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一舟:正义的媒体会引导公民的独立判断力
(博讯2006年8月22日)
    陳一舟(山東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張英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7月19日的廣州某報報道稱:廣州市民向有關部門投訴,懷疑西瓜被注入了紅藥水。一時間,廣州市面上的西瓜無人問津。緊接著,香港幾家媒體轉載了這則報導,引起香港食品環境衛生署和香港消委會的重視,專門提醒香港市民提高警惕,謹防“食瓜中毒”。“西瓜注了紅藥水”在內地也傳開了,人們看著西瓜不敢吃,導致各地市場西瓜價格暴跌。海南、河南、湖北、山東、寧夏等地瓜農也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失。(《中國青年報》8月21日) (博讯 boxun.com)

    
    事實證明,“西瓜注了紅藥水”只不過是一句毫無“技術含量”的謠言。一句荒唐言,瓜農滿腹辛酸淚——辛苦勞作,終於盼來豐收時,卻被謠言搞得心如湯煮,最後血本無歸。而這樣荒唐的謠言何以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迅速傳播開去,影響西瓜市場的價格走向?顯然,這是媒體新聞的巨大影響力使然。
    
    虛假失實報導“猛於虎也”——所引發的結果是災難性的。但在筆者看來,謠言之所以能夠在民間自發傳播,虛假失實報導只是“點了一把火”,真正將“火把”傳遞下去的還是我們自己——我以為,這與社會上很多人缺乏獨立判斷力息息相關。所謂“獨立判斷力”,是指一個公民不受外部輿論和媒體宣傳的影響,自己用學到的知識和個人閱歷對某事某人獨立分析然後做出較為中肯的評價。就事論事,“西瓜注紅藥水”的謠言真得很難判別真偽嗎?不要說專業技術人員,即便是普通人稍加分析就能發現其中的“蹊蹺”。而遺憾的是,在謠言傳播的過程中,鮮有人提出質疑,而是跟著輿論起哄,一味聽信謠言和傳播謠言。
    
    因為缺乏獨立判斷力,從古至今,“流言蜚語”在中國一直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殺傷力。很多人懶得思考,對道聼塗説的資訊從來不用自己的大腦進行甄別分析,往往人云亦云,結果導致最荒謬的流言也具有了廣闊的市場。也正是因為缺乏獨立判斷力,一些假新聞才會在一段時間內誤導公共輿論。“浮躁”的記者寫出了“浮躁”的新聞,缺乏獨立判斷力的讀者則“深信不疑”,只會盲目跟風地發出指責和漫駡的聲音。等到後來爆出此新聞是假新聞的時候,很多人才驀然發現——原來該報導居然漏洞多多、疑點重重,稍加分析判斷就能發現其虛假性和誇大性。
    
    獨立判斷力是現代公民不可或缺的素質。在此方面,新聞媒體的作用至關重要——正義的媒體,對國家民族有責任心的媒體,會自覺引導培養公民的這種獨立判斷力。當社會上流言四起的時候,媒體必須儘快通過科學資訊傳遞予以矯正;在報導任何一件社會事件的時候,都時時處處保持真實公正,不屈從於金錢和權力的影響,不隨波逐流,不炒作浮躁,堅決杜絕假新聞的傳播。□
    
    (新聞鏈結:http://zqb.cyol.com/content/2006-08/21/content_1485351.htm)
    
    人間自有真情在
    
    萬大成 (四川
    一次聚會,我喝了很多的酒,讓我感覺到了,有時喝醉了酒也是件好事情,它可以讓你忘記很多的煩惱,也可以讓你感覺一切事物都美好了起來。
    認識幾個“沒有出息”的同學
    一個初夏的黃昏,美麗的夕陽裏走來一個人,近前一看,是時常被想起的那個人,不由有一份激動。上前去探問:“是偶然還是必然?”那人淡然一笑:“偶然中存在著必然必然中存在著偶然,地球在運轉,事物在變化,什麼可能發生?”
    是的,高中二年級時,我來到他們班。因為在農村,女孩子上到高中的不多。我家是城裏的,只是突然的變故,來到了農村,落戶到了農村中學高中二班。成為了高二年級,班裏唯一的一個女生,我的到來,結束了高二班是光棍班的雅號,大家對我都非常的友好,班級裏所有勞動都沒有我的份,遇到天陰下雨總有同學幫我送回家。就這樣老師和同學都在無私的,呵護著我關懷著我,好象生怕我飛了似的。呆了不到二個學期,我還是走了。突然要走了,大家都有些不舍。無奈世事的變遷無法預料,臨走的那天好多的同學都去送我,包括其他班級的。可是惟獨沒見到我們的班長和學習委員,因學習平時和我走的比較近的兩個同學。我很奇怪,也很著急地問:“他們倆去哪里了,為什麼沒有來?”同學中走出一個,個頭比我小的同學說:班長劉濤,生病了不能來了;學習委員王喧喝多了。啊?我聽到這些,簡直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喝醉酒” 。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個自甘墮落的人。我氣得眼淚在眼睛裏直轉,發誓我再也不要理他們了,心裏在想我怎麼會有這樣沒有出息的朋友。
    “沒有出息”的同學混得有模有樣
    十年以後的今天,我成了別人的妻子。那次,丈夫他們單位同事結婚他去參加婚禮。回來後,我看見他喝醉了酒,非常生氣,簡直氣得無法,想離他而去。誰知,第二天,新郎和新娘雙雙親自到我家請我們夫妻去他們新家坐坐。我只好陪丈夫一起去了朋友的新家。新家裏到處揚灑著喜慶的氣氛,大紅的喜子佈滿新房,夫妻倆的臉上堆滿了幸福。坐下後,他們的好朋友都陸續的到來了。最後到來的是我多年沒見的,高中二年級的班長劉濤夫婦,見面後我們都非常的驚訝又非常高興。十年不見,大家都有很大的改變。他從一個農村學生,成長為優雅風趣的公務員,現已為人夫。而我呢,也從一個需要呵護的小女孩,變成了他人的妻子。見面當然少不了談起過去許多的時光,回憶著當時的人和事,惹得他的太太有了點醋意。吃飯時當然少不了要喝些喜酒。酒過三巡,劉濤端起酒杯說:“來老同學我敬你一杯,為我們十年後的今天再次相遇。”我說:“我不喝酒,我用開水吧。”大家都一口同聲的說:“不行不行,這是喜酒不喝是不行的,再說了老同學見面也不能一點面子也不給啊。就當是藥又怎樣?人生能有幾個十年?”說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索性一閉眼就把一杯白酒喝下了,誰知,酒一咽下,頓時感覺全身都往外出火似的,立馬有一種,酒其實也不可怕的意識。酒桌上的規矩就是,你只要喝了一杯,肯定有第二杯的理由,於是,有人提議,讓我們同學兩家在一起喝一杯。我說:“我不能再喝了,我從來都沒有喝過酒,今天這是特例了。”這時劉濤的太太端起了酒杯。說:“你和我老公是同學,剛才是我老公敬你的,現在我來敬你,你能給面子嗎”?我說:“當然,我為老同學有這樣愛他的妻子而高興。”劉濤一看倆個女人要發生戰爭了,就趕快解圍說:“你們倆就先別喝了,我來和我的表同學喝一杯吧。”(他指我的老公)劉濤的老婆張麗不同意。我老公端起酒杯說:“這樣吧,就我們倆家一起喝吧,(他把我的酒喝了大半然後遞給我)不然嫂子肯定不高興的。”我們倆家共同的喝了第二杯酒。有人把喝酒總結成四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輕聲慢語,第二是:甜言蜜語,第三是:豪言壯語,第四是:不言不語。我以為此刻的我們,都開始從甜言蜜語向第三個層次過度了,我決定再也不喝了。然而酒精對任何人都是起作用的,張麗卻提前進入了豪言壯語。劉濤看見,馬上提議天不早了,酒不要再喝了,我們聊會天吧。聽了劉濤的建議,大家都很贊同。我們就開始自由的活動起來了,有人提議打牌,有人要唱歌,大家吵成一團。最後是劉濤的太太張麗和另外三個女士打牌,我老公和新郎在下棋,劉濤他們幾個在唱歌。我既不想打牌,又不想唱歌,就獨自走了出去,一邊也散去酒氣。站在陽臺上看著月亮數星星,看著夜色中飛舞的流螢,想著遙遠的夜空中神秘莫測的天體。這樣的夜晚是最容易讓人想心事……
    “沒有出息”的同學個個都優秀
    原來還有比我個頭小的那個同學楊洋,現在已經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了,在廣州自己開了個公司,現有資產近千萬元,這次回來,是打算把他的父母接過去的,再一個願望就是約同學聚聚。他說:這次回來,想知道這十幾年來大家的變化,也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再能有機會相見呢。他和班長劉濤張羅著,搞一次同學聚會,所有能聯繫上的同學大家都來了,他們把當年的班主任也請來了,大家相見分外的開心。開席前,劉濤做了即席講話:“同學們,今天能把大家請來,證明大家還沒有忘記,我們這個曾經的大家庭。同學集會是我們最歡樂的節日,現在我們每一個人,都已經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崗位。在這裏我要囑咐大家的是,假如你是棵大樹你就灑下一片綠蔭;如果你是小草就奉獻一份綠色;讓我們為我們未來的人生,創造更多輝煌!”
    這次的同學集會,有好多的同學和我都是畢業後的第一次見面,大家對我還象當年那樣的關心,七長八短的問個不停。酒桌上,大家一下子又回到了青年時期,說笑間沒有了距離和忌諱,很多的故事也都會在不經意間說了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王喧剛喝點酒就又有了醉意,他是在另一個城市工作,也在一個上百人的企業是個法人代表,因為人太多,我們沒能說上幾句話。小個頭的同學楊洋,趁著大家都在說笑間,把我拉到了一邊,悄聲告訴我:“你知道他倆今天沒喝多少酒,怎麼就有點醉了嗎?你知道十幾年前,劉濤和王喧為什麼沒去送你嗎?”“他們不都是有事嗎,不知道啊。”“他們倆當時都同時的喜歡上你了。他們又都不敢告訴你,因為你當年在我們學校是非常優秀的。我們都是農村的孩子,你在我們的心中就是天使,沒有一個人敢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的。但是,也都是因為你,他們才會有今天的成績。你還記得嗎?當時我們要是和你說句話,都是幾個人擠在一起跟你說的。其實你也沒有傷害過我們,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害怕你。”我說:“那他們今天又是為何?難道還是為我?楊洋,你也喝多了,不要把我們的友情當愛情去戲說,我把你們一直當作了我的好朋友的,你們卻在胡說,現在我們都各自的有了家庭,而且又都在同一個城市。”“天地良心,就是事情已經過去,我以為我們是要好的朋友,我才告訴你的,不信,你去問他們啊,你問他們為什麼今天又醉了?他們今天是為了昨天的太多遺憾,傻瓜。你不知道,人們在解決了基本生存溫飽以後,下一步就是情感和精神溫飽問題嗎?其實他們倆都應該感激你,要不是為了你,他們倆都在背後默默的努力競爭,以便將來能和你並駕齊驅,他們都才會有今天的地位。”“就算是的,那你呢,你不是吧?你不也做出了優異的成績嗎?”“在某種程度上我也是,我們都想像你一樣,成為一個合格的城市人,你知道在當時,我們的天空只有校園那麼大,是你給我們帶來了天邊的彩虹。”“是的,現在你們已經走出了校園,看見了藍天下的金字塔,原來外面的天空是廣闊的,世界更是很精彩的,一切都是非常的美好,你不也是這樣認為的嗎?其實今天我真有點醉了,我為我能有今天這麼多優秀的同學,為你們給了我太多的關愛而感動,我得到了人間很多的真情……!” □
    
    通聯:四川省廣安市交通稽查征費處轉 萬大成
    郵編電話/638000/0826-2385017
    
    
    柏 墉:想起了陶淵明辭官
    
    柏 墉
    
    因轄下的合浦縣在今年幾次颱風中受災嚴重,廣西北海某部門向自治區主管單位申請了一筆慰問金,發給合浦幾個受災的鄉鎮。慰問活動從8月17日開始的,第一天由一位縣領導參與,次日,由於縣領導有事,便委託一名科級幹部代替。18日上午,慰問組到第一個鄉鎮時,由於沒見該鎮主要領導出面,該科級幹部竟然撂下正在等候的災民代表和活動組織者拂袖而去,活動組織者和鄉鎮幹部們被驚得目瞪口呆。(8月21日《南國早報》)
    
    活動組織者和鄉鎮幹部們目瞪口呆,筆者也目瞪口呆!為什麼,不知這位科級幹部發的哪門子神經!他不是下鄉慰問災民的嗎?那他見災民就是了,為什麼卻一定要該鎮領導出面?於是有一個問題讓人實在搞不懂:這位科級幹部下鄉要慰問的究竟是誰?
    
    有網友跟貼說,“可以理解,這是官場上的潛規則。上邊來了人,下邊起碼要有相應級別的人員接待。這個鎮領導犯了大忌!難怪來者不高興。說實在的,現在官場上無論哪級官員對此都非常在意,不值得大驚小怪。所以這個鎮領導還需要學習學習。”
    
    上邊來了人,下邊起碼要有相應級別的人員接待。這裏有什麼奧妙嗎?表面上看似乎也很好理解,就是說要有個面子。被級別相當的人接待,面子上當然覺得容易滿足;被級別低的人接待,面子上則可能容易產生被輕視的感覺吧。但是,是不是還有更深層的考慮啊?比如,是不是可以理解不同級別人員的接待而代表的物質待遇不同啊?比如中午是4個菜,還是8個菜。比如是200元的招待標準,還是400元的招待標準。因為我們大家大致都是知道這樣一個規則的,即不同級別的幹部,能夠支配的招待標準是不同的,除非有特殊的授權。
    
     但是,無論這位科級幹部的憤怒到底是因為什麼吧,我們暫且放下不去管他。因為我覺得我們更應該來關注關注現場那些鄉鎮幹部的感受。新聞說他們被驚的目瞪口呆,但是,我在想,他們是不是更應該有屈辱的感覺呢?應該有吧,正好比你捧了一束鮮花去送給一個姑娘,卻被姑娘拂在地上。於是,我想起了陶淵明,想起他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骨氣。只是不知,現場的這些鄉鎮幹部是否會有效法陶淵明的。□
    
    (新聞鏈結:《縣幹部下鄉慰問無人接風拂袖而去》http://news.sina.com.cn/s/2006-08-20/014210776629.shtml
    請光臨:http://baiyong.blog.hexun.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一舟:“家長露宿清華”是誰之“羞”?
  • 陈一舟:70.5%的普通人有“遺產”嗎?
  • 陈一舟:“黃金之門”顯示出什麼“水準”?
  • 陈一舟:豪华公墓背后的“等级文化”
  • 陈一舟:“監獄裏的休閒”和“馬桶上的快感”
  • 陈一舟:“鸡=妓”载入字典传递出啥“气息”?
  • 陈一舟:群眾來訪就該吃“閉門羹”嗎?
  • 陈一舟:如何拯救日漸下滑的央視“威望”?
  • 陈一舟:“馬桶餐廳”引發醜陋的道德叛逆快感
  • 陈一舟:我期待“廉政宣誓”不再成為新聞
  • 陈一舟:“閉會可提議案”促進政府執行力著陸
  • 陈一舟:“裸露”是窮人出名的“手段”?
  • 陈一舟:正義醫生的“另類”和堂吉訶德的“懺悔”
  • 陈一舟:“洪晃”是谁?
  • 陈一舟:破壞景觀“娛樂暴力”何時休?
  • 陈一舟:“中央抬”、光膀子及道德異化危機
  • 陈一舟:“要官別找我”是一種“自保式廉潔”
  • 陈一舟:设“洋人区”是外资“超国民待遇”的升级
  • 陈一舟:“胸部丰满优先”是与“国际接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