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姜福祯
(博讯2006年8月31日)
    小乔更多文章请看小乔专栏
    欧阳小戎更多文章请看欧阳小戎专栏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有一个叫麦子的青岛青年,徒步走到西藏,有媒体追捧,成了本地的名人,随后听说他又徒步到非洲去了。这个青年是有福的,因为他仅仅是一个行走者。身上只背了一个叫做“需要”的背囊,与道义和责任无关。我们异见者群体就没有这么简单,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他们要揭露黑暗,要维护权利,要呼唤制度创新,要想着中国与世俱进。这帮人,不要说徒步西藏,有时候你徒步百里都难。当年我的朋友王金波行走了几个地方,主旨在打工,顺便见见同道朋友,交流一下思想,就被抓捕,关了几年。现在这种情况除了抓捕和临时关押之外,又添加了更丰富的的内容:绑架和暴打。
    
    今年的夏天,青岛格外地燥热,令人不爽。可是南方一些地方来的游客们却说:很爽,很爽。不算热,不算热。
    我想:在清凉的海水里泡着的外地游客,往啤酒杯的琥珀色泡沫里扔着饱嗝的青岛小哥,还有行走在东部高楼大厦罅隙之间的男男女女们,以及花街上睡眼惺忪的妹妹们,大概不会想到有一个群体全然丧失行走的自由甚至访友和避暑的小小愿望。
    
    欧阳小戎,一个总是负笈北上的青年诗人,一个相信行千里路,读万卷书的浪漫行者,却总也不能从云南走到云北。在参加高律师的声援团之后,在失踪几十天之后,虽然潜心读书,无鹜他事,但还是逃不过跟踪和驱赶的命运。我们从他的文字中看到了这些细节,我们也从他的文字中读到了一个群体的遭遇。
    由于忙于到外地进书,几日不在青岛,回来后听说欧阳小戎和刚来到青岛的小乔再次被公安从临时租住的小屋里给驱赶了。听说小乔因为没有身份证还被扭送,并且还挨了“见义勇为群众”的偷拳,现在已经回到上海,可是欧阳小戎却联系不上,已经几天了,我试着发一个短信:“小戎小弟,你又‘失踪’了吗--如果回家了,报个平安吧。”果然没有回音。索性打过去吧,当然是关机,没人接听。
    
    小乔,一个虽然没有被锁在铜雀台的知识女性,却被一只叫做“国家安全”的铁手紧紧攥着--以前我对她知道不多,我上网查了查她的一些信息,看了她写的几篇文章,感到这是一个脑袋清醒,很理性、很和平、很愿意换位思考的女人。从去年以来大概因为她的广交友,也由于她参加接力绝食,给自己惹了太多的麻烦,屡次被传讯,被扣押,被驱赶。近两个月以来,她受到的骚扰特别多,上个月就接而连三,居然因此得了胃病。呆在上海事情多多,易地避难,只求一点安宁,居然很快又被驱赶--在专制者的铁屋子里,你只要被认为假想之敌,无论你多么平和、理性,你都面临生存困境,面临被警告,被盯梢、,被驱赶,被追打,被诬陷,被传讯,被软禁,被威胁,被调拨,甚至被莫名其妙拘留和逮捕的恶运。不要说高智晟、陈光明、郭飞熊被围剿,我们看见了,一个坚持异见,独立思考,敢于言说和敢于维权的群体,其实都在他们捕猎的视野里,我们只有顽强地伸张自己的权利,才能保持个性自由的相对空间!
    
    在人权还过于奢侈的国度,不要说天赋人权,法赋人权又会有多少?在“国家安全”“政治保卫”以及“稳定压到一切”的巨型蛋下边,孵化着多少肆无忌惮地迫害和侵权已经数不胜数了,制造敌人的机器日夜在旋转,但是我相信民主、自由的中国不可逆转,异见者群体无论面临什么困境,被禁锢和驱赶的的只是躯体,他们还是会以他们的方式走向未来。
    
    
    姜福祯
    2006年8月26日于青岛
    
    附:近日所有信箱发不出信息,26日晚我把此稿直接贴到某网站,由于没有看到出现,再到此发一次试试。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欧阳小戎:悲怆的核桃—张林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 蔡楚: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好兄弟欧阳小戎
  • 老路: 给因绝食而陷狱的小乔、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妈妈,让我去绝食吧!
  • 欧阳小戎:痛苦的抉择—读晓波老师《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小乔遭殴打被从青岛押解回上海,欧阳小戎失踪
  • 欧阳小戎:太石村今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