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奥运会和南水北调工程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6年8月30日)
    
    

王维洛
    
     
    
     南水北调的必要性不存在,2020 年后长江也将是缺水区,工程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极大大,但是对某些利益集团来说,南水北调工程是非上不可的。他们的口号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需要南水北调,南水北调为北京奥运会提供优良的水质。现在南水北调工程无法保证在2008年向北京输水,只能从更缺水的地方向北京奥运会调水。这哪是绿色奥运会?
    
     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李国英在2006年8月1日关于黄河分水条例的新闻发表会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2008年可以调水入北京,以保证奥运会期间的用水。李国英说,东线和中线都已经开工建设,估计在2008年,中线调水进入北京不成问题。一扫负责奥运会工程的北京市副市长被双规带来的阴影,这条新闻就成为 2008年奥运会的新亮点。
    
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计划向北京输水10亿立方米

    
     南水北调是从长江向中国北方地区(包括华北和西北地区)调水,先期调水量为每年400-500亿立方米,相当于一条黄河的平均年流量;远期调水量为每年 800亿立方米或更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有关的只是南水北调工程的中线工程,即先期从汉江上的丹江口水库向华北地区输水,后期从长江三峡水库从北输水。先期工程原准备从丹江口取水200亿立方米,后来调水量降为190,150,130亿立方米,其中输送到北京约10多亿立方米。
    
     南水北调工程的工程可行性,起码要考虑三个因素∶第一是∶调水的必要性;第二是∶调水的可能性;第三是∶调水工程对社会、经济、生态环境的影响。
    
二、北京缺水已经叫了50多年

    
     北京自金朝被选为首都之后,是元、明、清的首都,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北京为什么会被选作首都,是因为水资源条件好。笔者在大学期间就亲聆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地理系侯仁之教授对此做的专门论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不久,就传出北京缺水消息,每年缺约10亿立方米,要南水北调的声音。中国政府做的第一个大型水库大坝工程就是解决北京供水的官厅水库。官厅水库位于永定河上,总库容22.7亿立方米(后加大到41.6亿立方米),工程建于1951年,1954年完成,1979年扩建。工程完工后,官厅水库每年可以向北京供水14亿立方米。官厅水库建成后,北京缺水的声音不但没有低下去,反而更响了,每年缺水仍是约10亿立方米。
    
     接着就开始建设密云水库,密云水库位于潮白河上,总库容43.75亿立方米。工程建于1958年,1960年第一台机组发电。工程完工后,密云水库的水一半给北京,一半给天津。水库建成后,北京依然缺水,缺水10亿立方米。最后把天津的那一半水也让给了北京,北京还是缺水。
    
     这样,北京一方面继续造大坝水库,一方面加大地下水开采能力。但是北京还是高叫∶缺水约10亿立方米。
    
     实际上,北京的年降水量有99.96亿立方米,转化为地表径流和地下水的有40.8亿立方米。加上密云水库、官厅水库等控制的客水,北京的水资源完全可以满足北京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目前北京每年的供水能力为40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供应14.6亿立方米,地下水供应25.4亿立方米。北京有官厅水库、密云水库等水库,仅这两水库就有总库容85亿立方米,但地表水只能保证14.6亿立方米的供水量,还不足官厅水库1954年的供水量,这说明众多的水库工程未能达到工程目标,地表水利用不合理,而地下水则开采量过大。
    
     从用水量发展来看,从1994到2001年北京市的用水量呈明显下降的趋势,从45.87亿立方米下降到38.9亿立方米。到2005年更是下降到 34.5亿立方米,减少了11.3亿立方米,基本上是一年减少一亿立方米。这主要和北京工农业用水量的减少有关,比如用水大户首都钢铁厂的外迁和大量农业用地被占用,作为城市建设用地等等,以及北京重复用水的措施也有关。
    
     原来北京的水资源、供水能力和用水量基本平衡。由于1994到2005年用水量的明显减少,北京的水资源、供水能力超过用水量6亿立方米,可以用来弥补地下水资源的过量开采。如果北京官厅水库上游的生态环境恢复朝良性循环发展,官厅水库蓄水量恢复到1954年的水平,北京水资源的富裕量则更大。从可持续发展来看,北京不存在水资源缺乏的情况,更不存在缺水约10亿立方米。说北京不缺水的另一个事实是,北京的人均生活用水量是德国的2.5倍。北京2000年的人均生活用水每人每天322升,而德国为129升。这在一个缺水地区是根本不可能的。
    
三、长江无水可调

    
     南水北调的调水区是长江。长江能否承担调水每年调水400-500亿立方米,甚至每年800亿立方米的任务?回答是否定的。长江是中国流量最大的河流,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中国所有的需水量预测报告都有这样的结论,到2020年,长江流域也将变为一个缺水区。从缺水区向另一个缺水区调水,显然是不合理的。 2006年有一本名叫“西藏水救中国”的书风糜中国,介绍的是郭开等人提出的“大西线调水方案”。据说这个方案已经获得了军界100多位将军的支持。郭开认为不能从长江调水,而是要从西藏调水,原因是长江没有多余的水可供北调(笔者∶西藏也没有多余的水可供北调)。
    
     南水北调工程的中线工程的规模一变再变,从200亿立方米降到130亿立方米,就说明这个问题。丹江口大坝上游汉江的年平均流量为378亿立方米,调水量占年平均流量的三分之一。一个人不能承受失血三分之一,一条河也不能承受失水三分之一。更何况,378亿立方米是常年的平均流量,在枯水年,调水量将占年流量的二分之一。这必然导致汉江河流生态系统的死亡。
    
     2006年进入汛期来,长江流域降水偏少,呈现“汛期不汛,洪水不洪”的现象。长江流域四川、重庆遭受五十年来的大旱,长江部份航道水位降到百年来汛期最低。在这样的状况下,再要向北方调水400亿立方米或者800亿立方米,无疑是对长江的最大摧残。
    
四、调水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美国和俄国都先后放弃了原来雄心勃勃的调水工程,主要是从调水工程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中吸取了教训。调水工程会引起调入区的土壤渍涝,土壤盐碱化,土地肥力衰减和粮食减产;引起调出区的河流河口的海水侵入;并引起水体污染的扩大,引发传染性疾病的扩散,如血吸虫病、霍乱等。
    
     由于地形的关系,中国的河流多从西流向东,而南水北调的水渠则是从南向北横贯中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渠将和七百多条大小河流相交,打乱中原和华北的自然河流体系,其生态环境后果还没有认真研究过。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渠在某些地方将高架起来,以便于跨越铁路和公路。
    
     水渠的底部高于地平面。这条高架起来的水渠,对于周围城市、农村的威胁,并不亚于黄河对开封、长江对沙市在洪水期间的威胁。特别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所穿越的部分地区,是中国的强烈地震区,如河北邢台等。南水北调工程的修建,其安全风险也是没有认真研究过。
    
五、以奥运会的名义

    
     尽管南水北调的必要性不存在,尽管2020年后长江也是缺水区,尽管调水工程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很大,但是对某些利益集团来说,南水北调工程是非上不可的,特别是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因为其中的经济利益太诱人了。南水北调工程和长江三峡工程是卵生姐妹,三峡工程的第四个工程目标就是南水北调。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二期工程就是从三峡水库向北京调水。只要南水北调中线前期工程上马,丹江口大坝必然无力承担调水任务,就要直接从长江调水,从三峡水库调水。这样必然要增加三峡大坝的坝高和正常蓄水位,恢复到三峡工程的原设计去。这些利益集团在三峡工程中捞了一大票,现在又可以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捞,捞完了再到三峡扩建工程中捞,回过头再到南水北调中线二期工程中捞……
    
     要建设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就要师出有名,否则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旗帜上飘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要保证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用水,提供优良的水质。
    
     为此,几年前就为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对北京市的用水需求影响专门做了预测。根据这个预测,由于奥运会举办,2008这一年,北京的蓄水量将增加 2.26亿立方米。前面已经谈到,北京的年供水能力为40亿立方米,而2005年的用水量为34.5亿立方米,供水能力有余,加上北京有不少水库,库容很大,有能力蓄水,所以2008年举办奥运会,即使增加的2.26亿立方米用水量,也是完全有能力可以解决的,根本不需要什么南水北调工程。
    
     这一点,做预测的人也知道。所以他们又提出一个2008年奥运会将拉动北京各行各业的发展,工业大发展,农业大发展,服务也大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也拉高了北京的人均用水量。据预测,奥运会间接拉动的北京每年用水量增加11.34亿立方米。这样举办奥运会,总共增加的用水量为一年13.6亿立方米。结论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必须提前开工,保证2008年可以调水入北京,以保证奥运会期间的用水。
    
六、举办奥运会增加的用水量为13.6亿立方米?

    
     中国用水量发展预测一直停留在老模式上,用水量和经济发展平行发展。经济发展了,用水量也增加。根据这个预测,北京市居民的用水量也是水涨船高,人均用水量将每人每天322升增加到每人每天400升。
    
     但是从1994到2005年北京市的用水量的发展实际来看,用水量不是按预测的指数式上升,而是呈明显下降,从每年用水量45.87亿立方米下降到34.5亿立方米。所以奥运会间将接拉动的北京每年用水量增加11.6亿立方米的预测是完全错误的。
    
     那么奥运会的直接蓄水量会高达2.26亿立方米吗?回答也是否定的。2.26亿立方米水是一个什么概念。这相当于北京约一千五百万人口的两个多月的生活用水量!奥运会加上后面的残疾人奥运会,加上前面的准备时间和后面的善后时间,二个月的时间足够了。奥运会期间,在北京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教练员、官员、裁判员、后勤工作人员,以及因奥运会来自国外和国内的游客、观众、好事者等等,总不会在二个月的时间内,消费北京一千五百万人两个月的生活用水量吧!
    
七、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无法保证2008年调水入北京

    
     尽管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旗帜上飘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可是已经上马的中线工程却不能按原先的承诺,实现2008年调水入北京,保证奥运会期间的用水。这是因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未能按时间表实施。
    
     要从丹江口水库向北京调水,必须加高丹江口大坝的坝高。丹江口大坝工程于1958年开工,当时设计的坝顶高程为海拔176.6米,正常蓄水位海拔170 米,能够保证自流向北京调水。在施工过程中,丹江口大坝混凝土出现严重的浇铸质量事故。大坝工程曾两次因投资使用完毕而面临下马,两次都以下马善后的投资与继续工程的投资一样高,而得以继续。大坝于1967年下闸蓄水,1968年第一台机组发电,1973年升船机投入运营。虽然大坝花费了预算额四倍的投资,但是大坝却未按设计建设到海拔176.6米,而是偷工减料修到海拔162米。所以,现在要从丹江口水库向北京调水,首先要加高大坝至海拔176.6米(这也证明,三峡大坝也是可再加高的)。
    
     丹江口大坝加高遇到两个大问题,一是技术问题,原来大坝混凝土浇铸质量事故遗留下来的安全问题;一是移民问题,大坝加高,蓄水位抬升,要迫使30至40万人离开家园。而这些移民本来就是丹江口大坝工程的移民,其中一大部分是原来的外迁安置移民。他们离开故土后,在安置地生活十分贫困。后来发生文化大革命,在未经政府的许可之下,移民偷偷逃回到库区,在那里做没有户口的“黑人”。这些人没有户口,子女不能上学。最后湖北省政府张一眼闭一眼地让他们留下来了。所以这次搬迁,对这些移民来说,是第三次搬迁了。他们和丹江口大坝工程还有一大笔账要算,这笔账要从1958年开始算,可见要说服他们为一个水库工程搬三次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国务院最近提高了水利工程对农村移民的赔偿,主要就是针对南水北调工程移民中遇到的困难。
    
     此外,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渠道途径河南、河北等地,地下文物埋藏很丰富,目前已经探明的就有近九百处,还有许多没有发现。要发掘这近九百处的地下文物,不但需要人员、资金,更需要的是时间。
    
     鉴于上述的困难,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根本无法保证2008年调水入北京。北京也喝不上长江的水,哪怕是来自长江支流的水。
    
八、从更缺水的地方向北京奥运会调水

    
     建设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是为了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却又不能在2008年向北京奥运会供水。那么这场戏就要“穿帮”了,这会让决策者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也让利益集体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因为北京现有的供水能力能够保证北京的用水,也能保证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用水。
    
     因此,2008年向北京调水就成为“必须”。那么水从哪里来?有三个方案,一个是从山西向北京调水,一个是从黄河小浪底水库调水,一个是从河北省的岗南等水库向调水。因为岗南等水库将来要和南水北调中线渠道联合调节水量,所以决定还是从河北省的几个水库向北京调水,调水量为4-5亿立方米。这个方案的最大好处就是,依然可以保留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向北京2008年奥运会调水的名分;这个方案的最大缺点是,按照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方案,河北省水资源缺乏,是南水北调工程的受水区,而不是给水区。从河北省的几个水库向北京调水,是从贫困户的口袋里掏钱,从更缺水的地方向北京奥运会调水。据说上面给河北省下了死命令,要他们顾全大局,保证奥运会胜利召开,就是今明两年,河北省遭受大旱,也要保证向北京奥运会输送4-5亿立方米的水。
    
九、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

    
     为保证2008年奥运会期间的用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上了马,那么奥运会之后,这多余的供水能力怎么办?这个利益集团并不担心。只要北京喝上了南水北调的水,就要支付调水工程的投资。根据计划,北京居民自来水的价钱将上升到每立方米七元人民币。在中国,无论政治家如何决策,无论这个决策是如此不合理,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北京奥运会有个好名字,叫做绿色奥运。可是从更缺水的地方向北京奥运会输水,这叫什么绿色奥运?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者联名撰写备忘录 质疑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规划(图)
  • 四川学者上书质疑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 吁请关注:南水北调的民间独立调查
  • RFA: 民间考察南水北调可行性 记者会主流媒体爽约
  • 中国南水北调恐变成污水北调(图)
  • 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独立考察研究新闻通气会请谏
  • 南水北调成污水北调? 一江清水能否进京?(图)
  • 南水北调:2007年北京水价7元/方
  • 南水北调北京段工程开工
  • 南水北调工程移民搬迁补偿办法确定
  •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可能损害九百多处文物
  • 保定破获冒充“南水北调”指挥部骗钱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