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位小业主与《长报》合作的惨痛后果
(博讯2006年8月22日)
    我,姓名戴爱明,男,30岁,湖南人。今天是8月11日 晴天
     2002年在武汉创建武汉嘉年华广告公司,经过3年艰辛打拼,在2005年创办了武汉第一本打折信息DM杂志-----《折扣》。前期投资60万元,在2005年8月份时开始每期赢利。
     此时,长报集团经营管理办公室陈旻、张延民二位找到我公司,他们第一次来访时,没有遇到我,留下了联系方式,我和他们通话后,两位主动约定了时间,要求与我面谈。 (博讯 boxun.com)

    过了三天,二人再次来到我公司,当时他们把和我所有的谈话内容都做了详细笔记。事后,陈旻打电话通知我,说集团潘总想与我见面。当时,我并不知道潘总是谁,在长报集团是什么职务,我在约定的时间赶到了潘总的办公室(注:是陈旻和张延民带着去的).潘总,看上去40多岁,看上去和蔼庄重,见面后对我创办的《折扣》给予了良好的评价,鼓励说创意不错,市场前景看好。切入正题后,潘总很直接地提出了想与我合作的建议,并且承诺说报社有报纸刊号,可以用在《折扣》上,让《折扣》从DM形式变成公开发行的刊物,他还强调DM形式难以做大,是地下刊物,并且合作后报社还可以投资进来,我当时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没有正面回答,他当时很大度地说:“不急,你可以考虑一下。”
    几天后,陈旻打电话问我考虑得怎么样,说潘总想知道结果,这时,我才知道潘总是长报集团总经理,在集团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我当时还了解到,国家对刊号管理非常严格,新刊号是几乎不可能申请得到的,我的美好想法是:如果同意合作:一、报社投资进来能快速地把《折扣》做强做大;二、我呕心历血创建的《折扣》能成为一份公开对外发行的媒体;三、报社都是文化人,牵头的又是大人物,诚信度无庸置疑。有了这三种想法,我就放心的答应了和他们合作。
    其后由长报集团陈旻和我商谈合作细节,同时要我写集团投资200万进来后资金 利益如何分配的计划书,可是谈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结果,每次上交给集团的材料都要修改,我不胜其烦,准备放弃合作。陈旻又安慰我说:“耐心点,好事多磨。集团不像你们私企,老板说了算,我们集团是国企,任何事情要开党委会,而党委会又只在星期一召开,所以比较烦琐。”
    当时陈旻还要求我告知客户,说我们《折扣》DM杂志很快就要变成《折扣》报对外公开发行了。建议我们DM《折扣》马上就停刊。
    我在2005年11月真的将DM《折扣》停刊。这时情况突然就发生了变化,在2005年12月初,陈旻通知我过去看一份协议,说是党委会讨论通过的,要我马上签字。我一看,当时就傻了眼,怎么合作一下子从投资变成了由我经营的嘉年华广告公司租用《武汉商报》的刊号。
    陈旻反复解释,先前讨论的协议,党委会的成员有几位不同意,大家要求先这样做,试几期,不到一年,报社一定会如约投资。我一想DM《折扣》应他们的要求已经停止运营,客户也都知道我们要升级做《折扣》报了,被迫无奈,不得不签那份《协议》协议全文附后。这样长报集团就巧妙地以表面合作的协议形式掩盖了他们非法收取我刊号租金的目的。美其名曰为“收管理费”。并许诺我可以使用武汉商报合同专用章。然而当我把第一期管理费上交报社后,报社并未给我商报印章,没有印章,我的工作极其被动,很多业务都无法开展,我多次要求报社履约,每次都被各种理由搪塞,什么市 委宣传部没有签字,什么宣传部已在审批等等。
     在2006年3月底,又传来噩耗,武汉商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陈盛科找到我,说要到法院告我,理由是我在没有得到商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授权下擅自经营武汉商报的广告。
    当时我又蒙了,陈盛科给我看了一份《协议》,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在2002年12月31日,武汉商报就已将商报的广告,发行权永久授权给商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事后,我心急火燎找到陈旻,诉说此事,陈旻假惺惺地安慰我说:“你不管,此事由我们负责搞定。”
    此事不到一个月,陈旻居然代表长报集团向我提出终止合作,并在我未同意的情况下,利用五一长假撬锁入室,撤散我办公设备、强行回收办公场所。
    我焦虑万分,多方请求交涉。又从侧面了解到,早在2006年1月15日第一期报纸出刊后,陈盛科他们就准备起诉,只是当时长报给他们的解释是为了保住商报的刊号才出的报纸。
    然而春节过后,陈盛科在报亭上又发现了武汉商报,所以直接找了我,并发出最后通牒要起诉我。
    我,戴爱明,一个自以为成功 谨慎 低调的广告界小业主。满怀希望 自觉交上好运,多年打拼终有回报。然而与长报合作的后果是:七年血拼,毁于一旦;被扫地出门,现无人问津。
    我无颜面对家人亲朋。食不甘味,寝不安席。低声下气奔走在潘总 吴忠华副总 陈 主任之间,寄希望他们起怜悯之心,同情我的困境,网开一面,给我一点补偿,让我有重新开始的机会。我现在寄人门下,连生活费都无力支付。
    7月中旬,有风声说集团愿意赔偿我的损失,具体由陈主任落实。
    我满怀希望找到陈 主任却被他断然拒绝,他的原话是:“打官司法院判了,赔的是公家的钱,法院判我们败诉,证明领导的决策是错误的,与我无关!”
    走投无路,湖南商会的同乡们非常同情我的遭遇,并由商会指派律师帮我维权,且大力支持我向有关部门进行投诉 反映。一定要讨回公道。
    我是个安分守纪的商人,还是渴望低调挽回损失。如果长报集团的大人物们还是不顾惜我的死活。只能下秋菊打官司的决心:先在武汉起诉,同步在各网站 媒体公布更多更祥细的长报集团几位头号人物如何权利斗争,把我作为他们玩弄权术,非法收取钱财的牺牲品的内幕。
    我一个外地人,在汉举目无亲,下一步我该怎么办?请有正义感的各界人士。救我一下吧?
    
     谢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