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渔:驳张鹤慈“中国至少在进步”论
(博讯2006年8月31日)
    我的文笔远都不如张鹤慈先生。我的谋生不需要我的政治理念,但,不妨碍阐述我的观点,我追求快乐进取而不执著于财富,我的生活态度和张截然不同之处。

    当下被边缘化的社会这样一些低层民众,没有意识社会进步的现象,这个现象经过近20年的积累,已经演变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八十年代初期,农民以自身的力量在影响执政者,并以自身的行为在教育知识精英们,而今广大农民对“土地”权益的侵害,根据自己的生存经验和生存智慧,用自己特有的行为方式对抗土地,来抵制政府决策层和知识精英的结合一体现代模式。六十年代的为社会主义“奋斗”一生的老工人农民们,盼望的生活一天一天改善,临了熬到步入黄昏的老人们,由于医疗政策改革,失去为之“奋斗”的天堂。(还用,不一一列举)

     由此,张文以官商勾结比过去的官商一体,也算是社会进步的话,那么广大低层民众改善生活来自哪里嘛?即便低层民众付出所要的努力,也敌不过“官家”的屈辱欺压。何况不习惯是可怕的势力。 而“商家”需要的是竞争的环境,“官家”提供和保障。两种不同性质的力量,发生了密切的利益关系。是因为臭味相投走到了一起。据说中国的亿万富翁里面有八成是属于官家。在中国有了“官位”不怕贪,由商家提供方面机会制贪;而“商家”不怕穷,由“官家”提供致制富商机。两者处于一种相互渗透共同支撑,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拴在一起,也就是张文指出的进步,所谓“至少有一 部分权力从官僚体制里分离出来了”。 赖昌星的下场便是明证。 (博讯 boxun.com)

    中国社会民众关注的焦点之一是的民生问题,贫富差别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公正现象。当然,今天的中国的经济改革远远高于北韩,言论自由也呼之欲出,当初国民生活靠粮票、布票和购货本的已废止等待。这些话,让我一下想起的张艺谋导演的“活着”,反动学术权威王大夫吃馒头的镜头,因饥饿中连吃七个馒头而噎倒。跟旧时代比较好像很容易知足真知足也。

    作为一个活著的人,人生的真正意义在于追求,拥有了个体尊严 ,享有个体尊严,人生命的可贵。当年老毛时代常说“别忘了世界上还用三分之二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而现在的知识分子怀抱精英心态,而安抚边缘化工人和农民,无论你代表哪一阶层的利益意愿,无论其有著怎样的学术背景、心路历程、价值取向,只要其关注中国的前途命运,就必然会思考这个问题。五四运动时代启蒙先贤们的呐喊,提出的自由平等、民主民权和个人尊严、个人权利等等。鲁迅所以弃医从文,是因为发现了国民的愚弱,力图寻求到一条促使阿Q、祥林嫂们觉醒起来的途径,以“改造他们的灵魂”为首要。最后,使鲁迅深感绝望、深感中国的没有出路的。鲁迅的结论是必须根本改造国民性中的“奴性”。

    一个国家的进步取决于普遍地公民的认同。美国人民对自己国家的社会福利体系,受到优惠待遇。他们分享着政府的承诺和未来的实施。因为美国历届民选总统和州政府官员是完全由人民自己选出。中国的官位是靠裙带关系网编织,靠朝中有人而升官保官发达。再靠著金钱开路铺成的。近年来中国的社会制度环境正在走向反面,在一个“唯利是图”的经济制度和社会环境里,政府的让步与进步,最终不可能带来实效,也不可能造成这个社会的发展和稳定。

    最后,也谢谢张鹤慈先生的文章,使我进一步坚固我的理念。只要政治体制不改变,再多威信的启蒙者,在这个时代也成为多余的。 _(博讯记者:小渔)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让我们补充民主这一课──与张鹤慈商榷/张三一言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 杨志:读张鹤慈“修补统一阵线?” 有感
  • 让我们一起来补习民主这一课/张鹤慈
  • 就世纪中国被封,给龙应台的一封信/张鹤慈
  • 香港――中国民主化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张鹤慈
  • 同是中国人?同时中国人!/张鹤慈
  • 给马英九再进一言/张鹤慈
  • 对“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 —— 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仲维光”的文章的选评(下)/张鹤慈
  • 张鹤慈:仲维光
  • 龙应台,请用民主说服我/张鹤慈
  • 我们现在在那里?/张鹤慈
  • 美国是中国民主化的敌人?/张鹤慈
  • 张鹤慈:就不同意接力绝食运动的一封公开信
  • 319 案和政党恶斗/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