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自立:也谈高智晟是人不是神—和刘荻先生商榷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15日)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博讯 boxun.com)

     家姓刘荻弟名声很响,声望不低,心仪很久,且谈话有趣,为文亦彩;知道你们几代人想望自由,尤其是祖辈。不久前你谈论和魔鬼作交易事,笔者大多赞成;只是说,要自矮形象,从高处往下落来,就会走向实际,且控制自身命运。这个看法好像有一点问题。说来和弟商议之。
    
     其实,命运一词,是凡做大事情者必须自戴其冠,且所谓替天行道者,是也!自命也!
    
     继而他命也!苏格拉底虽然被戕于希腊民主制度,但是,他是自以为神祗派到人间来的一个准耶稣。他的那种被柏拉图辑录的谈话,就已经是以天自命,舍我其谁了!而天者,其实,也是被一些地上之人,确定其为天者!大而言之,佛陀者,也曾是一届凡人,是他顿悟到天,唯我独尊,下得地狱,才拯救了人类——或者说,据说,拯救之。
    
     耶稣,也是一介无产阶级,耶和华是一个以色列之造反派,是千百之以赛亚之一。他反对罗马人和犹太贵族,且身负使命,据神而来,三位一体于圣子圣父圣灵,在尼西亚定神会议上,是被选票定夺为神的。
    
     负面形象,毛和希特勒,是乡间痞夫和街头混子,前者是主义加之以一轮光圈,才被今天之人冠以民间英雄或者道家法师,来一个N次异化。抑或说,无论毛是不是马上英雄或者马下狗熊,这个人的神话,至少在1949年前后,是被抬到很高位置,至今没有跌下来。至于后者希特勒,如果不是他超人的坚毅,狂热和残暴,也不会把半个欧洲控制于一时,一人,一国,且呈现立芬斯达尔镜头下的万众空巷,全民梦醉的荒唐场面。
    
     历史上,凡是牵涉人间或者超凡之间,争执异类们所谓是人,还是神的问题,其实,是在举办一种崇拜或者叫英雄崇拜活动。这个谜底是不能揭穿的,不然,整个人类历史就变得索然无味,价值尽失而市侩气味十足!
    
     我们暂时浅论命运是否可以为人类所控制这个话题。只是从命运而论,其来源,常常是因为来自人间以外的力量。正负两面都是如此。古代希腊之命运种种,都是讲的这个话题。人神兼容,不可一世。
    
     耶稣控制了他的命运吗?控制了,也没有控制。他死了,受刑了,遍身血迹斑斑了,又复活了,就是不死。但是,命运如何运作其身?是人类抬高其位,据此制定了价值准则,成为一种超越之力量。所以说,耶稣之命运,胜败互换,成为万岁之失败者。命运和悲剧说,是一种矛盾。至少古代悲剧,希腊悲剧,如此。是因为自身成为自身信念和力量的反对者而无法控制和改变,导致噩运。于是,命运者,是一种几乎不好控制于己手的至天之灵——说,命运就是俗界尘事,好像不能全解。悲剧者,也是。久远之世,不说,说六四,反毛者被学生捕拿,就是命运作弄之例。是自身反对自身信仰和准则之解构,是反对者自戕心智和权益的一种悲哀之举。大凡言之,人民革命之跟着毛打天下,也是希腊意义上的悲剧。就是,人民依此自以为是拯救,其实,是毛毁灭之,也是人民自毁之。人民革命,是一个悲剧。凡此种种,都是命运无法控制自身的悲剧例子。
    
     那么,有没有可以控制自身命运的正剧呢?
    
     也有。
    
     举凡发明民主自由之民族,就是按照自身设计控制命运之力的典范。他们几乎不是依照超越力量,而是依靠人文主义改变了政治结构和社会前景。理性主义千错万错,在这个政治试验里倒是处处成功。这个历史正如刘荻所言,是按照一种理性主义的估计,设计,实践,找到了可以操作的手段或者工具,从耶稣的道德层面,上升到了实践层面。耶稣的政治神话并未超越历史上当时的政治设计,反倒是古代希腊罗马,提供了包括民主制度在内的,亚里士多德等人创造总结之政治哲学——从价值层面延伸到实践层面——他以为各种政治制度是相应轮回替代的,从僭主制度到贵族制度,到民主制度,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基督教政治诉求是迟到于希腊政治实践的。耶稣的政治学概念,相比希腊罗马,是前进抑或后退,当然可以再探讨。
    
     于是,凡是关于人类优秀品质的研说,被实际的契约框架加以束缚,反倒形成了约制之下的自由社会。他们的命运作弄,在理性政治层面上,就是规定人性之恶,之罪,之不确定性。这样,命运之神,在这个舞台上好像暂时退场而让位于人众,公民和选民了。
    
     人类,直到自由主义发明了比如洛克,孟德斯鸠和穆勒的实际操作手段以后,命运之神,才从舞台之前转入舞台之后。但是,这些实现契约者,并未排除他们的领袖人物和对此人物的崇拜和信仰之实际存在。无论是华盛顿,还是拿破仑。法国复辟时代,就是政治人物和学界人物最好结合的巨匠辈出的时代。这个时代的历史承传,也影响到中国。
    
     学界和政界出现了孙文等人。孙文,也是领袖兼学者。虽然,在一些民主国度之外的战场和非战场上,此种较逐,还在呈现命运之力——比如现在,在伊拉克,美国人以为是取解放之势,但是,一些伊拉克民众却以为魔鬼来了——这就是命运。
    
     伊拉克是不是可以不出现魅力人物而得以实现其和平稳定呢?这是一个问题。
    
     我们在此强调的是,按照自由主义原则实行的某种政治诉求,是不是应该同样产生一种英雄崇拜,或者领袖尊则。因为,无论是过去时的甘地,纳尔逊。曼德拉,还是现时中政治人物,如,昂山素季,都是带有神话色彩的自由领袖。这种领袖具备可以崇拜的甘地式魅力,或者叫做魅力情结。一切政治宗教运动,都不可避免地产生这种自发或者人为的英雄崇拜。固然,这个卡来尔式的英雄崇拜有些过时。问题是,没有这种魅力型的人物,耶稣,或者佛陀式的人物,昂山素季,或者哈维尔式的人物,群龙无首,派阵林立,散漫地各自为战,从来不是历史图画最好的毕加索式完结方式——你看过毕加索画画的过程吗?只有那种魔术般的构思和神来之笔,才能实现毕氏所言之接近客观。我们的抗争要接近客观,也只好寻找一种魅力,一种信仰——对于万般皆空之当代国人,这个崇拜,是勉为其难的撮合。但是,完全排除这个魅力形式,改革或者革命,都难实现,更不要说深入之。
    
     所有问题的关键是,现在,不是要排除一切魅力形式,而是不应该生硬地制造这种耶稣和甘地。高先生是不是耶稣或者甘地型人物呢?既然你说不是,我,也同意。但是,就像伏尔泰说的,没有上帝,我们也要制造一个。难点是,所有那些以为上帝死掉之尼采主义者,所有那些无神论者,所有那些无知无畏者,都是我们寻找和领袖崇拜的障碍物——这个启蒙的反播,变得很像文革的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所幸,甘地和曼德拉,不见得遭遇这类人群,这类文化空洞和信仰空洞之人群。现时的中国人遭遇的最大困惑,是他们不信毛;继而不信一切——这是一个难点。这个不服从一切人的不服从运动,因此很难就效,原因如此。
    
     我们的结论是,如果没有哪怕是孙大炮式的登高一呼者,没有人群甘愿跟随之的哪怕类似毛主义之领袖,一个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政治行为,也是无从奏效和发展的。把命运控制在自身手中——就很容易变成类似贝多芬自我控制的那种艺术方式,而非政治方式。一个政治人物只是独善其身,控制命运,其实,是毫无意义的。所有政治诉求,具备哪些应然和已然的条件,人们固然可以永远争执下去,但是,排除任何类似耶稣或者其他政治首脑的超命运操作,一般而言,是无法改变一盘散沙之局面的。
    
     至于是不是要制造上帝,抑或,像法国革命一样排除上帝,其实,问题还是同解——就是,这个上帝式象征,是不能排除的。人间俗世,谁能替天行道——这个设问古老吗?
    
     很古老,但是,其实,也很现代!
    
     以上不是辩论,和刘弟一谈,深望指正批评。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荻: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
  • 我怕当第二个刘荻!/郭起真
  • 读刘荻小姐《我为什么不绝食》有感/赵津
  • 刘荻:炮打民主--我的一张大字报
  •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 刘荻:自由,请神容易送神难
  • 刘荻:致爱国人士和自由民主人士的公开信
  • 刘荻、赵达功谈中共抓人
  • 樊百华:踵刘荻说说“无政府主义”吧--兼与王怡对话
  • 刘荻:炮打民主--我的一张大字报
  • 刘荻:部落中国
  • 刘荻: 今天我们该怎样对待政府
  • 刘荻:谁来保卫我们的规则
  • 刘荻:不锈钢老鼠上网记
  • 孙文广:致刘荻
  • 李树波:通向请愿之路:言说的权利与权利的言说——“关注刘荻”签名请愿活动的案例分析
  • 关于“签名信定稿”——纪念“营救不锈钢老鼠刘荻签名活动”一周年
  • 芦笛:呼吁中共当局解除言论管制,“开关延敌”──欣闻刘荻等人获释感言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赵昕、刘荻(北京):关于为太石村刑拘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的公告
  • 刘荻:致爱国人士和自由民主人士的公开信
  • 刘荻被「留置」警察照片曝光(图)
  • 纽约时报报道“不锈钢老鼠”刘荻近况
  • 不锈钢老鼠刘荻享受「部长级」待遇
  • 刘荻、刘晓波软禁 蒋彦永出差 吕加平失联(图)
  • 刚刚出狱后的刘荻
  • 刘荻接受BBC中文部独家采访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