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武警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再论警察国家化/吕耿松
(博讯2006年9月03日)
    吕耿松
    
     去年12月,中共广东当局出动大批武装警察镇压汕尾农民,导致几十人死亡和下落不明。今年7月29日,浙江当局又出动武警镇压萧山的基督教徒。8月2日,湖南省湘阴县移民因迁移补偿款被地方贪官贪污挪用而到市政府上访,当地政府调来大批武警对移民上访者镇压,据称开枪打死了移民上访者100多人。中国武警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它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扮演了一种什么角色?。 (博讯 boxun.com)

    
    名副其实的“党卫军”
    
    去年6月21日,全国武警部队召开第一次党代表大会。这次大会产生的党委会是个十分庞大的组织:武警部队第一届党委会书记是武警总部政委隋明太,副书记是司令员吴双战,所有的副司令、副政委及总部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和后勤保障部长都是党委会常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武警总队,各机动师及新疆建设兵团武警总队的总队长、师长、政委都是党委委员。也就是说,武警第一届党委会有一百多人,这是中国共产党除中央委员会之外的一个最大的党委会。在这个党委会之上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公安部长兼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周永康,他是武警部队党委会第一书记。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武警部队历来是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双重领导,一直没有建立党委会,但去年胡锦涛为什么要给它建立一个党委会,而且是这么大一个党委会?不难猜测,这里面包藏着某种政治信息。
    在1999年7月16日中国武警部队开展的“争做党和人民忠诚卫士”活动中,江泽民题词:“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 胡锦涛上台后,多次特别强调,“要把武警部队建设成为一支政治可靠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把广大官兵培养成为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武警部队第一次党代表大会上,公安部长兼武警部队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周永康强调,“要把武警部队真正建设成为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保卫国家安全和维护社会稳定的一支政治可靠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今年1月5日,武警司令员吴双战和武警政治委员隋明太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说“只有把武警部队建设成为一支政治可靠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把广大官兵培养成为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才能真正做到不论敌对势力在哪里捣乱,我们都能从容应对;不论敌对势力怎样变换手段进行破坏,我们都能实施有效打击。”在这篇文章中,吴双战和隋明太明确把“台独”、“藏独”、“东突”、“民运”、“法轮功”等列为敌对势力,要予以“从容应对”和“有效打击”。实际上,被吴双战们列为“敌对势力”的还有以失地农民和失业工人为主的维权人士以及非官方的宗教活动人士。
    江泽民和胡锦涛要求武警“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且不说他们把“党”摆在了人民的前头,就是“人民”也是盗用的。中共85年的历史证明,“党和人民”是水火不相容的,它们决不是一个共同体,所以,这个要求只能解释为“永远做党的忠诚卫士”。周永康所说的武警的三大任务是“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保卫国家安全和维护社会稳定”,实际上,只有“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一项是真的,“保卫国家安全和维护社会稳定”是假的,是对广大武警官兵的欺骗,让他们盲目地充当共产党的炮灰。胡锦涛上台之初,搞了个《武警部队军师职领导干部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轮训班》,提出武警部队要解决好“打得赢、不变质”这两个“历史性课题”。 什么叫“打得赢、不变质”,并把它提到“历史性课题”的高度?打得赢是指业务过硬,能“上一线、打头阵”;“不变质”是指“始终做到在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党对武警部队的绝对领导”。
    从上面的训示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军队、公安、武警三者中,今日中共当局对武警的控制最严,武警对共产党的效忠程度也最高,这是由武警的性质决定的。军队的职能是国防,是御外的,尽管共产党强调“党绝对领导军队”,但军队的这种御外的天性使军队具有当然的国家性,军队国家化的理念在每个官兵的心底里都是认同的;公安由于整天同老百姓打交道,也就天然具有人民性,公安机关的职能很多,其中交警、刑警、户籍警等大多是为社会服务的,只有“国保”、“610办公室”等特务机构才是共产党的走卒、鹰犬。武警是内卫部队,是对内的,它具有军队的功能,又同时具有警察的职能,这是一支独裁统治者须臾不能离开的队伍。有人把中国的武装警察部队比之于古代的羽林军、禁卫军,或比之于近代一些国家的宪兵。但更多的人认为,把中国武警与法西斯德国的党卫军相比,那倒恰如其份。
    
    中国武装警察的沿革
    
    中共武警的建立可追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苏维埃时期。当时,共产党仿照苏联的“契卡”组织建立了警卫营、警备团、保安团、保安大队、保卫大队、保卫队、警卫队、政治保卫队、除奸团等,主要担负着保卫中共军政首脑、警卫军政机关、暗杀、看押罪犯及维护当地社会治安等任务。那时候,这个组织集公安、安全和武警三个机关的职能于一身,不过当时没有武警这个名词。邓发、康生、李克农等先后担任过这个恐怖组织的头子,即使是老共产党员,听到这些人的名字也会毛骨悚然。1949年8月31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成立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隶属公安部建制领导,担负中共中央、中央政府和北京的治安保卫任务。同时,在较大的城市中,已有由解放军为骨干组建而成的公安总队、公安大队、纠察总队,在省、地区和县组建了警卫营、警卫连、公安大队、保卫队、执法队等,在铁路沿线组建了铁路公安武装。当时的这些武装大部分属于各级政府公安机关建制领导,一部分属于军队系统建制领导,而公安中央纵队,就是武警的前身。
    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统一的军队,即人民解放军和人民公安部队》的规定,1949年12月第一次全国公安会议制定了《整顿各级人民公安武装的方案》,于1950年1-5月,将各地公安武装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公安部队”,隶属于各级公安机关。经过整编,除公安中央纵队(两个师和一个团)外,另新建和改建了三个公安师、十二个公安总队、一个纠察总队、一个警卫团、三个省公安团和若干个公安大队、公安中队和公安队。同一时期,国家公安机关在边境上开始建立了边境管理机构和部队,开展了边防工作。后其名称和领导体制几经变化(如1951年,中央军委决定将全国内卫边防、地方公安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由中央军委管辖;1955年国防部进行整编,将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军”,这次整编,将专区和县公安部队移交给公安机关,改为“人民武装警察”。公安部成立武装民警局,各省公安厅成立了武装民警处,基本上又恢复了1952年以前的形式;1957年,中共中央决定将“公安军”更名为“中国人民公安部队”;1958年,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将“中国人民公安部队”改编为“人民武装警察”;1963年,中共中央批准罗瑞卿《关于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改名为公安部队问题的报告》,决定恢复“中国人民公安部队”的番号,其建制和领导关系仍按现有规定不变,即继续实行由军事系统和公安机关双重领导。改名后,其建制属公安部,由中央军委和公安部双重领导等)。
    “文化大革命”前夕,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决定自1966年7月1日起撤销公安部队这个兵种,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公安部队领导机关改编为第二炮兵指挥领导机构,将全国公安部队分别整编为独立师,团、营、连和县、市中队,归各省军区或卫戍区(警备区)领导。1979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批转乌兰夫在全国边防工作会议上的报告,实行义务兵和志愿兵相结合的体制,组成一支统一的边防武装警察队伍。此后,边防武装警察即按解放军的条令、条例进行建设。1982年6月19日,根据《中共中央批转公安部党组〈关于人民武装警察管理体制问题的请示报告〉的通知》精神,解放军担负地方内卫任务及内卫值勤部队移交公安部门,同公安部门原来实行义务兵役制的边防、消防等警种统一起来,重新组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后来根据形势需要,将交通、水电、黄金三支基建部队一并编为武警系列)。1983年4月5日,中国武装警察部队正式在北京成立。武警总部设在公安部,省、市、自治区公安厅(局)成立武警总队,地区(市、州、盟)公安处(局)成立武警支队,县(市、旗)公安局成立武警大队或中队。
    在领导体制上,中共对武警实行的是“一统二分”的原则,即由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由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分级管理、分级指挥。也就是说,中国武警是个受气的“小媳妇”,要接受多重领导:首先它要接受中共中央的最高领导,其次要接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双重领导,还要接受中央政法委员会的领导,再接下来它还得接受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的直接领导,同时接受上级武警部队的领导。1995年3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再次对武警部队领导管理体制作了重大调整,将原来“一统二分”的体制改为“两统一分”,即由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统一管理与各级公安机关分级指挥相结合的体制。这一调整,使中央军委进一步加强了对武警部队的领导。1996年12月,根据武警部队编制人数较多、地理位置特殊、任务较重等特点,中央军委决定将武警部队总部由副大军区级升格为正大军区级,并于1995年至1999年先后将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总队升格为副军级。
    从以上武警部队的沿革来看,中国武警部队的名称一直在“公安部队”、“公安军”、和“武装警察”之间不断改来改去,而解放军和公安机关的名称相对比较稳定,没有什大的变化。这决不是共产党心血来潮,而是由于武警这支部队的特殊性。从国家的观念来看,一个国家有一支御外的军队和一支维持治安的警察已经够了,不需要再有一支既有军队的功能又有警察的职能的武装警察。但中国共产党的政权是靠武力夺来的,而武力夺来的政权也会被别人用武力夺去,中国的历史就是如此。共产党要做秦始皇,要保证它的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所以它必须用武力来维持。共产党虽有庞大的军队,但军队本身的特点决定了它不是随意可以调动的,尤其是地方当局根本没调动军队的权力。任何国家的军队“都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但共产党需要“养兵千日,用兵千日”。“养兵千日,用兵千日”是武警官兵的自嘲,但这也正是武装警察这支具有中国特色的武装部队的最大特点,舍此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是军队类似军队,不是警察胜似警察
    
    武警在中国武装部队的体系中本来属于“偏师”,但江泽民上台以来,偏师变成了正师,而且规模越来越大,装备越来越精良,待遇越来越高,简直成了“中央军”,成了“嫡系”。1988年授衔时,武警总部司令员李连修是中将衔,而政委张秀夫只是少将,总部以下各总队的首长是大校或上校。现在武警总部司令员和政委都是上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总队长、政委及黄金、水电、森林、交通、新疆建设兵团、长江三峡等指挥部的主任、政委都是少将。武警部队名义上是大军区级,但实际上它有150万人,相当于解放军总兵力的一半。武警部队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是江泽民的私心所致。在他当政期间,把武警建设成为一支私人的武装,被人称为“江家军”。江泽民是在“六四”事件中战战競競地上台的,此前他在军中毫无资历。他深知自己没有毛、邓那样的威望,深怕军队会在什么时侯不听指挥而失控,便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名义下,将武警控制在自己手里。他任用自己的亲信巴忠倓(原上海警备区司令员)为武警总部司令员,并对武警部队大力扩充,使武警成了江家的私家军。江泽民重建武警部队基于以下考虑:一是他既没有军权又没有军中任何资历,难以在短期内建立个人的军中权威,不如新培植一支部队作为自己的私家军队,从而提高自己的地位;二是武警有一项职务是中央领导的警卫,以此江可以通过警卫掌握其他中央领导的情况;三是国际上裁军的呼声很高,把一部分军队挪作武警,既保留了原有数量的军队,又赢得了裁军的名声,还取得了这些被保留的军队的拥护;四是动用军队镇压民运,连邓小平都遭到军中老将军的反对,而动用武警镇压,则“名正言顺”,因为镇压国内人民反抗是武警的主要职能。江泽民建立武警部队,还有另外一个用意,即用来制约军队。他这个从来没有带兵打过仗的军委主席,不能不担心军队有不听话的时候,一旦发生兵变,使用长兵器的军队与经过武打专业精心训练又精通短兵器的武警部队短兵相接,自然是武警占优势。据传,1992年,当时的国家安全部获得一份美国中央情报局上报白宫的情报,该情报称:邓小平死后,中共政权将面临极大的威胁,如果再有类似“六四”的事件发生,中共将肯定失去政权。美中央情报局认为,邓小平死去标志着靠枪杆子夺取政权的中共强人统治的结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再有类似“六四”的事件发生,中共中将绝对不会有领导人有能力和胆量调动军队进行镇压,就算是以集体领导的名义,也很难达成共识,只要有一到两个集体成员产生异议,中共就将面临分裂等等。也就是说,靠枪杆子维持的政权,突然失去了有胆量和能力调动枪杆子的强人,后果不堪设想——这正是江泽民最担心的。于是,在曾庆红等谋士的策划下,江泽民开始经营武警这摊生意,并经营得越来越“红火”。
    武警部队的正式建立应当是在1983年,此后二十多年,武警部队的名称、建制、番号基本上没有大动过。1996年10月,中央军委先后将解放军陆军部队的14个步兵师(乙种师)转隶武警部队序列,直属武警总部领导管理,作为武警内卫部队的机动部队。1999年初,又将原列入在武警部队序列,隶属于国家有关部委领导的水电、黄金、交通、森林部队,明确交由武警总部领导,组建了武警森林指挥部、武警水电指挥部、武警交通指挥部、武警黄金指挥部及武警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指挥部,本世纪初,又组建了武警长江三峡指挥部。
    武警部队的序列分三大块:属公安系统的边防部队、消防部队和警卫部队,归公安部门领导;属军事系统的内卫部队;属国家有关部委的水电、黄金、交通、森林部队。内卫部队是武警的主要力量,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武警总队和机动师组成,各级武警内卫部队受当地党委、政府和上级武警领导机关领导。水电、黄金、交通部队业务上分别归公安部和能源部、冶金部、交通部领导;森林部队实行林业部门和公安部门双重领导以林业部门为主、中央和地方领导以地方为主的管理体制。除此之外,武警序列中还有一支特殊的部队——武警特警部队。特警有两种,一种是武警部队的特警,一种是公安系统的特警。公安系统的特警不属于武警,归各地公安局管。武警部队的特警列入武警序列,称“武警北京特警学院”(副军级单位),是一种“亦队亦院、队院合一”的新型特种部队。武警特警的前身是1982年7月22日组建的“反劫机特种警察部队”,代号为“公安部警字722部队”, 这支部队1983年转隶武警总部,改称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大队”,其任务明确为反劫机、反恐怖、反暴乱。后根据国务院、公安部文件规定,这支部队又改称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学校”,1985年9月正式招收首批学员。1999年8月,赫赫有名的武警四川总队女子特警队移师北京,成为武警特种警察学校的第一支女子特警作战队。2000年5月,根据中央军委批复,改为“武警北京特警学院”。特警学院开设特警、侦察两个专业,各三个学员队,均为三年制大专。2004年开始招收本科生,学员毕业之后有的留到北京特警学院作战大队,大部分被分到各省一级的特警部队作为训练、作战骨干,也有的被分到机动师当指挥员。从性质来说,武警特警属于内卫部队。
    江泽民统治时期,武警异军突起,它不但成了军中的宠儿,也成了警察中的大哥大,成了一支不是军队类似军队,不是警察胜似警察的队伍。武警部队在数量上有军队的一半,接近警察的数字,但在武器装备上远远超过警察,在轻武器上也超过军队。武警管辖的范围,跨军队和警察两个领域,但对共产党生命悠关的是警卫和内卫。
    警卫部队是保镖,是保护共产党官员及首脑机关的。武警警卫部队被人称为“提督九门步军”,这当然是指北京的武警。共产党的首脑都是胆小鬼,北京的警卫工作由中央警卫局、公安部警卫局、北京武警总队和北京卫戍区多重警卫构成。中央警卫局也叫中共中央办公厅第九局,是中央军委直接管辖的警卫部队,职责是警卫政治局常委以上的中央领导和军委领导。中央办公厅第九局的前身是1949年4月在西柏坡成立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处。1950年3月,中央办公厅警卫处扩建为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又称公安部八局。公安部八局负责的面很宽泛,当时的局长是刘伟,副局长有汪东兴(兼一处处长)、孟昭亮、岳欣等,下设警卫、保健、供应站等多个处室。到了1953年,为了改变这种一个局管面过于宽泛的情况,原八局一分为二,主要负责中南海警卫的一处等有关人员,另组成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南海警卫局(公安部九局),由汪东兴任局长,张耀祠等为副局长。九局承担毛泽东刘少奇、周恩來、朱德、陈云及住在中南海内的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等领导人及中南海住地、部分要害部门的警卫任务。剥离了九局后的八局,仍由刘伟任局长,刘辉山、张廷祯等任副局长,负责全国各省市警卫工作的指导,承担九局警卫对象以外的四副两高(即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副主席、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最高法院院长)等领导人的警卫任务,还负责军委首长、外宾及中央各要害部位、大型集会活动的警卫工作。1964年4月八局和九局合并为新的公安部九局,局长汪东兴,副局长张耀祠、李树槐、毛维忠、杨德中、郝若瑜、王生荣等。1969年10月由公安部九局和中央警卫团(即8341部队,1942年由警卫营和中央教导大队合编而成)合并,称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处,列入部队建制,升格为军级单位。处长汪东兴 副处长共16人(中央警卫团的副团长、副政委均兼副处长)。197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处将中央警卫团扩建为警卫师,中办警卫处改称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简称中央警卫局(现称总参谋部警卫局),汪东兴兼局长。197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改组,由邓小平的亲信杨德中任局长。 第一副局长、负责毛泽东警卫的张耀祠任成都军区副参谋长,武键华、邬吉成(周恩来侍卫长)、毛维忠、狄福才等副局长都调动到各省军区任职,被称为“御林军大换班”。1994年8月江泽民用他的亲信由喜贵任中央警卫局局长兼中央警卫师师长,将杨德中挤走。中共十六大前夕,江泽民亲信中央警卫局政委王刚、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代表中央警卫局全体官兵”强烈要求江泽民担任警卫局第一把手。于是警卫局就生出来一个从来没有的职位: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2002年10月15日,中央警卫部队完成了撤换。新换来的中央警卫部队,来自成都军区特警部队、沈阳军区警卫部队和二炮部队,共5600名。 11月初(十六大召开前夕),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宣布:江泽民担任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据传今年4月18日胡锦涛访美之前,中央警卫局从班、排、连、营到师级的领导已全盘换过。网上资料显示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仍然是由喜贵上将,副局长是张宝忠中将、马金虎少将、赵留江少将、孙之功少将、颜敏少将、姜广清少将以及李洪福少将。但实际上警卫局已经重组,上将由喜贵如今只负责江泽民一个人的警卫工作,而中央警卫局的日常工作,则由胡锦涛的卫士长孙之功全盘负责,外界传这又是一次“御林军大换班”。去年7月,武警总部也完成了高层人事变动:武警部队原副参谋长刘红军晋升副司令员,原副司令员刘世民改任副政委,政治部副主任兼北京总队政委李清印晋升为副政委。武警部队地方总队也在去年上半年实现人事调整,涉及四川、吉林、青海等多个省份总队军政主管。外界认为这次武警部队的人事变动也是胡锦涛巩固自己地位的一个措施。
    武警部队组建后,公安部八局列为武警编制,各省、市的公安厅、局八处也是武警编制,但仍归公安机关管辖。公安部八局现称公安部警卫局,局长是董福元武警少将。公安部警卫局的任务仍然是担任“四副两高”即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副主席、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最高法院院长等领导人的警卫任务及重要外事活动的保卫工作。
    中央警卫局和公安部警卫局的任务是保卫中共政要,但北京是个高官云集的地方,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这些地方的保卫工作就由武警北京总队和北京卫戍区来担任。1949年6月中共政权成立前,就成立了平津卫戍司令部。后1959年1月改为北京卫戍区,属北京军区建制,同时又是中共北京市委的军事工作部门和北京市政府的兵役工作机构,受北京军区和北京市党委、政府的双重领导。北京卫戍区早在组建武警部队的时候就缩编了很多,以前有四个整编满员甲种警卫师,现在只剩下两个警卫师(警卫一师和警卫三师),一个预备役高炮师,一个防化兵团,还有一些训练、教导大队。卫戍区警卫一师主要负责军队总部要地、军委领导住处以及总部各部的警卫,警卫三师实际上是摩步师编制,不担负具体警卫任务。
    武警北京总队负责内卫,担负警卫的是中南海以外中央、北京市等的非军事官方机构、外国驻京使馆等。现在的北京卫戍区和武警北京总队是平级的,没有互相的隶属关系。但是武警北京第一总队的前身就是北京卫戍区警卫第二师。1999年,原武警北京市第一总队(1993年升格为副军级)和第二总队合并,重新组建武警北京市总队(正军级,下辖第1、第2师及若干旅级直属支队)。后来,北京武警总队又增加两个师。在所有的省、自治区、直辖市武警总队中,只有北京总队是正军级,有四个师和近二十个支队,这突出了皇家重地的重要性。
    内卫部队实际上是穿军装的警察,但它不是维持治安,而是镇压老百姓。近几年,武警内卫部队充当了镇压老百姓维权活动的刽子手。据有关媒体报道,2005年,武警部队被命令出动了21076次,在执行任务中伤亡818人,当然造成老百姓的伤亡不包括在内。观察家认为,江泽民建立武警部队,主要用于镇压新疆寻求独立的维吾尔族人、对付因国营企业亏损、倒闭而下岗的几千万工人以及因不满收入日益减少,土地被强廹征用而进行示威游行的农民,封杀气功组织,镇压回民、藏民和“不安份守己”的学生。胡锦涛上台后,继承了江泽的衣钵,而他对武警使用的频繁程度已大大超出了江泽民。
    
    养兵千日,用兵千日
    
    一位武警基层干部抱怨说,武警是“养兵千日,用兵千日”,也就是它一天没得空,苦不堪言。江泽民扩充武警部队,美其名曰“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实际上是帮助富人掠夺穷人。所谓的经济改革,在制造了一小撮富翁的同时,又制造了大批的穷人,制造了巨大的社会不公,从而使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由于武警受地方党委和政府的调动,而地方为了保护少数富人的利益,或为了自己的所谓政绩,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下,频繁地调武警压制穷人的抗争。为此,江泽民以裁军为幌子,把14个解放军乙种师充实到武警,成为它的机动部队。目前,武警内卫部队有3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建设兵团的32个总队60多个师,再加上14个机动师,总共有近80个师,这是对民运、维权威胁最大的一支力量。不过反过来说,由于这支部队最接近民众,加上武警官兵大部分是农家子弟,也是民间力量最容易争取的一支队伍。机动部队共有14个师,分布如下:武警8610部队(第117师),驻辽宁盘锦;武警8620部队(第120师),驻辽宁兴城;武警8630部队(第81师),驻天津;武警8640部队(第114师),驻河北保定;武警8650部队(第187师),驻山西榆次;武警8660部队(第7师),驻新疆伊犁;武警8670部队(第63师),驻甘肃平凉;武警8680部队(第128师),驻河南巩义;武警8690部队(第2师),驻江苏宜兴;武警8710部队(第93师),驻福建莆田;武警8720部队(第181师,即原赫赫有名“皮定均旅”),驻江苏无锡;武警8730部队(第126师),驻湖南耒阳、广州花都;武警8740部队(第38师),驻四川南充;武警8750部队(第41师),驻云南蒙自。武警机动部队全称“武警总部直属战斗机动师”,这支部队装备精良,机动性强,有野战能力,一旦民间的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抗争,中共将首先动用这支力量进行镇压。
    胡锦涛上台以来,出动武警镇压民众的次数多于以往。举其要者如下:
    2003年3月上旬,河南省安阳市五座国有煤矿近五万名矿工、职工家属、市民举行“六反”(反官僚、反压迫、反剥削、反腐败、反掠夺、反黑暗)大游行,官方曾出动三千多名公安、武警,企图镇压,结果看到示威人数众多、情绪激昂,武警首先撤回。据悉,武警大队政委宋某为此被撤职。3月下旬,湖南省吉首地区五个乡近20个村,三万多农民因不满当局的苛政冲击当地县委、县政府。当局出动公安、武警镇压,发生流血事件,有70多人伤亡(其中有公安、武警30多人)。
    2004的10月18日,重庆万州因一位挑夫的扁担不慎碰到一位政府官员的妻子,该官员抢过扁担,将挑夫的腿打断,扬言自己是政府官员,花20万元可以买挑夫的命。由此激起民愤,发生数万人冲击政府大楼的事件,当局派上千武警镇压,双方激烈冲突。10月26日,河南省中牟县因一回族司机驾车撞死一名汉人,因而触发数千名汉族农民包围回民村、双方集体械斗。当局派上千名武警镇压,据《纽约时报》报道,有148人死亡,其中18名武警。
    几乎同一时间,四川省汉源县由于政府强制拆迁和官员黑箱作业,造成官逼民反事件。四川省当局急调上万名武警赶赴汉源,展开大规模镇压,与当地民众发生激烈冲突,至少17名农民遭枪杀,数百人被捕。11月6日,上万名农民冲击了当地政府设置的“平暴指挥中心”,并扣留了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省委书记遭扣,在共产党执政55年历史上,还是破天荒头一遭,后来冲突双方妥协解决。
    2005年2月26日,深圳市发生逾千员工与几百名防暴警察的警民冲突。 4月11日,浙江东阳县画水镇两万名村民与官方派出的三千多名武警、公安发生暴力冲突。5月31日,广东佛山民众因对强制拆迁的不满与四千多名武警、公安发生大规模冲突。2005年6月,位于山东淄博市的山东理工大学发生民族冲突,校内500多名维吾尔族、汉族学生之间用利刀、板凳、木棍互砍互打,当局出动数百名武警镇压,冲突历时逾5小时。6月13日,广东中山市黄圃镇大岑村上万村民与近千名武警和公安发生冲突;6月14日,广西省南宁市大批民众与二千名武警、公安发生冲突,抗议民众一人死亡,五人受伤,多人被捕;2005年6月26日,安徽省池州市发生一起私人医院老板的汽车和学生的自行车相撞事件,因官方庇护老板,事态很快就发展成为一起万人参加的骚乱。派出所和医院被砸,医院老板入股的超市被哄抢。当局出动了600多名武警平息事态。2005年5月至7月,广东佛山南海因征地发生纠纷,官方与村民大打“填土游击战”,招致大批武警(达几十辆车)出动并强行把村民带走。7月15日,浙江省新昌县发生上万村民与上千武警、公安和保安队员的大规模暴力冲突,有7名警察和40多民众受伤。7月-10月,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与官方压制之间的斗争遭到数千武警镇压。8月-10月,广东番禺区太石村因官权压制村民合法罢免村官而导致官民冲突,当局数次出动数百上千警力进行镇压,还动用黑社会人员对维权人士进行围追堵截。12月,中共广东当局出动大批武装警察镇压汕尾农民,导致几十人死亡和下落不明。
    今年1月14日,广东中山市三角镇发生大规模的警民流血冲突,这次是继汕尾屠杀事件一个多月之后,再次爆发因征地引发的冲突,当局出动公安、武警上千人,用电警棍、催泪弹、盾牌镇压,事件造成30多人受伤,一名13岁女中学生无辜被打重伤,送医后死亡。6月30日,四川自贡市政府派出200多名武警,镇压红旗乡白果8组护地农民,8位农民被抓。7月19日,四川巴中市巴州区四名城管人员打伤一名市民,当地民众群情激愤,包括数百名中学生在内的两千多名民众聚集抗议,随后包围巴州区城管局。过程中,抗议群众和公安发生几波冲突,城管局10余间办公室及两辆警车被群众砸毁。当局从四川南充武警机动38师抽调150名武警到场镇压。7月28日,约800人参加河北省官方纪念唐山大地震30周年仪式,悼念24万亡魂。但当局不准老百姓自发悼念,戒备森严,并出动武警驱赶人群,大批市民被赶出举行典礼的广场。7月29日,浙江省当局出动千余名武警、公安镇压杭州市萧山区的基督教徒,强行拆毁教堂,抓走多名教徒。8月2日,湖南省湘阴县移民因迁移补偿款被地方贪官贪污挪用而到市政府上访,当地政府调来大批武警对移民上访者镇压,外界传武警开枪打死了移民上访者100多人。
    从以上粗略统计看,自胡锦涛上台后,武警部队确实是在“用兵千日”,这也是中国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下特有的现象。“用兵千日”不仅耗尽民脂民膏,也使武警官兵疲于奔命,以致怨声载道。从现代国家的理念来看,武警这样一支完全效忠于一个政党的部队不应该存在,它应当分别属于国家化的军队和警察。
    
    附录:
    中国武装警察现任主要领导名录
    总部
    司令员
     吴双战武警上将(1945年生,河南清丰人。曾任第24集团军副军长,北京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武警总部司令部参谋长,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第一政治委员
     周永康(兼)(公安部部长)
    政治委员
     隋明太武警上将
    副司令员
     朱成友武警中将(1941年生,辽宁丹东人。曾任第13集团军军长,云南省军区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
     张进宝武警中将(1939年生,山东莱芜人。曾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陆军指挥学院院长)
     朱曙光武警中将(1944年生,陕西延安人。曾任总政保卫部部长,武警总部副司令员兼北京市第1总队总队长)
     王福中武警中将(曾任武警总部副司令员)
     高文远武警中将(曾任武警总部司令部副参谋长,后勤部部长)
     刘红军武警少将
     息中朝武警少将  
    副政治委员
     隋绳武武警中将(1941年生,山东寿光人。曾任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福建省军区政委)
    张钰钟武警中将(1942年生,江苏武进人。曾任武警总部政治部主任) 
    刘 源武警中将(1951年生,湖南宁乡人。曾任武警部队水电指挥部第二政委兼副主任,政委)
    刘世民武警中将
    李清印武警少将
     司令部
    参谋长
     陈传阔武警中将(曾任武警总部副参谋长)
    副参谋长 霍 毅武警少将  王建平武警少将 冯守正武警少将 孙凤山武警少将
     政治部
    主任
     李栋恒武警中将(曾任第39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政委)
    副主任 祖书勤武警少将 胥昌忠武警少将 陈献智武警少将 树久雪武警少将 方南江武警少将 高 炎武警少将
     后勤部
    部长 何映华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王宏运武警少将
     装备部
    部长 叶景良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公安部边防管理局 局长 朱家华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李 寰武警少将
    公安部消防局 局长 陈家强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史东辉武警少将
    公安部警卫局 局长 董福元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武警水电指挥部 主任 陈方枢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徐国武武警少将
    武警交通指挥部 主任 石兆前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卢林元武警少将
    武警黄金指挥部 主任 张振远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汤秀庭武警少将
    武警森林指挥部 主任 何旺林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尹成富武警少将
    武警指挥学院 院长 张金修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徐德学武警少将
    武警工程学院 院长 何 虎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王培生武警少将
    武警部队学院 院长 柳晓川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张世媛武警少将
    武警医学院 院长 雷志勇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叶松海武警少将
    武警特警学院 院长 王荣周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王长久武警少将
    
    武警北京市总队 总队长 杨德安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武警天津市总队 总队长 郭林青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吴国瑞武警少将 
    武警河北省总队 总队长 张维业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闫文彬武警少将 
    武警山西省总队 总队长 焉华征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宋广义武警少将 
    武警内蒙古自治区总队 总队长 郗国严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刘玉良武警少将
    武警辽宁省总队 总队长 刘洪凯武警大校 政治委员 孙嘉诚武警少将 
    武警吉林省总队 总队长 李 本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孙培才武警少将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 总队长 王良臣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李汉文武警少将 
    武警上海市总队 总队长 辛举德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李俊谦武警少将
    武警江苏省总队 总队长 顾惠琪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温凯宾武警少将 
    武警浙江省总队 总队长 王平安武警大校 政治委员 高均起武警少将 
    武警安徽省总队 总队长         政治委员 刘忠恩武警少将 
    武警福建省总队 总队长 薛国强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张 武武警少将
    武警江西省总队 总队长 崔阳生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李恩德武警少将
    武警山东省总队 总队长 杨正武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杨家杰武警少将 
    武警河南省总队 总队长 曹云忠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马炳泰武警少将 
    武警湖北省总队 总队长 司久义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吴云峰武警少将 
    武警湖南省总队 总队长 张显伯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赵 龙武警大校 
    武警广东省总队 总队长 洪少虎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邓祖选武警少将 
    武警广西壮族自治区总队 总队长 温吉遴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张德顺武警少将 
    武警海南省总队 总队长 贺恒德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张剑萍武警少将 
    武警重庆市总队 总队长 李思芳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吕建成武警少将
    武警四川省总队 总队长 韩祥林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郑顺民武警少将 
    武警贵州省总队 总队长 王小龙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陈伯春武警少将
    武警云南省总队 总队长 王佐明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陈庆耀武警少将
    武警西藏自治区总队 总队长 牛志忠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宋自发武警少将 
    武警陕西省总队 总队长 王万兴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肖东海武警少将 
    武警甘肃省总队 总队长 高文华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谢曙辰武警少将 
    武警青海省总队 总队长 任金福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甘国江武警少将
    武警宁夏回族自治区总队 总队长 李海清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张补旺武警少将 
    武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队 总队长 梅兴润武警少将 政治委员 徐田有武警少将
    武警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指挥部 主任         政治委员 赵富栋武警大校
      说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总队第一政治委员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公安厅(局)长兼任。
     
    (原载《北京之春》2006年9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