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殴打小乔,上海警察尽显流氓本色
(博讯2006年8月25日)
    小乔更多文章请看小乔专栏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夜已深了,当我象往常一样打开电脑时,网上的一条消息令我震惊,因为我的好朋友小乔女士在青岛躲避骚扰的日子里遭到警方的殴打。据称,上月底连续两度遭到上海公安传唤和留置的小乔,按着往常“惹不起躲得起”的习惯,决定外出“避避风”以求轻闲,然而,这样的好日子仅仅只持续了不到20天,即被上海和青岛方面的警察押解回上海。 (博讯 boxun.com)

    
    认识小乔女士是在去年我出狱后的8月,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无业游民,因为一次锒铛入狱的经历,所以使得我原有的工作都无奈丢弃。虽然在狱中度过了度日如年的81天,但是出狱后包括小乔在内的朋友们的关心使我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处于极权统治下的中国,我一直都对言论自由有着深深的向往,由于很多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实东西都无法在国内媒体(尤其是传统媒体上)得到表达,突破封锁使得我终于找到了一片属于我也同时属于其他热爱自由者的天空。我稀里糊涂地进去,然后又不明不白地出来,这件事在当时除了自己的几个亲戚朋友知道之外,外界毫不知情。出狱之后,我首先将我的经历告诉给了刘路律师,刘路律师又告诉给了独立中文笔会的赵达功先生,于是我便和赵先生取得了联系,他对我的关怀也就是从那以后开始的。在和赵先生见过一次面以后,小乔便来到了深圳。在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得知了她被上海警方无理骚扰的情况,原来她之前是一名令学生爱戴的教师,也是因为在网上发表批评当局的文章,所以她在被上海警方非法关押的同时丢掉了原有的工作。
    
    去深圳是她的无奈之举,她希望换一个地方能够结束无端的骚扰并从事自己喜欢的教师职业。然而,上海警察却如同鬼神附体一样对小乔形影不离,她走到哪里,警察就尾随到哪里。原以为在深圳可以安定一段时间,但极为不幸的是,还不等到小乔所任职的学校开学,她便又要被迫和那所学校说再见。去年8月底,上海警察在通过不正当途径得知小乔准备进一所中学教书的消息后,便通知深圳警方向小乔的学校施压,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学校领导只得将小乔解雇。小乔开始以为警察只是反对她从事教师职业,出乎意料的是,当她进入一家新的非教育单位时,不到几个月时间,警察再次找到了该单位的领导,要求将她炒掉。面对不间断的骚扰,小乔只得离开深圳,去投靠其它地方的朋友。
    
    上海警察对小乔无微不至的“关心”注定会让小乔颠沛流离,她在离开深圳之后,又先后去了北京,河北,山东,海南。长得文静美丽的她虽然有着超越一般女性的能力和才华,但她之前的正义举动使得她到哪里都很难以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因为无孔不入的警察已经密切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小乔在离开深圳之前,她在我所租赁的一套简陋房屋里暂住了几天,因为行李太多,一次拿不完,所以放了一些在我那里。一天,小乔买好了去北京的飞机票,在去北京之前,热心的赵达功先生将我们都叫到一家酒楼喝酒,准备为小乔饯行,等散席之后,小乔的朋友用车将她送往机场,而我和赵达功先生还在酒楼聊天。我正准备回到住处的时候,我的房东便打来了电话,他告诉我说有警察找我,并问我那几天是不是有其他人在我那里住过,我当时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告诉他回去再说。
    
    很明显,此次警察找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小乔在我那里住了几天,回去之后,我找到了负责此事的警察,问他们找我有什么事情,他们同样问我是否有其他人在我那里住过,我知道我的电话都被警察窃听,而且在头一天的晚上,小乔用过我住处的固定电话,否则的话,他们不可能这么快知道小乔去过我那里。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们小乔在我那里住过,因为小乔已经离开了深圳,我觉得我这样说并不会给她带来新的麻烦,而只能给深圳警察带来“解脱”的快感。虽然小乔的到来给我的生活平添了一点点波澜,但我并不在乎,因为和警察打交道的时候太多,我已经深谙他们的办案方式和心理,更何况小乔并没有干任何违法的事情,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那颗善良的心和未曾泯灭的良知。
    
    快到今年元旦之际,我突然接到小乔从海南打来的电话,她说几天之后会到深圳去拿她放在我那里的东西。1月初,小乔终于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看到她,我就像看到了自己的亲姐姐一样,感觉特别的亲切。这次见面,我发现她憔悴了很多,也许是因为这飘浮不定的经历所致,我可以想象得到她在遭遇上海和深圳两地警察一系列的骚扰时内心的那份愤怒和无奈。在我那里住了一宿,小乔便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拿着自己的行李准备去广州,看着她孤单的背影,我在为她的不幸遭遇感到深深的同情时,更为这个警察可以无法无天任意侵犯人权的社会而痛心疾首。
    
    今年3月,在小乔和刘路的推荐下,我加入了独立中文笔会,这之后,我和已经回到上海的小乔有过一次通话,得知她因为参与高律师发起的绝食维权运动而被上海警察非法绑架的消息后,我不得不再一次为她的不幸而愤愤不平。据她跟我透露,就因为那次参与绝食活动,她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签下了不再写批评中共文章的保证书。自由写作是一个作家的价值之所在,小乔作为一个作家,我不敢想象她在被迫封笔以后心中那份令她窒息的压抑。5月21日,因为我也遭到深圳警方的持续骚扰,所以不得不坐上了回乡的列车,回到老家之后,我仍然时常牵挂着小乔的命运。
    
    正在几天前,我还和身在山东青岛避难的小乔通过电话,从她富有磁性和亲和力的声音里,我能感受得到她在离开上海那座流氓肆虐的城市后的愉悦心情。然而,小乔的悲惨命运并不如外界所想象。8月20日晚,小乔和同在青岛的欧阳小戎外出吃饭,一群穿制服和便衣的人以查身份证为由,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毒打,并再次将小乔和欧阳小戎扣留了一夜。小乔失去自由的厄运并未结束,在被押解回到上海之后,她又被上海警方扣留了一夜,直到22日上午才放她回到家中,而且被警告近期不能外出。
    
    小乔是民间独立人士群体中少有的杰出女性,她凭借自己不畏强权的勇气发出了自己真实的声音,践行着自己的民主理想。身处合法流氓横行的上海,她需要忍受比其他人更多的磨难。偌大一个中国,虽然各地的侵犯人权案例都屡见不鲜,但上海与山东的警察却在侵犯人权方面大大超越其他省市。如今的上海和山东几乎成了警察流氓恣意妄为的乐园,他们可以随意抓捕和殴打异议和维权人士,小乔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但作为一个女性,上海警察对她的无休止迫害更能显示出上海警察超凡脱俗的流氓本色,在将他们眼中的“敏感”人物几乎赶尽杀绝之后,小乔便成了他们可以纵情迫害和骚扰的对象,对一个女性都要穷追猛打,上海警察还有无人性?
    
    希望上海警方能够在背离人性的道路上迷途知返,让小乔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2006年8月24日凌晨
    
    ----原载《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泛蓝”与“泛绿”夹击,中共何去何从?
  • 刘逸明:伟哉,高智晟!
  • 刘逸明:良心律师被抓 中共良心何在?
  • 刘逸明:密捕国民党党员 中共对和平统一还有无诚意?(图)
  • 刘逸明:陈希同保外就医 上海帮火冒三丈?(图)
  • 刘逸明: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图)
  • 刘逸明: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 刘逸明: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 刘逸明:钟南山这样的人最需要收容
  • 刘逸明:胡锦涛能否挺过十七大?
  • 刘逸明:中国是警察的天堂
  • 刘逸明:封锁网络和打击异己只因做贼心虚
  • 刘逸明: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 刘逸明: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续)/刘逸明(图)
  • 刘逸明:傅国涌先生的声明是否为网络姓名霸权?
  • 刘逸明:胡书记,您的“八荣八耻”搞错了!
  • 刘逸明:黄菊一旦病逝,谁来替补?
  • 刘逸明: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