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伊拉克战争告诉美国/方觉
(博讯2006年8月20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2006年8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按照伊拉克(Iraq)卫生部的最新报告,今年7月死于伊拉克战争的伊拉克平民在三千四百人以上。五年前美国“9·11”事件的死亡数目将近三千人。伊拉克平民一个月的死亡数目明显多于“9·11”事件的死亡人数。在伊拉克战争中累计死亡的美国军人已经超过两千五百人,接近了“9·11”事件的死亡人数。
    
    不久前,美国政府的主要领导人强调:伊拉克是全球反恐斗争的主要战场。这种说法使人困惑。
    
    2003年3月美国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前,伊拉克国内几乎没有恐怖主义活动,也没有迹象表明伊拉克前政权在国外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美国政府提出的发动伊拉克战争的主要理由并不包含反对伊拉克的恐怖主义。
    
    持续了三年多的伊拉克国内武装冲突起源于三个基本原因:其一,一部分伊拉克人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军事占领;其二,伊拉克的不同教派、不同民族争夺利益;其三,一部分伊拉克人反对伊拉克现政权。这三个基本原因与“9·11”事件后美国所要反对的恐怖主义没有太大关系,伊拉克的国内武装冲突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前并不存在。伊拉克没有资格充当全球反恐斗争的主要战场。
    
    美国政府为发动伊拉克战争提出的主要理由是:伊拉克前政权寻求大规模毁灭性武器(WMD)。全世界都知道:不但在伊拉克战争中没有发现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而且在伊拉克战争之前美国政府就没有伊拉克前政权寻求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证据。
    
    当初宣扬伊拉克寻求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是缺乏说服力的,现在转换话题宣扬伊拉克是全球反恐斗争的主要战场同样是缺乏说服力的。
    
    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真实目标是要改变中东地区的政治地图,以在伊拉克建立亲美政权作为平台,逐步扩大美国在中东的利益。
    
    伊拉克战争的持久进程告诉美国:在当代,试图主要依靠军事手段改变一个国家、改变一个社会、改变一种文化几乎是不可能的。
    
    美国可能是这个世界最崇拜技术的国家。它确信自己的高超的技术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伊拉克问题。
    
    然而,美国依赖先进的军事技术推翻了伊拉克前政权后,很难建立有效的民事治理,很难建立稳定的安全状态,很难建立教派和睦与民族和解。这是因为:殖民时代早已过去,当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具备管理所占领国家的足够的方法。美国有技术战胜一个国家,但是没有办法管好一个国家。
    
    美国能够在军事征服后建立一个持久的亲美政权么?答案不容乐观。现代政权是由选举产生的。大部分伊拉克人不是亲美派,大部分伊拉克的教派和伊拉克的主要民族也不亲美,因此,他们不会选出太多的亲美的政权领导人。今天伊拉克政权中亲美派不占多数。有的事例是值得深思的。伊拉克议会的议长马哈默德·阿-马什哈达尼(Mahmoud al-Mashhadani)上个月指责:“美国的占领是屠夫的工作("The U.S. occupation is the work of butchers.")”。同一天,这位议长还发表感想:“我个人认为,无论哪一个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而杀死美国士兵的人,他的国家都应该为之建立雕像("I personally think whoever kill an American soldier in defense of his country would have a statue built for him in that country.")”。这类评论让美国相当寒心。有更发人深省的事例。阿赫梅德·阿-察拉比(Ahmed al-Chalabi)先生曾经是反对伊拉克前政权的斗士,也曾经得到过美国政府的支持。但是,美国以武力推翻了伊拉克前政权后,察拉比先生对美国在伊拉克政治进程中的作用存有不同意见,并且对美国的仇敌伊朗(Iran)抱有温情。于是,美国占领当局授权搜查了察拉比先生的办公室。然而,察拉比先生并没有因为这一压力而自动退出政治舞台,他所在的政党也没有因为这一压力而抛弃他。所以,这位双重异议人士-伊拉克前政权的异议人士和美国对伊拉克政策的异议人士-还是在后来成为伊拉克副总理。
    
    美国难于在伊拉克实现稳定的安全和实施有效的治理后,改而宣扬美国在伊拉克推行民主的成就。伊拉克前政权是一种暴政。但是,在伊拉克战争之前,伊拉克社会中并不存在民主力量。即使是在国外的伊拉克流亡者中,也没有重要的民主成分。很难想像一个几乎没有民主因素的国家能够依靠外国的坦克建立可持续的民主制度。在美国军队的保护下,伊拉克勉强有了一个民主形式。然而,这一民主形式的实际内容是大可怀疑的。占伊拉克人口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什叶派(Shi'a)穆斯林(Muslim)的相当一部分同情实行伊斯兰(Islam)极端主义的什叶派掌权的伊朗;占伊拉克人口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逊尼派(Sunni)穆斯林的相当一部分不满伊拉克现政权;非阿拉伯族(Arab)的库尔德族(Kurd)热衷于民族分离。一旦美军撤走,这幅未完成的伊拉克的政治图画很可能更多地增加教派冲突的色彩、民族争斗的色彩、权力斗争的色彩,而不是更多地增加民主发展的色彩。
    
    最近,一名美军驻伊拉克的高级将领发表看法:若想实现伊拉克的持久稳定,美国军队需要在伊拉克驻扎十五年。
    
    十九世纪的一位著名政治家这样说:战争问题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不能把它交给将军们去处理。
    
    现代国家是由文职政府决定战争问题,是由民选议会决定战争问题,是由人民运用选票影响战争问题。令人不解的是,美国政府的主要领导人多次表示:美军需要在伊拉克驻扎多久,美国需要在伊拉克保持多大的驻军规模,将主要听取战地司令官的意见。这种把战争决策推托给职业军人的做法不大符合民主制度的惯例。
    
    在美国的两党竞争中,在美国的普选中,不会有多数政治家支持美国在伊拉克长期驻军,更不会有多数选民支持美国在伊拉克长期驻军。因为伊拉克战争的代价太高了:美国不但已经付出了两千五百名军人的宝贵生命,而且已经拨出了三千二百亿美元的巨额费用,这两张令人痛心的帐单还在增长。相形之下,伊拉克战争的收获太小了:美国在那里仅仅得到了枪口下的民主形式,而那个国家的实际政治前景很可能是混乱的、冲突频繁的、对美国冷漠的。
    
    伊拉克战争的持久进程告诉美国:美国的力量不是无限的。
    
    美国似乎是这个世界最自满的国家,仿佛有能力实现自己的一切欲望。
    
    但是,拥有三亿人口、最强盛的经济和最强大的军队的美国,却无法在仅有两千六百万人口的伊拉克建立稳定和良治。这是因为:美国的实力不但不具备治理另一个国家的能力,而且不具备消除另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的能力,不具备改变另一个国家的信仰的能力,不具备平息另一个国家的民间反抗的能力。所以,人们思索:今后美国有能力在其它国家建立稳定和良治么?
    
    如果有人幻想依赖美国的干预在比伊拉克更大的国家实现政治变化,那就过于幼稚了。
    
    美国不但无法在伊拉克创造伊甸园(the Garden of Eden),而且由于伊拉克战争的拖延牵制住了美国的主要军事力量和财政力量,从而削弱了美国在世界舞台的其它地方的行动能力。对在寻求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方面远远走在伊拉克前政权前面的北朝鲜(North Korea),美国不能有效地应对;对在支持恐怖主义方面远远走在伊拉克前政权前面的伊朗,美国也不能有效地应对;这张美国无力有效行动的清单可以拉得很长。
    
    美国的一项军事战略是确保同时打赢两场地区战争。然而,伊拉克战争的实际状况表明:当美国真正投入了一场艰苦的地区战争后,它同时从事另一场地区战争的能力是捉襟见肘的。况且,美国的反对党和多数民众是否赞成美国同时进行两场地区战争也是大有疑问的。如果出现了两个以上的挑战者,美国能不能同时战胜它们就更是未知数了。不幸的是,在最近的世界,美国的挑战者在增多。
    
    美国应该领悟:一个不具有无限力量的美国是无法无限制地扩张美国的利益的。
    
    伊拉克战争的持久进程告诉美国:美国需要正视其它国家的利益。
    
    美国或许是这个世界最倾向于把自己的利益置于首位的国家。
    
    遗憾的是,世界舞台反复出现的“美国利益”的主题歌在很多国家听来并不特别悦耳。美国是一个商业社会。一些美国政治家喜欢把国家视为自己有政治股份在其中的公司。既然国家像公司,当然要最大限度地谋求“公司利益”-美国利益,当然要千方百计地谋求“股东利益”-某些美国政治家的利益。但是,这些美国政治家没有充分认识到:一个市场里不会只有一家公司,其它公司同样有自己的利益。换言之,每个国家都有国家利益。美国在追求自己的利益的时候,不能无视其它国家的利益,只能争取不同国家之间的利益平衡。
    
    美国试图通过发动伊拉克战争使中东地区的政治地图对美国更有利,这不但引发了伊拉克国内的持续的武装冲突,而且导致了中东地区许多国家和许多人民对美国的反感。后果不仅如此。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还刺激了世界很多地方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增涨。这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不但比伊拉克战争之前更多地威胁到美国的利益,而且比“9·11”事件之前更多地威胁到其它国家的利益。
    
    毋庸置疑,很多国家需要人权,需要自由,需要民主。然而,这些国家的健康的变化只能主要通过推动它们的内部改革实现,只能主要通过促进它们的对外开放实现,只能主要通过逐渐向这些国家引入现代教育和现代文明实现,只能主要通过逐步培育这些国家人民中的民主力量实现。寻求这些国家的进步主要是为这些国家的人民的利益服务。
    
    如果美国在追求地区利益和全球利益时,不能正视别的国家的利益,特别是不能正视其它世界大国的利益,就很难形成也很难维持能够被各个主要的利益相关者共同接受的国际体系、国际规则、国际秩序。
    
     (完)
    
    
     (作者是在美国的中国政治活动人士)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对恐怖主义不应该地缘政治化/方觉
  • 依据事实应对古巴/方觉
  • 以色列同样无权自行其是/方觉
  • 难以置信的中国-北朝鲜关系/方觉
  • 安理会对北朝鲜的有限压力/方觉
  • 北朝鲜的约会/方觉
  • 绝食闹剧/方觉
  • 每一个国家都需要反腐败/方觉
  • 中国不必为俄罗斯买票/方觉
  • 2006的三个周年/方觉
  • 是中国修改对伊朗政策的时候了/方觉
  • 把民主与强国协调起来/方觉
  • 台湾的反复无常的表演/方觉
  • 民主改革不同于统战活动/方觉
  • 威慑在冷战后的变化/方觉
  • 美国对伊朗政策的重大调整/方觉
  • 容忍并容纳建设性的不同声音/方觉
  • 中国外交应该有更多更大的进步/方觉
  • 美国外交的长期目标/方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