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公安局长的榜样胡劲松/吕耿松
(博讯2006年9月23日)
    一个公安局长,能够恪守警察的职业道德,顶住地方党委的压力,保 护维权领袖,在中国的警察体制中少之又少。但在浙江省的一个不起 眼的小县,却有这样一位公安局长──浙江省洞头县公安局长胡劲 松。

    前几天,洞头县维权领袖林炳长从温州来杭,他兴奋地告诉我一个好 消息:四年多来洞头县小三盘村渔民曲折的民告官案子有望胜诉。他 在回顾了这场维权斗争的风风雨雨后,感慨地说,要不是县公安局长 胡劲松对维权骨干的保护,也许就没有今天的胜利。听了林炳长的介 绍,我表示要写篇文章褒扬他,提醒全国的公安局长都向他学习。林 炳长表示赞成,立即拨通手机跟胡局长通话。胡在电话中说:“千万 不要写,否则我的压力非常大。再说这是我作为一个公安局长应该做 的事,不值得宣传。”我认为,虽然这是一个公安局长应该做的事, 但中国这样的公安局长实在太少,所以应该宣传,这于国于民都有百 利而无一害。在此,我和林炳长郑重声明,我们决定写这篇文章,与 胡局长无关;当局如果认为这违反“法律”,责任由我俩承担。

     2002年,浙江省洞头县政府连续发了几个文件,要将以前国务院、浙 江省政府和洞头县政府对当地渔民承诺“法律保护,长期使用”的近 海滩涂和海面,填海造地进行商品房开发,这也就从此切断了渔民世 代赖以为生的生活来源,而首当其冲的是北岙镇小三盘村290多户村 民。 (博讯 boxun.com)

    洞头县政府在颁布了这些非法的文件后,就开始围填小三盘村463亩 浅海滩涂。浙江省围垦局和浙江省环境保护局的文件显示,洞头县围 垦浅海滩涂的面积是4,270亩,垦区开发利用的主要发展方向是水产 养殖。但是,县政府转手将其中的1,000亩以每亩九万元卖给了开发 商,获9,000万元。开发商几次转手后,又以每亩48万元的价格卖给 房产商,而对村民却只赔偿每亩350元(当时小三盘村已种下蛏子 8,647担,产值205.19万元)。这完全是掠夺,小三盘村村民忍无可 忍,集体到采石场去静坐,阻止开发单位施工,结果遭到政府镇压。

    林炳长原是洞头县县委常委,因不满共产党的腐败,辞职当了畜牧工 程师,退休后住在老家小三盘村。本来,林炳长在老家隐居,同时也 做些小生意,生活幽闲清静。但是,县政府对渔民的掠夺使得有正义 感的林炳长再也坐不住了,特别是村里的重点受害户倪团、阿囱等人 的哭诉促使他拔剑而起。2003年8月5日,北岙镇政府在小三盘村村部 会议室召开养民、采民(经营养殖、采集的渔民)“座谈会”,试图 压服养民、采民。林炳长挺身而出,不请自到。针对镇干部“海涂是 国家的”的谬论,林炳长据理驳斥,提出根据宪法和法律,这片海涂 是属于渔民集体的,并大声责问要是把海涂都填了,渔民要不要生 存?镇干部无言以答,叫来县委书记林东勇。由于有林炳长为村民撑 腰,村民们在会上据理力争,发言踊跃。他们要求政府赔偿8,647担 蛏子的损失,并保证养民采民的生活来源,林东勇也理屈词穷。

    林炳长站出来后,小三盘村的维权活动很快就开展起来。他们在林炳 长的带领下,建立了骨干队伍,组织了“中国渔民维权协会”,还到 附近几个村进行宣传,发动其他村的渔民起来维权。渔民维权话动, 使洞头县政府掠夺渔民的计划受挫,于是他们决定“擒贼擒王”,把 林炳长以及几个维权骨干抓起来,以此扑灭洞头岛的维权运动。县委 书记林东勇恶狠狠地对村民说:“你们别受一小撮人挑动,我省里有 人,中央也有人,我拿着乌纱帽也要拼到底!”接着,林东勇、任玉 民(县长)几次召开县委常委会议,要抓林炳长等人,但都被公安局 长胡劲松顶住了。胡劲松认为,林炳长等人没有犯罪,他们带领村民 维权是对的,因为村民中大部分人文化很低,不懂政策,不懂法律, 当他们的利益受到侵犯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来保护自己,这时就需要 懂政策、懂法律的正义之士帮助他们。

    林炳长是个退休干部,有工资拿,他自己的利益并没有受到任何损 失,但能够挺身而出为乡亲们仗义执言,这种正义之举不仅不应该受 到打击,而且应当保护。但林东勇、任玉民认为林炳长等“破坏重点 工程”,和对县委对着干,就是反对共产党,就应该抓起来。他们千 方百计给林炳长罗织罪名,如“破坏重点工程”、“破坏选举”(实 际上当时根本没有选举,但林炳长组织渔民维权协会架空了村干部, 所以县委定性为“破坏选举”)和“偷税漏税”(林炳长曾和林亚象 合伙做生意,工商、税务事宜由林亚象负责,当时国税地税刚分开, 林亚象在缴税时还不知道,只缴了国税,没有缴地税,县委从地税局 查出他们两人还有7,000元地税没缴,便一定要定林炳长偷税罪。笔 者按:偷税数额达一万元以上,且占应纳税额的百分之十才构成偷税 罪)。

    在一次县委常委会议上,林东勇、任玉民坚决要求抓林炳长,并批评 胡劲松太软弱。胡劲松说,林炳长没罪,不能抓,抓了可能就放不出 去了。林东勇等说,这是县委常委会的决定,放不出由常委会承担责 任。胡劲松还是拒绝,除非每个常委签名。这些人作出决议时好象很 坚决,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签字,所以这次抓捕又没有成功。林炳长感 到在洞头再也呆不下去了,因为即使公安不找他,黑社会也会找他, 于是逃到外地藏起来。在躲藏期间,他仍运筹帷幄,指挥着洞头的维 权活动,成功地组织了291户渔民诉洞头县、温州市两级政府的特大 行政诉讼官司。最近,林炳长从律师那里获悉,这个案件不久就要宣 判(终审判决),胜诉的希望极大。尽管林炳长可能高兴得早了点, 但能组织起这么大一个轰动全国的行政诉讼,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正如林炳长所说,如果当时把他们关进监狱,那么就不会有这个官 司,小三盘村的维权活动马上就会被镇压下去,那些发了疯了贪官和 奸商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掠夺渔民。现在虽然没有取得最后胜利,但 也制止了政府对渔民的进一步掠夺。在这个成功中,胡劲松局长有很 大的一份功劳,他代表洞头岛的渔民向胡劲松局长表示深深的谢意。

    作为一个原警察院校的教师,我在此也向胡劲松局长表示敬意。他是 一个对老百姓负责、对法律负责、对国家负责的称职的警察。我一向 认为,警察应该只对老百姓负责、对法律负责、对国家负责,而不应 该对哪一个政治团体负责。在洞头县的县委常委会上,胡劲松局长坚 决拒绝了那个专制政党的“绝对领导”,体现了一个公安局长应有的 勇气和大义,是值得全中国公安局长学习的义举。在眼下这股对民运 人士和维权人士进行新一轮廹害的逆流中,我衷心希望中国的警察同 仁不要听命于共产党,沦为专制制度的工具。

    (为保护胡局长的安全,本文中的“胡劲松”为化名。2006年9月22 日凌晨于杭州)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