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念杨天水老师/欧阳小戎
(博讯2006年9月16日)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欧阳小戎更多文章请看欧阳小戎专栏
     去年十一月,我前往蚌埠拜访张林夫人芳草女士,她将我介绍给张林先生的朋友徐安杰先生,于是在蚌埠期间,我便留宿在徐先生家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与我畅谈,几天后我准备离开蚌埠,他忽然说:“你要是去一趟南京就好了。”我问:“为何?”他说:“去见见杨天水,他要是知道你,不知要有多高兴。”惆怅了一会,又接着说:“天水最喜欢年轻人,对杨银波非常好,要是见了你,会比见到杨银波还要高兴。” (博讯 boxun.com)

    
    我没有见过天水老师,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诸如每天靠咸菜、稀粥度日,想要补充维生素,便等到菜市场降散时买些将烂的番茄回来,一个一个数着吃。每月所挣稿酬,均用来扶危济困,诸如失学儿童、艾滋病人、困境中的朋友……
    
    据说有一次警察到他家里来,本是传去问话,见家中陈设,伤心地说:“杨老师,您日子过得太苦了,还睡光板床……”他答:“有光板床睡,我已心满意足,还有多少牢里的朋友,连光板床都睡不上。”
    
    我早想等待机会拜访他一次,并且知道,许先生让我去南京,是想让这位饱受磨难的前辈真正地高兴一下。让他知道接力棒并没有断,中国的年轻一代并非令人绝望。但是我却踌躇了,疑心自己是否真的能让天水老师高兴起来。想着来日方长,以后必有机会谋面,便推脱说:盘缠将尽,要尽快赶往四川,再图吧!
    
    待到入得四川,蛰居在一个住满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小区内,干着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每天写作,渐渐忘却了还要去见天水老师的事,因为年关将至,道路拥塞,而南京又实在太远。
    
    平安夜,我照例到网吧发稿子,10点左右,川南小城长宁的冬夜人迹寥寥,微微寒意。但我沉浸在写作的狂热状态中,竟浑然不觉。我一路走一路张望,想看看还有没有深夜未归的水果贩,买些橘子。忽然电话铃响,徐先生在电话那头带着号哭的腔调说:“小戎!天水大哥他……他被捕了!”
    
    我并没有多少感触,至少不象徐先生那么激动,因为我觉得,警察经常会带走异议人士,或盘问数十小时,或拘押数天,便会放回。我问:“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只有祷告了……”
    
    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放人,只知道同被带走的侯文豹先生回来了。我疑心是否是转拘留,依旧幻想着拘留时限过后便能释放。但是十五天过去,依旧没有消息,到了1月底,才得知早已转逮捕。
    
    因为消息闭塞,我依旧存有希望,指望开庭审理之后能得个缓刑,到时沿江直下南京。到了1月28日,我前往昭通,希望同乡兄长赵昕能够当我的引荐人,我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看看维权运动的风暴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得知高律师的绝食维权计划之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想要将这场绝食运动记录下来。
    
    赵昕说:“杨天水被捕,他是真正在人格层面上具备号召力,真正的赤子。认识杨天水的人们都应该尽最大可能为他呼吁。”我怯生生地问:“我不认识天水老师,也可以写点什么吗?”他说:“当然可以。”
    
    于是我开始谋划,如何以一个不识泰山的后辈身份,也写点什么,尽管无济于事,也聊表敬意。
    
    2月7日,我前往高律师处已成定居,于是赶到遂宁,见见同姓的异议前辈欧阳懿。我们并肩沿着一条泥泞的道路,前去拜访刘贤斌夫人陈明先女士。那路上积水严重,深一脚浅一脚,而其时正下午将逝,日色昏沉。我问他若是入狱,该如何面对狱中生活?他说还是平心气和为好,入狱已使亲人心碎,若是再对抗,则亲人压力更大。然后给我介绍一些狱中非人景象。
    
    我叹:“三年五年,也许可以承受,若是十年八年,那如何是好?”旋又问:“杨天水估计又是十年八年吧?”
    
    他面色更加忧郁,迟疑片刻,嘴唇微微扭曲:“应该不止十年……”
    
    我心中暗自祷告一声,尤自不愿相信,觉得十年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2月14日,终于来到北京,发现李海等人都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更加明白无误知道自己踏上了真正的险地。果然次日便被国保象用海网捞条死鱼一般轻松捕获,从此和外界断绝了音讯。
    
    四月,回来故乡,五月,得知12年判决。只落得一面感叹欧阳懿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感叹自己太幼稚),一面后悔不该没听老徐的,在入川之前到南京一趟。
    
    到了七月,我乘着酷暑去往芜湖。芜湖的两位朋友把我当成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宝贝瓷器,每天大事小事就围着我转。我和他们说起天水老师,一位朋友拍案而起:“他妈的共产党!中国被他们弄成这个样子!把最好的人残害掉!乌龟王八却到处横行!”
    
    七月底,终于游荡到青岛,一位女孩儿用两盘海味为我接风。一边吃,我又忍不住说起天水老师。她大惊:“那我们现在吃得这么好,是不是在犯罪!?”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的痛苦。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到那时,他估计已经生出华发;而我也近了不惑之年。想要让他感受见到年轻后辈时的欣慰,已不可能亲身做到。只愿到了那时,我也能象他一样,每一个年轻人,都能给我带来无限的欣慰。
    转载《人与人权》杂志: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姜福祯
  • 欧阳小戎:悲怆的核桃—张林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 蔡楚: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好兄弟欧阳小戎
  • 老路: 给因绝食而陷狱的小乔、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妈妈,让我去绝食吧!
  • 欧阳小戎:痛苦的抉择—读晓波老师《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小乔遭殴打被从青岛押解回上海,欧阳小戎失踪
  • 欧阳小戎:太石村今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