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9月05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据《经济观察报》9月3日报道《各地驻京办面临生存整肃风暴》(以下简称《风暴》)。该报道说,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曾点名批评各级政府驻京办事处的 “跑部钱进”,整顿驻京办事处已被中纪委和监察部列为2006年四大工作任务之一。 (博讯 boxun.com)

    
    2000年,我曾写过《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2005年,根据新的情况我对该文进行了修订并再次发表。我归纳出八类“合法腐败”,包括“臃肿而重叠的党政机构”、“政府的财政开支的任意性和不透明性”、“政府预算外的任意税收和行政收费”、 镇压制度的巨大成本”、“言论的管制和审查的制度的开支”、“为了政治稳定的经济优惠政策”、“权贵通过垄断体制来合法地掠夺和挥霍社会财富”。其中的第四类合法腐败就是中国特有的“办事处现象”。
    
    的确,走遍世界,大概没有几个国家的首都会象中国的北京这样,充斥着如此众多由各级地方政府(从省、市到县、镇)派驻的办事处。在我家附近,就有湖北省沙洋县驻京办事处。虽然与省、市级驻京办事处相比,这个县级办事处简陋得堪称寒酸,只有一排平房和一家冷冷清清的餐馆,但也要从本县财政中开支。
    
    除首都北京之外,各省的省会、区域经济的中心城市(如上海、广州),和经济发达的沿海特区(如深圳、大连),也都设有外地各级政府的办事处。毫不夸张地说,全国大多数省、市都在深圳、广州、上海、大连等城市设有办事处。
    
    据《风暴》一文介绍,仅在北京,就有52家副省级以上办事处,520家市级办事处和5000多家县级办事处。如果再加上各种协会、大企业和名牌大学的联络处,各种驻京机构超过一万家。如果加上其他地方的办事处,估计至少有几万家办事处。
    
    八十年代,各省、市驻京办事处还不够气派,大都是多个省市的办事处集中在一处,如北太平庄附近就有两个不大的院子里,集中了“八省市办事处”。而现如今,办事处群居现象早已成为历史,每一省级或大城市的驻京办事处,都要在北京比较昂贵的地段上买地建楼,而且要建成堪与商业性大饭店相媲美的豪华大厦。
    
    种类繁多、名目不一的办事处的开支,皆来自各级政府的财政,也就是纳税人的民脂民膏。《风暴》一文透露,据不完全统计,各级政府驻京办事处的资产在2001年就超过了100亿元;仅2002年,这些办事处购房、建房的投资和日常开支就高达43亿元,平均每户482万元,比上一年增长了23.5%和21%。同时,各地办事处每年用在疏通关系上的“灰色经费”在200亿元以上。如果加上各省的省会、区域经济的中心城市(如上海、广州)和经济发达的沿海特区(如深圳、大连)的办事处,用于办事处这一怪胎的开支将大幅上升。
    
    同时,合法腐败的办事处也是非法腐败的高发区,仅最近几年因非法腐败而落马的驻京办负责人,就有河北省驻京办主任王福友(李真案)、广西驻京办事处副主任李一洪(成克杰案)、沈阳中沈阳驻京办主任崔力(慕马案)等人。
    
    中国为什么会有这种独特的办事处现象?就在于中国是权力高度垄断的国家,垄断权力的核心在首都北京。一句话,办事处是独裁体制下的怪胎。
    
    办事处的主要功能是为各级地方官员服务。它具有接待本地区来京办事开会旅游的官员及其家眷,为了本地官员进京跑官跑项目跑投资作好日常功课和疏通各部委的关节,每逢节日向中央机关的官员们送礼。因此,办事处职位是肥缺,在办事处就职的人员,既可以享受大都市的生活,又有机会讨好本地大员;更重要的是,办事处人员具有接近中央部委及其官员的便利。所以,办事处也是本地官员安排亲朋好友的好去处。
    
    “皇城根下,无权也风光”;“天子脚下好办事”;所以,决不能小看办事处在京城的“跑”,它能为本地政府跑出钱财,也能为本地大员跑出政绩或官职,所谓“跑部钱进”、“京城跑官”,是也。
    
    多年来,腐败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官场的顽疾之一,但人们对官场腐败的指责多集中于违反现行法律的案件。在我看来,中国式的腐败,不仅是那些违反现行法律的腐败,或主要不是“非法”腐败,更根本的是独裁制度所保证的“合法”腐败和“合法”挥霍。因为,独裁者能把最大的公共资源——公权力——据为己有且肆无忌惮地滥用,变为权贵们的谋私之具。权贵们可以利用公权力“合法”地谋取的巨额“私利”。甚至,这私利,不仅是经济利益,更是政绩及其更高的官位。
    
    如果从非法腐败的角度看,朱鎔基是公认的清官,但他的清廉并不能掩盖其滥用权力所造成的合法腐败。比如,具有先进磁悬浮技术的发达国家德国,原准备建造 “杜塞尔多夫-多特蒙德”78公里的磁悬浮,但终因造价过高而放弃。而在经济还不发达和技术也不先进的中国,好大喜功的朱鎔基偏要在上海引进德国磁悬浮,甚至在铁道部反对的情况下,朱鎔基也要建造。最后,他凭借手中的总理大权促成上海磁悬浮的建造。而现在的事实证明,这项总造价超过100亿人民币的昂贵工程,不仅是代步的奢侈品,而且是典型的赔本买卖。
    
    近年来,大陆反腐电视剧所刻画的腐败官员类型,已经不再是单一的贪财好色,也有为了实现政治野心的“政绩腐败型”。他们甚至在经济上很清廉,但他们专横跋扈、好大喜功、报喜不报忧,他们滥用权力、媚上欺下、欺上瞒下、打击报复、陷害好人,……他们最后堕落为罪犯,并非因为个人捞了多少黑钱,而是向上爬的政治野心使然。
    
    所以,在屡禁不止、越反越猖狂的非法腐败的背后,是执政党握有支配社会所有主要资源的绝对权力的合法腐败。合法腐败所导致的经济成本之高昂和经济效益之低下,是最为典型“制度性腐败”。
    
    2006年9月5日于北京家中(《观察》首发2006年9月5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 刘晓波: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 刘晓波: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 刘晓波: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 刘晓波: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 刘晓波: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 刘晓波: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
  • 刘晓波:从自由优先看御用派和新左派之争
  •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刘晓波
  • 刘晓波: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 刘晓波: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 刘晓波: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 刘晓波: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
  • 刘晓波: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易明
  • 刘晓波: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 刘晓波: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 美国之音报道刘晓波等受威胁事件
  • 刘晓波收到威胁信:“小心狗命”
  • 刘晓波: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 刘晓波丁子霖等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
  • RFA: 刘晓波出书批判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出版(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刘晓波:樱花的中国劫难(图)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