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崔书君:“自杀秀”,侵权的“秀”源于维权的“鏽”
(博讯2006年8月17日)
    維權和懲罰也該有個“先來後到”
    
     崔書君 (遼寧作家、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張英轉發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博讯 boxun.com)

    
    據《信息時報》8月17日報道,洛溪大橋上再現“跳橋秀”。16日上午,中年男子杜仁政爬上大橋護欄,要求警方答應他在交通事故中受傷的索賠條件。在警方的勸說下,該男子才走下護欄。警方稱,事件使洛溪大橋塞車4小時,車龍約10公里長,約7萬輛車次受到影響。據悉,肇事男子將接受罰款以及5-10天的治安拘留。
    
    應當說,這個男子的做法確實讓人氣憤。如果我是當時道路上被堵車的司機和乘客,我也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張口大罵:“要跳就跳吧”;如果我是員警,我也會抓住他,然後對他罰款和拘留。可是,我也得承認,我是司機和乘客,我罵他是因為他影響了我的生活和權益,而且他和我無關,我是以一個旁觀者的心理去看的;如果我是員警,我抓他罰他拘留他都是按法律辦事,這是我的職責。
    
    但是,如果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站在那個男子的角度,如果我處在他那種境遇,我也可能站在大橋上想要自殺。真的想自殺也好,“自殺秀”也好,其實出發點不同,但行為過程是相同的,甚至如果某種刺激和無奈,也可能互相轉化,而造成結果是一樣的。其實“自殺秀”是個很殘忍的詞語,難道只有真的自殺了,才不叫“秀”嗎?那麼,那個男子想讓自己文明起來,想讓自己擺脫這個不文明的詞語,難道只有用死來換嗎?對不起,如果是我,我寧可讓人唾駡,也不讓人可憐我,歎息我。
    
    為什麼?因為我不想死。但是現在我又到了活也難活、生不如死的境地。請看看那個男子的境地:因車禍歷經數月治療,花費了20多萬元,造成8級殘廢,如今家徒四壁,但是兩名主要責任人至今不見蹤影。他之所以要上演“跳橋秀”,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了,他已經去交警那邊“好幾十次了”,一直都沒有人給他解決。想要打官司,根本就沒有錢。
    
    他確實不該上演自殺秀,確實不該妨礙交通和別人,確實不該浪費社會資源和他人的時間。可是,他該怎麼辦呢?自殺秀固然不應該,但畢竟“自殺秀”不同於其他的炒作和作秀,是為了炒作而炒作,為了作秀而作秀。“自殺秀”的“秀”是源於“鏽”,是法律的“鏽”,是維權的“鏽”,因為男子自己的權益被侵害,卻沒人給他維護,擱淺在那裏,鏽在那裏。我們一味指責、批評和懲罰,只能治標,不能治本。男子已經說了,拘留就拘留,反正也沒地方去,出來了還“自殺”。
    
    是的,男子的做法是違法的,應該受到懲罰。但是,凡事有個“先來後到”,有關部門是不是也應該先給解決一下問題,幫助男子維護他的正當權益?畢竟男人先被侵權在先,侵犯別人權益在後。是否應該讓他先得到法律的保護,再接受法律的懲罰呢?
    
    所有的遭受堵車的司機和乘客都是無辜的,但是筆者倒真的希望,這些車裏坐著應該幫助男子維權的相關部門的負責人。□
    
    (新聞來源:http://news.sina.com.cn/s/2006-08-17/014710744853.shtml
    我的博客:http://blog.oeeee.com/cuisj)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崔书君:小泉再拜鬼是無畏還是不安?
  • 崔书君:判決書的“消費者”應該是法院
  • 崔书君:那一刻,汪涵被黃健翔靈魂附體
  • 崔书君:公車上老人也不能“霸王硬上座”
  • 崔书君:鋼鉤刺背鉤起女孩:起來!想要做“行為藝術”的人們
  • 崔书君:“禁止卖淫嫖娼”,此地無“淫”三兩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