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鞭炮在说什么……?/武振荣
(博讯2006年9月22日)
    武振荣
    
     今天我在网上读到《南方周末》一则消息,对我产生了很大的振动,就索性把它写了下来。这一则消息如下: (博讯 boxun.com)

    
    湖南郴州狂欢庆贪官倒台:官场畸变就此终结?DWNEWS.COM-- 2006年9月21日17:34:19(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
    
    南方周末记者李海鹏、傅剑锋/9月19日,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被湖南省纪委专案组“控制”。当日下午4时许,分别从两个地方,这位官员和他的妻子、司机被省纪委派出的9个人、5辆车带走。
    
    到19日傍晚时分,消息已经渐渐在郴州各地传开。郴州市民胡桂生说,在北湖区国税局附近,庆贺曾锦春倒台的鞭炮响了10余分钟。到昨日(20日)晚间,曾锦春被抓的消息已使郴州举城狂欢。20时30分左右,本报记者听闻郴州市区鞭炮声此起彼伏,有些地方的天空已被烟花的火光映红。
    
    好家伙,如果这不是《南方周末》记者的一篇真实报道的话,我们还会以为这是《世说新语》中的周处传的再版。周处年少时,凶强侠气,横行乡里,无恶不作,乡里人视他为“一害”。于是,乡里人就教唆他去和义兴山里的“虎”、江里的“蛟”搏斗,希望这三个害祸只留一个。周处杀了“虎”,又入江斩姣,在河里与蛟战斗了三天三夜……,这时,乡里人以为他死了,于是就争相庆祝,又是打锣,又是放鞭炮……,如果《世说新语》是一部白话文,那么它一定会写出“鞭炮声彼此起伏,有些地方的天空已被烟花的火光映红”的场面,可惜它是一部古书,古人惜墨如金的习惯只写了一句“更相庆”。问题是:一个长期为害一方的人,一旦死亡或者栽了跤,对这个地方的人民就意味着一桩喜事的来临,人们就象逢年过节一样地“搞庆祝”。人性和人生就是这样啊!可谓古今一理,分毫不爽!
    
    《世说新语》故事中的周处,虽然恶,但却是平民百姓,没有担任任何官职,因此他即使横行乡里,其危害性也是非常有限的,只是《多维》新闻中的那个曾锦春却是为害一方的“父母官”啊!这样的人用手里的政治权力作恶,对地方造成的危害就很大很大,是周处那样的乡下恶少不可比拟的。因此,庆祝他栽跤的“烟火”才“映红”了“天空”。用原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姚文元的话讲,他们这些“党内资产阶级”象“中山狼一样”地张开“血盆大口”要把“国家、社会的财富”和人民的“血汗”、利益“一口吞掉”。对于这样的人,郴州人民之憎恨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在人民失去民主权利后,只能够忍气吞声地活着,把解除倒悬的希望寄托在贪官污历“倒台”之日。因此,这个“害祸”一“倒”,郴州就出现了“节日的气象”。就这一件事情,我的评论是:一个人若活到这个份上,也许活出了意义!所以我希望上述报道所包含的意义,能够被已经“双规”了的曾锦春正确读出,即使他因此要被判除死型,“朝闻道,夕死”——也不妄活了一场啊!
    
    在这里,我需要说明的是,周处的故事是一则寓言故事,而曾锦春的故事却是我们中国人现实生活中的真正发生了的事情,对它的解读,不但说明了“和谐社会”的破产,而且也暴露了“亲民政治”的虚伪。正因为这样,当我们13亿中国人民的嘴在被专制的方式堵住之后,人民失去了说话的自由的时候,鞭炮声就替人说话了,因此,只要我们的心灵善于倾听,鞭炮在说些什么?就是我关心的问题!
    
    其实,这我们这块号称“神州”的地方,人们用鞭炮“说话”的事情不止这一件。我举出今年7月份一个有关放鞭炮故事,和上面的报道可以对读。故事人的主人公人是农民维权领袖刘北星老人,他在走出监狱的那一刻,“2万农民欲欢迎”他,为此,他给大家做工作,不要组织欢迎队伍,不要放鞭炮,《博讯》报道如下:
    
    黄琦:县长携酒座谈乡亲 领袖凯旋要求群众不放炮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7月26日)
    回家后,刘老先生给群众做工作,要求大家不要放鞭炮。尽管如此,乡亲们还是比较低调地鸣放了不少鞭炮。
    
    好了,上面是郴州的“父母官”欲进监狱,群众放鞭炮,下面是农民出监狱,群众“鸣放了不少鞭炮”——这就中国政治上出现的“现象”;如果说这个现象可以用“鞭炮说话”这个方式提出的话,那么中国人把积压在心里的“话”用燃放鞭炮的方式“说”出来,就是目前中国政治现实的一种真实写照。鞭炮这东西是我们中国老祖宗的一种发明,因年代久远,已经无法考察它出于何时,但是,用燃放鞭炮的行为表示自己的高兴与欢乐却变成了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这种传统在21世纪的今天被继承下来,在一个不允许口说话的社会中,它成功“说”出了我们中国人心中的喜怒哀乐了!虽然就是那么几个简单的音节,但是我们谁在“劈啪”声中听不出“好,好,乐,乐”的意思呢?也正是这样,我们“聆听”着鞭炮的声音才庆幸人心未死,民心未泯。就此我设想有朝一日,中国人民一旦获得了最后的解放,全世界肯定都会听到我们中国的鞭炮声!那时民主的中国就会在鞭炮声中降生,自由的生活就会在鞭炮的火花中闪现!
    
    2006-9-22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历史中的大民主——民主的表述(2)/武振荣
  • 民主运动的五种因素/武振荣
  • 毛泽东孤本论——9月9日再议毛(续)/武振荣
  • 论民主的表述/武振荣
  • 9月9 日再议毛泽东/武振荣
  • 哭江山的第四代/武振荣
  • 不是恶搞的恶搞/武振荣
  • 论《九三年》——就顾准问题/武振荣
  • 加法与减法/武振荣
  •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三条缺失/武振荣
  • 武振荣:我在“文革”研究方面曾经使用过的几个概念
  • 民主的中国语式与时下语式/武振荣
  • 我的一项政治预测/武振荣
  • 民主需要一种什么样的人民导师?/武振荣
  • 论民主政治中的“我”/武振荣
  • 尽快地培养我们民主的“快闪族” /武振荣
  • 论先说先表的人——回忆民主墙时期的中国英雄们/武振荣
  • 三言两语说“文革”/武振荣
  • 论心智的解放/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