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民主资源的盘点、整合与激活/武振荣
(博讯2006年9月23日)
    武振荣
    
     在《论民主的表述》的前两篇文章中,我说到中国社会所具有的100多年民主革命史和50多年民主运动史,是它区别于其它专制独裁国家的一个主要之点,所以可以供我们使用的民主资源是“不少的”,但是我还说道,到今天为止,事实上能够被我们运用的民主资源却少得可怜,原因是什么呢?就在于我们没有对民主资源进行系统的收集、整理,以至于它的存在是处于分散、零乱的状态,不能够变成为我们得心应手的东西。 (博讯 boxun.com)

    
    首先我们先谈一谈民主资源的盘点的问题。和经济帐目的盘点情况有一点相似,我们在盘点民主资源的时候得需要对“民主的东西”有着一种正确的辨认,是“民主”的东西,才可以算是“资源”。因此,我们若是象现在某些人那样把那些在“民主革命战争年代”注入了我们中国人民“鲜血和生命”的“民主革命权利”放到“历史的错误”一栏,那么,这一种最宝贵、最昂贵的民主资源,就被我们给“漏掉”了,因此,我们即使进行了民主资源的盘点,也还是算了个“坏帐”。基于同样的道理,我们今天在亟需要把专制政府改变成为民主政府时,却把1966年中国人民用政治造反方式“炮打”共产党政府和共产党党委的行为也给漏掉了,而民主——这种体制的最基本的东西是人民享有对政府权利的这一点就完全失去了,因此,我们企图在一个“不反政府”的基础上重新建立民主的体系,这不就是对民主的恶搞吗?如果说具有100年历史的中国民主革命主要的成就是确立了人民对政府造反、反抗的权利的话,那么我们在盘点民主资源时,就犯了最大的错误。这个错误可以说是:“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
    
    在整理民主资源的时候,我们得需要有一个民主的大系统来组织它,因此整合的行为是指把所有的民主资源组织先在一个统一的系统内,然后分门别类地给出意义,因此整合行为不但不排斥旧的价值和固有的事物,反而给它在新条件下的存在和发展开辟出空间,使之和新的事物和新价值现实协调发展,这样那些处于孤立状态的事物就在一个新的系统中寻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位置。于是,系统就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不断地拓展着意义空间,这就激活了民主资源。若不是这样,中国社会在各个时期产生的民主因素,象目前这样地相互孤立和相互矛盾地存在着,民主的系统就失去了自身的价值,于是,公民和人民在政治上的冷淡就不是没有理由的。
    
    民主的资源如果不被激活的话,它就出现一种不热不冷、不即不离的现象,目前的情况正是这样。你说中国没有民主吗?人家却是搞“换界选举”,你说有民主吗?国家政治领导人和最高当权派上台和下台的方式却是慈禧太后垂帘听政时的老一套。人民虽然知道这不民主,但是要求民主的意向一点儿也不强烈,所以只要事情绊不到自己的脚,他就不管。在这里,不是说人民就没有民主意识和民主思想,而是说民主思想和民主意识没有被激活,但是它一旦被激活,就不可能维持在庀鬯不惊的水平上,就必然会出现公民在政治上的“发烧现象”,而这样的现象,又不被我们认同。我们不认为任何一个要“过”民主“关”的国家或社会都需要一种“发烧现象”,因此,我们在整理民主的资源的时候,就把那些产生于“发烧时期”的民主资源给“否定”掉。所以自1989年以来,我们的民族在民主上一直“烧”不起来,更有甚的是,我们把1966年的政治“发烧”也当成是“社会动乱”。我们想寻找一种不疼不痒的方式和方法来过民主的关,以至于非得在理论上把每一个中国人造就成甘地不可,殊不知在这样的事情上,我们民族还有一个“人民毛泽东化”的教训存在于前。
    
    前一向,我发表了《论民主的表述》一文,网友海璧在《独立评论》上提出了如下的批评:
    “武振荣先生下笔万言,言不及意……。在我看来,用不着关于民主写那么多的东西。对我而言,民主就是两条:舆论自由和集社自由。”
    海璧把民主归结为“自由”的“两条”,是混淆了民主和自由的不同涵义,而这样类似的混淆在今天的网路人士中是广泛的存在着。按上面的“两条”,春秋战国时的中国社会上有“舆论的自由”(百家争鸣),也有“集社的自由”(各种学人结社与政治上养士之风形成的士的团体以及诸侯国间的连横、合纵运动),难道春秋战国时代是民主的吗?再,就拿1997年前的香港来说吧,“舆论自由和集社自由”不就是广泛存在着吗?难道香港也是民主社会吗?就此问题而言,我们在整合民主资源的时候,如果分不清民主与自由的界限,那问题就复杂化了。因此在这里,我认为整合中的民主一定要牢牢地把握住人民与政府的关系,只有在这样的关系中“定义”民主我们才不会走错路。因此如果要我为整合中的民主提一条线索的话,那么我认为现代美国学者贝克尔在《论“独立宣言”》一书中所揭示的“哲学”就可以“立”起民主的“纲”:“一个民族有权建立和推翻她自己的政府!”抓住了这一点,伙计,在从事中国民主资源的建设工作时,你就可以纲举目张了!
    
    
    如果说上述现象主要是从人民这一方面讨论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在研究中国民主系统运转不良的事情时就应该看到,共产党搞的那种“民主”是我们人民民主系统的一种“恶意代码”,是它在给我们的系统制造“病毒”。早先它把1966年人民合法的政治造反行为说成是“社会大动乱”,而后又把1989年的民主运动说成是“反革命暴乱”,并且把“6-4”屠杀的野蛮行为看成维持“社会稳定”的命根子,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整合民主的行为就不得不批评、批判和清除这些民主的“病毒”,但是,我们如果认为这种“病毒”是毛泽东“发明”的,而把它的真正的发明人——邓小平之后的共产党——放掉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能够成功地清除它。
    
    “今天有许多人丧失了对主流价值的忠诚”,美国著名社会学家赖特-米尔斯说:“有没有获得新价值,于是对任何种类的政治关注都不热心。他们既不激进,也不反动。他们没有行动。如果我们接受希腊人把完全私人性的人看作白痴的定义,那么一定会得出结论:社会中的许多公民的确是白痴。在我看来,这种精神状况是求解政治知识分子中出现的许多现代不安的关键,也是求解现代社会中许多政治迷惘的关键”(《社会学的想象力》)。现在的情况正是这样,在作民主这一番伟大的事业的时候,我们当中的许多人,特别是知识分子陷入了“政治迷惘”,可以说我们的“身子”还处在要求政治解放的阶段上,但是我们的“头”却已经“扎”进了发达民主社会之中,所以就看不见中国的民主只能够在“政治解放”行经中产生的问题,而错误地以为舍过政治解放之途径,我们也可以拿到民主。
    
    本文的结论是:经过民主资源的盘点、整合之后,所有的民主的资源能够被激活。这样以来,我们就变成了丰满的人和充实的人,在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运动中,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于是相应的是,我们因为自己有了力量,就不会只抱怨共产党“太强大、太残酷、太邪恶”了。事实上真正强大的是“我”,是13亿“我”组织起来的“人民”。于是在40年前,中国人民已经获得了的“人民创造历史”的观念就会在今天会变成中国民主化运动的基石。
    
    2006-9-21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鞭炮在说什么……?/武振荣
  • 大历史中的大民主——民主的表述(2)/武振荣
  • 民主运动的五种因素/武振荣
  • 毛泽东孤本论——9月9日再议毛(续)/武振荣
  • 论民主的表述/武振荣
  • 9月9 日再议毛泽东/武振荣
  • 哭江山的第四代/武振荣
  • 不是恶搞的恶搞/武振荣
  • 论《九三年》——就顾准问题/武振荣
  • 加法与减法/武振荣
  •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三条缺失/武振荣
  • 武振荣:我在“文革”研究方面曾经使用过的几个概念
  • 民主的中国语式与时下语式/武振荣
  • 我的一项政治预测/武振荣
  • 民主需要一种什么样的人民导师?/武振荣
  • 论民主政治中的“我”/武振荣
  • 尽快地培养我们民主的“快闪族” /武振荣
  • 论先说先表的人——回忆民主墙时期的中国英雄们/武振荣
  • 三言两语说“文革”/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