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我們需要怎樣的城市
(博讯2006年8月22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張英供稿,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城管與小販,我們時代這場由來已久的貓鼠對峙,以最殘忍最極端的方式上演:小販崔英傑將一柄尖刀刺入了北京市海澱城管副隊長李志強的脖子,而理由僅僅是想搶回剛被沒收的一輛三輪車。一次城管執法行動,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一個失去了生命,一個面臨法律的制裁。當北京市市委書記劉淇來到李志強父母家,向李志強同志遺像鞠躬致哀時,8月16日《新京報》上又有人大代表呼籲制定專門法規保護和規範城管執法。 (博讯 boxun.com)

    
    然而,在城市管理理念尚未明確之前,我以為匆忙為城管立法意義是有限的,我們更需要自問的是那個已經多次被提起的沉重話題:我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城市?
    
    是啊,我們究竟需要一個怎樣的城市呢?北京的宣傳是:要建設宜居城市,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首善之區。而“宜居”與“和諧”幾乎也是所有城市的宣傳口號和奮鬥目標。“宜居”之前提是每個人都擁有在城市生存的權利,“和諧”之“和”由“禾”與“口”組成,意即每一張“口”都有飯吃;“和諧”之“諧”由“言”和“皆”構築,人人皆能言,也就是誰都有主張權利的話語權。
    
    因此,“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城市”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並不複雜,這個理想中的城市應該具有這樣的特點:人人都有生存權,人人都有飯吃,人人都能主張權利並能自由表達。
    
    從理想走入現實,不難發現其中的差距,而這個差距也正是城管與小販之間沒完沒了的貓鼠對峙之源。一邊是城管隊員屢遭暴力抗法,被打傷,甚至獻出寶貴生命;另一邊是城管暴力執法的消息不斷傳出,百度一下“城管打人”出來的資訊有27萬多條——城管與小販之間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讓他們不惜頻繁暴力相向?原因正在於,我們的某些制度斷絕了這兩種人之間的“和諧”可能,“飯碗之爭”把他們分裂成了對立的“敵我”兩個陣營,正如毛壽龍先生所言:小商小販保住了“飯碗”城管人員就會丟了“飯碗”,反過來城管隊員端穩了“飯碗”,小商販的生存就面臨著困難。
    
    換句話說,我們當前的城市管理理念,本質上是不容許城管與小販在一個城市裏和平共存的。似乎城管的本職就是要消滅小販,而小販的生存前提是必須對付城管。面對生存,他們之間的矛盾一直存在,並時刻有被激化的可能。
    
    這說明我們的執法手段和目標已經發生了背離:在現有經濟發展條件下,創建“一塵不染”城市的手段,只會距離“宜居”與“和諧”的目標越來越遠。既然“宜居”與“和諧”,不容許我們把城市變成富人的天堂,而把窮人全部趕出城市;那麼,在窮人的生存權利與城市的整潔形象之間,我們就必須做出選擇:是選擇前者的“真宜居”與“真和諧”,還是選擇後者的“偽宜居”與“偽和諧”?
    
    在耶誕節前的一個月裏,德國漢堡等一些城市的市政廳前的廣場上會搭建許多臨時木板房供商販經營,老百姓就在小攤上喝啤酒吃麵包。這顯然是對人之生存權的一種尊重,而這種尊重在我們很多城市管理者頭腦裏卻被“城市形象第一”取而代之了。
    
    一個頗具諷刺意味的事實是,就在李志強犧牲的地方,第二天又有新的小販佔據了崔英傑的位置——人總是要吃飯的,這是天性,加強執法不可能改變這一點,而不讓人吃飯必然是要出問題的。讓每個靠勞動吃飯的人都能生活下去,這是最根本的“宜居”與“和諧”。 □
    
    (新聞來源:http://news.sina.com.cn/c/l/2006-08-16/04249759533s.shtml
    我的博客:http://ssx4501.blog.sohu.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穢語突破字典底線是對子孫犯罪
  • 舒圣祥:“宣誓永不貪污”是在“惡搞”反腐
  • 舒圣祥:拆除清代妓院與選擇歷史假想
  • 舒圣祥:“衝擊收費站”,暈輪效應下失衡的公眾評價
  • 舒圣祥:医疗红包难道是一种“小费”?
  • 舒圣祥:“要官”该找谁?
  • 舒圣祥:国民待遇是我們能給外國人的底線
  • 舒圣祥:“半數導師不滿”為何不“為權利而鬥爭”?
  • 舒圣祥:“标语崇拜”本质是观赏性执法
  • 舒圣祥:止步無辜權利是“權力博弈”的底線
  • 舒圣祥:“救助殺人嫌犯”也是一種善
  • 舒圣祥:绝对权力导致“权力相轻”
  • 舒圣祥:农民为何远离土地才能致富?
  • 舒圣祥:北大該如何就“引才騙錢說”自證清白?
  • 舒圣祥:人才浪费是权力变现的副产品
  • 舒圣祥:“政府部門100%違規”背後的惡性循環
  • 舒圣祥:“天價滯納金”容易滋生“釣魚執法”
  • 舒圣祥:一紙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
  •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