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阳:“代孕車”糾錯困局與民眾頭頂的“第二隻鞋”
(博讯2006年8月25日)
    陳 陽(北京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張英轉發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北京市交管局發佈車輛登記實名制公告:全市所有利用他人身份證明登記的車主,限期三月內,過戶至本人名下,否則,其車輛將成“黑戶”。(8月24日新京報) (博讯 boxun.com)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在我國的許多公共管理領域反復呈現著一種“絞麻花”式怪像,即由於某些公共管理政策的先天短視、“貧血”或“渡橋”性質,使之在執行與操作過程中不斷出現缺位、走調和短板現象,而當這種混亂失序引發新的管理併發症或後遺症時,行業管理部門又會心急火燎地對之進行手術治療;不斷地失位、不斷地出錯、又不斷糾錯,於是我們無奈地看到,和管理者們一起疲於奔命、“朱顏憔悴”的,還有公共管理法則的效率、權威與公信力。
    
     表面看來,此番北京交管局的清理整治物件——身份證“代孕車”(其操作性質頗有點像地下“代孕產婦”,也類同於書市掛名人羊頭的“偽書”),是之前“在京外地人購車禁上京牌”的地方性管理政策的畸生物,正因為它局促和傾斜的權益屬性,迫使大量渴求權益享有的檻外人採取了非合理性的“繞行”對策。在“代孕車”下線的高峰段,甚至出現了專門出租個人身份證的代辦團夥,而更讓人瞠目的是,交管部門在一次執法中竟然發現,某個身份證下的“代孕車”居然多達三千多輛!如果龐大的下游畸型“產兒”群可以反襯相關公共管理政策粗線條和偏狹度的話,那麼,曾經堅不可破的戶籍左右“車籍”的命運藩籬將鬱鬱無言。
    
     比政策閾限的偏狹更讓人訝異的是執行監管環節的完全失控。對於公民個人身份證的使用和機動車上證登記的管理,現行的法律法規不可謂不明晰詳盡。諸如《居民身份證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實施條例,均對此有明晰的法律闡述和約束。如果說某些外借和出租身份證者的違規違法行為尚屬於一種個人化的冒失和愚蠢之舉(其很可能為此承擔不可預期的風險與隱憂)的話,則交管及其他機動車管理部門的監管失語與極端失序狀態,顯然要複雜和蹊蹺得多。對假借身份證代辦和“代孕”真的無計可施嗎?可以設想,只要對申請辦證者的資料資訊進行全市統一的自動化歸檔管理,無論如何,一個身份證“代孕”出三千多輛機動車的頂級荒誕事件,是絕然不可能發生的。
    
     顯而易見,在某些現實環境下,比車證上的執行和監督粗疏更具放縱“蠱惑力”的,是附著於車輪上的利益糾葛。在很多城市,汽車製造業早已成為“支柱性”和政府重點扶持產業,圍繞它的生產、銷售、售後服務、日常管理,業已形成一個龐大的利益吮吸鏈,在城市經濟增長指標和行業銷售指標的鼓噪下,良性發展、規範管理等政策尺規早已被有意無意擠兌到了角落。在上游的銷售環節,沒有人會將城市戶籍設作購車閾限,於是大量的車要跑(北京的機動車保有量已達二百五十多萬輛,其中60%為私人轎車),豐厚的車輪經濟產出要在公路上實現,自然而然地,被“征服”和繞行的只能是上證管理這塊“又酸又軟”的政策礁石了。更何況,不斷飆升的機動車上證保有,還意味著相關稅費收入的日益充盈和漫漲,這樣的現實誘惑是很難讓人拒絕的。
    
     倘將“代孕車”管理失控比作馬三立先生相聲裏那只重重落下的皮靴的話,那麼此次遲到的糾錯行動則是讓“代孕車”車主們驚心的第二記下落。現在的問題是,假若前期的政策定位得當、執行監管雷厲風行,如此費神耗力的“絞麻花”式終局原可避免。當城市的公共管理始終處於一種證失“證偽”和低級別糾錯狀態時,被前移後挪的公共政策所困擾的市民,會不會長久處於“其他領域的第二隻鞋什麼時候落下”的焦慮與不信任中?□
    
    (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c/2006-08-24/01509831837s.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