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博讯2006年8月25日)
     曹天予告周国平的损害名誉案,在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曹天予败诉后, 他又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上诉,经过八个月后,在今年8月22日北京 高级人民法院开庭。

    因为是炒剩饭,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审理过,又没有什么新内容。 所以,过不了一会,法庭上的人,多是昏昏欲睡了。但就在法庭结束 前不久,气氛忽然变得热烈起来,下面交头接耳,没有听清楚的人在 向周围的人打听。

     曹天予在43年后,又一次揭发张鹤慈和孙经武这些反动分子。曹天予 说:张鹤慈最近写文章,非常反动,说法院吃完了原告吃被告,法院 很有钱,并在当场宣读我的文章。说张鹤慈、孙经武一贯反动,是反 对共产党的;而他曹天予,一直是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者。 (博讯 boxun.com)

    法官问曹天予:“你提的这些,是否和本案有关?”法官当然知道曹 天予的提法和本案有关。曹天予的话,引自我写的:《劳动教养、告 密、法院》。我在文章中说:在曹天予告周国平的一案中,今天的民 间道义标准在中共的法庭上,取代了中共的官方权力标准。曹天予希 望今天的法庭,能够用中共的权力标准来保护他这个马列主义者,而 惩治张鹤慈、孙经武这样的反革命,和惩治为反革命说话的周国平。 但是,曹天予不敢公开承认他在63年,是揭发了这些反革命,所以, 他就没有办法让法庭替他说话,今天,原告、被告、法庭一致认为告 发是出卖朋友的卑鄙小人。曹天予又想利用民间的道义资源,一直装 作是中共的受害者,又想让法庭坚持中共的原教旨主义,为他这个昔 日的告密者赢回官司。

    今天曹天予在法庭上的失控,再一次证明了他就是一个告密。既然他 一贯是马列主义者,63年他应该是马列主义者,既然我和孙经武一贯 是反动(在63年,反动、反革命、反马列主义是可以置换的同义词) 那么,我们在63年就是反动分子,就是反革命。一个马列主义者面对 几个反革命,当然会是坚决斗争,当然要揭发检举。对阶级敌人手软 就不能称为马列主义者。当年的曹天予的确是这么作的。

    把视线从曹天予和郭世英的关系,转到曹天予与我的关系。曹天予的 告密者的面目就更加清楚了。先不谈论曹天予是什么动机(我想,我 的最大的罪行就是瞧不起曹天予,这和在劳改队一样,说某个干部是 土包子,比攻击毛泽东的罪行大。)63年曹天予千方百计的想把我置 于死地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以下提到的所有事实,都是出于曹天予自己写的文章。)63年曹天 予给郭沫若写信,他说的三点,他是搞马列主义的,张鹤慈是反马列 主义的,郭世英被张鹤慈这样的反革命拉下水,要让郭世英离开张鹤 慈,63年5月和于立群的谈话,也是一切坏事都是张鹤慈,首要的问 题是让郭世英和张鹤慈分开。如果郭世英的父母是一般人,他的这种 做法还可以不用“恶毒”这个词。郭沫若也许奈何不了他的公安部付 部长的邻居,但要对付我这么一个人,是绰绰有余的。曹天予当然知 道这一点。他知道郭沫若有能力强行分开郭世英和我。曹天予一而 再、再而三地要求、恐吓郭家,千方百计地让郭家利用他们的权势使 郭世英和我分开。他心里应该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郭沫 若、于立群爱子心切,听了曹天予的话,如果郭沫若把曹天予揭发的 信转给北京市政府或公安部门,再批上几句话,他就一定能够把我送 进劳改队,和郭世英强行分开。这应该就是曹天予内心渴望的、要全 力促成的。后来,他的确成功了。

    63年,在曹天予的揭发和策划下,我和郭世英真的分开了,而且是永 别。我被送进劳教所。郭世英是仍然可以回北大的,按曹天予的设 计,郭家和郭世英应该对曹天予感激万分,但郭世英不买这个帐, (曹天予似乎也太不了解郭世英的为人了,他怎么能领曹天予“救” 他的情?)他不可能选择和我们一样的劳教。他选择了到河南劳动。 一年后,他仍然不肯回来,因为我和孙经武都是两年,他也一定要再 呆一年。

    曹天予一直以他的出身来说事,来骗取同情。63年X出事后,他对外 的说法,一直是因为他的出身不好,所以他必须保护自己。他和周国 平、方小早等人一样,是迫不得已。但曹天予在申诉材料中说,公安 部对63年曹天予的评价是有功无过。下面看看哪一个是真正的曹天 予。

    我们看看曹天予自己写的63年出事后,他的表现。只提一件事,在63 年5 月20日,曹天予在北大临湖轩(大学校长接待客人的地方)和公 安人员谈完话后,他居然敢去等从海淀分局出来的周国平和方小早, 居然敢问他们是如何交待的,居然敢问他们是如何对公安人员谈他曹 天予本人的。这是一个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怕被牵连的人的姿态? 这完全是一个公安部的宠儿、功臣的姿态。这是一个有功无过的曹天 予的姿态。他有恃无恐地和人交换在公安部门的揭发、交待的细节。 在63年5月20日,在我们被抓不过才两天,在整个案件仍然是没有弄 清以前,公安对涉案人员,是绝对不允许串联的,为什么对曹天予就 网开一面?学校、同学、组织为什么就能够对他的异常行为视而不 见?他敢对学校和系领导不理不睬。学校约他了解情况,他敢多次不 到。这是一个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怕被牵连的人的姿态?这完全是 一个公安部的宠儿、功臣的姿态。这是一个有功无过的曹天予的姿 态。有了公安部在身后,他当然不把学校放在眼里。在63年我们出事 后,就在郭世英被刚刚捉进去、郭世英的吉凶未卜的同时,他已经开 始追逐女生。这是一个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小心谨慎的人?是一个迫 不得已、完全处于守势的人?这完全是一个公安部的宠儿、功臣的姿 态。这是一个有功无过的曹天予的姿态。64年他又出事,是他按计划 把我们送进公安机关后,他太得意忘形了。他不懂,对叛徒,只会是 利用,而不会是重用。

    曹天予不只是串供,而且是指挥如何交待。曹天予对周国平和方小早 的指挥,目的明确,就是要置张鹤慈于死地。一而再地强调,把所有 的责任都推给张鹤慈。一个自称对我们外逃毫不知情的曹天予,居然 可以告诉周国平和方小早,要他们说,外逃的责任全在张鹤慈。曹天 予要的是一剑封喉!他知道什么样的事才能使我置于死地。他先是编 造外逃,然后曹天予自己给外逃给定性为叛国,(他是在公安人员前 就给外逃定性为叛国了。)最后,组织人马,把叛国的所有的责任都 推给张鹤慈。这样是应该可以把张鹤慈给送进去了。这是一个只是因 为出身不好、想躲事的人的所作所为吗?这完全是一个公安部的宠 儿、功臣的姿态。这是一个有功无过的曹天予的姿态。他的所作所 为,应该不只是公安部门的默许,而是公安部门的授意。从公安部63 年的机密文件看,同样是从张东荪到张鹤慈,同样是把X的责任都推 给张鹤慈,是曹天予和公安部心有灵犀相通、还就是曹天予在完成公 安部门布置的任务?

    他既然知道出身会对人的处理有重大的影响,他为什么在他的打击名 单上选中我?他不知道我的出身?他不是一再对郭家强调我的祖父张 东荪?可惜郭沫若对我的祖父不是不了解。4月4日的信,用张东荪没 有吓着郭沫若,正好赶上郭世英的自杀。他抓住了机会,63年,他完 全是用当时的阶级斗争的理论:曹天予是马列主义,我是反革命,是 老反革命家庭里的新生反革命,在和曹天予这些革命者争夺郭世英。 曹天予利用无产阶级专政的力量,挽救了郭世英,打击了我们这些反 革命。今天曹天予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嚷出来的话,是想利用无产阶 级专政的力量,来赢得官司。按曹天予的说法,张鹤慈和孙经武是一 贯反共产党的,他和我们一直在作斗争,他就是一贯支持共产党的 了。曹天予的情急露出的真面目,是可以让那些过去还被他欺骗的人 清醒了。63年的曹天予是一个马列主义者,63年的我们是反革命。63 年的X事件,曹天予是以马列主义者的身分,和我们这些反革命作斗 争。这是当时曹天予的话,也是今天曹天予的话。我倒不必为这次没 有回国和出庭而庆幸,虽然他再一次地指出,我和孙经武是反对共产 党的,但曹天予的指控还不至于把我再一次地抓进去。吃了原告吃被 告的话,法院当然不爱听,但中共自己也承认存在腐败。奇怪的倒 是,曹天予居然能够在这么一句话上作文章。如果曹天予认为这么一 句吃原告吃被告的话,他就可以上纲上线。那么,他当然可以在我的 文章中,好好地闻一闻了。从上次回国后,我开始动笔,写了一些文 章,可能是曹天予认为我的反动面目的暴露,使他在官司上看到了转 机。不知道曹天予是否对我文章的反动内容作了摘要。作为一个曹天 予这样的马列主义者,按理是应该和我这样的反革命进行坚决的斗争 的。看来,他这个马列主义者,向他的马列主义的组织,作了汇报, 是十分正常的。所以,下次回国,我应该多加些小心。

    这里,也许是多余的提醒:曹天予,下次再揭发反革命,还是象你一 贯的做法:偷偷摸摸的好一些。这次是输急了?你不是很在意你在海 外的形象吗?

    (2006-08-24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让我们补充民主这一课──与张鹤慈商榷/张三一言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 杨志:读张鹤慈“修补统一阵线?” 有感
  • 让我们一起来补习民主这一课/张鹤慈
  • 就世纪中国被封,给龙应台的一封信/张鹤慈
  • 香港――中国民主化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张鹤慈
  • 同是中国人?同时中国人!/张鹤慈
  • 给马英九再进一言/张鹤慈
  • 对“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 —— 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仲维光”的文章的选评(下)/张鹤慈
  • 张鹤慈:仲维光
  • 龙应台,请用民主说服我/张鹤慈
  • 我们现在在那里?/张鹤慈
  • 美国是中国民主化的敌人?/张鹤慈
  • 张鹤慈:就不同意接力绝食运动的一封公开信
  • 319 案和政党恶斗/张鹤慈
  • 美化后的毛泽东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张鹤慈
  • 马英九,我可还能对你抱有希望?/张鹤慈
  • 这是郭飞雄,还是朱成虎的文章?/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