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泽东孤本论——9月9日再议毛(续)/武振荣
(博讯2006年9月12日)
    武振荣
    (一)
     毛泽东是中国的一个本子(且不论它的内容),在此前写作的《9月9日再议毛》中,我用毛“我没有继承人”的话暗示了他是一个孤本,于是就有了孤本论的观点。 (博讯 boxun.com)

    
    其实,上述观点是我在1993年写作《无奈楼论毛》书稿时建立的,在2005年写作的一篇文章中我又做了阐述。产生毛的那个时代,是我们民族一个已经过去了的时代,它是不会再来的。我还在中国时,陕西省博物馆发现了一本毛的最早的传记,我记得传记的第一章的标题是:“生于大动乱”。这个题目出现在最早的毛的传记中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本写于延安时期的书中的毛泽东还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注意,他到底有可能是怎样的一个人的问题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这样的文字缺乏中国大笔杆子们的“修饰”就很自然,但是依我之见,也正是在这种“自然”中,我们才有可能看到这一位没有留下自己姓名的毛泽东传记的作者对于毛之本色的准确把握。人们都知道毛是用“枪杆子争取”大陆政权的,但是夺取政权的那个时代的性质就没有多少人关心和研究的了。在许多人的看法中,那好象是一个任意的时代,它在未来的时间中也会重新出现或者出现发生的,这就大谬不然了。
    
    (二)
    产生毛泽东的那个时代用革命者的话说是“革命时代”,其实那个时代也同时是“社会大动乱时代”,这个时代的“社会动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动乱”,是中国中古时代的朝廷国家解体中的“动乱”和民族国家兴起前的“动乱”,具有可以破坏一切的力量。在这个长期的“动乱”中,中古性质的国家的解体现象并没有导致出新兴的民族国家的成长,相反,民族国家的因素嫩得象刚出土的禾苗,禁不起严寒的摧残,于是,就出现了一个近半个世纪之久的“历史空挡”:朝廷国家失去了用武力控制人民的权力和能力,而使得中世纪传统的代表地方势力的“诸侯割据”又一次复活,毛泽东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把中国共产党的根据地叫“红色根据地”,并且建立了用不断扩大“红色根据地”的方式来最后地建立共产党政权的主张。因此,就性质来讲,20-30年代所有的被军事势力“割据”的地区都是“中古的”,但是如果说国民党和共产党这个两大政治力量都打出了“民主革命”的现代旗帜的话,那么,完全属于中古性质的军事割据活动接受了一种现代话语的解释就是我们中国人在教科书上所读到的“民主革命”。而毛泽东就是这种“革命”的产儿。因此,要研究和认识这个时代,我们不能说没有“民主革命”的内容——这是其一;但是“民主革命”的内容却只可能体现在传统的“封建割据”的事实上面,如果说这本身就是一对矛盾的话,那么毛泽东——一个主张“枪杆子主义”的人却又是调和此种矛盾的高手。因此,我们把产生于延安的毛泽东思想看成是对“社会大动乱”时期的各种矛盾的事物之调和,使之适应于40年代国际社会民主力量反对法西斯势力的新情况,并且积极地参加了世界民主潮流,这一切都不失为毛泽东的“创造”了。
    
    现在许多人就这一点批评毛,说毛泽东发了国难财,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国难”的责任却不是毛泽东应该负的,它是孙中山先生失败了“民主革命”的一种“遗产”,毛泽东那个一代人整个都是它的继承人(毛的《新民主主义论》承认了这一点)。因此如果说这个“遗产”也有着一个“革命的因素”的话,那么,这个因素与其说是“民主的”,不如说是“民族国家的”,由此而产生的连带问题是,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和民主社会的“民主革命之任务”在当时的条件下就不分政党地转变成了建立“民族国家”的目标。发现不了这个一点,不认为它是当时“拿枪杆子”的中国所有政党的共同特点,而一味地责备毛“邪恶”,显然不是一种负责任的历史观点。事实也是,在20世纪初至70年代,不光中国一个国家是这样,所有那些在战争中建立民族国家的现代国家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2004年7月,我在一篇名为《是革命时代还是后革命时代》的文章(发表在《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中说:
    
    我认为上一个世纪,世界上所有不发达国家中发生的民主革命,其所以都偏离了民主的目标,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这些国家的民主革命发生时恰恰是民族国家处于不发达之阶段,所以革命的目标虽然被认为是实现“民主”,但是这样的目标在实践中就不知不觉地转变成为建立民族国家的任务就非常自然。结果是,这些国家的民主革命的目标之上事实上套上了一个被“民主”更为神圣的民族国家的目标,到最后,民主革命的意义事实就被埋没在民族国家的意义当中。
    
    如果说产生了毛的那个“社会大动乱”时代的“民主革命”之行为事实上是要建立一个新的、有权威的民族国家的话,那么,民主革命就不是在后来的时间内才失去其目标的,而是在它开始的阶段就上已经偏离了革命的“民主”目标,它要求的是在国家做事的“权力”(政权),而不是“民主”。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偏离”,所以革命的领袖人物才可以凭自己的意志随心所欲地引导革命。毛泽东就是这类众多人当中的一个。因此如果要我对产生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说一句公道话的话,那么我只能够说这是传统的朝廷国家解体、民族国家产生前的“空挡”时期。其实,这个时代不是开始于20世纪初,事实上是从1851年的太平天国运动开始的,一个地方的武装打破了朝廷国家的虚弱,而对此的平叛又是朝廷国家借用了地方组织的军事力量(湘军、淮军),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了近代国家体制中的变化。可见,20世纪以降中国“军阀割据”的历史早就形成了。
    
    总而言之,毛泽东的共产党革命其所以成功,前提是朝廷国家在解体过程中出现的“动乱”,如果说这样的现象和这样的事件已经随着民族国家的建立而不会第二次出现的话,那么中国就出不了“第二个毛泽东”,除非中国发生象20世纪中的40年“大动乱”,最终地造成了国家的解体。要知道民族国家本身也有一种自组织的性质,它一旦获得了组织上的成功,就会产生一种基于自组织原则而发生的稳定性。因此在现代条件下,随着经济、技术、军事等等因素的变化与发展,它不是地方力量可以轻易战胜的东西。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主义其所以在第三世界很盛行,但是除了柬埔寨外,几乎却没有一个毛泽东式的游击战争战败民族国家的情况不就是值得人们研究吗?就拿柬埔寨来说,毛泽东式的战争打倒的也不过是“王朝国家”。
    
    (三)
    产生毛泽东的第一个条件,被我说成是,民族国家产生前战争破坏社会的极端情况,第二个条件就是:民族国家从破产状态(这个状态被毛误认为是“白纸”)走向恢复时期,而恢复时期的人民之多数又处于文盲、半文盲状态,加上共产党那种也可以说在世界上算是一流水平的强迫性质的连续的、一贯的、大规模的政治教育,而教育又在国民中形成了真理可能被一个人、一小撮人一个政党所掌握的一元化观念,这些观念在运行期间又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道德力量的支持,变成为一个理想主义的东西等等因素之总合。因此,即使我们假设未来的中国产生了第一个条件(民族国家解体),但是没有这个第二个条件,也还是产生不了毛泽东的。要知道,无论我们对毛泽东个人抱什么态度,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是必须承认的:在上一个世纪的60年代,中国人民和毛泽东的关系不是一般由于上的“政治关系”,而是“宗教关系”;这种关系在现代政治社会中出现是一个例外,不是常规的,所以,它丧失了“再产生”的可能性。也就是针对这一点,我才做出来了毛的孤本论的断言。
    
    也就是说,我们在理论上可以承认存在着“历史的倒退”,中国在未来的时间上有可能出现国家体制的解体,重新出现20-40的“军阀混战”,但是中国人民决不会重新回到一元化的时代,也就是说,要叫中国人民在精神、思想、文化、道德出现一个“全面的复辟”(毛泽东生前就担心这样的情况),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在这里我们一定要看到人类历史同样也存在着一些“不可逆”的因素,没有它,人类的发展和进步就变成一句空话。中国共产党现在丧失了道德上的优势,丧失了教育人的资格和资本,更丧失了可以使中国人凝结的能力和技术,因此,在共产党内已经永远地站不出来毛泽东了,那么,剩下的问题是:在人民社会会不会产生出一个毛泽东
    
    其实,毛泽东虽然有着人民社会出身的背景,但他是“军事-政党”时代和体制中的人物却是一个明显不过的事实,因此从毛泽东现身于井冈山时,他就一直是自己团体中“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和领导者,他象父亲和“神”一样地行使权力,与人民社会没有更多的关系,因此说人民社会中可以出现“第二个毛泽东”,这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可是说这样的话,并不意味着我们应当否定20世纪50年代蒙昧状态的人民社会“受胎”于毛泽东时代之历史。这样以来,毛同人民的关系就显得异常很杂,是20世纪中的所有独裁者们都不可比拟的。
    
    以上两个问题使我得出了毛是中国的孤本的结论。所以,我个人从来都不担心中国会出现“第二个毛泽东”的。1989年,中国倒是可以出现毛泽东的,如果说,邓小平象文化大革命中的毛泽东一样支持学生运动,认为学生是“革命的”,“当权派是反动的”,中国就有可能出现一个矮个子的毛泽东;又如果赵紫阳大胆地、公开地支持学生运动,高喊“凡镇压学生运动的都没有好下场!”并且用他手中的权力发出《绝对不许动用部队武装镇压学生运动》、《严禁出动警察镇压学生运动》的命令,那么我们也有可能发现“毛泽东第二”,学生和人民也许会高呼“赵紫阳万岁!”可是,朋友们,我们发现的不过是一个缺少了精神的、“怕字当头”、躲躲闪闪、战战兢兢的光绪式人物,他不被囚死在瀛台才怪呢?就这一点,我可以说毛泽东在中国的孤本印象又可以通过他是共产党内的孤本得到加强。自毛之后,共产党完全地丧失了“革命性”,因此共产党内的独裁者虽然一代传一代,也只可能出邓小平、江泽民之类的人,绝不会出毛泽东的。因此毛的这一个本子,一旦殁了,就完全没有了!孤本绝了,就成为绝本。这个绝本中真实地记录了一个特殊的年代数以亿记的普通人发自于“内心深处”的对毛的“热爱”,但是,在不到10年的时间内,这种“热爱”被毛泽东个人糟蹋得一败涂地。
    
    一句话:未来的民主运动如果在“动乱”中失败(这是有可能的),人民中间虽然有可能出现独裁者,但是,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是毛泽东式的独裁者。在人类社会中,独裁者的品种很多,不是所有的独裁者都是毛泽东!在一个狼群出没与肆虐的环境中,人们用“狼来了”的传呼声警示大家,不是没有作用的,但在一个狼已经绝迹了地方,再喊“狼来了”有什么意义呢?
    
    (注:这篇文章是我在《独立评论》上读了海璧的《讨论毛泽东为什么会产生比讨论毛泽东本人更重要》的文章后有感而写的)
    2006-9-12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毛泽东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的性功能?
  • 傅国涌:三十年了,毛泽东依然阴魂不散
  • 僭主毛泽东及其七个偶像(下)/解龙
  • 发掘韶山冲:僭主毛泽东死亡三十周年
  • 解龙:《僭主毛泽东及其七个偶像》之四(附录)
  • 嗜杀成性的独夫民贼毛泽东/刘军澜
  •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张林
  • 曹长青:对毛泽东要“九九开”
  • 纪念文革40周年,毛泽东死30周年:几句话, 真精彩!/惶惑楼
  • 比较毛泽东与邓小平时代
  • 旧文集锦:毛泽东的处男诗 6篇/凌锋
  • “咒毛泽东”
  • 刘晓波:混世魔王毛泽东
  • 金钟:毛泽东三十年祭
  • 9月9 日再议毛泽东/武振荣
  • 毛泽东人祸和他的理想破灭史 ?/昝爱宗
  • 祝贺“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发行/林保华
  • 张戎: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毛泽东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中国不能公开评论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
  • 好好的一个孩子的不幸--毛泽东三岁的重孙毛东东(图)
  • 毛泽东直系亲属瞻仰其遗容 三岁重孙献花篮(图)
  • 中国媒体以一般新闻手法报道毛泽东逝世30周年(图)
  • 刘少奇侄孙刘庄宪:我对毛泽东是比较恨
  • 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与网友聊天: 我更像奶奶杨开慧 (图)
  • 退休中共高干促为毛泽东加罪减功
  • 北京纪念毛泽东活动突拒境外传媒
  • 中国新版历史教科书“盖茨”在取代“毛泽东”(图)
  • 纽时:中国教科书改版,毛泽东在哪里?
  • 毛泽东秘书张玉凤耳顺仍优雅(图)
  • 毛泽东外孙女孔东梅经营文化公司 要推广系列红色经典
  • 毛泽东唯一外孙女孔东梅(图)
  • 任不寐:毛泽东与中国传统文化—读苏绍智先生《民主不能等待》一书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毛泽东与江青独生女李讷据传贫病交迫
  • 毛泽东对达赖喇嘛讲「宗教都是骗人的」
  • 鲁德成、毛泽东相片出现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头版(图)
  • 纽约时报 天安门前的毛泽东像 (图)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