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明:从中国角度看民族解放
(博讯2006年9月04日)
    
    一、斯大林主义促成苏联解体
     (博讯 boxun.com)

    中国大陆现在政治上还是一个斯大林主义国家。因此,了解斯大林主义和苏联的过去,就能预测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大陆的未来。
    
    斯大林从二十年代末逐渐控制了苏联大权,开始形成自己的一套管理制度,即所谓“斯大林体制”。这种体制在苏联一直沿用近六十年,直至戈尔巴乔夫执政后期才逐渐改变。斯大林体制——政治上:一党执政、个人专权、缺乏民主;经济上:高度集权、计划经济;文化上:对意识形态的高度垄断和追求文化发展的单一性。这种体制在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乃至戈尔巴乔夫时期表现略有不同,但大体上如此。
    
    斯大林体制对苏联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发展造成很大的束缚和伤害,在民族关系领域也不例外。该体制对民族关系的恶劣影响主要表现在:
    
    第一,中央集权体制的突出特点就是专制。苏联分成若干加盟共和国、自治共和国,但实际上使这些民族自治实体徒有虚名,感觉不到宪法规定自己的权利,从而使共和国与中央的关系始终处于“弹簧”状态:中央强硬,共和国就软些;中央一放松,共和国就谋求分立。
    
    第二,共产体制缺乏民主、个人专权。领导人在民族关系方面犯了许多错误,有些错误相当严重,使得各个民族追求独立的运动此起彼伏,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与此同时,加盟共和国与自治共和国的政权架构,给了各个民族操作自己生活的独立平台。在苏联解体之前,就预演了十六个独立的各个主权国家各自存在的事实。
    
    第三,回顾下来,甚至可以说,苏联就是俄罗斯帝国走向全面解体的辉光返照。从斯大林到戈尔巴乔夫的历任苏共领导人并没有看到苏联民族问题的严重,还在自慰说,苏联民族问题解决了,甚至说“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这就形成了积怨。1985年戈尔巴乔夫掌权,1991年年底苏联解体;苏联垮在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但根源在斯大林时期。
    
    二、中国境内的民族解放
    
    下面,我们从斯大林体制的角度分析一下中国境内各民族包括汉族在内的民族解放。
    
    二十世纪国际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一次大战使得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解体,二次大战瓦解了英国和法国的殖民体系,1970年代的革命结束了葡萄牙海外帝国。
    
    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也造成各民族纷纷起义,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两国实际处于分裂状态。只是由于斯大林体制,促成苏联新沙皇的霸权和中共新皇帝的暴力,结果在原先沙俄帝国和满清帝国的版图上,才没有形成若干独立的小国。
    
    近二十年来,中国大陆人民的民主意识进步很大,到1989年达到一个高潮,提出了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的口号。与此同时,西藏人民的独立运动,台湾人民的分离运动,香港人民的自治运动,也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的关注。从事民主运动的大陆人士也日益同情这些新兴力量,虽然观点和立场并不完全一致。
    
    但是,在传统文化和中共专制文化的双重影响下,民主自由平等的原则在大国沙文主义面前,即使是在民运人士的心目中,有时也不那么理直气壮,更不用说占大多数的中间民众了。有的民运人士辩解说,追求民主的目的不是要国家分离。其实这反过来正证明了今天的所谓统一只是专制强权的结果。不错,民主的目的当不是去追求国家的分裂,但民主既然给人民的社会生活提供了更大空间的自由选择,所以真有一天、人民真的选择了国家分裂的话,那也只能说明此前的国家统一是一种虚假、痛苦的捆绑。
    
    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与东土独立运动、西藏的独立运动、台湾的分离运动、香港的自治运动有一个共同的理由或目标,那就是推翻专制或逃避专制。此外,在东土独立运动、西藏的独立运动、台湾的分离运动和香港的自治运动之间,又有地理和历史的共同之处。她们都是位于中国大陆的边远地带,都曾有过不受中国大陆政府控制的历史,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它们现在都有一个已经可以运作的政治平台——那就是新疆自治区、西藏自治区、中华民国在台湾、香港特别行政区。东土独立运动和西藏独立运动还有其独特的原因,那就是宗教文化传统和民族的不同。
    
    由此可见,东土独立运动和西藏独立运动的理由最多,因而广泛受到国际民间社会的同情与支持,东土人民和西藏人民在中共的占领统治下受着人权与主权的双重压迫。不幸的是,在现实政治利益面前,迄今还没有一个国家政府愿意得罪中共而承认东土和西藏的流亡政府,只能由一些民间团体给予达赖喇嘛个人以崇高的荣誉。
    
    从国际法的角度看,这种局面拖得越久对东土独立移动和西藏独立运动越为不利。例如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问题上也可预见在当今达赖喇嘛之后这个问题会更加尖锐对立。中共的政策是,对外讲统一,以民族主义为号召;对内讲稳定,以繁荣富强为借口。至于这种统一是否公正,这种繁荣以什么为代价,就避而不谈了。其真实用意只有一个,维护一党专制和寡头集团的利益。中共在东土问题和西藏问题上的许多欺骗性的宣传是已被中国民众,甚至是从事民运的人所接受的。因为他们长期听不到不同的分析。
    
    由于中共与苏联一样是斯大林体制的国家,因此对意识形态也同样进行高度垄断,并推行文化单一化的政策,从而对民族感情造成严重伤害。从毛泽东到胡锦涛的文化政策基本上是以汉族斯为中心展开的,充满大汉族沙文主义的色彩。例如,在阐述历史时必须以汉族为中心,甚至把满清当年的侵略扩张也说成是“进步”,是应少数民族的“请求”,是少数民族“自愿归并”。把扩张有功的清军将领奉为“英雄”, 而当少数民族歌颂本民族的抗清英雄时,则被说成是“民族主义表现”。
    
    少数民族从小就知道“康熙”、“毛主席”,而不知道本民族的文化哲人。事实上,有许多少数民族的历史要比满清和共产党的历史长得多,也不乏优秀的作家诗人。而现在的中国政府却采用行政手段大力推广普通话,这就对对少数民族的感情造成伤害。
    
    三、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
    
    布热津斯基1971年讲过的一段话。他在题为《苏联民族问题的政治含义》(译文见《民族译丛》1989年第2期)的文章中写道,像苏联这样的大国,仅靠外力是无法使它解体的,分立主义在苏联能够实现,必须是苏联出现国内危机和国际灾难相结合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他所说的国内危机是指:苏联领导的瘫痪,社会上层的分裂,是非混乱,进退失据,无所适从,此外还包括经济停滞。国外灾难是指因国际冲突引起的某种重大崩溃,使得整个专制政权面临挑战。戈尔巴乔夫执政后,国际冲突并没有发生,苏联国内形势却出现布热津斯基所设想的变化那样,苏联在内乱的作用下解体了。
    
    1、非汉族的解放道路
    
    在我们看来,布热津斯基过去对苏联进行的分析,同样可以预测未来的中国大陆。因为中国大陆的问题并非出在外面,关键在于自己。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据。苏联解体证明的就是这个道理。
    
    在我们看来,中国将来的民族解放运动也很可能是按照“民族自治区域”这一政治单位的线索来发展的。
    
    为什么苏联那样容易就解体了?而且刚好按加盟共和国的数量解体?不多不少恰恰分成十五个?这是因为民族区域的划分起了关键作用。本来,苏联的民族数量决不只这十五个,而有一百多个。无独有偶,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的解体情况也很相似。应该说,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解体的原因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这就是它们都是以民族为单位组建起来的联邦制国家。其中的苏联是最早建立的,后两个国家是仿效苏联的产物。而它们的解体也是按照“民族自治区域”这一政治单位的线索来发展的。
    
    以民族为特征的联邦制具有的特点是:联邦主体即各加盟共和国。
    
    1、除外交、国防外,基本上拥有作为一个独立国家所必须的所有管理机构;
    
    2、形成了以当地民族为主的领导班子,这已成为惯例,并为法律所规定;
    
    3、联邦主体内的主体民族形成了这样的观念,即把用本民族命名的民族自治实体视为“自己的”国家,把生活在这里的其它民族视为“外来民族”,并采用各种手段强化主体民族的地位;
    
    4、受示范效应的影响,联邦主体内的一些“次主体民族”也谋求享有同样的特殊地位,建立“自己的国家”,从而导致不时出现民族矛盾和民族冲突。
    
    上述几点决定了,一旦有条件独立时,联邦主体很快就可以独立,因为现成的机构设置,领导班子构成,特别是主体民族的国家意识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同时,为了赢得独立,以主体民族为主组成的领导班子往往起着组织和推动作用,这从苏联解体过程中,一些加盟共和国领导人的表现,看得十分清楚。
    
    而这些特点与中国大陆的“民族区域自治”如“内蒙”、“新疆”、“西藏”、“广西”、“宁夏”等民族自治大区的存在,是十分一致的,而且苏联的解体已经对中国大陆的民族解放发挥了强烈的示范作用。何况中国还有大量的“民族自治州”的存在。
    
    总结起来就是说:中国境内的非汉族的民族解放,只需要两个条件的配合,就可以实现:那就是民主化和现有政治架构(自治区、自治州)的结合。
    
    2、汉族的解放道路
    
    中国境内的民族解放运动,不应限于少数民族,而必须包括中国最大的民族——汉族自身。
    
    汉族为什么以及如何从中共的统治下获得民族解放?
    
    我们认为,共产主义严重破坏了中国的生活,瓦解了中国的民族自豪感。对中国来说,“共产主义”的名目永远是和国耻、内乱、亡国危机、奉独裁者为偶像的黑暗时代,联为一体的。共产主义者,一到关键时刻就出卖国家利益,美其名曰“支援世界革命”,他们无孔不入地鼓噪阶级斗争,发动内战、屠杀忠良,不惜用民族的脊梁,做成共产主义地狱的支点。所以汉族人要活得有尊严就必须推翻共产党的奴役。这就是汉族为什么以及要从中共的统治下获得民族解放的理由。
    
    “中国的民族的解放”——其社会政治的意义,就是建立纯粹的民族国家,而不是复兴一个满清式的帝国霸权;其历史文化的意义,则是开辟一个融合了现代文明和传统文化的民主社会。一切保持民族自尊的中国人,会竭尽全力,从马列主义亡国学说的阴影下,解放中国民族。因此,对于汉族来说,民族解放就是民主化。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主要内容是精神性的,也是政治性的。而汉族自身的民族解放,也需要认同并支持少数民族的民族解放,这一点是特别重要的。用一句并不陌生的话来说:只有在少数民族获得解放以后,汉族自己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而各个民族的民主化与解放,在事实上也是互相支援的。这就是汉族如何从中共的统治下获得民族解放的方法。
    
    2006年7月28日
    (摘自“中国民主运动研习中心”网站http://cdmrc.org/
    作者陈明为“中国民主运动研习中心”负责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