钟,到20日间,曾锦春被抓的消息已使郴州“举城狂欢”。20时30分左右,《南方周末》记者听闻郴州市区鞭炮声此起彼伏,有些地方的天空已被烟花的火光映红。曾经向湖南省委书记状告曾锦春的郴州市宜章县农民黄元勋更是致电《南方周末》记者称:“县城里欢庆的人流、车流塞满街道,许多人‘要放通宵烟花庆贺’。在郴州街头,庆贺人流还打出象当年粉碎“四人帮”那样、横幅上写着:‘感谢党中央为郴州人民除害!’。”
    
    说来也怪,自从郴州官场暴出震惊中外的“肖鹏金被杀事件”、“嘉禾拆迁案”、 “全国第一公积金案”等浮出水面,市委书记李大伦被“双轨”、宣传部长樊甲生被查出、副市长雷渊利被绳之以法等,都没有这样“举城狂欢”“欢天喜地”过,而唯独中共郴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曾锦春“被双规”,却象是换了一个“解放区的天”。这有450多万人口(比新加坡国人口还多1/3)、辖有11个县、区的地级郴州市,是否有更深、中国地方亡党亡政“改换天地”的民心渴望、或是另外的什么意义?
    
     郴州“反贪风暴”,在“一把手”李大伦一手遮天的领导下,郴州市已经腐烂到亡党、亡政的严重地步,实际上已经查出原郴州市国土矿山管理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杨秀善等已经有158名党、政官员和企业老板都和李大伦案有关。这是在原市委书记李大伦于2006年6月1日被湖南省纪委正式“双规”调查发生后的又一大奇迹。当时,湖南省一主要领导人就在李大伦案的报告上沉重批示:“天理不容,彻查!彻查!”
    
     “一把手”李大伦、这位书记在被查后,从夫妇二人处查处现金与存款总数达5100多万元,相当于中国2006年高收入阶层——年收入30万元家庭,150多年才能够劳动挣得这些收入。但李大伦只在郴州工作了7个年头,这种财富堆积和暴增让所有的贪官前赴后继、不怕被杀头。
    
     郴州“反贪风暴”,“第一把手”市委书记倒了,没有掀起什么巨浪;市委宣传部长倒了,也没有什么奇怪;“三玩市长”正尔把经的玩了8个女人、玩了当地8亿多8个多亿的公积金,最后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只不过留下一些当代中国政坛被刷新的女流野趣、金钱故事。但中共郴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曾锦春被“带走”,却出现了“感谢党中央为郴州人民除害!”——其实到地市“纪委书记”这个级别,是与中国政制、“党中央”八竿子都打不到的,那么郴州老百姓为什么又非要感谢“党中央”呢?
    
     这是因为中国的社会制度出了问题,出了57年至今依然没有解决的问题。最近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出访欧洲前夕、在中南海紫光阁接受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英国路透社等五家欧洲媒体联合采访时,第一次以中国国家“领导人”身份回答了中国政制、选举、民主与法制涉及57中国、以往没人能回答的一些至关重要的中国问题。在问及中国社会制度时,温家宝说:“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我们在继续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还要继续推进包括选拔干部和选举制度在内的政治体制改革”。在谈及中国选举制度时,温家宝说:“考虑到中国很大、人口很多,经济不发达,发展又不平衡的国情,现阶段在更高层次上开展直接选举,条件还不成熟。民主建设特别是直接选举,要根据国情循序渐进。中国政府坚信,群众通过基层的直接民主形式管理好一个村,将来就可以管理好一个乡,管好一个乡以后,将来就可以管理好一个县、一个省、真正体现国家是人民当家作主”②。
    
     陈良宇及湖南省中共郴州市委“一把手”李大伦、中共郴州市委纪委书记曾锦春、中共郴州市委、中共宣传部长樊甲生等人间故事,正是应验了温家宝总理以上“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我们在继续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还要继续推进包括选拔干部和选举制度在内的政治体制改革”。但新中国至今的57年,中国依然不能实践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一直还没有实践“民主与法制”国家的可能,而要等到从村到乡、到县、到省、最后国家之后才能“人民当家作主”,这让人想起毛泽东当初解放全中国,没有经过村、乡、县、省等,不也一样领导了全中国吗?还有今日的伊拉克、阿富汗及巴勒斯坦等的民主选举,难道中国人“当家做主人”、“民主与法制”的环境连今日伊拉克、阿富汗、巴勒斯坦等都不如?还有,自从新中国1949年10月1日至今、57年都没能建立起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还要再等另外一个57年之后,才能建立起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中国历经67年至今没也有建成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是不是因为“制度不好,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而“文化大革命”、“大跃进”、十数次“路线斗争”等是不是中国“坏人”、坏制度“走向反面”的历史标志?为什么57年至今的中国依然距“民主与法制”依然是遥遥无期、遥不可及?
    
     陈希同走了,陈良宇也无情的退出了中国历史舞台。但在祢留之际、腐败金额超过5000多万元的李大伦无不身怀眷恋的表示:“希望党组织能够保留我的党籍,让我回常德桃源老家种田悔过”③。而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是中国5000年来陶渊明著书《逃花源记》的发祥地,是中国5000年来唯一被记录最自由美好、最理想神往的地方。至于李大伦面临中国《刑罚》被杀头的可能,却依然幻想那种美妙的“桃花源”的生活、毅然对“保留党籍”致死不渝——这真是共产党先辈们在建立共产党初期、初衷“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那种共产党人的品格和胸怀吗?还是那些为“英特耐雄那尔一定要实现”的一群共产党人吗?
    
     共产党保留这样人的党籍和脑袋,不完蛋那才是天下第一奇迹!?
    
     注释:
    
     ①③、见中国官方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6-09/22/content_5122673.htm
    作者 李海鹏 傅剑锋 及2006年9月21日《南方周末》头版头条《举城狂欢庆贺郴州贪官倒台》一文。
    
     ②、见2006年9月7日《羊城晚报》《许多社会问题与干部选拔制有关》一文,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接受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英国路透社等五家欧洲媒体联合采访问答。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囿于“知识产权”、“版权”规则,任何媒体(包括转载、文摘、网络使用、博客、Bbs、Blog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需求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联系。)
    
    ﹡巩胜利 :著名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美国普利斯顿大学中国学社“资深中国问题学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著名中国问题学家,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编(P.c):510288
    
    电话、传真(Tel Fax):(020)84045578 (0)13822204711
    
    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卫平给巩胜利来信转载
  • 全球反恐亟需新防略/巩胜利
  • “孟浩事件”告诉国人什么?/巩胜利
  • 《宪法》无能,国家必然紊乱/巩胜利(图)
  • 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巩胜利
  • 美国230年尖端启示/巩胜利
  • 宪法、宪政与依法治国/巩胜利
  • “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巩胜利
  • 今天13亿人齐喑……/巩胜利
  • 源源“九脉”流中国——未来20年前后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绝对挑战/巩胜利
  • 中国评论:中国5000年来短缺“和谐”/巩胜利
  • 2005中国聚焦——李氏审计的中国8年之痛/巩胜利
  • 巩胜利:盘古开天“中国秀”
  • 中国经济“高温”的矛与盾—世界经济“第一速度”/巩胜利(图)
  • 中国:高官“升迁图”/ 巩胜利
  • 巩胜利:“新特首”给世界的新启示
  • 巩胜利:驳《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 巩胜利:国民党访华“救中国”
  • 【独家聚焦】敌对党访华,中国“国是”怎么办?/巩胜利
  •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巩胜利(图)
  •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巩胜利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