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克: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说起
(博讯2006年9月08日)
    
    【按:个人依照自己的价值观对国家民族进行道德评判,甚至采取相应的行动比如拒绝购买某些商品,是个人自由范畴。中共国没有自由的信息传播,专制政府可以操纵舆论影响大众判断,因而大众实际上没有能够行使真正的个人自由。而每个自认为有强烈民族感情的人都不妨问问自己:对身边的民族同胞,比如进城就业的农民工,我拿出了什么民族感情?如果我对他们遭遇的不公根本没有感觉,我的所谓“民族感情”里是不是只有恨而没有爱?那还是真正意义的民族感情吗?
     中共的历史就是制造仇恨的历史,他们让人恨传统,恨国民党,恨地主,恨资本家,恨右派,恨知识分子,恨刘少奇,恨美帝,恨苏修,恨台独,恨达赖...除了爱中共和中共在不同阶段提倡的有时是完全矛盾的东西(例如财富),你还爱过什么吗?】 (博讯 boxun.com)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是二战结束,日本向世界签字投降的日子 , 是人类战胜法西斯主义的伟大时刻。而就在今年的这一天,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却毅然地参拜了 有 二战甲级战犯列入名册 的靖国神社,这个 举动使得周边邻国非常气愤,尤其是二战的受害国,中国、南北韩国,他们指责日本政府不能正视自己的侵略历史,破坏了和平友好的睦邻关系,于是纷纷召回使节,取消与日本的一些正式会谈,以抗议小泉参拜神社的举措。
    
    上世纪的民族仇恨在中国没有止息
    
    这些天,中国的官方媒体不仅居高临下 、连篇累牍 地斥责日本的参拜行动,而且不遗余力地 批评 报道日本的国防军事发展,企图向国人说明日本正在走向过去的法西斯军国主义。大陆民间的愤青更是不分青红皂白,冲击日本使馆,扬言 " 如果日本敢挑起战争,我们愿意奉陪到底! "
    
    几十年来,中国人在共产主义的爱国 宣传 熏陶下,对耻辱的历史充满愤怒和仇怨,尤其对日本人怀着深深地敌视和憎恨。虽然亲身经历那半世纪前的那场战争,仍然活在世间的人已经为数不多, 但是 " 南京大屠杀 " 、" 重庆大轰炸 " 、" 活人体细菌实验 " 这些灭绝人寰的日本战争罪行和中国近代受屈辱的遭遇却通过政府的长期宣扬,而深深刻在中华民族的记忆里。由于政府几十年的负面的宣传,对日本的形象歪曲的报道, 刺激人们 为过去屈辱伸冤雪耻的民族主义教育,使得仇日仇西方的情绪空前的高涨, 1999 年对 700 名北京人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人认为日本对中国的重大利益怀有敌意,而且在军事和经济上对中国造成了威胁。 2005 年6 月,对 4 千名中国市民的调查显示, 71% 的人对日本没有亲近感。
    
    在2004 ,2005 年之间,压抑 60 多年的仇恨在中国大陆爆发了,愤青们在政府的鼓骚下发动大规模的抗日示威运动,在各个城市陆续上演大型的游行砸馆事件以及各种抵制日货的网路大串联。他们掀翻日产的轿车,焚烧太阳旗,用砖头石块攻击了日本使馆,甚至连无辜的日本的足球队员也不放过,成百上千的重庆人困住来参加友谊球赛的日本球队的车辆,谩骂和攻击如同雨下。最后日本的队员不得不依靠百名警察的护卫,才得以逃脱。
    
    60 多年前,日本皇军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但是现在的日本人无论怎么说都不应该承担前人的这道德责任。只要稍微有点理性,我们就不应该对日本的商品,日本的球员,普通日本人泄愤报怨。
    
    日本人已经不再信奉当年的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也不再是中华民族的敌人。我们没有必要假想自己为精武英雄霍元甲,通过使刀舞枪来错乱时空的抗日。旧时代已经远去 50 , 60 年,这已是21 世纪,是文明的年代,我们应该忘记旧日的怨恨,不应该继续丑化扭曲现在的日本人的形象。仇恨只会复加仇恨,愤怒疯狂只会衍生暴力,暴力的冲突自然会挑起民族之间的对立,民族的对立会触发战争,战争是杀人,再生仇恨的机器,如此以来,冤怨相报何时了结?
    
    日本,中国,哪个更是和平的国家
    
    战争与和平,在人类历史循环反复,因为人不懂得在和平的时代相互宽容,在冲突面前不知道理性克制。
    
    假如现在日本复辟法西斯主义,重操军国主义,欲兴师动武侵略扩张,我们的愤恨情由可原,可是日本已经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几十年来,日本为世界和平作了巨大的贡献,她是联合国经费主要承担国 之一,是世界经济,科技文化发展的龙头,在灾荒地区是主要的物资捐助国,是发展中国家的扶助国,更为中国现代化建设中的提供了大量先进的技术,工程管理,和大量的贷款资本。在国际上,日本选择站在正义的一边,自愿加盟反恐的阵营,阻击恐怖主义。在反恐战场上,时刻有日本军人救死扶伤的勇敢的身影。而面对邪恶北韩武力的威胁,日本积极地部署防卫力量来 制衡 北韩,截断北韩核子武器的扩散和打击。
    
    中国老百姓随着北京的歪曲宣传认为:现在小泉参拜神社就是不悔罪的表现,(少数私立学校)对教科书篹改就是美化日本法西斯的杀人历史,而发展国防就是复辟军国主义,申请进入联合国安全理事国的这一国家正常化运动就是要在亚洲争夺霸权,右派的在日本政坛崛起就是法西斯军国主义的死火复活的鬼影。
    
    的确,对于历史,人类要反省,日本人更要反省。我们已经看到小泉及前几任首相十多次在国际会议上为日本曾犯下战争罪行深深地鞠躬道歉,努力作出补偿的动作。现在的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和平国家,在战后 60 多年间,日本没有发动过一场战争,也没有参与一场的战役。
    
    可是标榜自己爱好和平的北京政府,在解放后的几十年中号召解放军打过了中越战,中印战,跨过鸭绿江攻打过联合国盟军(朝鲜战争)。著名的珍宝岛战役,就差一点演变成中苏大规模交战。自由西藏运动人士宣称是解放军入侵并占领西藏,在中国的南部海域为了争夺石油和南亚各国更是剑拔弩张,就连稍微和平一点的台湾海峡两岸,因为北京政府不愿意放弃武力来实现统一而弄得台湾内政纷纷扰扰,解放军的 高级将领甚至叫嚣, "如果美国胆敢介入台海战事,中国不惜使用核子武器。。。 " ,这几近疯狂的话,携带着上千枚导弹瞄准的是所谓的 " 自己同胞 "----- 台湾人。相比日本,这难道也可以吹嘘说自己更爱好和平么?我们可以在每场战争中自称 " 伟大,光荣,正确," ,但战火硝烟从来不会体恤无辜的生命,为此所谓 " 正义" 的无情的撕杀只会给人类空增仇恨和灾难创伤。
    
    真正残酷害人的不是日本军人,而是法西斯思想,民族主义
    
    当年的法西斯军国主义乃是天皇至上主义,民族主义。他们信奉天皇,用军事力量强制推行所谓的 " 大东亚共荣圈 " 的计划。在日本的《明治宪法》的主要条文中规定" 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之天皇统治之 "" 天皇神圣不可侵犯" 。很多有关二战回忆的记录片,都说明当年的日本人把天皇视作 " Living GOD" 即 " 现人神 " 来崇拜,效忠天皇是日本国人的至上荣耀。天皇是民族国家的象征,日本的《军人敕谕》明文写道,军人与天皇同心,保卫国家," 以永享太平之福,。。。光华于广大世界。。。 " 。全体日本人认同天皇的至高神性,凝聚了日本的民族主义的爱国心,军人为国效忠哪怕是自杀,杀人也是荣耀的。而西方列强在亚洲的鸭霸引发的日本民族屈辱感和对自身的落后警觉,这些更加唤醒日本大和民族主义意识。当一个民族骄傲起来,那小小的岛屿再也无法满足他们要强盛的欲望,资源的匮乏使他们开始贪恋邻国土地。物质资源的占有被认为是民族强盛的保证,后现代的 "达尔文 " 主义的优胜劣汰的竞争丛林法则学说也恰好填补了当年日本人道德良心的空洞,那时在日本人眼里, " 落后的 、 未进化好 的 次人种 --- 支那人 "不配有这么大的土地和这么多的资源,裕仁天皇手一指,日本皇军 就 如虎下山扑向中国大地。
    
    他们既然拜了假神,就分不清什么是荣耀和耻辱,为国家即使杀人,放火,劫掠也是光荣。他们以为, " 大东亚共荣圈 " 这才是东亚的希望和未来,为了这个 " 让世界更好,社会更善 " 的科学筹划,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更不管邻国民族愿意与否,为了实现这历史目的,哪怕通过暴力强制,也在所不惜。
    
    历史学家以 赛 亚 · 柏林曾说,自由有两种,一种是保守顺天的消极自由,另外就是 " 积极的自由 " ,即推行所谓大善让人来实现最大的自由和公平正义," 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 " 都推行的这种" 积极的自由 " 。这种计划的自由,强制掠夺后重新分配的自由其实是假自由,这种更合理的大善结果只能导致极权主义,暴力压制主义,仇恨和屠杀也会随之而来。这些乌托邦的梦的确曾得到很多人的追随和拥抱,结局却总归是幻灭苍凉的,人类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战败的日本,在美国帮助下,放弃了这乌托邦的梦,在心灵上也推倒了极权的 " 天皇 " 假神,有些人接受了更纯正的信仰,有些人开始追随真正的神,真正的上帝 --- 耶稣基督。人们也开始相信自由经济的力量,天赋人权的民主自由的力量。尤其在小泉政府的带领下,逐步向右转, 把邮政私营化,走 充分市场经济 的道路,经济重新腾飞。外交上保持和西方文明国家一致,参加反恐联盟, 制衡 专制国家,维护了世界和平。在小泉纯一郎即将离任之际,日本国民仍然深深的爱戴他,民间不断地制作各种的玩具木偶( 人形烧等)来纪念 他执政团队的政绩。
    
    可是在日本国外,很多人反对小泉纯一郎,说他不应该参拜靖国神社,说他损害了别国的感情。靖国神社是日本人安葬因公殉职人员的陵墓,那里不光存放少数二战甲级战犯,还有更多的是对日本民族有贡献的亡灵,日本人都集中在这里悼念那些为国家逝世的祖先。小泉不会因为十几个战犯而放弃以悼念先祖来 弘 扬爱国精神。
    
    在二战中,不管是受害者还是施害人都是战争的牺牲品,受害者是无辜者的生命,施害人的生命当然也是生命,同样是软弱的人。施害人,那些战犯是被罪恶捆绑的,被撒旦利用的,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制度和错误的思想,错误的主义的产物,他们以及他们的亲属家人同为罪恶的受害者,牺牲品。事隔半个世纪,日本人也已经深深为这罪恶忏悔,我们还要不断追讨他们死者的所欠的债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要憎恨的和现在日本人一样,那是法西斯军国主义本身,那种没有上帝的思想邪灵,正是它上了人的身,是它释放了人的罪,把人变得疯狂凶残,给人类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释放出危险的信号
    
    中国人那种满腔怒火,随时准备复仇的心态,不也是中了撒旦的诡计么?我们虽没有天皇专制,可是北京的最高领导们难道不是在中国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么?难道不是极权政府么?他们不是民选出来的,却动则用中国民意向世界喊话,对外为一些的流氓政权(例如北朝,苏丹,缅甸,伊郎,古巴等等)站台背书。对内用民族主义在国内大肆宣教。而中国的军队也象日本皇军效忠天皇一样,宣誓只效忠共产党的最高权力核心,他们威胁台湾的导弹有增无减,在和平的年代,他们军费开支以两位数的速度逐年成长,他们针对美国西方联盟的的军事演习也是逐年升级。这种磨刀霍霍的情势,怎么不让人担心这是新的军国主义。
    
    在心灵上没有上帝的共产党政府正带领中国人追求着,享受着现世物质繁荣,他们为了追求高效率,用国家的机器压制和统一不同的民意,所谓"集中民主制",这种不依靠自由市场力量,强制推行社会的大善的方式,是为民族复兴还是在规划新的乌托邦呢?
    
    日本已经为曾被法西斯主义迷惑犯罪而忏悔,而我们还沉浸在过往的民族旧恨中不能自拔,民族主义已使得我们对极权暴力执迷不悟。
    旧日的日本,现在的中国,不是同样被这些错误的思想侵蚀么?
    
    我们是以色列人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清醒的认识到我们首先是人,是生命,是自由的生命,如果人心灵上选择追求上帝,那么首先是上帝的选民,是心灵上的以色列人,不是什么中国人,日本人,美国人。国家的仇恨,民族的怨气和人的生命本身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有权选择放弃走旧日仇恨的路,有权选择宽恕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祖辈的人,我们可以放下心上复仇的屠刀,因为我们相信耶稣,因为他告诉人类只有爱和怜悯才可以化解一切仇恨,我们要憎恨的乃是罪恶本身,那种黑暗中不断教唆人犯罪的力量,是绑架人心灵的邪恶理念和思想。
    
    大多数中国人到现在还并不清楚中国近代史,相关的教科书同样不停被政府刻意的篡改,中国的烈士陵园也同样安放着一些杀过人(被害者其中不少是中国人,比如国民党人)有血债的亡灵。如果日本人杀中国人是不可饶恕,那中国自己人杀自己人就可以得到谅解甚至尊重、夸耀么?我们在追问斥责小泉的参拜行动时,可曾扪心自问,那些国共内战英雄烈士何尝不是血债累累。过去那些所谓为 " 正义 " 的掠夺和杀人行为可曾请求过被害者后代的宽恕 ? 那些革命先烈的握枪的双手不是沾满了人的鲜血么?他们的后人却籍此在高位上享受金钱和权力,而那旧日的乌托邦的梦,先人的遗志,不是在现实的物质世界追求中完全丧失殆尽了么?
    
    基督徒一生追求不是人的乌托邦,是永恒的真理,是上帝的国度。基督徒认为现实的世界永远不会完美公正,因为人本身是全然败坏的,但他们相信上帝自然会洞察一切,上帝应允他的追随者为他们伸冤赐福,当作恶人离世,上帝最终会对他作审判,用地狱永恒的火来惩罚,人完全犯不着追讨死人的罪过。
    
    小泉首相愿意参拜神社是出于日本的信仰传统和民族感情,但决不是要挑衅亚洲,称霸亚洲。参拜神社,悼祭先祖,这也是亚洲人的风俗习惯,基督徒当然不会认同祭祖文化,但也不会为此憎恨日本人,因为自由是上帝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参拜事件只是日本的一个小小内政事务,没有迹象说明小泉政府会籍此而兴师动武,中国人如果神经敏感,只会激起对无辜日本民族的仇恨,损害到两国的关系,一旦为这触发战争,那可真是中了撒旦的诡计。
    
    在这撒旦掌权的世界,我们要警觉,我们要思考,在国内,新民族主义狂潮带领我们走向何处?极权共产专制何时了结对国人的捆绑?在世界,要看到我们的邻居,北京的儿子,同样拥抱可怕这两个邪灵(共产和民族主义)的北韩政权,他们甚至用远程导弹公然挑衅邻国,敲诈世界;中东那个集支持恐怖主义和民族主义于一身的伊朗毛拉政权正不顾一切筹备军力,制造核子武器。这两个邪恶轴心,新的法西斯国家,一个在我们周边,一个在世界中心,他们与文明世界分庭抗礼,他们破坏着世界的和平。
    
    世界充斥着各种邪恶思想的召唤,我们真要时刻警醒,不要让梦魇吞噬了人类的心灵。面对着新的世纪,我们要静静地守侯着耶稣带来的人类心灵的曙光,那一天,我们要振臂高呼 "我们是以色列人! "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