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21日)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中美欧学者"问题、前景与选择研讨会"发言独家选登(8)
     (博讯 boxun.com)


  8月26日、27日,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等中国问题专家,从中国大陆,北美和欧洲邀请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聚会美国新泽西,举行题为"全球化背景中的中国转型问题"研讨会。会上,具有不同专业领域、学派倾向和职业的专家,探讨如何解读郎咸平现象,人大搁置物权法草案,西山会议以及风起云涌的所谓群体事件及其之间关联,进而分析中国改革的问题、动力机制、前景与应有的选择。对于中国存在严重问题,专家高度共识;但对中国问题的动因,前景和解决途径,专家们则热烈讨论。下面是《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发言。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北京之春》主编 胡平
    
      中共仍然是以高压维护其统治。如果说现在的压迫看上去不太严厉,那也是因为这种高压已经实行了好几十年,因此已经在民众心目中形成了强烈的恐惧效应。中共从"六四"中吸取的教训是,要尽量把所谓"动乱"扼杀在萌芽状态,这就必须始终摆出强硬立场,不要让人们对当局抱幻想、抱希望。民众越是对当局抱幻想、抱希望,他们就是敢于说出自己原先不敢说出的话,越是敢于提出原先不敢提出的要求,其结果就是对当局形成更大的压力和挑战,当局要压制就必须花更大的气力(如果能压得下去的话),到头来其形象反而会受到更大损害。从江泽民到胡锦涛,都采取强硬姿态,其目的主要是维持和巩固自"六四"以来中共专制政权的威慑力和恐惧效应。这不是表明他们的强大和自信,而是表明他们的脆弱和心虚。
    
      胡锦涛政权虽然也未必不想对贫富悬殊略加缓和,对贪污腐败略加约束,使弱势群体的境遇稍有改善,但是他们决不容许民众采取公开的集体行动,自己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当局可以部分地满足民众的物质要求,但是他们最惧怕的是民众由此而获得独立的集体行动的能力。此外,当局也拒绝实行真正的法治,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为当局深知,现存的财产分配格局是建立在极大的不公正之上,一旦民众可以根据法律据理力争,他们很可能会对权贵私有化进行正当的清算,从而也就威胁到专制政权本身。
    
      有的幕僚经济学家也承认,在有民主参与和公共监督的条件下实行私有化固然很好,但是不具现实可能性,而我们又不能放弃对国企的改革,现在这种改法既然有效地推进了私有化进程,虽然也造成一些不公正的流弊,但毕竟不失为一种次优选择。但问题是,在没有民主参与和公共监督的条件下推行私有化,权势者们势必会借机大发改革财,把国有财产揣进自己的腰包,这就是对全民的剥夺。被剥夺的民众不能不起来抗争。这在权势者看来自然是"犯上作乱 ",所以政府就出手镇压。那些幕僚经济学家们发现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为了维护"改革成果",他们也只好默许乃至支持政府镇压。这就叫"路径依赖",你说了一就得说二。强盗只是想抢东西并不是想杀人。强盗只是害怕别人告发才杀死被抢者和目击者。幕僚经济学家把权贵私有化路线称为"次优选择",可是这个所谓" 次优选择",不但导致了巨大的社会不公正,而为了保护这种不公正,为了防止被剥夺者追究剥夺者,它不得不进一步强化对民众正义抗争的暴力镇压。这就是次优选择所必然带来的更大的罪恶。不错,也有一些幕僚经济学家对权贵私有化的现状感到不安,他们也试图呼吁当局实行法治,着手政治改革。可是,他们既然支持了、起码是认可了或默许了权贵私有化路线,他们的呼吁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它更"不现实"。如果在改革之初,我们大家就一道向当局施加压力,迫使当局实行分权制衡,保障基本人权,那还不过是要求当权者放弃他们不应有的政治特权,大不了无非是和反对派和平地、平等地竞争权力,因此,要当权者们接受我们的要求还并不特别困难。可是等到现在,权贵私有化已经泛滥成灾积重难返,再要他们这样做,那就不仅仅是要求他们放弃政治上的特权,而且还是使他们面临经济上的被追究,那就很有可能把他们之中的不少人送上经济犯罪的法庭,这难道不是更困难得多吗?
    
      中国的经济确实取得了惊人的发展,被人称为"中国奇迹",还有人把它概括为"中国模式"。这种模式为什么能造就中国奇迹?大约有以下几条原因。
    
      首先,由于中国坚持一党专政,政府独断专行,不在乎公众的压力;由于社会上缺少反对与制衡的力量,政府拥有强大的镇压能力,也更有能力贯彻自己的决策。其次,由于中国坚持一党专政,"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例如禁止独立工会),使社会高度稳定;又由于政府不受挑战,不可替换,对经济活动有很强的控制力,政府的行为就有更强的一贯性和可预知性,这就更容易吸引大量的外国投资,同时还能比较有力地防止国际经济震荡对国内的影响。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是在一党专政下推行经济改革,官员们发现他们可以借改革之机大发其财,因此转而对改革大力支持。政府官员公然把公共资产据为己有,一步到位完成私有化;由于权钱交易,越是权力大的人越是有可能在短期内积累起雄厚的大资本,这就有利于建立大企业或者是把原有的国营大企业私有化,从而有利于整个经济的发展。另外,由于中国坚持一党专政,不少领域──主要是政治领域──被列为禁区,这就使得更多的人们不得不投身于经济领域;再加上精神真空的出现,人们的贪婪与物欲空前解放,这无疑也对经济发展有火上浇油、推波助澜之效。有个印度代表团访问中国,他们对底层中国人追求财富的冲动产生极深的印象。印度底层社会的穷人整日忙于发宣言,开大会,奔走呼号,要求政府公平分配,呼吁富人们解囊相助。中国的底层民众由于对社会公正失去希望,只好反过来自谋出路,自力救济。这就是说,高压下的不公正反倒成了促进经济的力量。
    
      但是,中国的私有化改革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整体缺乏合法性。俄国和东欧各国的私有化改革和经济发展不管有多少问题,但毕竟是在有公共监督和民主参与的前提下进行的,因此民众是认帐的。虽然十几年来这些国家多次政党轮换,但并没有发生过"秋后算帐"的问题。而中国的私有化是在没有公共监督和民主参与的前提下进行的,因此,这种私有化的结果就不会被世人所承认,由此形成的财产分配格局就没有合法性。譬如当今中国惊人的贫富悬殊,不少人以为可以通过强化税收建立社会保障系统来解决。可是,这种做法的前提是承认富人拥有的财产基本上是合法的,来路是清白的。然而尽人皆知,在中国,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尤其是那些权力集团中先富起来的人,其财产基本上是不合法的,来路是不清白的。所以,今日中国的问题,主要还不是通过强化税收建立社会保障系统,而是把权势集团掠夺的财产归还给被掠夺的人民。在中国,"秋后算帐"的问题是回避不了的。当局力图维持高压,指望着用时间把黑钱漂白。如果它压制不住了,会引出何等混乱的后果,可想而知。如果到那时才匆匆引进民主机制,也难收立竿见影之效。但是如果它竟然凭着高压挺过去了,那只会使得它变得更加蛮横更加蔑视自由民主。那必将对整个世界造成莫大的灾难。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 八零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胡平
  • 胡平:对"耿和声明"的几处疑问
  • 胡平:民主不能等待
  • 朱学渊评:杞人忧天——胡平等对台湾民主的期待
  • 胡平: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
  • 胡平:软力量与专制主义
  • 康正果:良知的辩护—读胡平《法轮功现象》
  • 胡平:为什么成王败寇?
  • 当前中国人权的问题与出路――在台北2006中国人权研讨会上的发言/胡平
  •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刘晓波
  • 胡平:对联、出身论和中学战报
  • 胡平:从领导阶级到弱势群体—推荐于建嵘新着《中国工人阶级状况》
  • 胡平: 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 刘晓波: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 胡平:还会再来一次文革吗?
  • 胡平:毛泽东的幽灵与中共的命运
  • 胡平: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 中国历史的正闰之争与施琅(对胡平批评提纲的正文)/王希哲
  • 胡平: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胡平: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 胡平: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 胡平: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 胡平:伟大的容忍——论胡耀邦精神
  • 胡平: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 胡平: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 胡平: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 胡平: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胡平: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 蒋彦永、胡平获大陆当代汉语贡献奖
  • 胡平裴敏欣评中共治腐条例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