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毛泽东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的性功能?
(博讯2006年9月12日)
     看到对毛泽东这个历史人物的一些反面的议论,和大陆上的对毛泽东的并不正确的评价,鄙人也在想谈谈毛泽东这个人的欲望,以利抛砖引玉。我觉得,作为一个讲点公德又有点大度的人,就不会只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一个成名的人物,尽管我也是共产党政策的受害者,铲除共产党的行动者,但不能因为受害了就对毛泽东横加议论与斥责,还是愿意讲点公德地去看待过去的毛泽东好,若不然,与共产党人一样的水准,我们即使赢得了民运的胜利,在拥有民主运动成果以后,可能在行使国家权力时会一样的与我们推翻的人相同的行为,对国对民一样的会采取杀戮与镇压政策而不觉得羞惭或是耻辱。
     上个世纪70年代,生长大陆的我曾经是毛泽东的一个小信民,他的话基本上不认为有什么错,更不必说他的一切行为了。通过一些学习与认识,加上自己的思想逐渐成熟,意思到了为什么毛泽东的确是人不是神的道理,并懂得:过去共产党人把他推到神的位置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未知与愚蠢在作祟,是不值得我们接受的。但是,我们已经跨入了新的世纪,还若因为过去人的无知再用偏颇的眼光去看已经过时、但也很值得我们借鉴的巨人,未免是我们的错误。
     在中国,真正能读懂毛泽东的人,依然不多,因为我们看到的是除了崇拜就是厌恨,这怎么能正确认识客观存在过的毛泽东呢?大家也许并不知道,作为一个世纪伟人,一个政略家,一个能从失败走向胜利的人,他的谋略不超人、不反常理能行吗?就象我们的民主运动,按部就班地运作,能有多少实效的进展呢?我认为,在一些极限较量的决策上,也不是你我仅凭一点蔑视就能具备得了的。并且,我们也知道,他在处理个人问题上,所拥有的叛逆行为使他也的确超越了常规,形成了一个被我们说三道四或者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的顶颠人物。但我认为,从总的行为来看,他的成绩依然值得肯定。例如,他能使中国大陆从家天下进化到党天下,比我们敬爱的蒋老先生还优秀点吧?我们的蒋老先生难道不是杀民的高手?何况我们这些小人物,谁能不再像他们那样不杀民地做得更好呢?在今天中共邪恶到了如此程度时,我们谁能像毛泽东、蒋中正那样,面对凶残的对手,采用应时的所有手段、开掘你我的、所有的、大智慧来能够铲除中共呢? (博讯 boxun.com)

     我看到了许多的笔手笔下的毛泽东几乎是个只会性交的淫棍,或是一个只会残暴什么也不会的人,更不要说正统了,也知道了他与贺子珍的婚姻是建筑在他与杨开慧并没有离婚的前提上的,而且杨开慧在人世上为他生了3个儿子,并为他心甘情愿地献出了生命,我们怎能不为之扼腕兴叹呢?也知道,贺子珍做他的老婆时也不过17岁。但在当时那个政治环境里,作为一个谋略家,他的选择我感觉没有什么不可以,或者说是十分过分的事,也可以这样说,如果我站在他的位置上,所处的环境和条件里,或者今天能够铲除邪恶的共产党,拯救大陆人民和我们的还被关在共产党监狱的维权义士出水火,我也会义不容辞的与一个17岁的小姑娘结婚,去风流,去被市井说三道四,因为我看重的并不是一个17岁的女孩是多么美丽性感,而是看到的未来需要我去不择手段的去做我该做的是更正确的事。
    说回来,孙中山在我们的心目中够伟大的吧?他却能把支持他革命最好的铁哥们朋友的女儿当成了老婆,这又让我们怎么理解?若是用仁义道德的理论来衡量,我们能不感到遗憾吗?孙中山当时也有老婆孩子啊?蒋先生,不也不止一个性伴侣啊?而我们自己,也应自己检讨一下,是不是也不止一个性伴侣?也可以说,再伟大的人物,我们不要企想他能是个坐怀不乱的谦谦君子,说到这,我们在背后,在今天,还用脏水攻讦30年前就死去的世纪人物,天地良心,我们难道不是嫉妒和是不能在作祟吗?或者是出自为了一些铜臭?一个至今也兴不起来的民国王朝?若都不是,那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是我们真的坚持正义、又在一分为二地分析中国人物吗?我看在民主操守的问题上,看待毛泽东,我们的许多文友并不是这样。以我所见,能坚持正义的话、应该仔细研究怎样把胡帮匪徒早日铲除才是最正确,而拿一个死了30年的人继续不停地开涮,到不如把江泽民的卑鄙拿过来谈论谈论,否则,我觉得不能规避卑鄙之嫌!
     到了现在,北京的所有的高官,达从江泽民开始,都在不同形式地堕落、腐化、残暴,我们的光荣使命也就到来了,这个使命就是该把毛泽东争取来的党政转变成民政,而我们此时此刻,又都是怎么做的呢?我们的民主斗士,一些还被共产党关进大狱,我们能无动于衷吗?说回来,如果是为了全面民主信仰,我们为什么就不可以不择手段地去选择有损我们的人格、但对我们的事业又十分有利的事做呢?甚至付出我们的一切又有什么?因为共产党里的小混混,已经把我们的正常人的身份剥夺了去,我们已经成了大陆社会的渣滓,或者说我们已经成了大陆上的“三种人”,试想,我们连起码的人身自由都没有了,我们还在这里不停地议论过去、而不能展开我们的实益的攻略,还在文质彬彬,别说我们是有信仰的人,就是最没有信仰、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人,他们一旦失去了起码的自尊和基本的自由与人生权力,还会再去奢望什么绅士风度吗?在这个问题上,对毛泽东的所作所为,不能理解,我觉得未免太高看了我们自己了啊?
    我们知道,毛泽东之所以与贺子珍结合,不只是解决肉体欲望的问题,我虽也不否认性欲也占了一定的程度,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看重的还是王佐、袁文才手里的那几百号人,因为在当时,有几百人比没有要好的太多,虽然他用了性交做了交易,但为了使土匪身份的人放心与他合作,他选择了这种方式又有什么不可的呢?例如我们,在今天,也想文质彬彬的与北京邪恶势力讲道理,谈伦常,说中国的未来之必然,而北京那几个人也知道我们说得很对,可想到他们的私利,就自然是不按照我们的意愿行势,你说,我们只在台上再这样文雅操守,有意义吗?难道我们就不能想到采用什么政略或者使用什么谋略地进行对中共攻击吗?以至于需要时就不能奉献出自己的好名声?我觉得,采用任何手段,只要可行,只要有效,就都可以!因为我们连脑袋都不在乎丢了,还要在什么好名声上投鼠忌器吗?这未免太短见了吧?
     也可以这样说,毛泽东与贺子珍结婚时,他不是不深爱杨开慧,也不只是为了自己的性欲,因为他失去了这个条件,就有可能使王袁对他不诚信,对他所选择的事业就有可能不利,所以,客观地讲,他这样做是正确的。再说说毛泽东做了国家主席,也很难免与其她的女性有过性关系,这是他们的私事,不值得什么大惊小怪,原因是我们如果也处在他的条件和心态,一样的也有可能拥有所需要的性伙伴。只要两人愿意,什么伦理道德都是狗屁。因为我们的人,根本就没有多少是真正的不亵渎伦常而能恪守自己的贞节,以及还没有脱开党天下的羁锁。
     至于后来成了党天下的国家主席,利用国家机器杀害了那么多的人,我说,这不能只怪罪他自己,这是党天下的制度的必然,是帝王尊严不容侵犯的结果,也是我们需要急于铲除的最实际客观的理由。如果党天下与民天下一样地不害民,我们还做什么民运工作呢?
     况且,从毛泽东的为人与做法来看,他也是个性情中人,与江青结婚纯是为了性欲,以及在延安也可能甚至可以肯定与其她的女性有过性关系,但他也没有否认贺子珍的存在和解除一些肉体上的郁闷啊?也可以说,是贺子珍自己把毛泽东推给了江青,因为她总是用性需要来要挟毛泽东,作为一个谋略家的毛泽东,他的思想和叛逆个性的能量,能被一个无知女子约束住吗?没有过被老婆用性来要挟的人也许没有这样的感觉,有的女人在老公最想原始的行为时她不是配合而是讲条件地加以拒绝,显示自己的权威,其结果,看老公是什么人了,如果是有个性,有思想,有能力的,我想都会被她的行为惹烦,次数多了也就自然恼了,就更不要说越轨抛弃了。
     在过去,帝王都有三宫六妾的找女人,但他对自己的结发老婆还是尊重,尽管不全是,但大多数是,这我们都知道啊?毛泽东作为一个私天下成长起来的人,在党文化的约束下,有点旧的私念,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更何况,像毛泽东这样的人物,不是把性欲放在第一位的人,如果放在第一位,也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成就了,这也不是常人能理解了的问题。至于好色,本来就没有什么错,只要性伙伴愿意做爱,又不伤及他人,局外人不应该过多地罗嗦吧?要不,你不又被儒家学说麻醉了而不能把性行为看淡看开了吗?
     我看到好多先生对毛泽东这样的行为谩骂不止,有的还给毛泽东99开,46开,我不懂得这些人都在想什么?搞臭毛泽东还有什么时代意义?说回来,我看真的是多此一举,更严重的是不自量力,因为毛泽东在大陆民众的心里的位置,不是你我几个小丑呱噪几句就能改变,再说,台湾的御用文人骂了几十年,我看大陆民众并没有改变对毛泽东的看法。
     最可悲的是:我们有些人,特别是台北的政治家,不去好好地检讨自己,顺应大陆民愿潮流,把自己溶入到大陆民众中去,却企图改变大陆民众按照他们的思想做事或思考问题,我认为,这样的政治家未免欠缺水准,或者说没有理性。说实在的话,我们若想打拼天下,就应该醒醒,才能做得最好,得到得更多,因为我们面对的已经不是毛泽东,而是新的对手胡锦涛们。那么,既然我们有了时间,有了目标,不如做做这样的改变工作,放弃再在背后辱骂30年前的人物,才能显得我们自己不再心胸狭隘。
     我认为,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他每做一件事,都是有其实际意义的,不管他是怎么做,只要是不损害多数人的实际利益,那么他采用了自然的本能,都该值得肯定。理由是:在事业之中,一个活鲜鲜的人,不可能被无耻的传统礼教约束住,更不会拘束在无益的正统之中,而是,他的行为,能够与自然的发展规律融合在一起。
     我们也知道,在极限较量时,智者的差异毕竟有限,关键的争锋之所以有胜有败,胜者不仅有思想准备,而且他也深得人心和比对方更多一手的准备和多一种手段才能行。是说,用智谋去做喜欢做的事,才能有进展,毛泽东所做的已经超脱当时的常理,但他决不后悔他所做的一切,他在他的生涯中,用尽了浑身解数,做好了他该做的事,兑现了少年时“做一个掀天揭地的人”的誓言,而且在驰骋疆场时,总是能让愚昧者皆在梦中,为他所用。而在当时,他之所以并不简单地追求道德伦理,是他已经懂得只有赢,才能符合人类的进化法则。
     作为一个领袖,他还知道,没有大势,就不可能有大变,于是,毛泽东就采用了一切手段去争取,而大势虽有了开头,人们在不具备大动作的条件时,这个大势的聚变时机依然就不成熟,因此,他还是利用一切手段去争取。
     真正的政治家,不同于常人之处就是在各色各样的人中善于调节阴阳,使事态向着对他所信仰的事业更有利的方向发展,这样,才能形成与敌对势力的正确博弈之态势。当他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时,他所做的是怎样对事业有利。而今天中国大陆虽然没有大变的先决条件,但我认为,如果有了毛泽东似的大气魄,准能得到民天下这一结果。至于我们用常人的心态来议论这样的人物,的确说不到点子上。
     我感觉,政治事业的成功不外是一群天才引导具有野心的人、有胆识的人共同朝着一个可行的目标前进,这里面的技巧,好多虽是权威但已学不会,更根本具备不了,只有怀才不遇如毛泽东的人,在努力拼搏中感悟出自己的正确思维又能为群体服务。难道说,毛泽东不是个天才么?
     同时,我们再想想上个世纪毛蒋的极限较量,引申到我们这个时代,再看看北京的那群愚昧的挟持中共者,使我们不难感觉到,我们只要能具备毛泽东的水平就足以致胡帮匪徒于死地了,关键是我们怕就怕连毛泽东的智慧都不具备,还谈什么新潮理念呢?更不要说我们腆着脸辱骂毛泽东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了。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傅国涌:三十年了,毛泽东依然阴魂不散
  • 僭主毛泽东及其七个偶像(下)/解龙
  • 发掘韶山冲:僭主毛泽东死亡三十周年
  • 解龙:《僭主毛泽东及其七个偶像》之四(附录)
  • 嗜杀成性的独夫民贼毛泽东/刘军澜
  •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张林
  • 曹长青:对毛泽东要“九九开”
  • 纪念文革40周年,毛泽东死30周年:几句话, 真精彩!/惶惑楼
  • 比较毛泽东与邓小平时代
  • 旧文集锦:毛泽东的处男诗 6篇/凌锋
  • “咒毛泽东”
  • 刘晓波:混世魔王毛泽东
  • 金钟:毛泽东三十年祭
  • 9月9 日再议毛泽东/武振荣
  • 毛泽东人祸和他的理想破灭史 ?/昝爱宗
  • 祝贺“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发行/林保华
  • 张戎: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毛泽东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张朴:写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上市之际
  • 中国不能公开评论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
  • 好好的一个孩子的不幸--毛泽东三岁的重孙毛东东(图)
  • 毛泽东直系亲属瞻仰其遗容 三岁重孙献花篮(图)
  • 中国媒体以一般新闻手法报道毛泽东逝世30周年(图)
  • 刘少奇侄孙刘庄宪:我对毛泽东是比较恨
  • 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与网友聊天: 我更像奶奶杨开慧 (图)
  • 退休中共高干促为毛泽东加罪减功
  • 北京纪念毛泽东活动突拒境外传媒
  • 中国新版历史教科书“盖茨”在取代“毛泽东”(图)
  • 纽时:中国教科书改版,毛泽东在哪里?
  • 毛泽东秘书张玉凤耳顺仍优雅(图)
  • 毛泽东外孙女孔东梅经营文化公司 要推广系列红色经典
  • 毛泽东唯一外孙女孔东梅(图)
  • 任不寐:毛泽东与中国传统文化—读苏绍智先生《民主不能等待》一书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毛泽东与江青独生女李讷据传贫病交迫
  • 毛泽东对达赖喇嘛讲「宗教都是骗人的」
  • 鲁德成、毛泽东相片出现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头版(图)
  • 纽约时报 天安门前的毛泽东像 (图)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