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间缺乏社会认同感:中国不存在中产阶级
(博讯2006年9月20日)
    
      最近,“中产阶层”这个概念突然被翻出来炒得甚嚣尘上。一些时髦经济学家宣称:年收入6至50万人民币的人群就可以归入中产阶层,并因此乐观预测,未来无年内中国将诞生3.5亿中产阶级,这样一个庞大的富裕群体,将构成中国社会最稳定的中坚力量。
     (博讯 boxun.com)

      这个标准的一出台立刻引发了很多争议,有反对者撰文“中国有中产而无阶级”,而海外媒体更是推波助澜将这个话题引到了一个新高度。
    
      应该肯定,这是一个好话题。因为围绕这个话题,可以让我们认真审视我们的国情现状,可以让我们撇开华丽的泡沫陶醉而从众说纷纭的声音中准确把握中国社会存在的现实症结,其积极意义是鲜明的。
    
      但是,仅仅争论这个标准的合理性是远远不够的,更积极地说,我们的视线应该放在为什么中国这么多人拒绝认可自己属于中产阶级?如何让更多的社会群体加入这个阶级?中国的中产阶层,可以起到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的作用吗?这样,对于一个形而上的讨论才有了形而下的实践意义。
    
      遗憾的是,从这个角度审视,我们发现:中国真的没有中产阶层。
    

中产的本质:对社会的认同感
    
      溯本求源,何谓中产?
    
      中产的本意是指位居于这个社会的中坚群体。但它之所以引人关注,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这个群体数量的多寡与社会的稳定性息息相关,他们代表着温和保守的社会群体,对社会具有高度的认同感;从经济上讲,这个群体的收入稳定并呈现刚性特征,边际消费倾向明显,能有效地促进经济的稳定增长,是社会稳定的基本经济因素。
    
      结合转型期社会面临的重大挑战的现实来看,自然各级执政者是希望这个数字越大越好,因为,“稳定压倒一切”。
    
      但是问题产生了。按照经济学家的定义,单就收入而言,不管是有车还是无车,有一套房还是两套房,很多工薪阶层的人都可以归入其中;但是,绝大多数人都疑惑“我怎么能够算中产?”这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这个群体的绝大多数并没有对社会的认同感,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缺乏安全感与认同感,更深层次是对社会的未来缺乏信心,这并不是一个单纯形而上的问题。因为按照目前的社会保障体系来看,一旦丧失劳动能力,仅就微薄的救济金来说,别说维持中产,就是赤贫都不为过。他们今天的奋斗,更实质意义上是为自己的未来奠定保障。相比欧美的失业群体,除了基本生活保障之外,还可以享受“失业旅游金”,这足以让很多中国的中产为之动容了。
    
      所以,单一经济纬度的概念不足以支持一个中产阶级的存在。从物质的层面来看,要形成这样一个阶级需要许多基础的配套——医疗、教育、住房、养老以及就业。没有这些基础的支持,即使现在有钱,那么他看待未来的双眼仍然是迷惘的。
    
      更深一层看,没有认同感的原因并不仅仅是经济基础,因为在文革前的那个时代,尽管物质贫困,也能仰头有星光可遥遥相望。而在我们邻近的印度,那里最高的建筑不超过三层,他们也会认为那是世界上第二富有的国家(第一富有的是美国),民众乐天知命。所以,中产这个概念争论所引发的,其实真实地反映了信仰失落的本质。
    

历史文化和现实政策导向对中产阶层的扼杀
    
      事实上,从历史的纬度看待中产阶级,我们的结论也是悲哀的。
    
      从秦王朝开始,我们这片土壤便已经被深深地打上了“官本位”的烙印,围绕社会财富分配权的中心只有一个,就是权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谓“产”也仅仅是君王的恩赐,这种经济与政治权的不对等诞生了以权力高度集中为标志的锥形社会形态,整个社会的思想是“学而优则仕”,而经济只不过是社会形态的一个附庸而已。
    
      与西方多方博弈的民主制不同的是,中产阶级这个概念在中国必须要与国情特点相联系进行修正: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中,权力是社会的枢纽,失去权力庇护的财产也难免是飘摇的浮萍。即使到了明末清初出现了资产阶级萌芽,如果没有形成官僚买办,其财富和社会地位仍然是极不稳定,朝不保夕的。所以,中产不及中权,县官不如现管,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今天比比皆是的腐败不过是历史惯性的延续而已。
    
      从这个角度看待居于社会中间层的无非就是两类人,一类是主动依附于权力轴心,比如国家机器的构成,今天的公务员和垄断型国企的员工可以归入其中;另一类则是被动依附的群体,老板的“参政议政”也无非是寻找更好的途径保护自己的资产。因其主动或被动依附于权贵,所以立场也不是温和、中立的,那中产的前提也是不存在,这个中产阶层真是“伪命题”。
    
      这点也可以从国家制度的执行中得到印证:根据《中国财政年鉴2001年》的数据,从1985年至2000年,国家财政税收总额从2040.79亿元增至12581.51亿元,年均增长12.89%,同期国有企业的所得税从595.84亿元增至827.41亿元,年均仅增长2.21%。而同期平均每年对国企亏损的补贴近300亿元,累计补贴达到3088.2亿元。如果无法回避绝大多数国企都享受着国家赋予的垄断权力的现实,那么就不能否认社会财富通过制度都向权力集中的现实。
    
      从微观的角度来看,虽然权力机构与社会群体承担的税费是相等的,但其享有的社会保障却截然不同,一个年收入6万元的公务员可以称自己是中产,而年收入60万元的小老板却不敢自居,就是这种权力分配中心的体现。
    
      如果说社保系统的欠缺及历史文化的局囿是受困于中国国情,那么,现有政策对中产阶层的围剿,则是中国没有中产阶层的现实原因。
    
      先看税收。监管越来越严的个人所得税,其起征标准,不管是以前的800元也好,还是现在各地不同的1200元、1600元,针对的主要对象,基本上正是所谓的“中等收入者”。赤贫者与巨富者,基本不在受控的此列。
    
      再看最近热闹非凡的对房地产出台的一系列严苛政策,除了紧缩银根外,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将二手房交易的征税年限和税率提高,表面目的是打击“投机”,殊不知,有点实力又只能企望通过投资房产获利的,绝大部分又正是所谓的“中等收入者”。
    
    而提高轿车消费税等政策,同样是打着缩减贫富差距的旗号,行扼杀中产阶层之实:真正的高收入阶层并不在意,而赤贫者则根本与此不搭界,感受最深的,仍是“中等收入者”。
    

中国中产阶层在哪里
    
      中国要形成中产阶层,必须依赖于内外两方面的成熟:
    
      从外在环境而言,除了应尽快完善社会基本保障体系和提高社会公民权利外,全社会需要注意真正着力于培育这个阶层的成长。中产阶层是最保守的阶层,最希望社会稳定,也因此,他们并不追求更多的话语权,在政治上的声音相对较弱。这个时候,政策制定者需要摒弃“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习惯,有意识维护“中等收入者”的短期和长期利益;同时,也要力图营造并着力宣传公平向上的环境,使低收入者能真正实向上流动。
    
      而从一个阶层意志自身的角度而言,则需要发展中形成自己的社会道德规范,并发挥价值引导作用,这样才能担负起稳定的重任。如果继续延续经济至上的思维,将财富的积累建立在对社会其他阶层的压榨、对资源的疯狂掠夺上,其未来的空间只能越来越小,直至被社会所抛弃。
    
      无论如何,我们期待中国产生一个未来数量可观的中产阶级,也希望这个阶级能够担负起自己的责任,这样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才有了长治久安的基础和空间。
    
     星岛网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中产阶级与世界资源
  • 何清涟:中产阶级能够改变中国吗?
  • 中产阶级话语空间的扩张
  • 南雁:中国中产阶级的分析
  • 张林:中国没有中产阶级
  • 面目模糊的中国中产阶级
  • 中国的中产阶级
  • “新中国”的“中产阶级”之沦落
  • 中共定新统一战线 重点针对中产阶级新阶层
  • FT:中国的中产阶级调查(图)
  • 都不承认自己是中产 中国的中产阶级是伪命题(图)
  • 继太石村事件后 番禺酝酿涉中产阶级官民冲突
  • 中国中产阶级爱美国货
  • 民调:中国中产阶级愿购美国产品
  • 美刊笔下的中国百姓生活:中产阶级+雅皮士+民工
  • 中国混乱股市激怒新兴城市中产阶级
  • 公务员专家记者步入中产阶级 老百姓丧失话语权
  • 中国中产阶级没气 汽车市场风光不再
  • 中国中产阶级约占总人口两成
  • 近半数大陆居民自称属中产阶级 但只有4%符合标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