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欧阳晨雨:物權法草案,“公共利益”緣何不作界定?
(博讯2006年9月05日)
    歐陽晨雨(西安 歐洲導報社供原創稿)
    
     物權法草案四次審議稿第四十八條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依照法律規定的許可權和程式,可以徵收農村集體所有的土地和城市房屋及其他不動產。”公共利益是不動產徵收徵用的關鍵前提,究竟何為公共利益?對公共利益如何界定?對此,眾說紛紜,塵埃難以落定。 (博讯 boxun.com)

    
    以民法學者梁彗星為首的《物權法草案》起草小組在其建議稿中曾對“公共利益”進行了概括:“所謂公共利益,指公共道路交通、公共衛生、災害防治、科學及文化教育事業、環境保護、文物古跡及風景名勝區的保護、公共水源及引水排水用地區域的保護、森林保護事業,以及國家法律規定的其他公共利益。”但是,本次提交審議的物權法草案中並沒有採納。
    
    對此,近日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胡康生解釋說,法律委員會經反復研究認為,在不同領域內,在不同情形下,公共利益是不同的,情況相當複雜。物權法作為民事法律,不宜也難以對各種公共利益作出統一規定。所以,法律委員會建議物權法對“公共利益”不作具體界定,而以由有關單行法律作規定為宜。(8月23日《中國青年報》)
    
    面對一部沒有“公共利益”界限的物權法,公眾無疑最擔憂。因為現實中一些地方或者部門藉口公共利益需要,非法徵收或者徵用土地,侵害群眾利益事件時有發生。作為一部設定群己權界、定紛止爭,旨在明晰保護國家、集體、個人財產權的法律,熱議中的物權法,寄託了民眾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強烈願望。但是,回到現實中,依託區區一部物權法對公共利益進行界定,的確還存在困難。
    
    從本質來看,公共利益不同於國家利益,與市民社會緊密相連,既是現實的,與公眾個人對私人物品的需求相區別;也是抽象的,對公共物品的多層次、多樣化、整體性的利益需求。在這點上,恰如民法學者王利明等人的觀點,公共利益的範圍、內容和受益物件都是不確定的,覆蓋了文化、教育、衛生等領域。如果也一併全納入“公共利益”,範圍太寬,面臨教育、衛生改革的壓力,更會讓繈褓中的物權法獨木難撐。
    
    也有些學者認為,可以概括規定公共利益幾個基本條件,如公共利益應當具有妥當性、必要性和適當性。但是,如此抽象規定公共利益,也並非妥當。行政權力部門最容易成為侵犯公民物權的主體,難道還應當“自己充當自己的法官”嗎?訴訟中的法官內心自由確信,會不會遭遇非法干涉?抽象性過強,會不會為不公正留下後門?
    
    雖然公共利益不好界定,但是並不代表法律應當“回避”。起碼在物權法中可以對土地等不動產中的“公共利益”可以進行界定。從國外做法看,大都在土地徵收或者徵用等單行法律中進行專門規定,採用列舉兼概括式立法的居多,例如《日本土地徵用法》、《韓國土地徵收法》等。《韓國土地徵收法》第二條中的公益事業指:(1)有關國防、軍事事業;(2)鐵路、公路、河川、港口、上下水道、電氣、燃氣、廣播、氣象觀測等建設事業;(3)國家或地方共同團體設立的辦公場所、工廠、研究所、公園、市場等建設事業;(4)國家或地方公共團體指派的建設者進行的住宅建設事業或住宅用地事業,等等。
    
    界定“公共利益”不能畢其功於一役,物權法尚難以承載。從短期看,完全可以在《物權法》中例舉式概括,除軍事用地、國家基礎設施用地、國家文化教育用地等用途之外,不得假公共利益之名。從長遠看,不妨制定一部《公共利益法》,全面規範和科學界定文化、教育、衛生等公共利益,並與期待中的《反壟斷法》和《國家改革法》鏈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