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和杨在新律师一起在沂南法院的遭遇
(博讯2006年8月22日)
    
    八月十八日的10点45分,我和律师杨在新出现在沂南法院的大门口处。简单的巡视了周围看看是否有有价值的信息,以明确了解开庭时间和办理旁听等的手续要求等,结果法院通告栏上都是陈年和废弃的张贴信息。倒是法院入口登记处五六名穿制服的人,东张西望用机警的眼神看着我们。为低调行事和安全起见我们没有正面接触迅速离开,在法院附近找了一家非常简单的“苍蝇饭馆”赶紧补充了一些营养食物,算是早餐和午餐的结合。
     (博讯 boxun.com)

     11点半左右我们再度返回,在法院街对面东处的50米开外的一个冷饮小卖部,与正在那里纳凉的当地住户随意寒暄。质朴的农转非市民对我们没有消费也待在他的铺面门口,没有丝毫的厌烦情绪反而还热情主动,好客和淳朴是我对当地居民的第一个深刻印象。交谈中获悉他们比我们还清楚了解陈光诚其人其事,询问是怎么一回事,敢言的市民愤愤不平又无可奈何的说:“别人有钱有权呗,俺们怎么能和人家斗嘛?你斗的起吗?”
    
    12点后,法院门口和周边50米方圆内不明身份的人和黑色桑塔纳开始增多。就在我和杨律师待的小卖部四五米远外就有三辆普通牌照的黑色轿车,车上全是着便装的年轻小伙子,有认识他们的当地市民说,他们全是刑警。因为他们是连车带人都在人行道下的树荫里,仅仅把车门打开所以没有下车出来。但是很不自然的表情和警惕的眼神,我们判断得出市民说得不会有错。
    
    12点半后,各种车辆和行人开始明显增多,五六平米的户外临时搭建的小摊点,显得拥挤和气氛有些紧张。随着两个身着公安服装的人和我们搭腔后,停在一旁的车里面的人也慢条斯理的陆续跟了几个过来。我们一起神吹海聊,似乎大家都相安无碍。穿制服的突然问我们是从那儿来得?来这做什么?有没有身份证?我问了为什么要看,其中一个说的理由尽管不是很充分只是简单的说“执行公务,请于配合”,但我还是把早已准备好的身份证亮出给他,同时我也索取了他们两个人的工作证(在此不必公开,因为整个过程他们还是比较温和和理性)。杨律师说这个理由不充分,并不可以用来随意查验公民的身份证,就给他们拿出《身份证管理条例》打印件给他们传授。
    
    一点刚过,来了一高一矮也一胖一瘦着公安制服的中年男子,再次问我们要身份证。我询问他们的工作证他说有但没必要在这里出示。其中一个索要我的身份证,因为看过我身份证的那个工作人员也在他的身边,我就说他刚刚看过,转而针对杨律师来了。杨律师说你们是执行法律的应该知道身份证是在什么情况下才可以随意查验,瘦矮的貌似领导说(工号是77115):“今天这里交通管制,将要控制进出需要维护秩序!”杨律师说:“这个条件是不具备可以随意检查公民身份证的!”说着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那个条例给他们宣讲。胖高的也是貌似领导的(工号是77161)有些很不耐烦的说:“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杨律师又主动把打印件拿给他,告诉他查验身份证的几项条件。胖高的领导(77161)因为态度非凡的傲慢,我就回敬了他一句:“不要说你连这个字也看不懂!”他非常恶狠的说:“你这人说话太那个了!”他转而给杨律师带有胁持的口气说:“给我你的身份证!”杨律师也不示弱的说:“你不说理由和你说的理由又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查看要求,我有权拒绝,为什么就要给你?”但是在对方态度执意和简单蛮横的情况下,还是给了这位高胖的官员看了杨在新律师的身份证。此时各种各样的人估计已经聚集有40人左右, 胖高的领导(77161)怒目金刚式的呵斥自己的同事:“你们也太软了,啥时候了还不把他带走!现在带走!带走!”霎时场面开始激愤,五六人之多的警察开始围攻杨律师,要强行带他离开现场。杨律师拒绝配合先是据理力争要讨个说法,后面是拒绝上车声嘶力竭的说:“你们有什么理由要强迫带离我离开这个现场?我拒绝接受也不会从命!”同时又灵机一动向看热闹的众人大声呵斥地问道:“你们看看,哪儿开来的什么黑车就停在那里,连一块牌照也没有,你们怎么不管?”话音刚落我看见有两个人赶紧进车拿出了本地的普通牌照立马安装。就在等那个车时,我劝杨律师歇声休息避免上火,杨律师碰巧也来了一个电话需要接听。
    
    他们叫我也随车前往并有要绑架我的气势,我不屑的说:“我自己会走不需要你们动手!”就主动坐进了那个地方牌照的黑色桑塔纳里面。我坐好抬头猛然看见一个人夺去了杨律师手中的手机并猛猛掷地,听见落地手机支被摔碎的滚动声音,又看见至少五六个穿制服和没有穿制服的年轻小伙子一人一个胳膊还有腿,并揪着杨律师的头发和卡着他的脖子,意欲将他强行塞进小车内。脸色苍白又憋气呼吸的杨律师用脚蹬汽车的底盘,双手按着门不让车门彻底打开,并不停的敲打车门的玻璃,双方僵持扭放不动。看着警方粗暴野蛮还有杨律师的痛苦神情,我劝他不要做继续的抗争干脆进来反正我们在一起。还是在众人的推搡和类似文革揪斗知识分子那个模样之下,杨律师坐在了我的身边。那个胖高的领导(77161)又得意的说:“怎么,是没有车了嘛?再来一辆先把这个送过去!”一个警察暗示叫我出来,并有要动手的准备,我说我自己出来。站立一边等待新的车辆,有几分钟还是没有车,胖高的领导(77161)又在埋怨道:“怎么搞得,这么乱,派辆车也那么困难!”此时我们这聚集了至少有50人以上,大家的表情就是一个百家姓的百家谱,什么样的都有。我担心我们不是在一个地方又不知道杨律师会送去什么地方,就反唇相讥的说:“怎么了?车呢!”很快来了一辆我主动的坐了进去,没有什么推让就随他们去了一个新的地方。
    
    在法院向东的方向行驶了六七分钟后,轿车拐了两个弯我看见一个门面是沂南新城招商开发管理委员会(也许不全)的独户独院的全封闭新建筑平房大院。里面除了零散的警车和身份难辨的十几个人外,其他的什么派出所标志也没有。我下车看见杨律师在一个房间内正在和他们争吵什么,我准备过去看个究竟但被随车的警察言词吓阻,后面就是独自一人和他们几个济南警校的大一暑假实习生,还有合同民警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交融碰撞。
    
    带我离开现场的公安首先将我的随身物品彻底的检查个干干净净,并把手机拿去关闭。轮番几个不同的人都是问我同样的问题和查看我的身份证,并长时间拿到外面不知道给什么人看,难道还有什么人想要知道我是谁?我问带我到这儿的理由是什么法律依据,他们三个人有三个不同的说法,一说是作证人证词的问询笔录,因为我是现场目击者;二是说因为我和杨律师是同行,对我采取的是口头传唤;三是说我在现场拒绝配合公务,继续留置等待盘查。我问是强制的还是其他什么的,他们都说不是强制措施,就是一般的询问,那么我问为什么搜查我的东西?为什么不允许我接听电话?为什么我没有行动自由?再追问给个什么手续,他们都说到时候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死缠硬磨的一个半小时后,来了一位说是新城派出所(也就是这个管理委员会内另外一个机构但是没有公开的招牌)的民警(穿的是公安制服但是一无警号二没有出示工作证,咋要都说会给的,会给的,但是从头到尾催促几次都没有拿来。我感觉他是真诚的心虚故意不想让我知道他是谁)对我进行了稿纸抬头是询问记录的彻头彻尾的欺骗诱导和充斥颠倒是非的谎言记录。我及时发觉给予不是修改就是拒绝签字的明确态度,否则这个流氓成性的诱导关键词汇的谎言笔录足可以致使杨律师轻者拘留重者有期的严重后果。
    
    首先问我有没有看见杨律师殴打警察。我惊诧的反问:“他打警察?简直是笑话!我只看见几个警察对他野蛮动粗,他那儿还有攻击的能力!”“你知道两个警察在车里被他咬了几口现在还有痕迹嘛?”我说“我没有看见!”警察问:“你们不是一个车来得吧?”我说“是的”警察说“那就对了,你没有看见那就不能说没有嘛”我说“是的”。结果给我要叫我签名确认的笔录里却是这样写的,问:是不是一个车一同来的?答:不是的!问:你知道杨律师殴打警察了嘛?答:没有看见!我对没有看见这个模糊用词极为不悦,我的要求是根本没有。警察不予置否,只是转移话题,你再看看还有那儿不对的,等会儿签字的时候一起改。
    
    其次是把我说的我们进入法院附近的时间概念、行径路线和争吵场地完全混淆。警察笔录后的结果给我的感觉是,我们在12点45分(当日一点开始在法院门前东西大街100多米远的地方实施交通管制)边走变玩走向法院(结果遇到交通管制需要检查身份和不准进入,我们不配合也不听劝阻硬要闯进来),在法院门口的50米出发生口角争执,(引发围观混乱,场面很可能失去控制,迅速决定对杨律师等采取了强制措施),所以就在1点20分将杨律师等扭送到新城派出所(对我询问记录的时间是15点20到17点半这样写的,其实叫我签字确认的那个时间也已经是18点半了。这样用心极至地就说明我是一个客观、真实的旁观旁证者)。这是典型的颠倒是否、混淆视听的案情描述,如果看了这个口供笔录,不知内情的再加上他们自己写一些补充说明,那么我们明显的就是违法在先和挑衅在后。
    还有一个就是总是用我的语言后增加一个转折词但是什么什么的。诸如问:在法院附近提出和查验你们的身份证了吗?答:查了,我也给了,但是杨律师不配合拒绝查看。其实我说的是杨律师不是不给,是要给个足够的说法后就可以给他们身份证。其实在现场到了最后杨律师还是给警察他们查看了他的身份证,但是杨律师认为警察给的说法不符合法律界定的查验条件。对拒绝上车引发粗暴的肢体碰撞,也是简单结论不说过程,似乎杨律师一开始就是在法院外围闹事滋事是一个典型的捣乱破坏分子,这才采取强制的法律措施手段。
    接近晚上七点,我显得很不耐烦,为什么既不修改也不再找我确认签名,不给理由的把我冷在一边,言下之意要么就让我走。我正在据理力争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着便衣什么身份也不知道的瘦高小伙子,指着我对我说:“进去,听到了嘛?”我又在辩解和诉说原委,他走过来就推我两把并放言说给我苦头吃。我问他是谁?是干什么的?他冷笑不语再次将我强行按下坐在一个沙发上。约莫20分钟后,我和杨律师被强制关进新城派出所一间只有六七平方、四面是铁制材料的候问室内。
    杨律师给我说,他在新城派出所询问记录后面签署的内容是:保持沉默 杨在新。但是警察给我说的却是杨律师什么都承认了,说是就是要制造国际事件,说是共产党的兔子尾巴长不了啦,还说我们今后就要收拾你们等等骇人听闻的情绪性言论。
    因为在押的居住环境和扣押的理由我不能接受但是也没有办法改变,也不知道明天又是什么情况,所以决定在24个小时内,不吃新城派出所提供的任何食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著名维权律师杨在新正陷生计困境急需救助!
  • 呼吁正义之士支持杨在新律师
  • 从法律方面分析中共拘留张起的违法性/杨在新(图)
  • 杨在新:公安机关拒绝颁发护照
  • 杨在新:谁是美国的走狗?
  • 杨在新:你能理解和支持法轮功修炼者吗?
  • 杨在新:我们能去美国为王文怡提供法律帮助吗
  • 与杨在新律师的几次通话,凸显出维权律师的艰难处境/贺伟华
  • 杨在新:中共用行动来表明他就是流氓
  • 杨在新:和平绝食维权是必然的选择
  • 郭国汀:声援支持杨在新律师!
  • 为杨在新律师喝彩/老戚
  • 杨在新:为“刑事犯罪”的法轮功辩护(辩护词)
  • 杨在新:民事诉讼代理词(为法轮功出庭代理)
  • 车宏年:为勇者郭飞雄、杨在新呐喊
  • 杨在新:律师遭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逃亡与追捕
  • 强列谴责广东省公安厅非法绑架律师的黑社会行为/杨在新
  • 杨在新:岂容贪官吞了国产劫私产?
  • 杨在新:为什么党报少有人订阅了?
  • 杨在新惨遭毒打 山东警察再现流氓本色
  • 杨在新律师被广西公安厅公安人员带走
  • 陈光诚案声援团临沂受阻,杨在新、黄晓敏等人受到询问
  • 沂南维权人士消息:杨在新被殴打,伤势不轻
  • 陈光诚案快讯:杨在新律师在沂南法院门口被抓
  • 杨在新:拘留张起令中共贻笑大方 充当活靶
  • 杨在新、张鉴康浙江会合办案 惊动三地四方公安
  • 高智晟、杨在新等三律师正申请护照赴美
  • 杨在新:郭飞雄已经被公安部门放出
  • RFA:高智晟和杨在新打算携手共同维权
  • 广西中驰律师事务所解聘杨在新律师
  • 佛山市公安局制造诈骗案传唤杨在新律师
  • 杨在新律师为刘如平代理行政诉讼立案受挫
  • 杨在新律师代理刘如平律师起诉公安局遭恐吓
  • 佛山:官方终于对农妇斗士陈惠英下手了/杨在新
  • 杨在新:律师提出代理安岳农民与政府对话,县委书记表示支持(图)
  • 临沂紧急情况!杨在新律师被殴打!
  • 杨在新律师现已失去联系,请予关注!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杨在新:讨伐浙江龙泉“公匪”坑害百姓的恶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