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关于暴力本质的思考——对马克思“暴力革命说”的批判
(博讯2006年9月08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利益问题是一切社会冲突的本质问题,人类的全部暴力行为都是围绕 着利益这个轴心得以展开的。无论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暴力行为,还 是群体与群体,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政治暴力,都是围绕达到更有利于 自己的目的这个中心问题而展开的。

     恩格斯认为“暴力仅仅是手段,相反地经济利益是目的。目的比用来 达到目的的手段要‘基础性’的多;在历史上,关系的经济方面也比 政治方面同样基础性的多。”恩格斯与马克斯的观点完全相同。在这 里,他们对暴力的看法与本文的观点至少有三点不同。 (博讯 boxun.com)

    其一,马克斯、恩格斯所谈及的暴力主要是指集团、阶级或民族之间 的大规模冲突,具有强烈的阶级性,是一种政治斗争激烈化的表现。 而本文所论及的暴力则既是一种历史现象;是一种来自于人类最初的 攻击与防守本能,也是一种反映自然法则的谋生手段。它早在阶级产 生之前就客观地存在着。最初是个别的、偶发的,个人与个人之间, 群体与群体之间的欧斗行为。原始部落之间的暴力争斗,是决不存在 阶级斗争意识的。至于政治斗争采用了暴力的手段,则是对抗社会的 历史。我们的结论是:暴力大于政治。暴力决不仅限于政治对抗方 式。在对抗社会中,暴力是解决一切争端(包括政治争端)的主要手 段。而战争则是“一切人与一切人”的暴力。战争是一种群体与群 体,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为了一定的利益而进行的公开武装冲突,也 即“一切人与一切人”所进行的暴力状态。因此,战争关系只能是国 家与国家,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关系。

    其二,马克思、恩格斯基于上述观点认为,暴力斗争的根本目的在于 经济利益。而我认为暴力决不仅仅根于经济利益。其它利益如信仰 的、文化的、伦理的、感情的或其它方面的利益同样可以导致暴力。 例如,在家庭关系中导致暴力冲突决不都是经济问题,更多的可能是 道德和感情等多种原因。在大规模的群体冲突中,也不都是经济原 因,也有意识的、宗教的和文化的抵触所引发的。马克思主义用经济 决定一切的观点来解释所有暴力的起因是站不住脚的。

    我所言及的暴力起因在于利益冲突的观点,决非仅限于经济利益。同 时也包含着经济以外的其它利益,历史上多次的宗教战争充分印证了 这一点。如16世纪到17世纪发生在伊朗萨菲王朝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 间的“伊土战争”,16世纪下半叶发生于法国封建贵族之间的“胡格 诺”战争,决非仅仅基于经济原因。更何况当代社会文化冲突一再提 供这样的凿证。

    总之,本文所论及的暴力决不仅仅表现为大规模的政治斗争,而是指 在人际关系,群际关系和国际关系中普遍存在的,以实施武力强制解 决争端的手段。它虽根由于利益冲突,但决不仅仅是经济利益,同时 也包括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多方面利益。

    其三,在如何看待暴力的历史作用问题上,本文更与马克思主义的观 点明显不同。

    暴力是一种历史的现象,起源于人的攻击与防御本能,受制于人的认 识与观念,是社会竞争日趋激化,人们利益不断发生冲突的结果。在 人类进入对抗社会后,暴力成为阶级斗争和选择变革的唯一可行的手 段。这是暴力在历史上所产生的第一种作用。暴力在历史上的第二个 用在于,它能够暂时地平息争端,清除冲突,使社会秩序得以暂时性 稳定。当人们还不能自觉有效地运用民主的、谈判的方式来化解冲 突,谋取和保护利益时,暴力就是解决问题的终审判官,即“以力量 对比决定胜负”,尽管它所维护的常常是一种不平等事实,但却毕竟 有助于使纷争状态临时性消失;尽管暴力中止纷争状态的结果,是一 种新的不平等,但却在动乱中起着暂时保证秩序稳定的作用。暴力在 历史上的第三个作用是震慑和制衡作用。暴力是以流血为代价,它的 后果常常导致两败俱伤,鱼死网破,也正是由于暴力斗争的这种残酷 性,才使趋利避害的人们对暴力产生某种恐惧,迫使那些最凶惨的战 犯也不得不坐到谈判桌上,寻找和平的方法解决争端。于是,在暴力 和流血冲突不断推动着的历史发展中,暴力本身又被从前沿推向了后 方,逐渐成为一种最后的,和迫不得已才加以运用的手段。这样暴力 又产生了另一作用,经常被用来震慑或恐吓对手。例如“最后通牒” 就是这种意义上的产物。特别那些惯于借用暴力来达到目的,作恶多 端的暴力狂,也不能不对“以暴对暴”的暴力后果熟视无睹,而有所 节制。这是暴力本身所体现出的一种二重性。

    尽管人类社会的暴力斗争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同时也对推动历史 发展产生了巨大的作用。但是,不论这种暴力来自于纯粹的人际关 系,还是群际关系,或者是国家关系;也不管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暴 力镇压,还是被统治者的暴力革命,暴力对历史的巨大破坏作用却是 客观存在,不容置疑的。不管是那个阶级,只要采用暴力推翻了一种 统治,还会用暴力来建立另一种统治。暴力的破坏性、强制性和不平 等性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决不应当偏面夸大暴力革命在历史上的进步 意义。

    马克思说:“暴力是每一个孕育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并认为 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普遍规律,支持一切“革命暴力”,反对 一切“反革命暴力”。其实不管是“革命暴力”,还是“反革命暴 力”,都没有“接产”到一个不采用暴力统治的真正自由、平等的崭 新社会,那些躺倒在共产革命烈士墓上的花圈,已经为暴力革命画上 了句号。因此,暴力只能是延续暴力历史的输氧器,而决非是孕育新 文明的“助产婆”,这已被人类历史所证实。马克思主义分割两种暴 力的共同来源和本质,形而上学地将暴力竞争区别为绝对对立的“革 命”与“反革命”两种。这不过是“不是黑、就是白”的历史僵化思 维模式的继续。马克思视而不见所谓“革命暴力”在历史上的巨大破 坏性的一面,和一切暴力同样建立着强权基础上的不平等这一客观事 实,充分说明了马克思主义对待暴力问题的偏见,由此它才能成为阶 级进行政治斗争的思想工具,偏离了科学、客观的解释历史的公正立 场。

    在当代文明社会中,我们只有鲜明地、理直气壮地和毫不含湖的反对 运用暴力解决社会政治争端和推动社会变革,彻底摒弃马克思主义的 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才能与人类几千年来的全部对抗历 史彻底决裂,“接产”到一个文明、理性、民主、包容的自由新社 会。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有关人“类”理由的哲学思考
  •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
  •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 牟传珩: 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